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秀朱阁 »  第六十七章 传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七章 传信

小说:秀朱阁作者:初落夕
返回目录

    草木凋零,秋风瑟冷,树上的叶子由绿变黄,没有温度的光芒给不了它想要的滋养,挣扎在萧条的枝干上,躲不过飘落的命运(秀朱阁第六十七章传信内容)。极地被风卷起,聚集在角落,寻不着最初的根本,任人踩踏。

    茉莉走到倚在窗柩上的苏瑾妍身后,“姑娘,丁香去了三姑娘的玉兰阁。”

    视线未收,苏瑾妍轻道:“你亲眼见着了?”

    “是奴婢亲眼所见。”

    苏瑾妍转身,瞧着她笑了笑说道:“你见着了便好。”

    茉莉的眸中燃了些许迷茫,“姑娘……”

    苏瑾妍扬起嘴角,“我早知道她去了那,不过是让你去见见罢了。”

    “难道最近丁香出去,皆是去了三姑娘那?”茉莉诧然,紧跟着又道:“姑娘您并没有安排什么差事让她过去,她这简直是……”似是又意识到了什么,话止在唇边(秀朱阁第六十七章传信内容)。

    “腿长在她的身上,我如何能拦得住?再说了,拦着了她的人又如何,她心里早就没有我这个主子了。”苏瑾妍说这话的时候眉毛微挑,夹着不屑又似是轻蔑,“你说,这样的婢子,我还能留吗?”

    素来婢子被发现不忠,打骂皆由主子发落。

    茉莉有丝不忍,那毕竟是与自己一起伴着姑娘多年的人。抬头,试探性地开口:“姑娘,丁香许是有苦衷,不如等她回来奴婢先去问问她?”

    “别!”苏瑾妍断然拒绝,仔细盯着茉莉就道:“我是信得过你才让你知道这个事。茉莉。今后很多事你且防着丁香,若是有话同我说,皆私下里禀报。”

    苏瑾妍垂了垂眼眸,跟着又说道:“苦衷?到头来无非只是银子。为了钱财背叛我,你觉得能称为苦衷?”

    “钱财。那是……”茉莉似是还不太愿接受这样的事实。绞尽脑汁为丁香寻着借口。“她家里近来事多,银子紧得很。姑娘,她许是一时糊涂。”

    毕竟,是您没有出手赞助。

    自然,这话是茉莉留在心里的。姑娘的钱财,愿意拿出来便帮忙,若是不愿,婢子还能说什么?

    “呵~茉莉,倒是你还是太过善良。”苏瑾妍说着。复认真地盯着她又说道:“我告诉你,若今日是你短了银两,我一定毫不迟疑地帮你。别说是钱财。就是天大的事我都帮你想法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茉莉抬头,怔怔地望着苏瑾妍。

    一颗心,却因为她方才的话而欢喜了不少。

    “因为就算你遇着了再难过的坎(秀朱阁第六十七章传信内容)。我都信你不会背叛。”苏瑾妍由衷的笑着,“茉莉,你说是不是?难道今日缺银子的是你,你就会跟丁香一样,做些对不住我的事?”

    “不、不会!”茉莉的声音响亮又坚定。

    苏瑾妍露出一抹意料之中的笑容。

    “我并不是个无情的人,茉莉。别说是你,就算是院子里的金铃,她过来求我,我也不会吝啬那些钱财。关键是,要看那个人值不值得我付出。”

    金铃刚走到门口就听着这么一句话,她不晓得里面的人在交谈些什么,却因为主子的话而欣喜一笑。

    “姑娘、姑娘。”

    里间的两个人还说这话,突然听到外面的呼唤。苏瑾妍也不见焦急,出言道:“进来说话。”

    金铃进屋,小心瞧了瞧二人的面色,行了礼说道:“姑娘,早前那只飞走的鹦哥又回来了。”

    “是吗?”苏瑾妍语调欢快,拔腿就往屋外走去。

    茉莉自然紧随其后,金铃瞧着气氛轻松,忍不住便嘀咕道:“这鸟儿受了姑娘的恩德,总记挂着您,时不时回来瞧您呢~”

    “可不是?当初我若是不放它走,现在早就病死了。”苏瑾妍望着笼子杆上立着的五彩鹦鹉,它精神奕奕地昂着头。

    鹦哥的眼珠子四下打转,尖声道:“我要见你、我要见你。”

    苏瑾妍心中大喜,旁边的茉莉就已经接过了话,“瞧姑娘,这鸟儿要见您呢~”

    “真通人性。”那旁金铃也感慨。

    苏瑾妍却是听明白了意思,暗道:他是有消息了吗?

