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65.你走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5.你走吧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这件衣服果然大有来头。

    当得知抹莫小北并不认识周韵之后,老太太表示吃惊,她苦笑着摇头,说:“我不知道,她会将这件衣服送给别人!”

    不忍看她如此伤感,连忙解释道:“这个礼服不是送给我的!是一个小女孩儿好心借给我穿的,只是宴会上突发状况,不小心把这礼服给弄破了!我知道小女孩儿宝贝这衣服,所以才送来给陈小姐修补,只是她也没有办法,才将我们带到这里来的!您可以帮帮忙吗?”

    老太婆听完莫小北的话,才释然一笑,说:“我看得出你不是坏人!今天算你运气好!老太婆虽然不济事,但还是有些办法的,这种古董蕾丝已经很少,这种尤其特别,是十六年前,周韵从法国辗转得到的,记得当时她欣喜若狂,说是做成自己的嫁衣,而帮她做礼服的人,就是我!”

    十六年前的事情还记忆犹新,而且,十六年之后,这衣服看上去仍旧十分引人注目,看来,他们找对人了!

    老太婆将衣服小心地平整在案板上,像是医生正在为病人诊治一样,口中接着说:“原本是想用来做婚纱,只是数量太少,所以我们只能用它来做晚礼服!”

    完蛋了,少也就是说,没有剩余的材料了!再说,再珍贵的布料,如果只是边角一小块,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更何况已经十六年过去了,不可能再有。

    莫小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都说巧媳妇儿难为无米之炊,老太婆有办法也不可能将它补得天衣无缝。

    正叹气,却看到老太婆小心翼翼地从衣服的腰际打开,衣服便立刻松散了很多。

    陈雪惊呼:“师傅!你真是了不起,这衣服里面还有一层可以收放的空间。我怎么连看都没有看出来?”

    老太婆用剪刀熟练地将那个部分剪下来,然后轻巧地缝合,将裙边上的破洞拼接起来,用剪出来的布料拖出线头,轻轻将破洞沿着蕾丝最薄的网格缝补起来。

    那是一对异常灵巧的手,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在那件蕾丝裙上自由舞蹈,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不知不觉过来三个小时。裙子完好如初。

    老太婆小心地将衣服熨平。又找来一个盒子,将衣服放好,递还给莫小北。

    这种鬼斧神工的极其,实在令人叹为观止,相对于门外汉莫小北、 魏乐贤的折服和赞叹,陈雪则更多的表示好奇。她问:“师傅!既然是度身定做的礼服,为什么还有这种收放自如的空间?不是应该刚刚好吗?”

    老太婆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浅笑道:“那个空出来的地方。是给她的宝宝的!来做礼服的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只是人太瘦。看不出来,婚礼举行却是在四个月之后,我们不能判断她的宝宝能长多大,所以就留了这个宽度,她婚礼的当天。还亲自到这里来改衣服,刚刚好!”

    好像回到了那天,老太婆也微笑着回忆:“那天她很开心,虽然停着大肚子,车子也进不来,一个人进来的!不停地笑,不停地跟我说,谢谢我帮她做嫁衣!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幸福!”

    收起微笑,她又接着说:“她第二次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之后,脸色苍白,神情落寞,看来隐忧重重,只是告诉我,让我帮她改一改衣服,因为她想要在结婚周年时候穿,我看她这料子难得,不忍心帮她剪了去,所以小心地将多余的部分藏起来。几天之后,衣服改好了,是一个老妇人来取的,自称她妈妈,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真是没有想到,这件衣服的背后,竟然藏着这样一个女人和她的爱情,看来这个叫周韵的女人,应该就是小榛树的母亲,好在已经完全修补好了!否则真是负了全天下的荆,也无法请了这个罪。

    从店里出来,陈雪一直在感叹,师傅的本事,自己这一辈子也学不完,而莫小北就一直在想,那个周韵后来怎么样了?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让小榛树一个人长大?

