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秀朱阁 »  第十四章 走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四章 走水

小说:秀朱阁作者:初落夕
返回目录

    众人闻声,纷纷望向门口,只见着了石青色缂金瓜蝶纹褙子的妇人挑帘而入,一脸激动。待进了屋子,也不顾迎上去拦在她身前的媳妇子,只甩了对方的手一股脑地朝老太太躺着的湘竹凉榻上扑去,口中嘤嘤道:“老太太,您可千万不能忘了咱们的六姐儿啊~”

    那妇人年纪不过三旬,头上梳着牡丹髻,插了翠叶大花,玫瑰紫二色的斜条棕裙让人眼前一亮。脸上犹似委屈,半抬眼眸就叙叙道:“老太太,去陵城上香,大房二房的姑娘都去,咱们家六姐儿焉有不去的道理?”说着两手在老太太的膝盖处轻锤。

    范姨娘打小就是老太太亲自挑了培养的,她跟在老太太身前那么多年,自然熟知她的脾性。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似是温顺无比的小猫一样蹭在老太太腿边,几分卑恭、几分奉承。

    老太太果真没有生气,又因她的敲锤,整个人舒坦起来。斜眼睨了眼范姨娘,带着祖母绿玉镯子的手微微抬起,指着她就嗔道:“这样慌慌张张地进来,像个什么样。”

    范姨娘就是有本事一惊一乍地出现后轻而易举地抹平老太太心头的不快,让她责怪不出声,众人已是见怪不怪。

    轻碎的脚步声接近,跟在范姨娘后进屋的是一个香坠般娇小的女子。十三四岁的模样,身段婀娜,穿了件茜红色折枝花对襟衣衫,大红百蝶穿花遍地金丝裙,右边腰际处挂了个粉色绣桃花的荷包,串了珍珠的流苏垂下来,随着她的脚步左右摇晃。

    伴着少女近身,众人只觉得她周身都萦绕着一股淡淡香气。不似一般的脂粉味,也非院里的花香,很是奇特。她梳的是桃心髻,正中插一枝赤金满池娇分心,右边斜戴三枝赤金石榴花簪子,耳朵上球形珍珠坠子颤悠悠地晃在颊边,映得她肤光似雪,妩媚撩人。

    少女缓缓走至众人面前,目光先是落在趴在榻边的范姨娘身上,而后敛眉朝老太太屈身行礼,如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响起,“见过祖母。”

    老太太收了收笑意,望着来人就问道:“六姐儿,你想去陵城?”

    六姑娘还未答话,蹲在老太太身前的范姨娘就抬头,先一步回道:“老太太,不是六姐儿的意思,是婢妾求老太太,让她跟着二太太一同过去。六姐儿也是苏府的闺女,她前往,一来为咱们苏府祈福,二来也是对您老人家的一片孝心。”

    “范姨娘,没问你话!”老太太淡淡地说完,随后闭了闭眼,继续望着眼前的明艳少女说道:“昨儿个回去,可想清楚我为什么罚你了?”

    六姑娘苏瑾媚容貌生的极好,目如秋波般盈盈地望向老太太,低头轻道:“孙女私闯祖母屋子,唐突了客人。”

    老太太轻轻哼了哼,语气缓了缓,“你倒是能想明白。”

    苏瑾妍这个角度望过去,只见六姐姐的双手正绞着手里的帕子。她一向不甘屈人之下,和她的生母如出一辙,姨娘庶女都装扮得如此隆重,平日里出手也阔绰大方。

    前世里苏瑾妍就常常在想,她们哪来的那么多银子?

    便是三叔将俸禄寄回来,那也都是由老太太管着。三房的吃穿用度,一切都是按规矩分发,但这二人穿金戴银,颇为高调。

    昨日平阳侯夫人上门为客,老太太独让三姐姐陪在身旁,六姐姐那般莽撞的跑来,无外乎就想在曹夫人面前露个脸。她虽模样好,但太过娇媚,如曹家那般重名声,选媳妇专挑品行好行为端的人家,自是看不上她。

    今日,这娘俩又是起的什么哄?

    去陵城,路途遥远,更要在外逗留几日。一般闺中女子,可不爱那般颠簸。前世里母亲私下里同自己说她也不想自己去的,但老太太问她意思,便就是要这个答案。她虽心中清楚,但却不能违了老太太的意思。好在那次自己对外面的世界总抱着一番好奇的心思,欣然前往,母亲心中这才好受些。

    但如六姐姐这般教养的姑娘,想来还是冲了名分才争取要去的吧?

    她虽是三叔唯一的女儿,可到底只是庶出,生母是妾室的事实扭转不了。眼下长房二房都派出嫡出的姑娘,她想一同过去,为的就是能代表三房的那层身份。

    范姨娘见老太太不说话,手下微微加了几分力道,抬眸对着老太太凝重的脸色,到嘴边的话就被硬生生地咽下。她心中明白,老太太当初将自己送到三老爷屋子里,是以自己为耳目,了解他的一举一动。三老爷虽是庶出,但他是老太爷的幼子,生母极得老太爷宠爱,只是红颜薄命,生了三老爷没几年就去了。

    至于是怎么去的,苏府的老人们都有所了解,三老爷心里就更是明白。他面上敬老太太为嫡母,可私下里防着紧呢。更是因为如此,三老爷早早就从军不留在府上。眼下老太太对自己娘俩好,一是怕外面人说她刻薄庶子女眷,二也是因为自己乖巧,一心一意都听着她。

    府上人见老太太纵容自己一个姨娘,私下里说的难听话她也不是没听过。但是老太太要博仁慈宽容的好名声,自己岂能不配合?

