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殿下强吻小丫头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无法阻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无法阻挡

小说:殿下强吻小丫头作者:艾依一
返回目录

     聂少爵腾出一只手,拉起聂苗苗两只不听话的小手放在头顶,轻声开口:“对不起……小丫头……如果我停下……我会后悔一辈子……小丫头……知道吗……我已经五年没有碰过女人……我要你……我需要你……”

    说完,一个挺身,他迅猛而又不失温柔的闯入,可是……他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阻力,似乎有很久没有侵入……

    那意思是不是说——他的宝贝在这五年里没有其它男人?

    聂少爵为这个发现欣喜异常,短暂的犹豫之后,他决定长驱直入,进入那一片温暧而又紧!窒的禁!地……

    他要好好爱她,让她记住他的身体,记住他的人……

    “啊……”许久没有经过人事的身子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聂苗苗低喊出声,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纤美的指甲深深陷进他的肉里,划出一道道血红的痕迹。

    “小丫头……对不起……很痛吧……”聂少爵怜惜地吻着她的额角,心痛的说。

    可是,虽然这么说,他却开始在她身体里缓缓动!着……

    “嗯……嗯……啊……啊……”随着他温柔而又不失力道的撞击,疼痛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不可思议的感受,像有什么,又像缺点什么n……

    “小丫头……叫我的名字……”聂少爵在她耳畔低喃。

    叫名字?什么名字?他叫什么?自己又在干什么?

    极致的情!!欲中,一丝理智蓦然回笼,为自己的处境汗颜,两只纤白的素手抵住他的胸膛,想把他推开:“滚……你滚……唔……”

    聂少爵含住她的唇,将声音堵回去:“小丫头……不要这么对我……爵会伤心……你忘了解以前的一切了吗?……你忘了我们怎么相爱吗?……小丫头……求求你……不要再这么对我……你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每天晚上我都躺在我们一起温存过的大床上……可是……那上面却没有你……只有我……爵好孤单……好寂寞……想你想到心痛……小丫头……别再这么对我……别再拒绝我……不然……爵……会疯的……”

    心,狠狠地揪着,痛着,不知什么原因,虽然记住龙啸风的话的她,知道该恨他,可是,心却无可抑制的为他的痛而痛!

    听着他卑微而又哀求的话语,看着他眼中的点点泪光,她的心痛了,眼,朦胧了,手……竟然也不由自主向他靠近了……

    有种感觉,似乎,她不是的仇人,而是她的爱人!

    不然,为什么心会为他的痛而痛?

    潜意识里,她不能让他流泪……不能让他心痛……

    抬手,伸出纤臂环住他的颈项,勾下他,温热的唇轻轻吻着他眼眶的泪:“对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你是我的仇人……可是……为什么看到你流泪我的心会痛……唔……”

    什么叫冰火两重天?这个就是——当她主动吻他时,他的心中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当她说他是她的仇人时,他的心又如掉进万年寒潭……

    他弄不懂,明明他们如此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事隔五年后,就变成仇人了?

    不!他不是她的仇人,他是她的爱人!

    终于,他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会出现她刺杀他的那幕了!

    狂野的吻,带着惩罚性的吻,将两人燃烧……

    粗重的喘息,撩人的低吟……

    一切……终究归于平静……

    聂少爵紧紧抱住聂苗苗,将头埋在她的颈项,唇角带着满足的笑容——五年了,他终于再一次完完全全拥有她!

    “小丫头……舒服吗?”带着满腔的爱意,他在她耳畔呢喃。

    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聂苗苗脸上,一想到刚才那番让人脸红心跳的激!情,小脸不由自主的变得异常红润,小小的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

    可是……他怎么可以这么问?而且,自己是有老公的呀……

    老公?

    一想到这里,聂苗苗的身子猛地一僵,刚刚还红润诱人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她到底在干什么?她竟然背着老公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怎么对得起他?

    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可是,五年来,她却只和他有夫妻之名,并没有夫妻之实,第一年因为怀着宝宝,第二年因为带着宝宝,而后面三年,她却又以没有为母亲报仇为由拒绝他,可是,他却从不怪她,反过来安慰她,说他可以理解,等她报仇打开心结以后,再碰她……

    便如今,她却和这个她才见了两次面的男人发和关系,而且还沉醉其中,她……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疯了?

    “你放开!你放开我!”

    小拳头如雨点般砸在聂少爵背上,一张小脸儿泪流满面……

    对于她的攻击,聂少爵恍若未闻,就在她身体刚刚僵硬的时候,他就知道是为什么,虽然,他不愿意看到她伤心流泪的样子,可是,和再一次让她离开比起来,他宁愿狠下心肠眼睁睁看她流泪……

    轻轻吻着她脸上的泪花,他在她耳畔低喃:“小丫头……别哭……爵会心痛的!”

