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五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见女儿哽咽着语无伦次地说话,文启雄终是没能忍住,抬手覆在她的眼上,自己却已经流了泪。

    他养的女儿,坚强倔强,又孝顺懂事,明白世间所有美好与邪恶的事物,懂得分辨好与坏,舍与得,他把她教的那么好,连带着妻子的那份,都总觉愧对了她。

    但是如今她哽咽着缩在自己怀里,那般懂事地让他心疼。

    当年还是那么小的一只,当时家里没有女人,是他一手一脚从手忙脚乱到熟练地照顾的这么一个小女婴,还记得当初他抱着怕弄断她脖子的时候,到如今,对镜贴花黄,人比红妆,终是到了要嫁人的年纪。

    屋外袁宝婷,徐颜夕一干女眷和义武的师弟们组成的亲友团识相地把房间留给了相依为命的一对父女,对围上来的一干男人们百般刁难,特别是徐颜夕,一个孕妇挺着已经大起来的肚子优哉游哉地挡在门前,众人忌惮着那肚子里面的小太子,都不敢乱动,生怕詹太子找他们拼命。

    詹遇宸载着郑凛叙急匆匆赶来,一头冷汗看着被一大群人围住的自家小女人,顿时冲过去不由分说地临阵倒戈,还发话说今天每个人都要有分寸些,要是他家女人皱皱眉头他直接把人踹到非洲去。

    萧桓大骂他龟孙子,不过身侧的魏忻眼角一扫,他便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

    凌君炎微笑着握着长镜头站在一旁,默默地记录下这些温馨的一幕幕。

    他的小师妹,终于要为人妻,或许很快就要为人母,而他,希望她能永远快乐,无忧无虑。

    佘回一身得体的长裙站在他的身后,懂得他此刻心底的复杂和释然,莫名地,湿了眼眶。

    郑凛叙穿着一身俊朗的的暗红长袍来到门口,身后官圣奚手里捧着一件又一件有价无市的珍宝当做不要钱似的给,姐妹们一下乱翻了,师弟们乱哄哄地一拥而上,被几个保镖们护着,郑凛叙淡定地走进去。

    来到门口,他便见到自己的小新娘红着眼睛靠在岳父身上,她一身名家设计的红冠霞披,美得不似真人。

    静静地看着,文启雄最先发现他,微微退开一步,然后抚平女儿刚才弄得乱了些的发,然后亲手,郑重地把重重的霞冠戴在文浣浣的头上。

    他牵起女儿的手,郑凛叙满目柔情地走上前,伸出手,接过她的手。

    文启雄按着他们两人的手,泪已经擦干,他依然又是一个严肃却爱着自己女儿的父亲:“凛叙,记住你的承诺。”他的话里似有托付,似有提醒。

    “爸,我会的。”郑凛叙握紧掌中小手,“只要有我一天,我保她幸福快乐,无忧无虑,一生如意……替您,照顾她一生一世,爱她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

    他给的诺,他必定遵守。

    文家的前厅,到处红绸满布,听说是文浣浣的母亲当初最期盼见到的场面,就是女儿的夫婿,明媒正娶,在天与地的见证中接替他们守护女儿的重任。

    一对新人,站在天地间,新郎俊朗沉稳,满目柔情;新娘红衣似火,娇唇半掩。

    在媒人的吆喝声中,盛世荣烟,在彼此之间都比不上这点头一瞬,他们两人面对而立,嘴唇皆带着微笑,衣袂纷飞中,承诺对彼此的相守。

    郑凛叙掀开霞冠上的流珠,两手轻柔地拨开,把流珠挂在那精美的凤纹上,一颗白色的东珠米色圆润,一如他最美的新娘子娇怯地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双目微垂,让他禁不住喉头微动,深吻下去。

    周围的起哄,尖叫,他们都置若无闻。

    姥爷难得地红了眼睛,心愿已了,她的女儿最想要见的,如今终于见得。

    萧桓吹了一记口哨:“想不到大哥穿这一身红也那么帅!”

    当时郑凛叙从文家回来后,告诉他们要举办中式婚礼的时候,吓得詹遇宸和萧桓差点从办公椅上摔下来。

    那么风骚的一片红,大哥他这么一贯喜爱白色素色的,能成吗

    事实证明,当时他们的担忧是多余的。

    你看,还有什么样的颜色能比得上如此炽烈的爱呢

    萧桓默默地握住了身旁魏忻的手,手中的柔滑犹豫着似乎想要挣脱,被他更坚定地握住;詹遇宸被徐颜夕锤了一下,然后把红着眼已经泣不成声的妻子拥在怀里;言厉站在最角落的一旁,黯淡的眸中虚空地看着那对新人,心疼至难以附加……

    有什么比相爱的人在一起更幸福当他们经过相恋、误解、分离……而且最终还是在一起,那么就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把他们拆散。

    晚上是中式的酒席,这场名震c市的世纪婚礼接连两天,是c市那个最强大的男人给予一个叫文浣浣的女子的爱意。

    婚房内,文浣浣正在为自己着一身红色旗袍。

    十三位世界顶级刺绣师连续赶了一个月制作出来的独一无二,暗金绣丝盘桓而上勾起一朵朵千姿百态的牡丹和海棠,祥云环腰,衬托得她愈发纤细。

    文浣浣瘦,却不弱,常年练武的身段比任何女子都要柔韧,肤若凝脂,露出一小段藕似的手臂,一米七的高挑身材撑得这一身红色硬是多了几分英姿飒爽。

    郑凛叙推门进来时文浣浣正在一个人向着身后的拉链战斗着,高叉的旗袍下摆若隐若现一对白花花的大腿,郑凛叙勾起唇走过去,一手扶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代替了她手的位置,轻松一拉,文浣浣只觉得胸围一紧,腰部跟着一窒,松了一口气。

