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殿下强吻小丫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她想动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她想动她?!

小说:殿下强吻小丫头作者:艾依一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她想动她?!(8172字)

    欧雅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医院的,她脑海里始终浮现出聂少爵将那个女孩强制拉入怀中强吻的一幕……

    那样的聂少爵让她感到陌生,更让她感到悲凉……

    曾经,她是他的未婚妻,可他却从来没有主动吻过她,就连情人节那天晚上的约会,也是她主动提起的……

    或许是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更或许是不想让自己继续沉醉,她答应父亲的提议,最终去了酒店也没有进那间房,而是以此向他提出解除婚约……

    她以为自己和他解除婚约后会过得快乐一些,但是,她才发现那根本不可能办到,特别是在看见他将宠爱完完全全给另外一个女孩时,那种后悔和自责差她差点致窒而亡……

    而且,最最可笑的是,直到二十四小时前,她的父亲终于查到在外历练的殿下是谁了,那就是刚刚被他们欧家解除婚约的人——聂少爵!

    哈哈……聂少爵!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当今殿下会是他聂少爵?!这个国家姓聂的能有几人?!

    欧雅捂着一阵阵绞痛的心脏,慢慢地转过身,转眸朝上面的位置看去,但是,就在这转眸之间,她看见了同样是在酒店里看见的那个男人——卓浩然!

    此时此刻,他正如同她一样,紧紧地盯着上面某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地方正那个叫白苗苗的女人所住的楼层!

    回想起之前的一切,再加上手中的最新资料,欧雅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一件事——卓浩然很爱很爱白苗苗,只不过,依他温润的性格,他绝对不可能主动出击,更不可能去破坏白苗苗的幸福……

    但是,世事无绝对,等他看到某些资料时,就会不一样了,不是吗?!

    转眸,欧雅唇角勾起阴狠的笑容,她相当期待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病房门口

    白苗苗被吻得全身瘫软没有一丝力量时,聂少爵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对上那对泛着波光的眸子时,在她耳边坏坏的说:“小丫头……这就是你想逃跑的后果!”

    说完,没等白苗苗反映过来,大手一反,将她凌空抱了起来,吓得毫无思想准备的她尖叫一声,然后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不过,这次她不再挣扎,因为即使挣扎也是徒劳,那还不如留点力气以备今后三个月份的历练……

    “爵……”

    “嗯!”

    “爵……”

    “什么事?”

    “爵……”

    “小丫头……你说吧!”

    “不生气?!”

    “嗯!不生气!什么事,你快说吧!”

    “明天出院后,我想自己找地方……住……”

    “不行!”聂少爵坚决反对,“你是我聂少爵的女人!绝对不可以再住那种破旧不堪,连上一趟厕所也要跑几条街的破房子?不行!这一点坚决不行!”

    白苗苗撇撇小嘴儿,委屈地瞅着他:“喏……某人说话不算数……明明答应过人家这三个月不威胁我,不强迫我……可是……你……你……”

    说着说着,眼泪又有哗哗下落之势……

    聂少爵头痛地抚抚额头——看吧!看吧!又来这一招了!自从知道他怕她流泪之后,只要她不满意,马上就眨巴眨巴大眼睛,用一双雾气迷蒙的眸子瞅着他,更让他不由自主地往她陷进里跳……

    可是,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她了……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惊恐的看到两粒晶莹的液体在眼眶中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唉!打住!打住!别掉下来了!心又揪起来了!

    咬牙切齿、认命地点头:“好……我答应你,都听你的行了吗?!”

    耶!成功!刚刚还泪眼朦胧的白苗苗马上就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爵,你真好!”

    嗯!以后还要多看看催人泪下的电影电视,到时泪腺才丰富哦!

    唔……以后的三个月就是她的天下啦!哈哈……

    看着她小狐狸尾巴露出来的样子,聂少爵恨得牙痒的,不过,他不会让她得意太久,她有张良计,他就没有过墙梯了吗?

    哼!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咳咳……虽然我答应你了,但却有一点要求,你必须答应!”

    “嗯嗯……”白苗苗坚决点头,“你说吧,我绝对听从boss大人的吩咐!”

    聂少爵白她一眼:“我的要求就是——坚决不能找以前那种房子!知道吗?!”

    “啊……”

    “怎么?有困难!”

    看着聂少爵眯起来的眼睛,白苗苗连忙摆手:“没问题,坚决没问题!”他只说不能找以前那种房子,就是她想找也找不到啊?!

