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秀朱阁 »  第五十一章 争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一章 争执

小说:秀朱阁作者:初落夕
返回目录

    伺候了姑娘就寝,将密实的帐幔放下,屋子里只留一盏小灯烛,此时泛着淡淡的光芒,显得宁静而幽深。与丁香一同绕过屏风,茉莉望了眼早就铺好的小榻,抬脚跟着丁香走出屋子。

    将房门掩上,茉莉拉了丁香的手往走廊尾处去,压低了嗓音关怀道:“丁香,你还好吧?”

    丁香的目光有些冷漠,抬起头,淡淡地回道:“我很好。”说着不待茉莉继续问话,面上露出一丝不耐,甩了甩被她抓着的衣袖说道:“今夜你当值,快进去吧。”

    见她抬脚就要离开,茉莉拉住她的手,眉宇间透着一股迷茫,“丁香,你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丁香表情激动,用力挣脱开她的束缚,转头就质问道:“以前的我是怎么样的?以前的我把你当姐妹,把姑娘当成最亲的人,可是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你们是如何的?是你们冷漠在先,难道还想指责我的不是?”

    茉莉面色微变,瞧了眼主卧的窗子忙嘘声道:“丁香,你怎么会生这种想法?你心里不畅快,怨我没关系,怎么能连姑娘都说了进去?”

    “难道不是吗?上一回我都跪下求姑娘了,她都不肯帮我。前阵子我常常不在,姑娘什么都仗着你,你可是得意了。”丁香别嘴,望向茉莉的眸中带着轻蔑。

    闻者退后几步,摇头道:“你是觉得,我在姑娘面前分你的宠?”面露伤心,她怎么能这般想自己?

    “难道不是?”

    丁香说的理所当然,复白了眼对方又说道:“亏得从前我那般信任你,没想到你表面和我姐妹情深,背后却在姑娘那搬弄是非。”

    茉莉被说得慌急,心头的委屈更如潮水般涌来,望着丁香无奈地跺了跺脚,张口解释道:“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了?上回你的事,我也尝试着同姑娘提过,但是主子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想来是你最近自个做错了事,惹得姑娘不快才不愿帮你。”

    “是,是我错了!”丁香怒气冲冲,指着茉莉就责道:“那么你呢,口口声声说要帮我,明知我缺银子,却不借我,这就是你对我的好?”讽刺地笑了两声,又远离她几步。

    “丁香,我上回说的可真是实话。我家里添丁,是真没有银两,否则我还能见死不救?”

    丁香扯了扯嘴角,怒极反笑,“那你枕边的玉佩和手镯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识货。如果当初你借给了我,我就不必去向朱妈妈透支月钱。”

    茉莉先是一惊,转而反问道:“你翻我东西?”上前又抓住了她的胳膊,“你翻我东西,丁香,你怎么能这样?!”

    “没话说了吧?你就是藏私,然后冷眼旁观,看着我干着急。”丁香并不解释,继续冷嘲热讽。

    茉莉对这样的丁香很失望,轻声道:“那是姑娘最近才赏的,我若是早前有,怎么可能会不借你?”说完别过头,“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丁香,我们自小在姑娘身边伺候,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

    “就是这么多年,我才觉得自己可悲,竟是连你的真面目都没看清。”丁香说着,绕过台阶就往对面的屋子走去。黑暗中双手握拳,自己再也不要苦苦哀求茉莉,让她占尽便宜!

    茉莉望着对面小屋的门被打开复又合上,紧跟着又亮起橘黄色的烛光,眼角微涩。和她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同住一间屋子,她居然这样误会自己。伸手抹了抹眼角,这才转身,轻手轻脚地开了屋子进去。

    坐在小榻上,解了衣裳却不想躺下。茉莉满脑子都是方才丁香的表情,廊下的烛光虽暗,但她对自己的那份厌恶却一览无遗。本想着她家里人出事都不敢再告假,心中定然很是苦涩,自己是想安慰她的,想问她有什么要帮忙的,却不想最后竟是吵了起来。

    怪不得她最近都不怎么爱搭理自己……

    “茉莉。”

    正低头想着,却听到里间的呼唤声,以为是姑娘有什么吩咐,茉莉忙起身走了进去。

    烛光飘曳,粉色的帐幔被撩起,着了月白色绣莲寝衣的少女青丝帖面,雪白肌肤似清晨露珠,泛着光泽。茉莉望着,心中不由纳闷起为何姑娘此次会对丁香这般铁石心肠。

    她一向偏爱丁香,但是近来,不怪丁香会有那种想法,就是自己也能察觉出,姑娘是亲自己而疏远她。

    “姑娘,可是要喝水?”茉莉贴心的发问,脚步就便移向桌前的茶几处。

    “不必。”苏瑾妍抿了双唇,复招了她过来,轻道:“我有些睡不着,你坐下陪我说说话。”跟着人躺下,理了理自己鬓角的湿发。

    茉莉取了旁边的团扇,“哎”了一声坐下就为她摇扇。

    “丁香怎么样了?”

    自家姑娘口气随意,头一句便问这个,茉莉先是一怔,转而便心知她是听着了外面的谈话。神色有些忐忑,不禁站起了身子,恭敬道:“奴婢大意,打扰了姑娘就寝。”

    见她低头一脸惶恐,苏瑾妍轻笑一声,“坐下吧,我又没怪你,别这样怕我。”语中颇是无奈。

    不得不说,因为姑娘那样对丁香,茉莉是有些寒心的。她觉得眼前的人不再是从前凡事都随意和善的主子,有的时候可以没有理由的就冷淡一个人。故而最近的茉莉,做事也变得小心翼翼,谨慎周到。

    “是。”欠身坐下,依旧很是拘谨。

    苏瑾妍虽喜欢这种乖巧的婢子,却不太乐见这种单板的面容。闭了闭眼,状似无意道:“丁香的事,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做错了?”

    “奴婢不敢。”茉莉抬头觑了眼苏瑾妍,很快又重新将头埋低,双手不知该放在那里,抓着团扇柄微微用力,有丝紧张。

    自小受的教育和思想,让茉莉觉得主子便是天,便是一切。当初进绛绫阁的时候,管教妈妈也说过,今后凡事都要以七姑娘为先,不得有二心。茉莉虽然性子烈,但始终坚守这一思想,在她的心里,主子是不会有错的。

    主仆有别,不管是自己还是丁香,都是苏府的下人。如方才丁香对姑娘的埋怨,那便是以下犯上,茉莉是断不可能会认可那种想法。再且,她始终认为,姑娘做什么都有她的道理。

    “茉莉,还记得我在妙仁庵对你说过的话吗?你将她当姐妹,她却未必那般想。瞧,今儿个,她不就误会了你?”苏瑾妍笑意潺潺,带着友善的提醒,“有些人天生多疑,你做好事帮她,指不准还被说成是在害她。”

    ﹍﹍﹍﹍﹍

    今天还有一更,谢谢四月微雨打赏的香囊,苏弄玉的粽子和苏玖熙的pk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