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五十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四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这时候的文浣浣还哪管的上他在说什么,闻言只懂得一脸失神地摇头,他被她的模样惹得更是上火,舔净唇边,脱下外套裹着她就开门下车。

    已经到家很久了,司机早就跑远了害怕把主人的房事给偷听了去,只敢九十度地低下头,郑凛叙旁若无人地横抱起怀中的小妻子进去,直到走进浴室,三下五除二地扒掉她最后一件衣服,欺身而上。

    文浣浣在那会儿已经缓了过来,知道他在车上因为时间不够现在忍得难受,她开了个头又不给个痛快,他忍得青筋毕露却还是能忍住。

    想起今晚上他声线柔和的那一声“宝贝”,文浣浣心底就柔和了一片,配合着他的吻昂起脖子,听见他粗喘着把唇压在自己脖间的血管下的声音:“乖,帮我解开。”

    她的脸红红的,在热气蒸腾的水汽中熏染出一片餍足的媚态,文浣浣素手轻轻擦过,他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被褪去,露出健壮结实的肌肉,平常硬邦邦地此刻更是紧绷,要捏都捏不动。来不及感叹这眼前福利,文浣浣被他霸道地吮住,吸着舌根把她拖进自己嘴里去,一手拉着文浣浣就往腰带上,两人戏耍般斗缠着解他的皮带,一拉开裤链那热热的就弹了出来。

    “唔……烫……”她嘟囔一声,热水溅到自己身上。

    “有我烫吗”他两手合力,轻松把她托起来,一举进入。

    她“嗯啊”一声,下面的温软受不住猛地缩着推挤他,郑凛叙沉着一口气一冲到底,被她夹弄地尾椎整片酥麻,不由低低嘶了一口气。

    郑凛叙低吼一声,咬住了文浣浣的肩头就开始狂猛地动,每一次都是几乎全部撤出再重重进入,捣地文浣浣急促而艰难地呼吸,肩膀上的痛感和他给的快感矛盾地让她呻吟不止,让人听了又是血脉偾张。

    郑凛叙舔去她眼角渗出的泪,明亮的浴室中,他托起她的脸,让她抖着看清自己的表情,不知说了句什么,他快速地耸动了数十下,脸上的表情惊艳地随着那极致的快感和连着下颔的汗水滴落,性感无比。

    文浣浣深深颤了出来,只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太邪恶了,身体压制还不够竟然加上色诱。

    原来,他拥着自己得到快感的时候,会是这样的表情。

    这一晚他一如往常般无节制,直到深夜才放过她。

    让她趴在自己身上,郑凛叙用手指划过她美丽的脊背,被她擒住手不让他再动,否则等会儿他撩着撩着又要情动,她可不想牺牲在床上。

    他低笑,用唇来逗她,被她拍着脸躲开,闷在被窝里不想理他。

    刚想要欺身而上,一旁的手机就响起,文浣浣听出了那是他们五兄弟专属的铃声,也探出头来看着他接电话。

    郑凛叙慢条斯理地按下接听键,文浣浣看着他脸色微变,随即“嗯”了一声挂线,忙问怎么回事。

    “老五伤口全都绷线,伤口感染送医院了。”

    郑凛叙说的语气淡淡的,却已经开始穿衣服。

    文浣浣惊讶得啊了一声,随即有些心虚地缩进被窝,半响才闷闷地问出声:“怎么会这样”

    知道她的那点儿心思,郑凛叙略略穿戴好就起了,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抚道:“你别起来了,折腾了一个晚上,不然明天又没精神到别处去。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很快回来。”

