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50.乱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0.乱子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私家医院能够有这样的规模,实在是难得,不仅ct、核磁共振这样的医疗器械都一应俱全,医生们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从救护车下来之后,便是分开两边抢救,分身乏术,曹妈急得直打转,不知道该跟那一边。

    莫小北一直牵着宋绍茵的手,对她说:“你去看老太太吧!茵茵这里交给我!如果检查结果出来了,就给我打电话!”

    宋绍莲看了看,也跟着来了。

    黄医生亲自为宋绍茵再一次检查,最后十分无奈地说,要想真正了解宋绍茵的情况和排除自己的猜测,必须将脊髓抽出来化验。

    一听到要化验骨髓,一旁的宋绍莲首先大声反对,说:“这可怎么办呢?”话音刚落变已经开始在一旁踱步。

    莫小北冷静下来,对黄医生说:“其实我刚才来的时候也看了一下茵茵的情况,不觉得她有白血病的症状?她没有发烧,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不舒服,为什么您会有这样的判断,当然,请您别介意,我只是偶尔堪堪医书,没有质疑您专业的意思,不过是关心随口问一问!”

    黄医生摇摇头,说:“其实我也再怀疑你说的这些,可是,茵茵一直在喊着自己的脚痛,我已经帮他打了针还是没有用,不仅没有缓解,而且还更痛了!问她怎么疼,她说不出,问她哪里痛,开始的时候一点点,后面一大片都痛,若不是已经进入晚期,是不会有这种症状的!”

    沉思了一会儿,莫小北转头问身后的宋绍莲:“茵茵说脚痛是不是每天早上?”

    宋绍莲呆滞了一下,又说:“我不知道!”

    黄医生回答:“对!宋太太,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你怀疑她是另外一种病吗?”

    冲着黄医生轻轻一笑。将宋绍茵拉到角落里,小声问她:“茵茵,现在大嫂问你话,你要老实回答我,这样我才能帮你,知道吗?”

    看似明白,又看似不太明白,总之。宋绍茵点了点头。

    莫小北也冲她点点头。然后一字一顿地问:“茵茵到底哪里痛?”

    宋绍茵听到这个问题,一改脸上欢愉的表情,低头不语,脸色也阴沉得吓人。

    看来猜中了百分之五十。

    于是她又轻轻地拍了一下宋绍茵的肩膀,接着问:“茵茵是不想去上学,所以才说是脚痛的。对不对?”

    眼前的宋绍茵在听闻这句话之后,立刻如同惊弓之鸟,两眼发指。四下张望,没有看到宋老太太和曹妈的身影,才立刻拉住莫小北的手。撒娇道:“大嫂!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和曹妈!好不好?”

    这样说的话,猜中了百分之百。

    那些可恶的学生和老师,到底是又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宁愿装病呆在家里打点滴,也不愿意去上学!这原本应该是孩子们最佳成长地的学校,什么时候变得混学校比混社会还艰涩?

    于是她尝试着又问:“茵茵。学校不好吗?你怎么不喜欢上学?”

    又一次脸色阴沉,甚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惶惶不安的样子,让莫小北又怒又怜,于是将她的手放在自己手中,轻轻一笑,说:“好了,现在听黄医生的话,乖乖检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从来不知道,验骨髓也是需要麻醉的,和宋绍莲两个人呆在病房外面,虽然早已经猜到结果,但却仍旧是惴惴不安。

    宋绍莲不停地挫着面前的地板,小声地问莫小北:“莎莎,我能不能给捐骨髓给她?”

    醉娘宋绍莲也有柔软的时候,看惯了她在酒精的作用下作威作福、无坚不摧、勇不可挡,乍一看她如此感伤,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于是安慰她说:“放心吧!科学昌明,没有病是不能治的!更何况,我猜她没事!”

    并没有什么用处,宋绍莲反倒更加伤心激动,抬起头来看着莫小北,忽然很认真地说:“我对不起她!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的话,我该怎么办?”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她的疑惑完全不被宋绍莲看在眼中,她只是轻声说:“要是我跟你说,茵茵会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我,你相不相信?”