    聂苗苗摆头,想离开他的触碰:“不要……不要这样……这是错的……”

    “不!小丫头……我们应该这样!你忘了我们以前是多么相爱,多么契合吗?”

    聂苗苗一惊,泪水流得更加凶猛,耳畔响起龙啸风的话——那个叫聂少爵的人……他是你的亲哥哥……他趁我不在国内将你掳走……他不仅强占你……还用岳父威胁你……虽然你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可我还是要你把孩子生下来……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漂亮的大眼睛中染上一抹恨意:“我忘了!忘了!全忘了!我和你有什么仇?我们是亲兄妹啊!可你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仇?这次换聂少爵怔住!原来她这么拒绝他,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仇!还有什么狗屁的亲兄妹!

    墨黑的眸子盛着浓烈的伤痛,大手捧着她的小脸儿紧紧盯着她:“小丫头……我不知道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聂少爵决不是你的仇人!”

    “可是……”

    “没有可是!我想问一句,除了这五年的记忆,以前的事情你记得多少?”

    聂苗苗迷蒙的看着他:“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为什么你却记得我是你仇人的事?很显然,这肯定是有人在挑拨你我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双眼更迷蒙,蓦地,她猛烈摇头,满脸不相信,“不!不会!他不会骗我!他怎么可能骗我?他对我的好……怎么可能都是假的?……不可能!一定不可能……”

    再次捧起她的脸,阻止她的呢喃:“小丫头……别这样……冷静下来……听我说……听爵说……”

    “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听!……唔……”

    在聂苗苗如此激动的情况下,聂少爵选择用这个最直接、同时也是最有效的方法阻止她……

    一个奋力挣扎,一个用力狂吻,慢慢的……挣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双手又不自觉缠上霸道的他……

    墨黑眸子染上一抹邪笑——始终……她还是无法抵挡他的柔情!他的霸道!一如五年前!

    温度越来越高……情!!欲的越来越浓……

    滚烫的唇从她唇角向下滑,滑过白玉般的颈项、漂亮的锁骨,在胸口停留,温柔而又富技巧地含住那诱人的红蕾。

    “嗯……”聂苗苗低吟,弓起身子,抓住他浓密的黑发,“不要啊……爵……不要……”

    身子一怔,墨黑的眸子盛着狂喜,唇下的动作更加狂野——刚刚……她叫他爵,一如以前在他身下求饶的样子,意思是不是说……他还存在于她的潜意识之中?

    “小丫头……相信我……你要的!”

    一个有力挺身,他再次将她占!有……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再一次响起男人的粗喘声和女人的娇!吟声……

    激!情中,聂少爵不忘在她耳畔开口:

    “小丫头……相信我一次……爵会拿出证据证明你我之间的关系……我并非你的仇人……更不是你的亲哥哥……”

    “我不……唔……啊……”

    “别说‘不’字!……知道吗?你失踪那天……正是你我婚礼当天……这件事……全首都的人都可以作证!”

    聂苗苗迷茫了,她到底该相信谁?

    “小丫头……现在不是想的时候……明天……我会把所有真相告诉你……”

    “爹地……妈咪呢?妈咪在哪里?”聂宝宝可怜巴巴的看着龙啸风,一张漂亮的小嘴儿委屈的下撇。

    金色的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中透进来,龙啸风那双带着血丝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它,眼里射出冰冷的光芒,对聂宝宝的问话恍若未闻……

    一夜了,他一直守在聂宝宝身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他在等待着她的回归,可是,一夜了,一整夜了,他却没有等到她,而派出去的手下经过一夜的寻找依然没有找到她……

    不知什么原因,心底,竟越来越恐慌……

    似乎……他怕那种结局的出现……

    陷在身我情绪中的他完全没有听到宝宝的声音,直到一只软软嫩嫩的小手轻轻拉住他的衣袖,他才回过神来……

    光聂宝宝着小屁屁穿着米奇卡通小背心可怜惜惜的盯着他:爹地……妈咪呢?妈咪是不是不要宝宝了?宝宝要妈咪……宝宝会很乖……宝宝再也不要调皮了……爹地……宝宝要妈咪……呜呜……”

    本来就烦心的龙啸风烦燥地挥挥手同,音量不由自主的重了起来:“别吵!别吵!我怎么知道你妈咪在什么地方?”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龙啸风,聂宝宝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哇……爹地好凶……爹地也不要宝宝……妈咪不要宝宝……呜呜……爹地……宝宝会很乖……宝宝听你的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爹地……呜呜……”

    软软的童声,泪汪汪的小脸,所有的一切都让龙啸风猛然醒悟,同时自责不已,虽然明知道不该如此宠那人的孩子,可是,如此漂亮、如此可爱的小孩,却让他怎么也恨不起来,在他面前,他没有丝毫防御的力量!