    跟魏乐贤和周雪吃了晚饭这才回到家中,客厅中没人,想是老太太已经睡下了,便轻手轻脚地走上楼,打算看过茵茵的功课,就回房睡觉,自从周老师做了班主任之后,茵茵的成绩进步很快,几乎不需要做什么指导,只是将打了红钩的题目多让她看几遍、写几遍就行。

    刚到二楼楼梯口,便看到灯光还亮着,刚走了两步,就听到曹妈的声音说:“太太,老太太让你到房间里去一趟,她有些话跟你说!”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次被抓,对于曹妈来说,是一个挫折,和以往的一人之下、不可一世比起来,现在的曹妈,收敛了很多,甚至还有些陪着小心,生怕说错一句话,又找来那种牢狱之灾。

    隔着门看到湘琴已经在陪着宋绍茵做作业,这才放心地跟着曹妈来到老太太的房间。

    毫无意外地看到,宋老太太在喝茶。

    两只杯子,一只茶碗,一套茶具。

    老太太今天喝的,是云南普洱,红色的液体带着阵阵发霉的香味扑鼻而来,只见老太太将两只杯子放在面前,将酱红色的液体倒入玻璃杯中,摇曳生姿,一层浅浅的热气氤氲而上,好香的茶。

    喝茶、念经还有在她那个神秘的房间里静坐,大概就是宋老太太的整个人生。

    喝下那杯茶,口味极好,年份应该很久,完全没有涩味,茶水润滑而下,香味却久久不去。

    抬起头来看着她,只见她整齐的妆容无法掩饰落寞,看着莫小北勉强一笑,又为她倒了一杯,满怀心事。

    大概能够猜到几分,宋老太太的心事,与曹妈被抓有关。

    一直没有等到她说话,莫小北轻轻啜饮着杯中的陈年普洱,心中倒是多了一分惬意。

    宋老太太将手中的佛珠恭敬地放在茶几上,盯着她看,又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问:“莎莎,你不好奇我找你做什么吗?”

    莫小北莞尔,回答道:“老太太若是想说,会说的!”

    说完便将老太太杯中的茶倒掉,从分茶器中又为她倒出一杯,笑言:“我很喜欢普洱,只是凉了就没有上面那层气雾,看来太直白,味道也觉得差了些。”

    老太太看她将茶倒下去,端起来一饮而尽,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今天的茶是我泡的,你敢喝吗?”

    “已经喝了大半壶!”莫小北将一旁玻璃茶壶中已经烧滚的热水冲入茶中,然后盖上茶碗轻轻摇晃,接着快速将茶水隔着葫芦做的滤网,倒入分叉器,动作熟练。

    宋老太太有些吃惊,笑道:“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懂得泡茶!”

    又为她到了一杯茶,也为自己倒了一杯。

    喝下她泡的茶,宋老太太才凑近身子看着她,正襟危坐,说:“今天中午的事情,你怎么看?”

    莫小北低头看着自己杯中的茶,在小小的玻璃茶杯中,显得格外透亮,用食指轻轻绕过杯沿,想了想,才说:“您若是问我,相不相信曹妈是幕后黑手,我只能说,人心太沉,无法掂量,人心太深,不能窥测,警察尚未说出真相,我更不可能猜测得到,不过,我想说,我真心不希望是她!”

    关上手中的佛经,宋老太太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问:“哦?这话怎么说?”

    那是一本《心经》,依稀记得曾经听过一个大师的讲解,佛教《金刚经》教人坚定果敢,《心经》让人了解事事皆幻象,殊途却同归。

    发了一个小呆,才笑道:“那个人真的是曹妈,那么说明我没有活路了!那个人若不是曹妈,我还有一线生机!”

    虽然满脸微笑,但说的是字字顿顿,铿锵有力。

    宋老太太会心一笑,接着说:“我看你今天又是去做头发,又是跟朋友出去,不太像是有性命之虞的人,你倒是不担心啊!”

    两人的言下之意都已经相当明显,两人拈花一笑,继续喝茶。

    曹妈从外面进来,手中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中的放着一些刚刚做好的蛋糕,口中只是轻声对着宋老太太说:“老太太,刚做好的蛋糕,您还没有吃晚饭就这样不停地喝茶,等会儿会胃痛的!先吃一点!”

    “放下吧!”宋老太太用眼神示意她将盘子放在茶几上。

    自己动手从里面拿了一个,吃了起来,又对一旁的莫小北说:“这蛋糕做得不错,你也尝一尝,是曹妈亲手做的!”

    曹妈听了这句话,立刻僵直了身体,战战兢兢地看着莫小北。

    若无其事地从盘子中拿出一个蛋糕,尝了一口,莫小北点头称赞:“味道香醇,比买的更好吃!”

    将一个整个海贝图案的蛋糕吃下去,又喝了一口茶,莫小北舒服地伸了伸腰。

    曹妈完全搞不清楚,只能求助一般地看着宋老太太。

    宋老太太忽然开口说:“莎莎!你走吧!”(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