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殿下强吻小丫头 »  第一百一十章 睡了……忘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一十章 睡了……忘了……

小说:殿下强吻小丫头作者:艾依一
返回目录

    )

    迷迷糊糊中,白苗苗听见了聂少爵的那句话……

    可是,为毛她的就是那么干瘪瘪的一句话?!要知道别人求婚不仅有闪闪发光的钻戒,还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她滴钻戒呢?玫瑰呢?在毛地方啊……

    哼!话说,她白苗苗虽然不是一个特别贪钱的人,可是,也不是一个很好打发的人嘛!该要的东西还是不能少滴!

    伸出小手儿狠狠地揪了小屁屁一把,将自己硬生生地从情•yu中拉出来,小脑袋一昂,气势万分的开口:“哼!我才不要和你结婚呢!我又不是小猫小狗,那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聂少爵算是彻底被她打败了,他弄不懂,小家伙明明已经和他已经坦诚相对了嘛,为毛还会这么理性的和他说话?而且,最关健的是,她的双眼明明已经yu眼朦胧了嘛,为毛一下子又变得这么清醒?

    不过,俗话说得好,yu攻其心,先攻其身!他还是先攻其‘身’吧……

    于是,坏坏一笑,**的唇狠狠封住她的檀口,大手在她**上游走,带出一片片滚烫的战粟,于是乎,在他强烈的攻势下,白苗苗很容易就被他撩拨得气喘吁吁,娇*吟连连……

    下一秒,床板雷动,激**翻滚……狂猛的律&动……

    娇&喘……低吼……尖叫……呐喊……持续久久……久久……

    激**中,聂少爵很无耻地继续引•you:“小丫头……嫁给我吧……”

    “嗯啊……什么……”

    “嫁给我……嫁给爵……好不好……”

    “嗯啊……好……”

    神马?她竟然同意了!还是古人说得好啊!至理明言!至理明言呀!还是继续奋斗吧……

    身体的弧度更大……动作更猛……与之而来的shen-**声、尖叫声也更大、更高……

    这一夜……他们一直纠缠到天亮……门外的保镖们也一如厩往的跑得远远的……远远的……

    幸好!这层楼全被聂少爵包下来了,不然……

    于是,当赵天墨和卓浩然不约而同一起来到医院时,保镖们还一个个强打起精神,努力地睁着一对对熊猫眼,尽职尽责地守在各个路口……

    一见到他们来到这里时,保镖们为难地相互对望一眼——现在该怎么说呀?难道说殿下他们才刚刚才睡下?!

    赵天墨依旧是一副痞痞的舍我其谁的痞子样,而卓浩然则礼节性的对他们点点头,之后同赵天墨一起向那间最豪华的病房走出……

    “墨少、卓少!请二位等一下!”

    二人一齐回头,看着一脸尴尬的保镖,面带微笑:“有什么事情吗?”

    “请二位先休息一下,殿下他们……他们刚刚睡下……”

    刚刚睡下?

    赵天墨一下子反映过来,脸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过来。

    他拍拍身侧脸色难看的卓浩然:“浩然,看来我们要多呆一些时间了,要不,我们先回去,下午再过来?!”

    卓浩然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于是忙不迭地点头:“好……我想起摄影棚那边还有点事,我需要过去处理一下!”

    病房里的两人一直睡到肚子饿才慢慢悠悠地醒过来……

    于是,当白苗苗一醒来后,眼前出现的就是那张放大数倍的俊脸……

    她被吓了一跳,拍拍受到惊吓的心脏,不满地盯着他:“干嘛呀?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小丫头……我很高兴!非常高兴!”

    聂少爵一边说,那双大手又像八爪章鱼般缠了上来,直缠得白苗苗心惊胆战的……

    “喂……喂……你又想干嘛呀?你高兴就高兴吧……干嘛又缠上来呀?放手啦……”

    天啦!他不是又想那个吧?她现在身子还酸着呢,都是这个男人嘛,爱那么狠干嘛呀?就不怕把存货提前榨干吗?

    “我不放!你都已经答应和我结婚了,你就是我的人了,我抱自己的女人,为什么要放?就是不放!”

    神马?结婚?她什么时候说了要和他结婚?

    白苗苗懵了,瞪大圆鼓鼓的大眼睛瞪着他,小手放在他胸口推拒着他:“喂!等等!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

    聂少爵身子猛地一怔,马上生出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立即孩子气地鼓起腮帮子,狠狠地圆瞪双眼,对着白苗苗开始血与泪的控诉,诉说着她是如何的始乱终弃:“昨晚你明明答应要嫁给我的……可为什么把我睡了后就忘了……不行!你要嫁给我!一定和我结婚!”