    这样下去……他有理由相信,他不仅报不了当年灭帮之仇,反而还会因为他们母子俩而碍手碍脚……

    可是……让他对付他们,或是放开他们,他却是怎么也做不到……

    捞过聂宝宝,将他放在怀中,轻轻拍着他的背,哄着他:“宝宝乖……爹地没有不要你……妈咪也没有不要你……爹地爱宝宝……宝宝不哭了……乖……”

    正泪流满面的宝宝楚楚可怜的望着他,撇着小嘴儿,像足一个小小受气包:“可是……可是……爹地好凶……吓着宝宝了……呜呜……”

    龙啸风捂额,终于明白这小家伙想干什么了,不过,要是不顺他的意,可能今天一整天他都会在他耳朵旁咿咿吖吖吧!

    无奈地摇摇头,刮刮他的小鼻子开口:“你这小家伙!好啦!好啦!别哭了!爹地错了,爹地向宝宝认错,好吗?”

    小家伙瞥他一眼,嘟着小嘴儿有些赌气的开口:“爹地怎么会错?错的是宝宝……宝宝老惹爹地生气!”

    这一刻,房间里只剩下温馨……

    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这片温馨,龙啸风皱着眉接听电话:“喂!什么事?”

    电话那端:“老大,查到夫人的下落了?”

    “在哪里?”

    “和mb的聂少爵在一起,今天早上……他们一起出酒店……看样子……”

    “住嘴!”龙啸风怒吼,满脸铁青,宝宝怯生生的拉拉他,“爹地……你……你又生气了……”

    看着这眼前这张和那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再想着聂苗苗竟然再一次和那个人在一起,一股子怒气猛然冲着宝宝发泄出来:“滚!你滚!你这个野种!”

    聂宝宝紧紧咬着唇,眼泪在眼眶直打转,可是,他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我不是野种!宝宝不是野种!爹地坏!爹地是个大坏蛋!说话不算数的大坏蛋!宝宝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完,从目瞪口呆的龙啸风身上下来,转身跑向自己的小房间,并将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

    手拿着房门钥匙的龙啸风站在宝宝房门口,一脸的不知所措,手拿着钥匙的手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如此好几回合,都没有勇气将它打开……

    勇气?

    龙啸风自嘲地笑笑,想他在风里雨里闯荡了十几年,竟然在一个孩童面前没有勇气,要是这被其它人知道了的话,铁定会笑掉大牙!

    好了!他龙啸风有什么没有经历过的?区区一扇门能把他怎么样?

    他开房门,不是怕谁,只是……不放心那小家伙一个人在里面……

    终于下定决心,龙啸风抬起手,将钥匙对准钥匙孔……

    蓦地,一抹苦笑在唇边绽放……

    因为,正当他要开门时,里面传出了压抑而低沉的哭泣声……

    一想到宝宝哭泣的样子,龙啸风不仅想起自己刚刚那番伤人的话,现在,他怎么也不相信那番话会出于自己之口,宝宝那受伤的眼神,倔强的神情,以及那激烈的言辞,无一不在提醒着他,到底有多过份!

    终于,龙啸风慢慢走开,站在窗口,拉开厚重的窗帘,让那金色的阳光射进来,顺便,照耀这颗早就阴诲的心……

    阳光,由温柔变成毒辣……

    不知不觉,时针已经指到数字二,看着墙上挂着的挂钟,龙啸风一惊,意思也就是说,他在这里已经站了整整一上午?还有,宝宝昨晚没怎么吃东西,今天一大早起来也没有吃早餐,现在又过的午饭时间,他小小的身体怎么受得了?

    忙走到门口敲门,声音里有些焦急:“宝宝……开门……是爹地……”

    可是,敲了半天,里面却没有半点声音,再也顾不了那么多,龙啸风拿起备用钥匙将房门打开,看到那卷缩在床上的小小身影时,心猛地揪了起来……

    甚至,他还有种预感,也许……将来有一天……那个冷血无情的龙啸风将不复存在……

    轻叹一声,大手抚摸着宝宝的小脸:“宝宝……起来吃饭了!”

    可是,宝宝却根本不理他,更抗拒他的触碰,一个翻身,远远的离开他……

    小家伙又在闹别扭了!

    不过,很可爱!

    “好啦!不起来吃饭那就算了,反正妈咪说过,要是宝宝不乖的话,她就不回来了!宝宝,你继续睡,爹地去吃……”

    “我也去!”

    宝宝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上拉风密彩小短裤,换上小背心,屁颠屁颠跟着龙啸风向餐厅位置进军……

    龙啸风笑笑——这小家伙!真可爱!

    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聂苗苗最有可能在的地方……

    也许,可以这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