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秀朱阁 »  第四十章 失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章 失踪

小说:秀朱阁作者:初落夕
返回目录

    慈云阁的东厢房空置了许久,走廊前的花坛里种植了大片的凤仙花,红艳交错,即使在黑夜里,依旧掩不住灿烂。临南的走廊尾处栽了两株桂花,随着晚风,清香扑鼻,沁心舒畅。

    老太太喜欢花卉,越是娇艳越是茂盛,在她眼中便越好。院子里的婆子丫鬟都知道老太太喜欢放任花草生长,故而从不裁枝修叶,只是偶尔除草浇水。近来天气炎热,清晨的时候总闻虫名鸟叫,若说有蛇自丛中游出,倒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眼下,蛇游进了三姑娘的屋子,这可不是件小事。苏瑾妍的话一落,众人就左顾右盼慌乱了起来,连带还站在东廊下的甘枝都面色大骇。

    “妍儿,这可开不得玩笑,若是真的,那可了不得。”罗氏上前询问,她怕自己女儿不知深重开起玩笑,目光瞄向东厢房,微敞的屋子,依旧漆黑寂静。

    苏瑾妍似是惊慌未定,拍了拍胸脯才回道:“母亲,我怎么会瞎说,您又不是不晓得女儿最怕蛇了。方才我不过是想摘些凤仙花回去做蔻丹,没想到突然听到嘶嘶的声音,吓的我直往廊子上跑去。三姐姐的屋子也不知怎么竟然没有关严实,那蛇摆着身子就进去了。”说完忍就往老太太那躲去。

    “要真是这样,妤丫头岂不是有危险?快进去瞧瞧!”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太太的话一落,就有婆子打了头阵往东厢房的走廊那去。

    甘枝似乎才反应过来,惊呆的她直喊:“等,等一下。”

    佟妈妈和于妈妈均不解的望过去,只见甘枝咬着双唇,极为紧张。后者见着目光,又解释道:“姑娘方就寝,还是别打扰她了。”

    “这是什么话,三侄女要是有个好歹,你们谁负责?”二太太喝道。

    “可、可……”甘枝还在寻词,吱的一声,房门已是大开,有婢子小心观察着地面进屋点灯。

    苏瑾妍拉住想跟上去的苏瑾妧,说道:“八妹妹,我心慌得很,你陪我去那坐坐吧。”

    七姐姐小时候被蛇咬过,发了整夜的烧,自此之后对它可是怕的紧。苏瑾妧想着,目光触及到她衣裳上的紫红色花瓣,拍了拍苏瑾妍就点头道:“好,咱们去祖母屋里。”心知她不愿意见蛇。

    苏瑾妍面上除了惊吓,看不出其他,置通明处,喝了茶好一会情绪才稍稍稳定。苏瑾妧便同她说起大姐送月团的事,意料之中地将眼前人的注意转移。倾过身子,苏瑾妧轻道:“方才在外面的时候,咱们也该买几个月团吃才好。”

    苏瑾妍莞尔,额上却依旧有层薄薄的汗珠,“家里有好的,你怎么还惦记起外面的吃食来?”

    后者摇头就回:“外面的,总是和家里的味道不一样。”

    苏瑾妍没有反驳,人对鲜少接触难以得到的东西总是有特别的情怀。八妹妹还在说着等过几日出府一定要买上几个,苏瑾妍却在心中暗道:还有出府的机会吗?

    说了一阵话,突然就听到外面传来哀嚎的声音,“老太太,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二人诧异地站起,走至门槛处挑了帘子就见对面的东厢房已经亮白如昼。两个只着了中衣散着头发的婢子跪在花坛前,有婆子正用鞭条抽着她们的掌心,佟妈妈自屋里出来,匆匆又往院子外跑去。

    “难道三姐姐给蛇咬了?”苏瑾妍呢喃出声。

    苏瑾妧闻言自是一惊,拔腿就冲过去,拽了廊下的人问道:“春兰,怎么了?”

    正倚在廊柱旁的是个青衫婢女,对着八姑娘就轻道:“回八姑娘,三姑娘不在屋里,老太太正大发雷霆呢~”

    听者明显愣住了,呆呆地道:“三姐姐不是不舒服,早早安寝了吗?”