    文浣浣自觉理亏,忙嗯了一声,催促着他赶快过去。

    郑凛叙驱车前往。

    温哥华中心医院,他被人领着走上住院部,言厉刚刚做完手术,刚巧这会儿麻醉的药效过了,他幽幽转醒,然后就靠在床边不言不语地沉默着,詹遇宸挠挠头发半响都没辙。

    见郑凛叙进来,如蒙大赦般站起身。

    拍了拍大衣,室内有暖气,郑凛叙脱下风衣就坐下,看了看腕表,才问:“怎么回事”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问言厉还是詹遇宸,詹遇宸看着言厉那三魂不见六七魄的样子就恼,挠挠头,无奈地说了一些自己知道的:“也不知道怎么着,出去散步了一会儿就魂飞魄散地走回家,直接躺尸在地上,管家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昏过去了,只能送医院。手术的时候我才赶到,伤口全部绷线并感染破伤风,病危通知书都给了两张,醒来之后什么屁话都不说,就坐在那儿装深沉呢。”

    郑凛叙大致理了一下,抬头的那会儿却已经洞悉明了:“见到叶辛越了”

    似乎是这里面的字触动了言厉,他略略皱眉,还是不说话。

    这就是默认了。

    郑凛叙点头:“也不奇怪,温哥华是薛家的地盘,薛皇玄带着叶辛越回来也不足为奇。”

    詹遇宸在一旁看着自家大哥扮猪吃老虎的样子真是酸极了,明明是早知道人在这里所以才悠着人家来的,现在赖地比谁都干净。

    默默鄙视了下,门外的詹遇宸的手下敲门道:“太子,夫人已经被我们安全送回家了,医生说有事找您。”

    詹遇宸哎了一声就出去了。

    郑凛叙看着明显苍白消瘦了一圈的言厉,表情轻松愉悦,但是语气却稍稍重了些:“至于么不过是丢了,就不懂得再找回来”

    郑凛叙是清楚言厉干的那些混账事的,当初叶辛越就是借了他郑家在加拿大的权力和薛皇玄搞对抗,虽然后来失败了,但是也总算是有那么个事儿,因此到了后来言厉要打击薛家的时候,郑凛叙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地由得他用郑氏的名义去弄,一概不管。

    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家里的那位看不惯,让他帮帮老五,他家的小女人啊,就是口硬心软地厉害,这头说要惩罚惩罚老五,另一头又在教唆他帮着给老五出气。

    见大哥扬起一抹温和的笑,言厉就明白他在想谁,又想起了那个被自己逼走的女人,瞬间心底疼痛难忍,扯到了伤口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言厉边咳嗽边慢慢滑进被窝,样子落寞地让人心疼。

    “出息。”郑凛叙低叹一声,最后离开前只留下了一句,“你想要她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你的墓碑的话尽管继续折腾,人是帮你见到了,剩下的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

    这次言厉的伤口感染严重,险些就不能从手术台上下来,二度绷线的结果就是他要在床上休息三个月,还要定期做物理检查,医生告知了一些情况给詹遇宸,詹遇宸都绷着脸记下了,看到郑凛叙要走就大概跟他说了说,谁知道后者表明剩下的由得言厉自己决定,他便烦躁地踹门进去,把床上那个丢了一般魂魄的男人骂了个遍。

    但是骂归骂,詹遇宸还是明白言厉心底难受的,男人谁年轻的时候不犯过混,不当过人渣,他詹遇宸可谓是那些男人中的佼佼者,当初也因此吃过不少苦头,所以骂完之后还是很大方地为言厉处理后事。

    那一头萧桓追妻之路千里迢迢,知道消息的时候言厉的伤也差不多养好了,也只能挽着佳人的手赔礼又赔罪的,反正他比言厉好太多了,最起码在那么多人一对儿一对儿的时候他还不会形单影只。

    言厉心底默默叹息,在出院后终于消停许多,有时候偶尔发发呆,但是那姿态,却是隽永的等待。

    三年后,c市郑氏旗下最大的医院产房外,郑凛叙铁青着脸站着,拳头咯吱咯吱地捏紧,模样阴晴不定。

    言厉和萧桓都在,据说这是为了防止某个男人控制不住冲进产房里添乱。

    紧绷的线维持了两三个小时,终于产房门口的灯熄灭了,言厉和萧桓还来不及反应,心急如焚了几个钟头的郑凛叙一脚踹开门冲进去,剩下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忙跟上。