    三天后……

    白苗苗童鞋带着聂大boss去看他的新房子……

    豪华的加长汽车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拐过一个又一个路口,眼看着越来越偏僻,聂少爵终于忍不住皱眉:“小丫头,你别告诉我还要再往前走!”都说了好多次再往前走一点点了,可却还没有到达目的地,这让他如何不气?!

    白苗苗忙狗腿滴扯着他的袖子摇晃:“那个……boss……爵……别急!别急!这次真的快了!而且不会再往前了,就朝右边拐一个弯,然后朝左边地拐两个弯儿,最后直再朝右拐一个弯儿就到了!”

    “你……哼……”聂少爵重重地哼哼一声,把脸扭到一边不理她了,简直和她没有共同语言!

    不过,最好不要让他看到住的环境很差,不然的话……

    不过,当豪华的车子在目的地停下后,聂少爵的眉头皱着可以夹死几只苍蝇!

    什么叫贫民窟?眼前就是很好的例子——狭窄的街道,破烂的房屋,满地的垃圾,满天飞的苍蝇,以及时不时跑过的三五几个花着小脸儿光着屁股的小屁孩……

    oh!my-god!这……这……就是她选的地方吗?不要说他无法忍受,就连那些黑衣保镖们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行!这种地方绝对不能住人!

    “就是这里了!”没有弄明白事态的白苗苗兴奋地宣布,她找了好久的,这里不仅租金便宜,而且周围的邻居很好,就是刚刚才在这里呆一个小时左右,她就和大家混熟了,总之就是,大家一团和气!

    聂少爵是与白苗苗完全相反的愤怒,那股怒气从胸膛汹涌而出,伸手就将正打开车门,打算下车的白苗苗猛地拉了回来,在她头顶霸道的开口:“不许下去!”

    白苗苗回头,不满地瞪着他:“为毛?我偏要下去!”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你……你……你说话不算数!”

    “就是不算数了,怎么着?”

    “不理你了……”眼睛眨巴眨巴,眼泪又迅速在眼眶堆砌……

    看见她的眼泪,聂少爵的心又狠狠地揪了起来——天啦!她的眼泪是不是有阀门?怎么说掉就掉了?

    不过,这次就是她把眼睛哭肿,他也不会退步!这种地方还能住人吗?

    于是,他狠狠地别过头,来要再看她哭泣的样子,所有的怒气化着两个字——

    “开车!”

    坐在前排的司机被吓得打了一个寒战,忙开始调转车头……

    “呜呜……坏蛋……大坏蛋……不要理你了……说话算不算数的大坏蛋……说了要顺着人家……说了这三个月不逼人家……可是才刚两三天就变卦了……呜呜呜……”

    聂少爵皱皱眉,直接选择左耳进右耳冒,他装着听不见不就得了!

    于是,他别过头,看着窗外——哼!这次就是不要妥协!

    眼看着司机真的要将车子往回开了,白苗苗赌气地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伸出手按开车门,纵身就想从车上跳下去……

    手腕一紧,她猛地一下子又被拉了回去,头顶传来一阵狂暴的声音——

    “你不要命了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聂少爵在她头顶怒吼,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小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如果不是他眼急手快,现在肯定又受伤了!她真想要他担心死吗?

    白苗苗被他愤怒的样子吓得不敢说话,直愣愣的看着他,一直以来,他都是疼爱她、宠溺她,从来不像现在这样凶她……

    也许……她刚刚是做得有些过火……可是……这还不是他逼的嘛……

    眼儿下垂、嘴儿下弯,委屈十足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泪花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聂少爵的心又酸了起来,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温柔地开口:“小丫头……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吗?如果你受伤了,伤的是你的身,痛的却是我!”

    “…………”

    小丫头,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们好好说……爵不会强迫你……更不会要挟你……爵只想要你好好的……知道吗?……以后……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知道吗?”

    听着他深的诉说,白苗苗在他怀里用力的点头,原来……是她让他担心,是她让他害怕,什么时候……她竟然变得这么任性?

    “爵……以后……以后我再也不任性了……再也不会做危险的事了……再也不要让爵心疼了……”

    聂少爵低低叹了口气,**的唇扫过可爱的耳廓,落在饱满的耳垂上,温热的气息直直地扑打在她的颈窝,激起一阵阵又一阵阵激•情的战粟……

    “这才是我的小丫头……”他的声音消失在细密而又柔情的吮吸里……

    不行啦……这是在车里呢……而且……前面还有人呢……

    白苗苗推拒着他,娇喘道:“爵……别这样……我……我要下去了……”

    聂少爵猛地停了下来:“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回我住的地方!”

