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殿下强吻小丫头 »  第一百零一章 没有说不要的权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零一章 没有说不要的权利

小说:殿下强吻小丫头作者:艾依一
返回目录

    聂少爵没有在MB找到赵天墨,最后只有又回到了医院里。更新最快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

    “有人来过吗?”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几十个保镖一听,忙低下头一起摇头道:“没……有……”

    吓,真的有够吓人的!话说,平时都只有看到殿下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可是,现在的他是冰冷中还夹杂着怒气,真希望白小姐不要再和他发生什么不愉快了,这样的他真的好吓人哦!

    墨黑的眸子狐疑地一眯——动作一致、回答一致,而且眼神闪躲,该不是……

    一种念头猛然跃入心头,他迅速地打开门,冲了进去……

    不过,在看到床上那个睡得正香的人儿时,那颗心一下子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幸好她还在!

    在床边轻轻地坐了下来,大手爱怜地抚摸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儿,曾几何时,这张小脸已经深深地映入他的脑海,也许是和她再次发生关系那一刹那,也许是见到她不顾安危从车上跑下来和他共进退那一刹那,也许就是在情人节乌龙相处的那一晚……

    总之,她已经映入他的脑海,深入他的骨髓,让他没有办法割舍,没有办法放弃……

    至于那该死的公平竞争!去它的!他的女人还要拿出来公平竞争?想得美!他不会放手!死也不会放手!

    大手轻轻摸抚上那张精致的小脸儿,只有这个时候的她才不会剑拔弩张,只有这个的时候的她才安静恬祥,只有这个时候的她……才能让他散开胸怀……

    “小丫头……你知道吗……自从有了你……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脑海里有的也是你的影子……你知道我在MB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是什么感觉吗?兴奋!激动!让我好想冲过去狠狠地抱你、吻你,惩罚你!让你知道我那几天是怎么过的……可是,看到你眼中的惧意,我却没有上前……小丫头……知道昨天和你终于容为一体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高兴!激动!幸福!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有很多女人,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带给我这么多感觉,可是,你!只有你!我不会要你再离开我!永远不会!”

    “小丫头……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小丫头这个称呼在床上我只对你一个女人说过……从此以后……这个词只属于你……在什么场合、什么地点……小丫头……你不要再惹事我生气了……好不好?我也不想那样对你、惩罚你……那样惩罚你我也很心痛……我也很难受……小丫头……你说……你再也不要惹爵生气了……好不好?”

    说着,轻轻吻上她的唇……轻轻的……柔柔的……带着满腔的眷恋和爱意……

    “小丫头……我想我是离不开你了!才出去一会儿……我就急着想要回来,虽然知道有人守着你,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我怕你回来的时候你走了……又像两年前一样……小丫头……告诉爵……你再也不走了……再也不离开了……好不好……”

    他以为她没有听到,他以为她睡着了,其实,她一直是清醒的……

    听到这番内心的独白,白苗苗再也忍不住了,去他丫的神马爱还是不爱滴!虽然她不确定那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爱!至少,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且,对他,她也有种和对其他男人不一样的情愫……

    两只小手儿猛地从被窝里伸出来,圈住他脖子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主动用红艳艳的小嘴儿吻上他的唇……

    泪……在这个时候流了下来……

    对于这样热情的白苗苗,聂少爵的大脑有一瞬的短路,之后是高兴、兴奋、狂喜——天啦!早知道这些话有用的话,他早就说了……

    可是,好害臊的说,竟然让他对一个小丫头表白了!

    呼!以后这小丫头不会对他拿乔吧?

    不过,对于小丫头这千年等一回的热情,他可不会客气的哦!现在,他要把中午让他受委屈的那一刻全部讨回来,让他难受了好半天!都是这个小丫头害的啦!

    急切而快速地上床,钻进被窝,压住浑身赤luo的她,大手刚要动手脱身上的衣服,那双圈着他的小手就替他进行了这样的动作……

    当最后一丝遮蔽褪去的时候,白苗苗技巧性地一使力,将他压了下去,红艳艳的小嘴儿学着他的方式,一点点一寸寸地吻着他的肌肤……脖子、胸口、小腹以至于……到处都留下她的印迹……

    “啊……”

    “嗯……”

    豪华的病房内,又响起了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是真正的灵与肉之间的契合……

    暧昧的声音在病房里响了好久……好久……

    “小丫头……累吗?”

    得到满足的聂少爵开口问。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

    香汗淋漓的白苗苗红着小脸不说话,将小脸儿深深地埋进他的胸膛……

    唔……好羞人哦!刚才她好淫•荡哦……丢人死了……

    看着娇羞的白苗苗,聂少爵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开心地大笑起来,可是,那个笑声在大手无意识地伸到枕头下摸到一样东西时,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毓婷?口服避孕药?

    在看到那几个字后,聂少爵僵住了,目光一凛,那双墨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身下的人儿——

    她就是这么对他的么?一方面这么热情的对他,另一方面又不愿意要他的孩子?难道她还想要离开他么?

    心,突然狠狠地揪了起来!甚至于……刚刚他有多快乐,现在他就有多痛苦!

    “爵……你怎么啦?”白苗苗抬起小脸儿看着他,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一下子就变了,别人说女人心海底针,这男人的心还不同样的是海底针?

