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五十三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三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甚至有人差不多把眼前的这一对认出来的时候,转头,刚才还在嬉笑中的情侣早已不见踪影,也只能惋惜地作罢,继续行走在这个美丽的城市。

    “呼~这里真美!”文浣浣坐在安排的小舟上,手滑过船下冰凉的湖水,不由感叹。

    郑凛叙招呼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为她绑好腰间的束带,扣上颈部的纽扣,温热的手指,调皮地流连在她同样温暖的后颈,声音慵懒地似乎完全放松下来:“喜欢”

    “嗯,”文浣浣点头,学着他的样子懒洋洋地睡在他的胸口,郑凛叙索性敞开大衣把她完全裹在自己的怀里,她一阵轻笑,“如果言厉知道小越被薛皇玄带到这里享乐,一定会气死。”

    “唔。”

    他喟叹一声。

    “你答应我,不要去帮言厉找小越,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终是不放心地提醒。

    “你啊……”郑凛叙在叹息女人在这些方面的小气,“老五也不是无心,不过是被叶辛越伤得太深,所以总是在用一身的刺在爱着罢了。”

    虽是这么说,但是言辞中并没有想要偏袒的意思,文浣浣闷在他怀里,良久才道,“女人的心很脆弱,只消爱人的一句话便可以伤得体无完肤;但是女人的心也很坚强,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人而不惜一切。小越是我见过的为爱最勇敢的女孩,真的,凛叙,我不知道如果我和她有一样的遭遇,我能不能像她一样继续像超过爱自己一样爱着你。”

    当她从他的嘴里知道一切,她对叶辛越的感觉便多了几分心疼和敬佩。

    如此尤物,在人前放肆地笑,在人后放肆地沉入黑暗。

    若是言厉连这样的人也要伤害,也抓不住,活该他疼一辈子。

    郑凛叙把下巴靠在她的发心处:“你会的,或许没有她那样勇敢,但是你仍然会爱我。”

    他的声音很轻,文浣浣隔着毛衣咬了他胸口一口,见他吃痛地嘶了一口气,笑得连肩膀都在颤:“想得美!”

    “唔”他从怀中抬起她的下巴,风光潋滟,漫天的海浪碧波的颜色,她躺在自己的怀中嫣然而笑,胜过世间多少美景,要他看一辈子都不够,“难道不会”

    见他作势眯起眼睛盯着自己,文浣浣哈哈大笑起来,他转而无奈地笑,被她一下子扑倒在船的甲板上,手捧着他俊美无暇的脸吻下去。

    不爱你怎么能做到

    郑凛叙由得她放肆地骑在自己身上,唇被她轻挑地含住,他便顺势勾弄住她灵巧的柔软,一改之前的温柔,狂猛地吮住她,似乎要把她的全部都吞下肚子。

    她乖巧地回应,翘臀坐在他的下腹,渐渐感觉到他隔着西裤升腾起来的滚烫,热热地顶着她,文浣浣恶作剧地轻扭腰肢,忍耐片刻,郑凛叙猛地擒住她的腰,把热吻转为慢条斯理的吻。

    缓缓放开,暧昧的润泽声让她红了脸,同时挑衅地看着身下正言笑晏晏地看着自己的男人。

    这只调皮的小东西,郑凛叙坐起身来抱着她消停了半响,感觉*被收敛,才捏捏她的脸颊,两人在这仅能容纳他们的小舟上,在美丽而动人的山水中,近于永恒地相拥……

    但是事实证明在别人的后花园行走还是会遇到那些管理后花园的园丁。

    郑凛叙晚上就被邀请去了当地规模最大的酒店,薛皇玄的人自然不会错过他们的到来,于情于理,郑凛叙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在叶辛越离开后,言厉借着郑氏的旗号对薛皇玄的内部生意加以施压,短短时间内薛家在加拿大的各种生意都惨遭打击,特别是以加拿大黑市为主的毒品和军火贸易,在言厉的参与中损失接近百分之五十。

    理所当然地这一场邀请当然不会是什么接风宴,薛皇玄虽然带着叶辛越回了加拿大,但是郑凛叙早就收到消息,他这次回来不过是处理了一下家族长老那边的事,对于言厉的施压根本没有插手的打算。

    文浣浣闻言也只是略略皱眉,不以为意:“那这场就是鸿门宴了”

    郑凛叙笑了,刮了刮她的鼻子,只说了一句:“别担心。”

    当晚他们便装出席,一席西装革履迎了上来,为首的是薛家在温哥华的管事,陈亦雄早年跟着薛皇玄打拼,一直以极佳的战斗力和果敢的作风被薛皇玄重用,这次听闻郑氏来温哥华度假,都不由咬牙切齿,表面上恭维有加,内心却是想尽办法给他们难看。