    停停停……

    白苗苗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话说,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他的说?没有!一定没有!

    于是,她眨眨眨巴大眼睛,努力地看着一脸委屈的聂少爵:“喂……别那样看着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

    对!就是没有,一定没有!要是说过,她怎么记不得了?想骗她,当她老年痴呆呀?

    聂少爵看着白苗苗一脸的鄙夷,更委屈了,明明她就答应了,为什么翻脸就不认帐了?

    “你……你……你说话不算数!”

    白苗苗受不了地斜睨他一眼:“是呀,我就是不算数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懒得和他说,明明就没有的事,他干嘛说得像真的一样?真当她老年痴呆呀?

    黑眸一凛,发出一个单音节字——

    “你……”

    “我怎么啦?”

    “你又怎么啦?”

    “小丫头,真有你的!真的不想要和我结婚?”

    呵,竟然还想要威胁人,她白苗苗反正已经是从鬼门关上闯了一回的说,还怕你的威胁?

    “我为毛要和你结婚?我又不是非你不嫁!”

    聂少爵快要气炸了!小家伙是存心想要气死他吗?要说世上还有能够惹得他思想混乱的人,那就只有她——白苗苗!

    “我不许!你是我聂少爵的女人!你和我发生了关系!你这一生一世都只能够和我在一起!”

    “只能和你在一起?”白苗苗翻翻白眼儿,“那啥……殿下!你应该知道,现在这社会一夜;情像喝白开水一样普遍,为毛只能和你在一起?”

    是呀!他以为他是谁?

    “我是你老公!”聂少爵坚定地开口,可是,话音刚落,两人全愣住,白苗苗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睛,惊讶地盯着那对墨黑的双眸,想从中找出揶推理的成份……可找了半天,没看到揶揄,只看到惊讶与浓情!

    “你真的……想要……和我结婚……”白苗苗小声地开口问,只有她自己知道心跳得有多快,似乎快要从胸口跳出来!

    其实,她之所以拒绝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根本一点也不自信,不相信这个绝美帅气的钻石王老五会向她这个既无权又无势的小丫头求婚,更不相信他会为了她而放弃那些环肥燕瘦的莺莺燕燕……

    如果得不到他的全部,她宁愿不要和他踏入婚姻的殿堂……

    聂少爵轻叹口气,轻轻捧起她的小脸儿,既温柔又坚定地开口:“是!我聂少爵要和你——白苗苗结婚!”

    不是想,而是要!这个‘要’,表明了他的霸道!他的决心!

    “可……可……”

    “没有可是!”

    “但……但……”

    “没有但是!”

    “唉……”

    “不矮,我们正合适!昨晚还有以前我们的每一次就是最好的证明!”

    白苗苗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宛如龙眼:“喂!还要不要人家说话了?好!你要说话尽管说,当我是哑巴得了!”

    说完,气呼呼地转过身,不再理他。

    聂少爵一看,貌似苗头不对的说,要是把她惹生气了,他想要的琴瑟和谐,那不就是一句空话了吗?

    算了,还是在小丫头面前低低头,认认错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其它人看见……

    俯身低头,俊脸在她小脸噌噌:“好啦……小丫头……乖……别生气了……你说……有什么你说……我听着就是……”

    “真的?”

    “嗯!真的!”

    “是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当然!”

    “不许骗人?”

    “嗯!肯定不骗人!”

    哇卡卡!怎么现在有种翻身家奴把歌唱的豪情壮志呀?

    小嘴儿一张,几句话将聂少爵刺激得想要杀人!

    在聂少爵殷切的期盼中,白苗苗牛气十足的睨着着他,然后轻轻开口:"好!我答应和你结婚,可是,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还有条件?黑眸一闪,怎么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什么……条件?你说……"聂少爵第一次用颤颤巍巍的语调开口。

    眨巴眨巴大眼睛,白苗苗将脑海中陡然冒出的最重要两条讲了出来:“第一,我们先恋爱,时间为期三个月;第二,在这三个月里你不能威胁我、强迫我……喂……你、你……你……干嘛?我可没有非要你答应哦……你不答应就算了……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唔……"

    再也忍受不了她的聒噪,聂少爵俯身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她唇,去他的婚前恋爱,什么三个月还是两个月,他才不要咧!

    而且,最让他气愤的还是那句话——'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没有关系吗?都已经这样了,还叫没有关系?他聂少爵什么时候这么对过一个女人?呼!气人!太气人了!简直快要把他气疯了!