    可是,他的眼神好奇怪哦,干嘛那样?瞧得她浑身不自在的。

    “爵……”

    “小丫头……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离开我吗?”那双墨黑的眸子依旧紧紧地锁住她,那凛冽的眼神似乎想把她看穿。

    白苗苗惊讶地看着他,根本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放开她了吗?可是,如果真有那么一个机会,自己真的舍得走吗?

    “小丫头……很好……非常好……太好了……”聂少爵在她耳边不停地说着摸棱两可的话,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可是,这样的他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一阵寒意从脚底直窜上脑门,让她不由自主地喊了声:“爵……”

    “嘘……”一只修理长的手指压在她的香唇上,“让我猜猜我走后谁来过这里……还有……他来这里干什么?”

    小脸刷地变得苍白,白苗苗惊恐地看着他——他……他……他……怎么会知道有人来了……难道……说他一直就没走……一直就在监视她……

    大手轻轻划过她的小脸儿,惹事得她一阵轻颤,不过,这绝对是吓的,不是她的情不自禁!

    “爵……”

    “嘘……让我想想……是谁呢?……嗯……是他……应该是他……除了他没有谁敢来……对吧?”

    “爵……我……唔……”

    冷魅地放开她的唇,墨黑的眸子审视着她,带着一丝异样的愤怒……

    是的!就是愤怒!

    见白苗苗还想说话,聂少爵忽地将被手捏得变型的包装盒拿到她的眼前:“小丫头……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嗯哼?”

    小脸,变得更加苍白,她怎么就把它放在枕头下面了?怎么不把它放在其它地方?原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可是,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死亡的终结点呀!

    白苗苗浑身轻颤,不敢看他的眼睛,可是,即使不看,她也可以感受到那对可以灼伤人的视线紧紧地停留在她的身上,这次,她一定会死得很惨吧,这个男人的霸道可不是一般的大呢……

    “爵……爵……我……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

    “我什么?说不出来了吧?……是吗?……那我替你说吧!”

    直觉的,白苗苗开始摇头,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摇头……

    “不许摇头!”冰冷的声音宛如地狱勾魂者,让人不由自主的受他的控制,那只修长的大手紧紧地攫住她的下巴,强大的力道让白苗苗疼得流下了眼泪——不应该是这样的呀,刚刚他们不是好好的么?这样的他好粗鲁!好可怕!

    “赵天墨……你的赵大哥来过……是吧?……这药是他给你带来的……是吗?……你想和他走?……所以……你不想要孩子……不想要我们的孩子……是吗?”

    不是这样的呀!是她叫他帮忙的呀!而且……她没有想要和他一起走……

    温热的唇轻轻吻着小脸上的泪水,他的声音在她耳畔呢喃:“小丫头……你怎么不说话?怎么哭了?怎么还是发抖?是虚吗?为什么想要离开我?你说?……难道……是我对你不够好吗?那……从现在起,我每天都陪着你,好不好?一步也不离开你,好不好?”

    他的话让白苗苗的身子更加颤抖:“爵……我错了……我不要……不要再想着要离开你了……”

    聂少爵看着她诡谲地裂开唇,捏住下巴的大手放松下来,可是,却在中途转了个弯,直接向白苗苗的胸前袭击,用力地揉捏着……

    “小骗子……你以为我是傻瓜还会信你的话吗?只要是我聂少爵的东西,任何人也休想染指!你是我的!”他绝对不会再将露出自己的真心,让她践踏!

    说完,在白苗苗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再次挺身进*入……

    一边狂野地驰骋,一边阴冷地开口:“好呀!你不是不想要有我的孩子吗?好!从现在起,我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天天就呆在床上做!一直做到你有孩子那天为止!”

    “不要……啊……”

    动作更加狂野,声音更加冰冷:“你敢说不要!我说要就得要!”

    这一次,白苗苗再也不说话,默默地承受着他的怒气……

    病房外,几十个保镖面面相觑,浑身颤抖,为里面的那个女孩,同是也为自己,他们知道他们也难逃责罚!

    因为——里面那个女孩就是他的底限!

    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不能回头……

    双眸紧闭,娇弱的身子随着狂野的律动不停地颤动……一波又一波熟悉的热流袭来……可是……她却倔强地不让自己出声……

    看着倔强的她,一股怒火从胸膛汹涌而出……

    好!太好了!小丫头……要和他斗是吗?

    猛地抽身……再也不管这未完的激qing,冲着门外大喊一声:“都给我滚进来!”

    门外的保镖一听,先是一愣,然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相互对望一眼,随后低着头,快速地走了进去——因为,殿下的话就是圣旨!

    聂少爵赤luo着上半身状似庸懒地坐在床上,未着寸缕的下半身隐在雪白的薄被下,某处,正昂扬地顶着薄被……

    如果是平时,保镖们还敢多看一眼,可是,从进门开始,他们就没有抬过头,也不敢抬头……

    “今天……有人来过吗?”少爵亦冷冷地问,声音里却夹杂着明显的怒意。

    几十个保镖整齐地一哆嗦,像预先约好似的,将头埋得更低了……

    “说话!”两个字宛如爵豆般从他的蹦出来,惊得保镖们额头冷汗淋漓,也惊得白苗苗浑身颤抖……

    感觉到身边人儿的不安,他邪捩一笑,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抚她的不安,宛如她是他的宠物、他的小猫,可是,那双黑眸却闪着冻彻人心的寒光……

    ****************************

    44000!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