    左边站着金铃,右边立着茉莉,要怎样教它说话呢?苏瑾妍微微犹豫,便踮起了脚尖将笼子自廊上取下,边往屋内边说道:“外面可真冷,还是里面暖和(秀朱阁67章节)。”

    茉莉很随意地跟了进去,金铃犹豫了下,转身离开。

    自己不过是个粗使婢子,不同于茉莉、丁香能随意出入姑娘的屋子。

    至里间,将笼子放在桌上,苏瑾妍一脸兴致,逗起了它说道:“早前哥哥说它凶狠,我可一点儿都没觉得。”

    “那是因为姑娘救了它的命,还给了它自由,它念着您的好,自然乖巧。”茉莉似是也觉得这鸟神了,鹦哥不是鸽子,都多少日子过去了,居然还认得回来的路。

    “我不过养他几日,他就记得我的好。可有些人呢?唉……”苏瑾妍幽幽叹息。

    茉莉知道她在说什么,可又不晓得该如何安慰。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得自家姑娘道:“茉莉,待丁香回来,你该如何待她还怎样对她,切莫生分了。”

    “姑娘,这是为什么?她那样对姑娘,指不定和三姑娘私下里说您什么呢,奴婢可不要再与她交好。”早前就有了些疏远,眼下晓得了这些,茉莉可忍不住。

    苏瑾妍便劝道:“我知你性子急,心里也藏不住事。但是茉莉那,咱们若是总将心里想着的放到脸上,总有一天是会吃亏的。丁香她聪明,素日来我的心思都被揣度,何况是你的?”

    “但是姑娘,您都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为何还要包容她?”茉莉极其想不通,姑娘的样子,分明就早就知道了。

    苏瑾妍却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盯着她回道:“我不止包容她,我还要纵容她(秀朱阁67章节)。”

    “啊?”茉莉的眉头皱得更紧。

    “这些啊,你就别问了,听我的就好。丁香,咱们且照常对她。”苏瑾妍说着又抬眸,继续道:“有的时候我待她亲密于你,你别多想。要知道,我身边也就你一个贴心的人了。”

    话中的惆怅之意,不言而喻。

    茉莉虽不理解,却点头应下。

    “去拿些葵花籽来。”苏瑾妍将目光重新投于身旁的鹦哥上,还补充了句:“记得剥好了再拿来。”

    “哎,奴婢省得。”

    待茉莉出了屋子,苏瑾妍才一本正经地看向鹦哥,开始教他说话。

    丁香回绛绫阁的路上,心情一直很沉重。方才三姑娘的话,算是警告了吧?想想又不太甘心,绞着衣襟很是不悦。说自己吃里扒外,也不瞧是谁在挖墙脚?

    是她,面上仁义道德的三姑娘!

    若真是光明磊落,为何要私下里知晓七姑娘的一举一动?分明就是有所图谋,只是自己晓得听了她这些,便再离不开她、也摆脱不了。本只是起了心思想帮她做一阵子事换些银子,却不想她早就关注到了自己的家人。

    丁香气结,努嘴在心里咒骂起来。说什么自己是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也不想想自己的今日,是拜谁所赐?

    怎么会突然变了态度呢?

    挠了挠头,想起早前的棋盘。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好心积极了些,可她见到的时候不很欢喜么?丁香能感觉到三姑娘对自己那份潜在的不信任,还有责怪、怀疑。自她的眼眸中,丁香看到了很多复杂的情绪(秀朱阁67章节)。

    明明对自己不满,却终究留着自己,这是因为自己还有价值?三姑娘到底要知晓了七姑娘的什么事呢?

    忆起这几日七姑娘对自己的好,丁香心里又有些摇摆不定了。她还是那样器重自己,上回帮着自己说话,为自己向夫人请假。就是去舅老爷家,身边都只带了自己一人,可见她对自己的器重。

    三姑娘看重的,也就是自己在七姑娘心中的分量吧?

    权衡两边,丁香自然还是觉得跟在七姑娘身边好,因为就算再得三姑娘的赏识,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外人。她的身边有甘枝,有桑葚,什么好处都轮不到自己。可现在就算想要抽身离开,已经没有了机会。

    且三姑娘有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份果决,丁香亦担心她会有所旁的动作,心中对她真实既好奇又害怕。

    才进了绛绫阁,凑巧见着茉莉手里取了一个小碟自西面的廊下穿过。好奇地踏进去,截在她望着碟中的葵花籽肉,不解道:“姑娘怎么今日想着吃什么了?来、我端进去。”说着伸手便欲接过。

    茉莉往旁边侧了侧躲过,僵硬道:“这不是姑娘要吃,是喂鹦哥的。”

    “咦,那只鸟又回来了吗?”见着茉莉绕开自己往前,丁香又紧随着她,说道:“我帮你送进去吧~那鸟儿都回来两次了,姑娘喜欢为何不将它留住?”

    “不必了,你才回来,定是累着了吧?”茉莉的心中有丝嘲讽,却极力克制着那份冲动,用最平淡的声音说道:“我才剥好,自己能送过去。”

    往前了两个步子,茉莉忍不住转身又道:“不是说喜欢就必须留在身边的,姑娘疼它自然不想锢着它。”

    丁香站在院中,直觉得莫名其妙。(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