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162.飞来横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2.飞来横祸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莫小北完全不知道一场灭顶之灾袭来,只顾着看自己的脚下,而刚好从楼房中出来的宋绍钧看到了一块巨大的水泥预制板正飞快地从高空中落下,眼见落下的地点,正好是莫小北站的那个小河边。

    说时迟,那时快,宋绍钧一个箭步冲上去,用力将莫小北推向一边。

    莫小北只觉得被人猛地从后面一推,整个人跌坐在湖水中,宋绍钧整个人伏在她身上,一声轰隆巨响,水泥预制板重重地掉落在一旁,激起漫天的灰尘,一瞬间便将眼前的一切全都吞没。

    安静,冰冷,仿佛置身梦境。

    莫小北的心一瞬间就像是停止了跳动一般,惊慌失措,直到尖叫着的人群冲过来,将两人从小河中拉起来,莫小北还惊魂未定,所有的人都在不停地询问她好不好,但已经吓傻了的莫小北完全不懂得回答,只是低头看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幕。

    小河中有很多血!

    缓缓地流向远处,莫小北心惊胆战,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上也有很多血迹,完全湿透了。

    再一看宋绍钧,虽然他成功地将莫小北从粉身碎骨的边缘拉了回来,自己却并未能够全身而退,他的右手臂被飞速落下的预制板划破,只看到衣服已经破了,鲜血正汩汩地向外冒,很是骇人!

    莫小北的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大滴大滴地往下落,疯了似的跑过去,抱住他,问:“你受伤了吗?怎么办?都怪我!我不该下来的,我该乖乖坐在车上等你的!”

    慢慢成为嚎啕大哭。

    整个工地上所有零零星星的工人全都快速跑过来,现场一片混乱,又是尖叫又是哭声。有人叫救护车,有人冲过来撕破衣服帮忙包扎。

    血还在流。

    莫小北的哭声越来越大。

    宋绍钧猛地将她推开,已经开始泛白的嘴唇中吐出一句话:“跟你没有关系!我不是想要救你!只是不想看到我的工地上有安全事故发生,你要是死在这里,我的损失会有多大!你知不知道?所以你用不着那么感动!”

    被他推到一边的莫小北,听到他说的这句话,哭声戛然而止,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不停地哽咽。泪水却还是不停地流。

    几分钟之后,救护车赶来,莫小北上了救护车。

    一路来到附近的一家医院,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两句话,他就被直接推进了急救室,被一个深蓝色的帘子隔住。

    坐在医院椅子上的莫小北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将所有的细节全都想了一边,忍不住开始嘤嘤地哭了起来,浑身发抖。他会怎么样?会平安吗?怎么会这样?

    她甚至在想,为什么受伤躺在里面的人,不是自己?

    工地的负责人看到宋绍钧受伤。也慌了手脚,还不敢惊动宋老太太,只是赶忙通知了曾建宝。

    曾建宝赶到医院,距离宋绍钧被送进急救室,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隔着那层深蓝色的帘子,莫小北可以看到里面医生护士的鞋子乱作一团,仪器嘀嗒作响,却始终听不到任何关于宋绍钧的消息,有好几次,她真的很想冲过去将那个帘子掀开。

    终于有人将帘子掀开,病床前围满了人,什么都看不到,一个小护士从里面端出很大的一盘用过的纱布,上面沾满了鲜血,让人一看就心惊肉跳。

    莫小北的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掉,在她身边还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她的丈夫坐公交车的时候抓小偷被捅了两刀,就在隔壁的急救,她在门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口中还念叨着这个老没良心的,一边哭一边用自己的双手拼命拍打自己的大腿,大家坐的那是一排连在一起的塑料彩色椅子,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牵一发而动全身,她那里一拍,所有的人都跟着抖动。

    周围站了很多的记者和热心市民,都是过来等着访问看望见义勇为英雄的。

    曾建宝赶到医院,距离宋绍钧被送进急救室,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莫小北一看到他,便如同看到了亲人一般,立刻放声大哭,曾建宝也急得焦头烂额,小声问:“还没有出来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莫小北哽咽着将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他才叹了一口气,说:“没有办法了,现在只能马上将这件事情告诉宋老太太,绍钧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公司有很多事情都没有人做主!”

