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78.寻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8.寻踪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一直觉得自己的记性很差的莫小北,很怕自己在答应了芸芸之后,没有办法带她找到师傅的铺子。

    好在那个地方只有一条巷子,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那个铺面的所在。

    老太婆一看到她们立刻就认出了莫小北,打趣着说:“你该不会又把那衣服给弄破了吧?这一次我可真是没有办法了!”

    “奶奶!”笑容可掬的芸芸连忙将手中的水果篮放在桌上。

    “别放!赶快拿开!别压了我的剪刀!”老太婆焦急地大喊。

    吓得芸芸连忙将已经放在桌上的水果篮硬生生地提起来,像个机器人一样僵在那里,放在地上也不是,放在桌上也不是。

    莫小北生怕她闪了腰,赶过去将她手中的果篮接过来,顺手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老太婆上下打量了一下马芸芸,忽然顿悟道:“你是周韵的女儿?”

    马芸芸的激动是显而易见,她仿佛见到了亲人一般,抓住老太婆的手臂连声问道:“奶奶!您认识我妈妈吗?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她有多高?长得漂亮吗?笑起来是什么样子,跟着照片儿上的一模一样吗?”

    伸出枯黄的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芸芸的头,怜爱泛出眼眶,笑道:“孩子!我虽然只是见过她几面,但却是很喜欢她的,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就是仙子,仙子你知道吗?就是那种轻轻动动衣袖就能立刻飞起来的人,她的脸上,永远有一种温柔的娴雅,还有,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就会露出一对小小的虎牙,特别可爱呢!孩子啊!孩子。一转眼你都已经长得那么大了,想当年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还躲在你妈妈的肚子里呢!”

    一老一少对望,不消片刻已经是泪流满面。

    马芸芸忽然开始呜呜地哭出来,哽咽着问:“奶奶!你有没有见过我妈妈!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知不知道,我很想念她!我真想问问她,为什么要把我扔掉!呜呜!”

    老太婆一边摇头,一边也跟着垂泪。旁边好事的街坊听到里面有人哭泣。已经赶过来看热闹,不过几分钟时间,已经将门口围的水泄不通,众说纷纭。

    一向执拗的马芸芸此刻也根本不在乎大家的眼光,连忙对着围拢过来的人群大声问:“请问你们有没有人见过我妈妈?她叫周韵,很温柔。长得很漂亮,笑起来有一对虎牙!你们看到过她吗?”

    所有的人都不住地摇头,这不奇怪。他们怎么会将一个擦身而过的陌生人牢牢记在脑海中几十年呢?

    不过,所有善良的人都开始不停地搜肠刮肚,虽然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不可能认识那个叫做周韵的女人。七嘴八舌地开始出主意。

    这个时候的莫小北才算是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在一起,周韵走了,她的女儿想念她,她的丈夫马炳坤也想念她,可是这父女俩性格是如此相似。都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还惦念着周韵,所以,马芸芸才会将已经画好的周韵像毁掉,才会让莫小北保存那件白色的礼服,马炳坤才会看到家中的油画像之后崩溃,浑身酒气地在画廊中发疯似的寻找周韵,还记得司机说送他回家的时候,他表现得特别平静,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们都怕对方伤心。

    父女情深,谁都会为之动容。

    看着马芸芸又一次失望地从小巷中走出来,就像是一直被抛弃在风中的流浪狗,哆哆嗦嗦,那种希望过后的失望,让她充满了恐惧和无力。

    莫小北忽然想到,自己有个朋友也许是可以她一个帮忙的。

    于是决定直接带着马芸芸去找刘明海和安茜。

    当得知她的来意,刘明海笑着说:“我服了你!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闲情逸致去管别人的闲事!”

    莫小北把这个凶巴巴地问询定义为那是一个警官关心别人的特殊方式。

    让安茜帮马芸芸录口供,给莫小北倒了一杯茶,笑道:“怎么样? 最近还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

    轻轻喝了一口茶,热烘烘的,莞尔道:“你们不是已经将投毒的嫌疑人抓住了吗?”