    陈亦雄的脾气一向深沉内敛,骨子里的阴冷像足了养着他的主人,远远地见郑凛叙的车驶到门口,抿着唇就迎了上去。

    郑凛叙先下车,一席黑色长风衣身姿挺拔俊秀,无形的气场淡淡地包围着周围,陈亦雄的嘴角微沉了片刻,半响才扬起一抹浅笑道:“郑总……”

    孰知郑凛叙抬手示意他先停下,自己则转身,一手扶在车门上,陈亦雄本来一肚子阴谋诡计坏水地就要吐出来,被他这么一弄差点没把自己憋成内伤,定睛一看,那车厢内,一个女人面容精致地走出来,把手搭在郑凛叙的手心,站出来对他们一群男人俏皮地笑。

    陈亦雄一看就能猜出来这个女人是谁,只听说郑凛叙在中国玩少女养成,娶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孩放在自己身边,想不到竟然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

    没有放过陈亦雄眼底一闪而过的不屑,郑凛叙站定拥住怀中的人,陈亦雄在郑凛叙玩味的目光中回过神来,直接忽略过一旁挑眉的文浣浣,模样看似毕恭毕敬地道:“郑总,招待不周,让您们落地那么久才尽地主之谊,望请见谅。”

    “无碍。”郑凛叙点头,举手投足间洋溢着天生的气质,让一群人绷紧下颔更是不敢怠慢,这才领着他们两个走进包厢。

    陈亦雄心底咒骂,一个属下都没有带过来,是他对自己太过于有信心还是小看了他们

    诸位落座,郑凛叙环顾一圈见没有薛皇玄的人,心底的猜测被认证,他面不改色地坐在主位,文浣浣坐在他身边,见状伏在他的肩膀悄声问:“薛皇玄怎么不在啊”

    不是尽地主之谊吗主人都不在,他们这些当客的来这里有何用

    文浣浣声音不大,但是底下的都是什么人一个两个人精似的,闻言都是脸部一僵,文浣浣这句看似平常的询问,可细听之下都是满满的讽刺。

    陈亦雄此刻淡定了些,他坐在餐桌的对面,轻咳一声:“少主有要事在身,特命令我们好好招待贵客,郑总和少主是熟人了,应该不会见谅少主的一时乏术吧”

    文浣浣眨眨眼:“哦哦,我也没责怪的意思,你不用那么认真的。”

    陈亦雄的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

    他的眼神从轻蔑逐渐变得阴冷,他们陈家效忠薛皇玄已久,都是愿意为他丧命的死士,对薛皇玄的崇敬和服从更是到了非人的地步,此刻见到她文浣浣不难察觉的戏弄,顿时身上生出一股杀意,只是嘴角还在微笑着,让人看不清喜怒。

    文浣浣无辜地眨眼,她当然能察觉到对面那个大男人身上的杀气,但是老公既然说了万事有他,她自然敢胡作非为。毕竟就算是为了叶辛越和言厉,薛家也已经得罪他们了,她不介意让他们更难堪一点。

    “郑总,这位小姐是”

    陈亦雄一字一顿地说,在小姐两个字的时候还刻意加强了语气。

    他并不觉得文浣浣真的有多么重要,像他们这种人,女人不过是万物,纵然再喜欢也不过是把她养在身边罢了,郑凛叙年少时的残忍与雷霆万钧他是见过的,就算外界传的多么火热,他都不以为意。

    陈亦雄这句明显带着蔑视的句子让文浣浣挑了挑眉,薛家的手下都是忠犬吗只为了自家主人就敢在郑凛叙的面前吠了当真是……不自量力。

    正当文浣浣兴致勃勃地以为郑凛叙会强调她是他的妻子的时候,郑凛叙只是云淡风轻地低头,眼中柔情似水,但是在深处却油然而生一处阴冷。

    “她是我的宝贝。”

    他在她怔愣片刻啄吻了她的额头。

    四周的人都愣了,不是错觉,在刚才,他们明显感觉到了强大的凌冽杀意。

    他说,她是他的宝贝。

    不是妻子,对于郑凛叙来说,这世界上的一切纲常伦理于他都是无用之谈,纵然是他的妻,若是他不在意,那么她便连路人都不是。所以他称她为“宝贝”,就是要给天下,给眼前这群人一个示警——她文浣浣是他郑凛叙看得比命还重的女人。连他都不舍得欺负一点的人,谁若敢小瞧,那就别怪他不顾情分。

    陈亦雄回过神来的时候背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他从来不知道,有一个人会有和他们的少主一样的威迫,能使得所有见到他的人,都禁不住胆战心寒……