    “不行!那个地方不行!”

    “为毛?那里是差了一点儿……可是……周围的邻居好啊……而且……房租也不贵……”

    “你是我聂少爵的女人!那里绝对不能去!住我那里!”

    “不要……不要住你那里……你答应过这三个月不威胁我……不强迫我的……不能……不能说话不算数……”

    聂少爵沉思了两秒,慢慢开口:“小丫头……你可以不住我那里……可是……你也绝对不可以住在这种鬼地方!我不希望看到我心爱的女人三天两头生病……”

    “爵……我不会……我……”

    “我可以给你三个月的绝对自由……但必须是我为你提供的地方,如果你要坚持住在这里,那我就让人把这个地方买下来,到时他们没有地方住,那就是你的关系!”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

    “只要我的小丫头乖……我不然不会这么做!不过,你若不乖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见白苗苗不开口,聂少爵继续道:“小丫头,你知道吗,你生病的时候我有多担心?!我只想要你健健康康的!再也不想看到你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丫头,听话,好吗?!”

    终于,白苗苗轻轻地点头:“好吧……我答应你!可是,你不要忘了……这三个月里给我绝对的自由!”

    聂少爵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好!”只要小丫头不住在这里,说什么都好!

    青一色的黑色高级轿车有整齐有序地在一幢破破烂烂的居民楼前停了一大片,其中以一辆豪华气派的黑色加长型劳斯莱斯犹为抢眼……

    在贫民窟里住了一辈子的人那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别说高级轿车,就是出租车在这个地方也绝对是稀有物种,可是……怎么这里一下子就出现了这么多的高级轿车?车里坐着的是哪位大人物?

    没到两分钟,好奇的人们全从屋子奔出来,一时之间,居民楼前人山人海,但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稍微靠近一点,因为,从车上下来的穿黑衣戴墨镜的男人们好可怕哦!简直就像电影电视里面演的黑社会!

    唔……还是远观的好!

    对了,重要人物一定在那辆最豪华最气派的轿车里面吧!通常电视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在翘首以盼中,黑衣保镖们整齐而又有序地站好位,恭敬地站在车门前,两个从前面车上下来的保镖快速绕到黑色劳斯莱斯车身旁,轻轻恭敬地开口——

    “总裁……到了……”

    说完,刚要将车门拉开,另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许开门!”

    保镖忙将手缩了回去,然后恭敬地站好……

    当然,这句话是谁说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普天之下,也只有她才敢在他们殿下面前放肆,因此,她的话,那可不得不听……

    想来他们殿下也可怜,在外面八面威风,可是,如今却还要受一个小姑娘的要挟,唔……可怜的殿下呀……

    车内,聂少爵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小丫头……你怎么啦?为什么又是一脸的不好高兴?”

    白苗苗瞪他一眼,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转了一大圈,指着围在四周瞪大眼睛像观赏动物园里珍禽猛兽似的人们,不满地念碎:“你说……这么多人,人家怎么下去嘛?人家要自己回来,可是,你却非要跟来,那你跟就跟吧,干嘛弄这么大的阵势?弄得别人还以为人家是故意炫耀呢……”

    聂少爵眨眨黑眸,貌似他就是有故意的成份的说!

    他聂少爵的女人在这里住了两年多,当初灰溜溜的来,现在当然要在所有人的注视里气势万分的走……

    坏坏一笑,凑近白苗苗的耳边开口:“小丫头……如果你不好意思……怕人家看到你……爵这里有一个方法……要不要试试?”

    身子往后倾,不要与他隔得那么近,她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而那危险正是他制造出来的:“什么……方法?”

    吼……身子再往后倾,再离他远一点,危险的男人……

    “你把脸捂起来,我抱你下车!”

    吼……坏男人!

    白苗苗瞪他一眼,小手儿猛地将他一推,迅速打开车门,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似的跑了下去……

    看着她急冲冲逃开的样子,聂少爵忍不住笑出声,他的小丫头总是那么可爱,真是爱死她了!

    白苗苗红着脸一下车就有点后悔了,她知道四周的人很多,可是,没想到有这么多,说实话,像这样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她非常不习惯!