    “我妈怀着茵茵的时候,我已经十六岁了,看到她每天对着自己的肚子儿子长,儿子短的,我很生气,有一天我看到她去上香,嘴里说的也是保佑老宋家后继有人之内的话,一时生气就趁她出去了,把她的香炉里的香给弄灭了!”

    说到这里,竟然开始哽咽。

    想不到藏着这样的一个秘密在她心里,由她说话的样子不难看出,这些话她是第一次跟别人说,莫小北只觉想笑,不去打断她。

    用力吹了一下因为哭泣而阻塞的鼻子,擦了擦眼泪,却更加伤心了,嚎啕大哭起来:“后来沉香居士到我家来帮忙看风水的时候,就说,茵茵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烧香的时候断了香火,也断言我妈这辈子不可能再有儿子!结果他真的说中了!”

    好迷信又幼稚的人,莫小北轻轻一笑,开解她道:“若他说的是真话,宋绍钧是从哪里来的?”

    已经开始放声大哭的宋绍莲便是再也停不下来,嘴里呜呜哇哇地一边哭一边说话,这让莫小北没有听清楚她到底是在说什么。

    刚想问她说什么,曹妈赶过来,一看到宋绍莲哭成这个样子,只当是茵茵当真有事,顿时瘫软在地上,不能爬起来,也跟着哭了起来。

    曹妈能到这里来,必然是宋老太太没有大碍了。

    宋绍莲看到曹妈,立刻将眼泪擦干,止住哭泣,只剩下不停的抽泣,无法自我控制,不得不让人觉得佩服,她一看到曹妈,立刻便将刚才那副小可怜的嘴脸转变,一把揪住莫小北的肩膀,小声在她耳边狠狠地说:“我警告你,刚才你听到的那些事,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讲,要是你敢对别人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用炸药把你的那些衣服、鞋子、包包全都炸飞!听见了没有!”

    这下看来是正常了。

    宋绍茵的手术进行很顺利,脊髓样本送去化验,整个人处于半昏迷状态,麻醉的药效还没有过去,一会儿昏迷过去,一会儿清醒过来,说得最多的话便是,大嫂,我不要去上学!

    这话说得莫小北心中说不出地疼,宋绍莲听了也在一旁叹气说:“她真的不是个读书的材料,我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妈妈一直要让她这样辛苦,家里又不是缺她去赚钱才能开饭,就算是躺在床上吃,几辈子也吃不完了!把她逼成这个样子,把所有的人都折腾得够呛,这是何苦!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傻子!”

    “住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宋老太太已经坐在轮椅上,出现在几个人身后,显然,刚才宋绍莲的那些话,已经全数被她听到,眼中几乎是想要杀人一般的愤怒,咬牙切齿地对着她吼:“我做的最坏的决定,就是收留你!你给我滚,从今天开始,不准在踏进我们宋家一步!”

    曹妈站在一边,不敢说话,推着老太太的几个护士,也都鸦雀无声。

    宋绍莲站在原地,好像刚才的话一点儿也没有听见,平静地转身过去,看着床上的宋绍茵。

    宋老太太余怒未消,又喝道:“滚!你给我滚!马上就给我滚!”

    宋绍莲眼中的怒气开始腾腾上升,就站在她身边的莫小北看得真切,唯恐事情更加糟糕,刚想张口,就被宋老太太喝止:“你不必为她说话!”

    然后又看向宋绍莲,大叫:“滚!”

    宋绍莲一跺脚,冲去去了。

    想到她几乎身无分文,现在又是深更半夜,她又能去哪里呢?莫小北连忙去追。

    只听到宋老太太冷冷地说:“站住!不准去找她!”

    莫小北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说:“老太太,要是不把她找回来,若茵茵真需要有人捐献骨髓,我们找谁去?”

    宋老太太怔了一下,随后咬牙道:“我来捐!”

    好吧!一个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一个坐在轮椅上怒不可遏,一个身无分文离家出走,瞧瞧这乱子!

    莫小北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