    屋子里不少人,此时却出奇的安静。对于范姨娘和六姑娘的意图,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谁也未曾站出来说上一句。

    不是不敢说,是不知该如何说。老太太的心思,一向最难捉摸。便是自认为揣测人意颇有手段的二太太孟氏,眼下也拿捏不准老太太会不会同意让六姐儿一同前往。老太太为人古板,对姑娘家抛头露面,颇为不喜。眼下长房和二房都只选了一人,可三房里,却只有六姑娘这一庶女。

    老太太略作思量,最终抬头细细地又看了看六姑娘。见她瓜子脸蛋,眼如点漆,绝美脱俗,此时亭亭地立在那里,许是因为自己昨日的一番责骂,眼下安静了不少,平日的气焰也敛了几分。

    娇滴滴的,如一株鲜嫩的红梅。

    昨日曹夫人的话言犹在耳,老太太余光暼了眼满脸期待的范姨娘,懒懒地就说道:“既然六姐儿有心,那便一道去吧。”

    范姨娘一脸喜色,站起来激动地点头道:“多谢老太太。”说着往后给六姑娘使了个眼色,提醒道:“还不快谢谢祖母。”

    六姑娘愣了一下,似是没有想到老太太会那么容易就答应,福身莞尔笑道:“多谢祖母。”

    范姨娘又往二太太那走去,开口热情道:“二嫂子,媚姐儿没出过门,路上还劳您多照顾下她。”

    二太太自然颔首。

    苏瑾妍听了,嘴角雀然一笑。

    “七妹妹,这次陵城之行,定然很是热闹。”不知不觉中,苏瑾妤已经走到了苏瑾妍身旁。

    苏瑾妍侧头,只见着眼前的三姐姐柳眉杏眼,粉黛略施,清丽脱俗。若说六姐姐是株娇媚的红梅,那眼前的苏瑾妤便如一株沁心的白兰。

    男人,就是喜欢她这样的女子吗?

    三姐姐望着自己的眸中似是带了几分试探,苏瑾妍笑得灿烂,语调欢快地回道:“可不是,我早前就听过陵城热闹,往年祖母同二婶过去,我都想跟着一起去。不想,今年就有了机会,此次到了陵城,我一定要好好走走。只是中秋之前便要回来,否则在那看花灯,自是极好。”语中充满了希冀,等到最后说到不能看陵城花灯的时候,又带了几分惋惜。

    “妍儿,你这还没出去,性子就野了。”罗氏轻轻的声音传来,走近几步就拉了拉女儿的胳膊。

    这三姐儿心思不纯,还是少接近微妙。

    如锦隐隐地感觉到了母亲对三姐姐的堤防,心中一喜,顺从地跟着罗氏的脚步往旁处站。

    苏瑾妤抿了抿唇,没有跟上去,转头、袅袅走至老太太身旁,亲手端了茶递去。后者伸手接了,亦是宠溺一笑。

    回到绛绫阁,苏瑾妍竟觉得有些累。从前没觉得,原道同人交涉是这般伤神,自己今日虽没怎么说话,但旁观这一切,听得她们的话中话,也只能在心中叹上一声。

    一家人,竟都摆了那么多的心眼……

    前世里,自己看人总浮于表面,难怪会被三姐姐耍得团团转。

    懒懒地躺于榻上,茉莉和丁香端了冰镇的梅子过来,盛夏最为解渴。苏瑾妍脑中思绪飘飞,手边捏起酸梅,不知不觉中竟是去了一碟。苏瑾妍怕热,往年夏日的时候都最爱冰冻了的食物,此时见碟子空空,手顿在空中。

    旁边丁香见了,上前将空碟子撤下,准备往外重新安上一碟。

    苏瑾妍望着她的背影,倏地喊道:“不必再去取了。”因为说的急,语调有些严肃,带着不容置疑的感觉。

    苏瑾妍是想起了前世,自己多年无嗣。又忆起母亲常叮嘱的话,多食冰梅对女儿家身子不好。

    自己不能贪嘴,这一世,定要好好保重!

    姑娘的声音同往日不太一样,冷冷的,让丁香心中一慌。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近来姑娘有些不待见自己。丁香心中又藏着事,此时亦不敢多问,就只好应了站在旁边。

    苏瑾妍望着半天总是欲言又止的丁香,心下自是明白她在愁苦些什么,心头闪过冷笑,继续躺下,悠哉地取了旁边的零嘴入口。

    黑幕落下,天上繁星似锦,月色朦胧,比白日里凉快了不少。苏瑾妍立在小书房的紫木书柜前,望着上方的灰尘,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不爱看这些书,连带着丫鬟们都偷懒了,轻轻拍了拍,上面却浮起一层烟尘。

    苏瑾妍连连后退,望着那些厚厚的书籍,自语道:“真的要念吗?”

    上一世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最后却惹人嫌弃。今生,再不能如从前那般了,如苏瑾妤说的,自己空有一身傲气又能如何?复又走近,苏瑾妍随意地抽出几本,书籍上不是染了蜘蛛网便是缺了边角。

    没了耐性,苏瑾妍随意地就丢在一旁,接着拍了拍自己的双手。暗想着,明日得吩咐人过来清理一下,否则这都是一股霉味。转过身,苏瑾妍欲要往外的时候,只见茉莉焦急地跨过门槛跑了进来,对方开口即道:“姑娘,不好了,三姑娘的玉兰阁走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