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145.真不会挑地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5.真不会挑地方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许莹如愿将莫小北强行塞入自己的车里,这种几乎可以被定义为绑架一类的行为,并没有让她看来穷凶极恶,反倒是慌张得不停抖动,手中拿着车钥匙,硬是没有办法将钥匙塞进钥匙孔中。

    手不停地抖动,钥匙便掉在了面前的地摊上,许莹连忙低头下去找,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那个钥匙上,有一个很大的镶嵌满了红色水晶的蝴蝶结,在莫小北副驾驶的这个位子上,看得十分清楚,她一直伸出手四处摸索,却总是错过。

    直接伸出手帮她将那串钥匙捡起来地给她。

    哆哆嗦嗦将车子启动,直接向前开。

    老实说,这一刻钟,感到最害怕的不是莫小北,反倒是许莹,她其实不过是想逞逞威风罢了,只是被莫小北不以为意的模样弄得越来越生气,才会如此歇斯底里,现在忽然冷静下来,总觉得有些空空的,让人总是不踏实。

    莫小北仔细打量着她的车子,里面弄得纤尘不染,座位底下的白色地毯看来也是刚刚才换上的,许莹真的很喜欢红色,车子是红色的,里面的内饰是黑色和红色相间,方向盘毛套也是红色的,放在上面的那双手,也涂着猩红色的指甲油,也不知道是真指甲还是假指甲,留得很长,嚣张地长在她的手指上,全无美感,到让人觉得打扮过度,过犹不及。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莫小北报警,还是害怕宋绍钧,许莹颤抖着点燃了一支烟,用她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葱指夹住烟,然后重重地向上吐出一股浓烟,车子开始随着她手的动作而轻轻地左右摆动。

    想来,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谈话。再看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连一开始的时候她想要谈什么都忘记了。

    她的车子缓缓驶入一个临时停车场,地板都没有打好,还是沙石地板,轮胎在上面碾过,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清一色的大货车停在靠墙的一边,房车就停在院子中央。一个瘸着一条腿的老头。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布包,认真地偏着头看后面,然后十分审慎地指挥倒车。

    许莹接连倒了几回,都没有将车子倒入那个四四方方的车位中,她总是被旁边的两棵树横拦在车尾中间,所以不得不向前开。然后又再后倒。

    十多分钟之后,终于将车子稳稳当当地停了进去。

    她将车门打开,对莫小北说:“下来!我们就去这里找个地方!”

    莫小北沿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直都不明白找个许莹到底在想什么,明明跟他没有什么好谈的偏偏要找她谈,明明不能宣之于口的丑事却还要偏偏选这种市中心来讲话。真不知道该说她是无知还是无耻。

    穿着猩红色短裙和黑色高跟鞋的许莹要从沙石路面上走过,是一个考验,因此从后面看,只看到她东歪西倒,有几次险些被脚下的小细石头弄得人仰马翻。

    蹲在墙角自己的车前的大车司机都在后面不停地吹口哨。口中调笑着,喊着美女。

    莫小北跟在她身后,不禁觉得她可悲又可怜,她是真的爱宋绍钧吗?如此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真的只是为了重回他的怀抱吗?她可以在莫小北面前抛弃一切的尊严,但是却在宋绍钧面前像是个粽子,不停地将自己用粽叶包裹起来。

    三横四纵的街道构成了整个步行街的格局,也是整个城市最中心的位置,横向的街道都是复古式的建筑,而竖向的建筑都是西式建筑,全都不超过三层,风格各异,却又在整体上行统一,作为一个商业街区,这个步行街显然是成功的,记得听曾建宝说过一次,这里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由宋氏集团设计建设的。

    又是宋绍钧的作品。

    许莹一路连头也不回,她好像能够笃定即便是通过这种人头攒动的街区,莫小北也依然会跟着她。

    一路往前走,穿过电影院,直接来到对于莫小北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话说这许莹也真是不会挑地方,找个地方谈心事,竟然找到了宋绍莲最爱来的地方,这里的老板陈超和柳培安,也都是熟人。

    甫一进门,许莹便直接冲着窗边的位子走过去,喝酒的客人们还没有来,但也有很多客人对于这里的晚餐慕名而来,餐厅的位子大概已经有一半都坐着人了。

    这里不是第一次来,可是这一次感觉很特别,倒不是店面做了多么大的改变,而是因为许莹穿的都是红色的,周身打扮也都是红色的,而这里整体装修风格都是深浅不一的绿色,她就坐在那里,显得有点儿奇怪,充满了民间艺术的味道,刚刚还高人一等的打扮,现在立刻变成了人家的笑柄。