    刘明海也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那是一个紫砂壶,里面糊了厚厚的一层茶渍,真让人难以置信,那么年轻的一个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茶瘾。

    他低头看着茶杯中的茶叶,吹了一口气,说:“不错啊!宁莎莎,竟然学会套我话了!我还是那句话,能保护你的,只有你自己!小心一点。”

    不是十分了解他真正的想法,不过,有一点是很明显的,他也认为还有一个幕后主使没有被揪出来,他正色道:“你们家的厨娘已经被正式批捕了,过两天就会被公诉,可能会判刑,不过她还是坚持,曹妈就是指使她害你的人。”

    莫小北一笑置之。

    “我发现你挺特别的!”刘明海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说:“一般人听到要害自己的人将会被绳之以法,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表情,你看来却是面无表情,怎么了?是不是想说警察抓错认了?”

    又喝了一口茶,莫小北笑道:“她有没有罪,有法官来决定,不是由我来决定,我始终觉得法律是有威严的,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只要受到了应有的制裁就行了!”

    刘明海点点头,说:“这种观点我赞同,没有人能够凌驾于法律至上,乐观是好事,但过于乐观而放松了警惕,就不是一件好事了,毕竟有人想要杀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现在我们却对那个处心积虑的人一无所知!”

    两人聊了一会儿,莫小北又一次看到马芸芸失望地跟着安茜走进来,苦着脸。

    安茜对她解释道:“这是一个失踪了十多年的案子,现在我们只能将她作为失踪人口备案,你们先回去吧!你也留了电话,要是有什么情况,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对于这样的回答,马芸芸能够接受,但她还是忍不住接着问:“安警官,我妈妈现在会在哪里?她还活着吗?她过得好吗?”

    冲她微微一笑,安茜拍拍她的头,说:“放心吧!既然你已经报案, 我们一定会认真处理的!现在这些问题,我都无法回答你!不过我可以答应你,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查的!”

    马芸芸一天之内两次对找到母亲周韵充满了希望,但又两次失望,垂头丧气,一直挽着莫小北的胳膊,可怜兮兮的。

    莫小北亲自将她送到家门口,才放心地离开。

    马家也住在冰川路,相对于宋家的中段好位置来说,处于末端,不过仍旧是很大的,虽然为他们画了一张很大的画,但是却没有进去过。

    芸芸看到她一直拒绝跟她一起回家,忽然说:“为什么刘警官说,有人要杀你?”

    原来她听到了,莫小北叹了一气,笑道:“我也不知道!”

    她这种懵懂的回答让芸芸有些上火,她用力甩甩手,说:“难道你不会保护自己吗?”

    “我已经在保护自己了!”莫小北冲她点点头,说:“快回家去吧!”

    马芸芸一直盯着她,没有再说话。

    刚刚做完一天的学校杂物,乔志远从学校中将书包斜跨在胸前,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来,肚中已经额得咕咕直叫。

    一双格子板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再抬头,看到一个留着黑色**头的小女孩儿,瞪着一双圆眼睛看着自己。

    认错人了吧?乔志远往旁边挪开,打算从她身边走过去。

    女孩儿也跟着挪动了一下身体,还是挡在她面前。

    这让乔志远有些生气,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才吃惊地说:“你是?昨天晚上跟我们一起唱歌的那个不良少女,你的头发怎么会?”

    马芸芸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大笑道:“怎么会有你那么土的人,昨天那个是假发,现在的这个才是真的!要不要拉一下试试!”说完便将头伸到他面前,闭上眼睛。

    作为一个高中生的乔志远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男女有别这个概念还是有的,于是连忙用力向后退了一步,只是光顾着离开这个小女孩儿,完全没有想到后面就是花台,一个趔趄,直接倒在花台中,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那个滑稽的样子,让马芸芸大笑出来,又是拍手,又是跺脚,还笑出了眼泪。

    涨红了脸的乔志远觉得那是个奇耻大辱,连忙扶住旁边的花木站起来,用力拍拍身上的灰尘,扭头就走,他只顾着走,慌乱中连方向也没有看清楚,只是一个劲儿地朝着回家的反方向一直走。

    马芸芸这才意识到他生气了,连忙跟上去,走在他身后,仍旧忍不住笑,说:“乔志远同学!请你站住!我有话要问你!”

    乔志远还是没有停住脚步。

    马芸芸失去了耐性,索性站住了,一字一顿地说:“你想不想帮你的宁老师?我听说有人想要杀她!”(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