    春兰望了眼窗栏,“进了屋子才发现躺在床上的是桑葚,三姑娘不知所踪。”

    “啊?”苏瑾妧惊讶一声就欲往里,却被春兰给拦在门前,劝道:“姑娘还是别去了,老太太怒气正高,连带着大太太、二太太都挨了责骂。”

    老太太素来紧张苏瑾妤,是真真捧在手心疼大的,眼下寻不着人,又是担心又是气愤,可是了不得。

    苏瑾妧脚步踌躇,身后的啪啪声响个不停,侧身只见二人的手掌皆是被打的通红,不忍地移过眼,七姐姐却不知何时走到了身旁。

    “怎么了,祖母是责怪甘枝桑葚失责,在处罚吗?”

    苏瑾妧只好将情况道出,果见七姐姐也是难以置信,“三姐姐怎么可能不在屋子里?会不会是听着有蛇给躲起来了?”

    没有人应声,未过一会,佟妈妈就带了守后门处的易婆子过来。

    苏瑾妧见此脸色大变,不安地拉了拉苏瑾妍的手臂,后者只给了个安抚的眼神,让她放心。

    廊下的众人进了屋子,甘枝桑葚也被拎了进去。

    苏瑾妧就问苏瑾妍:“七姐,难道三姐也出府去了?”

    “不晓得,事情怕是闹大了。唉,早知我方才就不该采那凤仙花,和你一同去祖母屋里才好。”

    “易婆子会不会将我们出府的事供出来呀?七姐,我有些着急。”苏瑾妧亦是面色焦虑。

    苏瑾妍想了想,拉着八妹妹下了台阶才说道:“不会的。将姑娘放出去的是多大的事,易婆子不会不明白。为我们瞒着,也是替她自己瞒着,今日只是逮着她放了三姐姐出去,若是让祖母和母亲等晓得她长期干这种勾当,岂不是自寻死路?”话说的肯定,无形之中将人心里的担忧慢慢消去。

    苏瑾妧点了点头,想进屋看情况的时候,却见着苏瑾娅自里走了出来。带她下了台阶,便问道:“四姐,里面怎么样了?”

    “母亲让我们先回各自的院子。”苏瑾娅说着示意二人离开,待到了外面才道:“从易婆子身上搜出了三姐姐的荷包和碎银子,桑葚和甘枝这才招了,说三姐姐是出府散心去了。”

    苏瑾妍闻言依旧只问:“可有见着蛇?”

    苏瑾娅睨她一眼,摇头柔声道:“寻遍了屋子都没找到,七妹妹可是看花了眼?祖母已经让人出府悄悄寻三姐姐去了,待明日你可得去打个招呼,否则就成了挑事的了。”

    四姐姐为人安静,却并不是无脑之人。三姐姐出府被识穿,屋子里又没寻到所谓溜进屋子的蛇,外人难免会有多想。苏瑾妍虽早就料到了潜在的后果,但对她的提醒很是感激,笑道:“清者自清,若是旁人怀疑,三姐姐误会,也非我能左右。”

    后者瞧了她一眼,想着早前在老太太屋子里的谈话,有些惆怅,说了几句告别话就回了云香阁。

    苏瑾妍也很快与苏瑾妧分了路,可还没接近绛绫阁就遇着了丁香。她见到自己,一脸欣喜,激动地迎上前道:“可是寻找姑娘了,方才府上有人到处巡查,奴婢还以为姑娘不见了呢。”

    “不见的人是三姐姐,可不是我。”

    丁香愣了一下,转而跟上主子的脚步,又是好奇又是不解地问道:“姑娘早前去哪了?老太太让人寻您去慈云阁吃月团,都没寻找。”

    “和八妹妹逛园子呢~”

    苏瑾妍淡淡的说完,就沉默着回到了绛绫阁。梳洗一番,换上冰凉的丝绸寝衣却没有睡意,便打发了丁香去慈云阁打听消息。

    许久,丁香才回来,对苏瑾妍禀报道:“三姑娘已经回府了,老太太心疼她,正在东厢房里陪着呢。”

    苏瑾妍瞬间呆滞。心疼……她又使了什么花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