    不顾医生和护士们的惊呼,郑凛叙正赶上护士们为这个c市第一夫人整理,擦汗。文浣浣晕乎乎地眯着眼睛好不容易才分辨出来眼前的人是他,身上的汗被郑凛叙用汗巾小心翼翼地擦去,她嘟囔了一声,委屈无比的:“好痛哦……”

    郑凛叙眼睛都红了,这会儿听见她说话,声音嘶哑地活像叫了几天,顿时手都颤抖地几乎抓不住手里的毛巾,他顿了顿,俄而倾身而下,唇伏在她的嘴角:“……辛苦你了……”

    于是痛了几个小时的文浣浣累得昏睡了过去。

    一旁有医生抱着襁褓走过来,小心翼翼地笑着:“郑总,恭喜您,是个小公子。”

    郑凛叙转头,看向那张皱巴巴的脸,那么小的一块肉,还看不清是像谁,但是心中的激狂却难以压抑。

    延续。

    他最爱的女人给自己和她的延续。

    从今以后,她再不会是他一个人的她,她会把注意和爱都分给他们的儿子,但是此刻郑凛叙觉得,忽然就不那么在乎了。

    是他们的儿子,必然是他们的一部分,他爱他或者她爱他,其实都是在爱彼此。

    瞥头过去的一刹那,他的眼底似乎闪过泪光。

    “把育儿箱放在病床边,”他温柔地拂开妻子耳边的一缕发,“先带她去好好休息。”

    他最勇敢的妻子,真真是能让他一次次地感动,和……不知所措。

    文浣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刺眼的白色灯光让她略略皱眉,但是不一会儿就暗了下来,一只大手虚盖在她的眸上,她慢慢睁开,才适应。

    “小辣椒……”郑凛叙的吻随后落下,柔柔的一枚,带着细水柔情,是外人无法想象的郑凛叙。

    “孩子都生一个了,还小辣椒……”文浣浣有点想哭,他的唇太暖,他的语气太过于温柔,或许是生育后的女人的后遗症,此时此刻,她竟然说不出一些像样的话,“孩子呢”

    向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特制的育婴箱完好地放在床边,此刻盖子打开,隐隐能看见孩子稚嫩的轮廓。

    郑凛叙小心地抱起小小的儿子,姿势有些僵硬,也是,他一个手握c市生杀大权的人,能多么会抱孩子只是看着他别扭的姿势,文浣浣却忍不住泪盈满眶。

    “好丑啊……”文浣浣接过,同样不熟练的姿势,却是满心的温暖,似乎胸前都被这软绵绵的一团给融化了似的,“怎么一点都不像他的臭老爸”

    老子那么帅,老娘也长得不错,怎么个孩子就像一只没长大的猴子

    刚刚进门的徐颜夕噗地一声笑出来:“拜托,孩子才出生个几天啊你可不要污蔑大哥的良好基因啊。”

    “才不是呢!成遇刚生下来的时候就很帅啊!”文浣浣抗议道。

    詹遇宸抱着孩子走进来,无奈地看着大哥:“嫂子看来是嫌弃你了。”

    “嗯,我很委屈。”郑凛叙一本正经地说。

    躲在角落里的袁宝婷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着走出来,蹦到床前用手指像摸小猫小狗一样碰了碰孩子的脸:“真的很像一只猴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ss你这个变态!!

    好吧,争取元旦当天完结,还有一小点和一小点的番外,权当温馨一下,然后明天开始新坑连载。

    钟情

    三千弱水

    简介:本来以为是一见钟情,却原来,终不过是场游戏。

    有些人的爱情是从一而终,有些人的爱情是后知后觉。

    并非魏忻太执着,只是人生长途漫漫,又有多少个少年,能在夏日的阳光下,惊艳了时光

    所以,他成了她的一见钟情,她成了他的劫数难逃。

    为新文

    欢迎点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