    说完之后,他立刻掏出自己的手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将又将手机挂断,苦笑道:“我不敢跟她说欸!”

    将眼泪擦干,莫小北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说:“那就让我来说!”

    宋绍钧被从急救室中推出来,已经没有大碍,只是整个人已经昏迷了,还没有清醒,莫小北听到医生说他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不停地揪着医生问,他为什么还不醒?

    用力将她拉到一边,曾建宝才小声地说:“你冷静一点!”事实上,他也不冷静,公司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却没有办法说实话,只是不停地找借口,他们找不到宋绍钧,就找曾建宝,这是习惯,他再慌乱也只能这样而已。

    病房中。

    躺在床上的宋绍钧还没有清醒过来,手臂上缠着纱布,吊瓶中的点滴一滴滴往下落。

    整整缝了三十六针,黑色的线匍匐在他的伤口上,像是一条恐怖的多足蜈蚣,只要看上一眼,就让人浑身酥软,心惊肉跳,而曾建宝带来了更加让人后怕的消息,在宋绍钧被送入医院之后,工人们发现,那块从天而降的水泥预制板就落在距离他们两个人跌倒不足二十厘米 的地方,要是再偏一点,宋绍钧和莫小北现在早就是一堆完全分不清你我的血肉了。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算是经历过生死,却发现在这样可怕的意外面前,她还是懦弱与胆怯的人。

    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宋绍钧,听着门外的曾建宝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踱步,这里的病房没有上锁,经常有护士推门进来查看病人的情况,一块白色的窗帘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整个房间里有种暗哑的灰暗,几乎让人窒息,莫小北看看看着,心中就生出很多的痛来,那种痛恣意地生长,变成一串串长着尖刺的藤蔓,慢慢缠绕在心上,一呼吸就会痛不欲生。

    扶住自己的胸口,自己这是怎么了?

    病房门口聚集了很多的人,不停走来走去,记者迫不及待地等在病床边,想要采访那个受伤了的英雄,周围开始更加嘈杂,曾建宝不得不从走廊上退回来,生怕吵了宋绍钧,便索性将手机关掉了。

    两个人都在静默中等待,心乱如麻。

    曾建宝看到莫小北一直在流眼泪,便拍拍她的肩膀,说:“放心吧!宋绍钧就是个铁人,打不死的铁人!这么一点点的小事,怎么会对他有什么影响呢?”

    听完他说的话,莫小北用力将眼泪擦干,看着他,带着浓重的哭腔,问:“他怎么还不醒?”

    轻轻一笑,故作轻松地摆摆手,说:“医生已经说过了,他没事!只是失血过多,有些虚弱,他会醒的!放心吧!”

    这种等待变成了最可怕的煎熬,时间开始变得特别慢,内心灼热的内疚夹杂着忧心,让莫小北坐立不安。

    曾建宝也在不停地张望床上的宋绍钧。

    半个小时之后,外面的人渐渐少了,他才叹了一口气,对莫小北说:“我出去看看,已经关了那么长时间的电话,公司那头一定已经炸锅了!你看着他,我去去就来!”

    走出宋绍钧病房的曾建宝还是怕不停响的电话铃声影响病人休息,便走到走廊的尽头,这才将电话打开。

    手机开机之后就躺在自己的手掌中,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难道电话坏掉了?还是,这里没有信号?

    曾建宝有些好奇,那些烦心事还没有解决,这种安宁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又向门口走了两步,又将手机伸出窗外。

    还是没有响。

    一直嫌这些电话烦人,可是现在却觉得一阵阵不安。

    又一次查看手机,没有留言,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来电提醒。

    这到底是怎么了?

    想了想,索性将电话打开,拨通了殷笑的电话。

    完全可以听到那边的忙碌,殷笑将他的电话接起来,却没有说话,他却能听到那边的对话。

    “把我的话用绍钧的名义,转发给宋氏集团旗下的二十一个建筑公司,将十八建的李正明换掉!让他的副经理顶上,以后若是再出现在这种事情,严惩不贷!”

    “这件事情是不是问一问宋先生的意见,毕竟他之前跟李正明接洽过,也认为他是个人才,今天之前他还没有给我指示!”

    “要么你来发这份文件,要么我帮绍钧换个秘书发这份文件!绍钧那里我会跟他说的,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

    “那好吧!”(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