    大手捧起她的小脸儿开口,聂少爵恶狠狠地瞪着她:"刚刚你说什么?婚前恋爱?还有什么三个月?这是什么意思?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他高声吼道,说他是大男子主义也好,说他是小心眼也罢,反正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话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来一个婚前恋爱?而且还长达三个月之久!不要说三个月了,就是一个礼拜他也不能忍受,要是真的三个月?那不是活活要他的命吗?

    况且,他聂少爵又不是一个见思迁的人,而且,他还是一个人见人家,花见花开的大帅哥,向她求婚,她应该马上感恩戴得才好的说!

    对了——

    “你给我解释一下在三个月之内不能威胁你,更不能强迫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在这三个月里,你白苗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和其他男人眉来眼支我都不能有任何干预?是这个意思吗?”

    啊……哪……哪有这个意思?!况且,就是有这个心,也米这个胆儿啊……

    咕噜,白苗苗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话说,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用这么具有杀伤力的眼神看着他呀?怪让人心里发慌的!不过,她坚定的立场是不会变,即使他再凶,还是句话,不答应她的这两点,她就是不要和他结婚!

    掰掰手指头算算……一、二、二……三个月,不是一眨眼就过了吗?

    哼!这个男人让她很不爽耶!

    昂起小脸蛋,竖起一根根堪比刺猥的利刺,学着聂少爵的样,恶狠狠地盯着他:"BOSS大人!还有神马神马殿下!您到底想要听什么?或者说,你希望我的答案是什么?!"

    呵……聂少爵傻眼了!这小丫头的架式比他来得还凶的说!算了!她这么凶,他还是暂避风头吧……

    "小丫头……你好残忍!对我好残忍!"

    白苗苗眼睛都瞪大了,貌似她听到了他说的什么话,而且还是用那种腔调……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古时候妓•;院里的龟*公……

    拍掉满身的鸡皮疙瘩,然后贼兮兮地凑近他,在他耳边开口:"对不起咯……还是那句话……三个月为期限!要三个月里我们像正常的男友一样谈恋爱,然后你不能限制我……如果这两点达不到……哼哼!……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

    说完,小脑袋气势地一扭——甩都不甩他!

    但聂少爵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的小脸儿给扭了回来:"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必须和我结婚!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是我聂少爵的女人了,这辈子,除了我,你不可能再有其它的男人!"

    "你骗人!"白苗苗恨恨地盯着他,小小有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要是不能嫁,我还不嫁了,我出国去,那里总不会所有人都认识我吧?!”

    “我向全世界发红色通辑令,那样就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收留你!“

    “哼,你……那我支当尼姑总成了吧!"

    换而言之,就是当尼姑也不嫁给他!

    聂少爵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可是,那只是想的……

    "你……"

    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就传来一个声音:"喂……我说你们两个,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先别斗嘴,把肚子填饱再说?!"说着,赵天墨就扬扬手中专程为他们买的午餐……

    两人一边吃着赵天墨带回来的午餐,一边不忘斗气,聂少爵把所有白苗苗爱吃的菜都往自己碗中放,又把所有白苗苗不喜欢的菜往她碗中夹——

    “喂……我不吃青菜!”

    “维生素多,你身体需要!”

    “胡萝卜难吃!”

    “你脸色太难看,她难吃也得吃!”

    这一下,白苗苗炸毛了,尼玛……谁他爷爷说的脸色难看要吃胡萝卜了?!那些天天吃胡萝卜的,难道个个都像胡萝卜一样的颜色?!

    啪!白苗苗放下筷子,赌气地将脸扭到一边:“哼!我吃饱了!不吃了!”

    聂少爵一怔,随即慢条丝理的继续用餐:“那也行!大不了一会儿让医生挂营养液!”

    “你……哼……爱挂环挂!”白苗苗说完,直接倒上床,拉起被子就把自己的头遮了起来。

    见白苗苗不理人,聂少爵也没有意思,吃了几口就吩咐别人将东西撤走。

    病房外间,赵天墨对看着聂少爵开口:“少爵……我知道我不该说什么,但刚刚我也听见了,你们在争论什么!我想说的是……既然你打算和喵喵在一起,那你就该给她一定的空间,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权当也给自己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你说呢?!”

    赵天墨的话让聂少爵陷入沉思——是的,他爱她!从来没有过的爱!没有遇到她以前,他从来想不到自己会爱上一个人,但现在,他恋爱了,真的恋爱了!可是,就在他终于下定决心想要和她组成一个家庭时,她却说要给他们之间来段三个月的恋爱期限,难道结婚后就不可以恋爱了?

    “天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放手了?不再和我争了?!”

    ******************************

    15000!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