    周围的人已经开始窃笑。

    她如无其事地打开菜单,为了鲜艳,菜单用的是那种带有荧光的材料,也是绿的,十分显眼,莫小北四周瞥了一眼,柳培安就坐在前面不远处的那台桌子上,身边坐满了袒胸露乳的女人,笑得十分开心。

    陈超依然在吧台里面忙碌着,远远地冲她挥了挥手。

    同样是老板,柳培安花天酒地寻开心,陈超做得两只手都起了茧子,真是同人不同命。

    许莹点了一瓶红酒,并没有征求莫小北的意见,然后将餐单放下,然后十分严肃的看着莫小北。

    盯着莫小北的眼睛,慢慢地说:“我真是不明白!你这个人到底是在想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莫小北摇摇头,微微一笑。

    “我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过你了,他不是一个懂得爱情的人,对于他来说,所有的人生,都只是一门生意,宋氏集团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命根子,但女人对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玩物!你怎么听不明白呢?”许莹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是苦口婆心。

    莫小北莞尔一笑,轻轻地问:“你是在说让我知难而退,自己离开宋绍钧吗?”

    许莹脸色很难看,喝了一大口酒。

    基本上,这种谈话从一开始就能够猜测得到内容和结果,可是她还是坚持要这么做,这也是一种敢冒天下大不违的勇气。

    许莹并没有接着说,却一个人不停地喝着闷酒,她喝酒不是像柳培安那样找乐子,为的却是将自己灌醉,看着实在有些不雅。

    一整瓶五百毫升的红酒用不了十多分钟,已经全都倒入了她的口中,坐在圆形的椅子上,也看来摇摇欲坠,不稳当了。

    然后忽然从椅子上踉跄这站起来,泪流满面地盯着莫小北,还没有等到莫小北做出任何反应,她整个人已经瘫软在莫小北的脚边,双臂紧紧地环着她的小腿,苦苦地恳求道:“我求求你!求求你!把他让给我吧!我真的很爱他!离开他我就活不下去了!”

    她刚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成功了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现在这样一来更好,所有人都被她吸引住了,跟柳培安坐在一起的那群女人,甚至已经开始大声起哄。

    已经陷入晕麻状态的许莹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莫小北一个人,她只顾着抱着她的腿说着那些让人肉麻的话,可怜兮兮的样子,连莫小北都有些为难。

    用力将她拖起来,却如同一块顽石一般,怎么都无法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反倒抱得莫小北更紧了,非但没有将她拉起来,反倒是差点儿将她弄倒。

    “你在干什么?”柳培安一只手拿着一直水晶杯子,一手指插在裤袋里,斜靠在她对面椅子的高背上,冷冷地问莫小北。

    看到他真是太好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对于醉酒的女人,他总是很有办法的。

    连忙向他求助:“快过来帮帮忙!柳培安!”

    他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轻蔑地一笑,喝自己的杯中的酒。

    无论莫小北如何用力也无法挣脱许莹的拉扯,无端端变成了别人嘲笑的对象,而更让人生气的是,这个柳培安直接走到面前来看热闹,却有本事对她的求助听而不闻,于是冲他大声吼:“你是不是没有听到我让你帮忙?”

    “关我什么事?这是你自找的!”柳培安完全不当做一回事,低头看着躺在地上不住苦苦哀求的许莹,似笑非笑地回到莫小北。

    “什么叫我自找的?”莫小北不仅生气,更委屈,这本来就是宋绍钧惹上的麻烦,怎么也要算在她的头上?

    “当然了,若不是你有问题,你老公怎么会惹这种事?”柳培安更像是在痛打落水狗。

    她自己有问题,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说欲照的事情,要是跟那个连起来看,这件事情还真是宁莎莎自找的,哎!这个黑锅,果真要背到她两腿一伸进棺材的那一天吗?

    看她发愣,柳培安走过来,坏笑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帮你摆脱这个麻烦,想不想听听看?”

    还有这种好事?帮个小忙都在一边幸灾乐祸的柳培安,竟然会如此好心?莫小北表示怀疑,不过,若是真有办法将苍蝇赶走,听一听也不是坏事。(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