    腰间的某只爪子炽热地磨着腰部旗袍滑腻的布料,即便隔着也能察觉到那愈发的热度,文浣浣隐忍微笑,终是忍不住对着全身镜露出一个露齿的笑。

    这一笑,驱散了所有的紧张,郑凛叙忽然觉得自己在没有她陪伴的那些血腥杀戮仿佛都不在了,仿佛这世间,只余美好。

    眼底的深沉慢慢变淡,最终平静下来,*奇异地平息,快得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老婆……叫老公。”他埋首于她颈侧,少有地撒娇。

    文浣浣被他精短的发挠地痒,低笑又不敢太用力,怕撑破了礼服,所以只能在他怀里笑得娇躯直颤,最后,在他哀怨的不依不挠里,她的声音格外柔情似水:“老公。”

    郑凛叙只觉得满心悸动。

    他终于等来这一天,她能够站在他身边,温声细语地叫着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也唯有他能够听到的称呼,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两个字,盖过了所有的等待,扑面而来。

    原来,真的能等到,等到她终于成为他的妻,然后成为他这一生唯一合法地对她宠爱无边的人。

    只恨时间太快,若是能锁住这么一刻,他愿意倾尽所有。

    ……

    若诸位要用四个字来形容这场中式婚宴,大家只能想到四个字——尽兴而归。

    郑凛叙搂着人比花娇的新娘子,对敬酒来者不拒。

    许多明明暗暗这么多年来被郑凛叙打压惯了的*,更是不遗余力地上前和他练酒力,声称是为了明晚更大的一场婚宴培训。

    郑凛叙摇头笑笑,按住新娘子的手,一口干杯。

    这么快乐的日子,不过被灌酒而已,又有何妨

    文浣浣只看他喝,而自己的酒也被他夺了去,急的不行。

    徐清骁难得褪下军装,一身悠闲便装得体又不失礼地站在人群最前面,纽扣被开了三颗,露出一大片小麦色胸膛,因为酒气而更亮的双眼此时促狭地看着隔壁明显着急的新娘子,笑道:“新郎官都没有吱声!不用怕他醉!要是今晚真醉了,我徐清骁让人抬着他入洞房!”

    古帼卫和一干特警队的人都来捧场,闻言哈哈大笑,直说他队伍里的女将军选个女婿肯定是个酒罐子,还扬言说要是郑凛叙倒了他们一群人就直接抢新娘,乐得其成。

    周围的人哈哈大笑,可惜文浣浣被自己老公锻炼地脸皮愈发见厚,闻言双眼一白,一手拽住含笑看着自己的丈夫,咬牙切齿:“你再逞强下去,洞房也找人代替得了!”

    声音不大,但是周围那些狼崽子何等耳力,闻言又是暧昧促狭地笑,纷纷看着郑凛叙。

    只见郑凛叙的眸底已经略有醉意,但是双目清澈还是十分清醒的模样,他在众人玩味的眼神中把美娇娘搂在怀里,俯首在她的耳垂上吻了一口:“为夫……必定撑到洞房完毕。”

    文浣浣恼羞成怒地锤他,但是在触碰到他满怀笑意的眸子时就蔫了,这个男人自从刚才她喊了那声“老公”起那眼底的笑意和喜悦就没有消下来过,想到他那么一个淡漠镇定的人如今这个样子,文浣浣笑了出来,一手夺过郑凛叙的酒向着一群爷儿们一饮而尽,豪爽地笑道:“敬酒就敬酒!我们夫妻以一敌百!”

    算了。文浣浣在男人们的哄笑中自己也笑得灿烂无比。

    新婚燕尔,什么事都是快乐的。

    所以,由得他,也由得自己。

    郑凛叙抱着怀中的新娘,在一群人的吆喝中进了酒店房间。

    隔绝了一切人的视线,郑凛叙把她放在床上,单手扯开太过于紧的领口,才舒了一口气。那群小子仗着他今天没脾气就拼命地灌,徐清骁带来的那些热气方刚的小子一个劲儿地灌他,饶是他这样的酒量也醉了五六分,只觉得肚子里满是水,走起路来都感觉肚子里的东西在晃。

    倒是她……开始疯起来就没了一个度,他特意准备的伴娘伴郎就是为了替她挡酒,她倒好,把伴娘伴郎晾在一边,自己一个劲地拼。

    文浣浣头痛中只感觉有一根温润的手指附在自己的额头,温热的,带着香槟和白酒特有的浓郁清淡,混杂在一起,是她陌生而熟悉的味道。

    忍不住抓住,枕在脑下,继续闭着眼睛打盹。

    忽然身体凌空,她嘤咛一声,感觉一只大手从背后拉开了拉链,火热的手掌探进去,惹得本就发热的肌肤更加滚烫。

    “嗯……不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好高兴的婚礼啊,**ss都乐傻了这傻样儿啊~~

    徐清骁带着一群小的们来闹婚礼啊~你们问徐清骁是干什么的~吼吼~能脱了军装的肯定就是军人咯!关于他的要等詹太子那本才细细道来啦~

    给力撒花~世界末日咱们都撑过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