    文浣浣在他的那一声“宝贝”里吃了前所未有地满足的一顿饭,笑眯眯地弯着眼角看着身边的男人,他透过灯光折射出来的眉目清晰又朦胧,她忍不住在底下抓住他的手,用纤弱的食指暗示性地做了一个动作,果然看见他挑眉的模样,低笑出声。

    拿身边的小女人没办法,郑凛叙眯起眼睛提早告辞,反正警告是做了,该说的都说了,要是他的人在加拿大任何一处出了任何意外,无论是不是他们的错,他都唯他们是问。

    在宽敞的车厢里,文浣浣高兴地忘乎所以地趴在郑凛叙的身上,他胸前暖暖的毛绒衣柔柔地把她裹住,郑凛叙闭眼小憩,被她摇晃着脑袋吵醒,慵懒地笑着看着趴在自己锁骨处抬头看向自己的小女人。

    “怎么了”他用鼻尖碰了碰她的鼻梁,见到她笑得更开心。

    “老公……”她笑嘻嘻地如蛇般攀附着他,察觉到他内心的跳动快了点,便对他表面的淡然而引得心都痒了。

    郑凛叙刚想说话,锁骨忽然被她重重含住,吮了一口,赫然出现一朵青涩的梅花。郑凛叙感觉下腹一热,她的那只小手调皮地窜进去,在他平常用心的调教下,她进步地很快,不过一会儿圈圈弄弄,狼强悍如他也忍不住额上冒了一层薄汗。

    “老公……宝贝儿想要……”

    她睁着大眼无辜地说出如此妖媚的话,偶尔伸出舌头*他上下翻滚的喉结。

    “想要……什么”

    郑凛叙一手揽住她的身子以防她滑下去,声音嘶哑地回问,他身上的肌肉因为隐忍而紧绷,被她纤弱无骨的手一点点柔顺,却还是送不下去,只能由得她掌握住自己挑逗着自己的底线。

    “你……这里,还有……”她咬着下唇一角,表情足以魅惑每一个男人,偏偏她的模样偏于清纯,这种矛盾的视觉享受让他觉得自己快要释放出来,然后听到她埋在他耳边说的一些荤话,搂住她的腰际的手收紧,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司机很识相地升起了隔板。

    车厢内,娇喘连连,*的味道满盈。

    文浣浣双腿大张地躺在皮制座椅上,朱红色的座椅,乳白色的她,那红色也渐渐由她一声声娇吟中蔓延进郑凛叙的眼睛。

    他的头埋在她的身下,在那蜜处浅尝即止地轻弹,偶尔吮住花瓣来一记猛烈的吮吸,似乎要把她的内脏都吸出来,文浣浣叫着颤抖,咬住自己的手指忍过那层层叠叠的一次次白光,在微冷的夜晚里,渗出一身香汗淋漓。

    他低笑,似乎在嘲笑她这就要受不住。文浣浣不服气地用白皙滑嫩的双腿夹住他,郑凛叙借力托起她的下边身子,见她以任人取舍的姿态让自己的下腹和香泽湿润的那一处夹成五十多度角,眼神愈发狂热认真,灼地她更是不自然。

    “宝贝儿要我怎么喂你嗯”

    他低头,让她看清楚自己被他吃的模样,语气中带着嘶哑与调侃。

    文浣浣此刻十分后悔引火上身,又挨不住他这样耍流氓,捂着眼睛就大叫:“郑凛叙,你这个变态!”

    然后她再也喊不出来,他惩罚性地狠狠把舌头刺进去,在那紧致润滑的内里狠狠转了一圈,扫过所有能让她动情的地方,一只手把她的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和着舌头一起戳进去,狂猛地动,深深地吸含,他的嘴功了得,又是故意要卖弄技巧,她挨得死去活来好多次,终于求饶。

    郑凛叙微喘着气又咬了一口她的大腿才作罢,拍了一下她白花花的大腿:“还敢不敢了”

    作者有话要说:快要完结了所以很甜啊很甜!~(估摸着元旦这五天一日一更就能完结了~

    快要完结了你们有什么遗言都快点说出来嘛~~结本的话一概不受理,有啥事留下一本再说咯!

    再ps:色水决定把萧嘤嘤和詹种马的合在一本一起出,璀璨系列一共会有以下几本:

    相贱成欢——言厉vs叶辛越

    ——郑凛叙vs文浣浣

    钟情——詹遇宸vs徐颜夕萧桓vs魏忻

    消遣——纪若白vs袁宝婷

    终城——姚豫vs齐夏

    之后会不会加暂时不知,但是上面的五本是一定会写的,完成的时候祈祷我还没老阿门。

    为新文

    欢迎点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