    早知道和他一起下车了,以他修长的身材,再怎么也可以帮她挡掉一些视线嘛……

    当白苗苗出来的第一秒,人群中发出了一阵整齐的倒抽凉气声——天!那个女孩好漂亮哦!一袭淡粉色高级洋装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彰显无余,配上那清纯的气质,以及宛如天使般的小脸儿,绝对不比任何一个当红明星差……

    对了!怎么越看她越熟悉?

    “苗苗?”

    人群中有低低的叫了出来,在这一个声音的引导下,所有人这才反映过来,怪不得看上去那么面熟,原来是她呀!

    真想不到昨前天穿t恤牛仔裤来看房的小女孩这么一装扮之下,就变成了一个绝色佳人!

    一看到是她,人群就开始sao动了,首先是房东老太太,她冲上来激动地拉着她的小手儿左看看,右看看,满脸的羡慕:

    “哇!苗苗啊,你好派哦!这身衣服在什么地方买的?真漂亮,告诉我,明天我也去给我们家小花买一身去!”

    一边说,一边伸出刚刚在厨房里刷了锅还没来得及洗的魔爪在衣服上捏了一把,想感受衣料是好是坏,可是,这一感觉,白苗苗的漂漂衣服就糟了秧,五根魔爪印很醒目地提醒着它受到的非*礼!

    白苗苗心疼地看了看衣服上指印,尴尬地冲她笑笑:“衣服……是香奈尔里面买的。”

    房东大婶点点头:“好!好!明天我就去给小花买一件!”他们家小花穿了也会像她一样变得很漂亮吧!

    白苗苗又是尴尬一笑:“嗯……买吧……买吧……”买什么呀?要是她知道一件衣服要她收十几年的房租后,看她还买不买?据说她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那天和她谈房租时,连十块钱的零头都不少的说。

    就是房东大婶一带头,什么李家嫂子、张家大婶,还有王婆,李婆,赵婆的都以极高的热情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将白苗苗团团围住,顺便研究研究那身衣服的衣料,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那条漂亮的粉色洋装就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荼毒,变得污浊不堪……

    白苗苗心疼的看着可怜的漂亮裙子,虽然不是花她的钱,可是,那好贵的说,六位数的东东呀,才穿第一次,就成了这个样子,早知道就穿黑色的来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惨呀!

    呜呜呜……真是欲哭无泪的说……

    大婶大妈们,可不可以给她让条道呀?她只想将自己的东东搬走就成了……

    可是,面对这群热情得过了头的大婶大妈们,几次话到嘴边又被夫奈地咽了下去……

    别说,这个时候她还把希望寄托于聂少爵身上,脸上带笑,心里却急得要命——什么男人嘛?怎么还不过来?行动简直比乌龟还慢!

    在她的千呼万唤中,聂少爵终于慢慢走了过来,懒洋洋的开口:“各位……可以把我的小丫头还给我了吗?”

    声音很轻,却很威严,让人不得不服从他的话!

    大婶大妈们回过头,想看看说这句话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目光落在那张帅得不成样子的脸时,流水哗啦啦的往下流——哇噻!好帅的帅哥呀!不知道结婚没有?

    抓住白苗苗的房东太太首先冲上去,不过,不敢像对白苗苗那样紧紧地拉住,搓搓油腻腻的双手,一脸的讨好:“喂!帅哥!你今年多大了?老家是什么地方的?现在在什么地方工作?还有……你结婚了吗?”

    嗯!这么年轻肯定没有结婚了呀!这样说来,她家的小花就有机会咯……

    白苗苗额头直冒泠汗——妈呀!这位房东太太简直太惊世骇俗了!她该不是想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吧?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样的想法从脑海里冒出来时,白苗苗的心竟然是酸酸的,比喝了一瓶醋还酸!

    斜睨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心头更气、更酸——哼!说什么这辈子想娶的人只有她,这会儿算什么呀?亏她这个笨蛋还信以为真了呢!

    好了!她上去了,不要再理他了……不!是上去就不下来了!而且,才不要住他给她安排的房子呢!

    嘟起粉嫩嫩的腮帮子,咚咚咚,气鼓鼓地上楼了……

    看着白苗苗气冲冲的背影,聂少爵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痕,小丫头终于为他吃醋了!

    对着热情的大妈们轻轻一笑:“各位,对不起了!小丫头上楼了,我要去追她!”

    说完,迈开笔直修长的双腿,大步大步顺着白苗苗的脚步前进……

    身后的大婶大妈们相互看一眼——小丫头?该不会是说的白苗苗吧?不过,只要没有结婚就好!没有结婚,那就表明还有机会哦!

    这个想法立即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

    对了,还是赶紧回去将自己的女儿拉过来,没有女儿的拉侄女,没有侄女的拉街坊邻居的女儿,反正是骡是马总要拉出来骝骝,说否不定就这样钓上一只金龟婿了呢!

    于是,各位大婶大妈在有这样的精神基础为前提的情况下,马上以兔子还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分散,直把那些黑衣保镖们惊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大婶大妈们还如此有活力哈!

    白苗苗一进门,一屁股坐在唯一可以坐的地方——床上!气鼓鼓的,一动也不动……直到那个将她惹生气的罪魁祸首来了,她也还是一动不动……

    聂少爵一进门就看到那个吃醋的小丫头气鼓鼓的坐在床上……

    一想到她在吃醋,那张俊脸笑得堪比一朵怒放的鸡冠花,也不管什么灰不灰了,也一屁股从地白苗苗身边,大手拉着她的小手儿,明知故问道:“小丫头……你怎么啦?怎么一脸的不高兴?有人惹事我的小丫头了吗?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厚……什么人嘛?明明就是他嘛!她再也不想理他了!

    小手儿猛地抽回,狠狠地别过小脸儿,气鼓鼓的开口:“你走啦!谁要你来的?快走!人家房东太太的女儿就在楼下,你去找她吧!快走……快走啦!”

    一边说,一边伸出小手儿使劲推他,大有不把他推走不罢休的气势!

    可是,她微小的力量怎么能与身强力壮的他抗衡呢?刚推两下,小手儿就被他捉住,用力一带,她倾刻跌入他的怀抱,大手一托,将娇小的她放在他的大腿上,让两人直直的面对——

    “你……”

    “嘘!别说话!”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按住白苗苗的唇,在她耳畔温柔地呢喃——

    “小丫头……你知道吗……看见你吃醋的样子,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因为,我的小丫头终于知道在乎我了!”

    “可你刚刚……”

    “刚刚是我故意的,故意试你的!小丫头,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都很有自信,但唯独对你却总是患得患失,总怕别人把你抢走了!小丫头,好想听你说那句话,你对我说一将……好吗?”

    白苗苗听得呆滞住了,貌似他在向她索爱,不是吗?

    简直有些想不通,他竟然会向她索爱!可是,却又被他深深感动着……

    “小丫头……只说一次……就一次……好吗?”他的目光灼灼,带着极度的渴求。

    白苗苗咬咬唇角,怯生生……慢慢地……轻启香唇——

    “我……”

    砰砰砰……门响了起来……

    白苗苗想要开口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将她的话打断,也让聂少爵不悦地蹙起俊眉,要知道,他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他的小小丫头说这句话,可是,就是那阵敲门声将它打断了!

    该死!是谁在敲门?

    满肚子的火还没有发出来,就看到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女人不等屋内主人发话就自顾自的冲了进来,不仅如此,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大帮环肥燕瘦的年轻女人……

    白苗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天啦!她们这是干什么?她们……该不是想要……想要……打某人的主意吧?

    唔……应该是了!

    瞧吧!房东太太领着她的女儿;张婶领着她的侄女;就连杂货铺的王婆也将街坊的女儿领了过来,这几十个女人一齐从门口涌了进来,将狭小的空间挤得没有一丝缝隙,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张帅气逼人的脸……

    白苗苗不由得伸出小手儿捂住嘴,只留下两只眼睛惊恐地瞪大——她们也太不矜持、太大胆了!

    唔……千万不要说她认识她们哈!

    不过,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从这个男人身上下来,要是不下来的话,她肯定会被那些美女们用眼神凌迟处死!

    刚刚挪动小屁屁,那双犹如铁钳般的大手紧紧扣住她的小蛮腰,将她霸道地禁固在他怀里——这一下,不仅没逃开,反而贴得更近了!

    呜呜……各位姐妹,各位美女,不是白苗苗想存心向你们炫耀哈!

    冲在最前面那位重量级美女,也就是房东太太的女儿——小花!

    当她看到白苗苗以那种亲昵的姿势坐在大帅哥腿上时,那张大肥脸立即变了一个色——哼!凭什么她要坐在上面嘛!要坐也该她坐!

    白苗苗转过头,悄悄地吐吐舌头——要是她坐,以她的顿位,铁定得把某人压扁!

    蹙着眉的聂少爵看到她的坏笑后,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亲昵地呢喃:“小丫头……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说出来给我听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