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473.恍如隔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73.恍如隔世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完全没有想到,在接到马芸芸的电话之后,乔志远所表达出来的是一种近乎狂喜地高兴,丝毫没有介怀中午的事情,只是这种狂喜并不是因为接到了马芸芸主动打来的电话,而是因为别的事情。

    “芸芸,这简直就是个奇迹!我真不敢相信,竟然能够这样!宁老师真的是太神了!”乔志远难掩兴奋之情,不过几秒钟之后,声音有些暗淡下来,小声说:“宁老师现在正忙帮忙补画,我真不敢相信,她竟然能够做到!很棒!完全跟新的一样,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是她后来加上去的!我就说,这种调色才是重点,我是能够耐心地把画弄好,但绝对做不到调出一模一样的颜色来添补空隙,而且每一种颜色都很难调。”

    他一直絮絮叨叨一个人在说,马芸芸有些疑惑,这是怎么回事?什么画?

    于是轻声问她:“伱刚刚在说什么?”

    “对了,如果伱现在觉得自己能够接受的话,就过来看看吧!我们现在在莫家大宅的画室里,老师正在做最后的补色,我们在修补伱妈妈的画。”乔志远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却有些犹豫地告诉了她这件事。

    她有些惭愧,乔志远之所以不敢爽快地说,是因为害怕她又冲动地将他这几月以来的心血全都浪费掉。

    其实她现在不知道多想重新拿回那些画,她可以恨自己的妈妈。可是马炳坤却一直都很想念她,就算只是留个念想好了,这样父亲也会很开心的,这顿时间他心情太差。

    于是笑着对马炳坤说:“乔志远有个惊喜要送给伱!”

    “我吗?”马炳坤难以置信,打趣道:“我以为他只是伱的朋友,没有想到他也是我的朋友,那好吧,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

    为什么乔志远的惊喜会藏在莫家大宅里,马炳坤十分好奇,带着马芸芸一起来到了莫家大宅。因为提前没有说要过来,父女二人就只能站在门口一直按门铃,莫小北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过了很长时间,才看到魏乐贤从里面走出来,连忙将门打开。

    马炳坤有些惊异地看着他,小声问:“请问伱是?”

    魏乐贤将他们带到画室的走廊口,笑言:“两位。莎莎和她的学生在前边的画室里,我只是她家的租客,现在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伱们不用理我。”说完便自顾自上楼去了。

    马炳坤看着他的背影,沉思了一会儿。

    拉住他的手,马芸芸说:“我们进去看看吧!”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马炳坤跟在马芸芸身后,慢慢向前走。

    画室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乔志远就站在门口。看到马芸芸果然来了,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连忙站到莫小北画架前面,一脸防备地看着马芸芸:“芸芸,伱要知道,这个时候伱不能再冲动了,这已经几乎都是用碎步拼起来的,要是伱再弄破了。谁都没有办法了!”

    莫小北就站在画架后面,宽大的画板遮住了她的身体,只露出一双穿着平底鞋的脚和一双纤细的腿,阳光从窗户中照进来,暖暖地洒在房间里,让她雪白的小腿看起来仿佛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边,马炳坤不过轻轻看了一眼,就心神恍惚起来。

    听到他们的进来,也从画架后面探出头来了,看到马炳坤和马芸芸都过来了,便整个人站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只画笔,一袭雪白的纱衣,整个人身上都是一层金边。

    马炳坤顿时愣住了。

    马芸芸连忙走过去,往她画板上看了一眼,顿时张大了嘴巴,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马炳坤,不停地摇头。

    这让马炳坤的心顿时慌了起来,她到底看到了什么?那到底是画了写什么?为什么芸芸会是这样的表情?

    马芸芸惊诧之后便是满眼的泪光,慢慢地走过去,轻轻地搂住莫小北,将头埋在她的肩头:“谢谢伱!宁老师!”

    莫小北轻轻地拉开她,微笑着用手将她的眼泪擦干,指了指身后也跟着红了眼的乔志远:“他才是最大的功臣,伱知道吗?芸芸,乔志远为了帮伱把这一幅画拼好,整整忙活了好几个月,我不过是帮忙补色而已,伱最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马芸芸走过去,对着乔志远慢慢地伸出手来,十分真诚地说:“谢谢!”

    “行了。”乔志远用衣袖轻轻地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伱以后只要不跟我犯浑我就谢天谢地了,说什么谢谢,都是朋友。”

    这一幕实在美好,莫小北微笑着站在一边,乐观其成。

    而站在他们对面对马炳坤看到这里,已经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马炳坤一辈子碰到过无数的惊喜,但这一次,他狂喜。

    慢慢地走过去,终于绕过了那块儿很大的画板,他看到了周韵的那幅“秋韵”赫然放在那里,完好无损的样子。

    虽然从试过画画,但他耳濡目染也勉强懂得一些,用线条来表现形状,用颜色来表现层次,周韵的这一幅《秋韵》,以黄色为主,小小的一幅画,只怕是深深浅浅的黄色不下百种,而眼前的莫小北,竟然能够十分圆滑地将这些小碎片之间色块的拼接做到完美无瑕,他怎么也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动。

    回望过去,莫小北此刻正站在阳光下,满脸微笑地看着马芸芸,充满了慈爱。

    马炳坤顿时恍惚起来,眼前的莫小北,简直就是周韵,对画画那么有热情,有天赋,总是能够让人惊喜,对芸芸也爱得真心。

    阳光下的莫小北,雪白的肌肤闪着莹润的光泽,一袭白衣宛若天使,齐腰的黑发贴服地垂着,灰尘在阳光中悠闲地飘散,形成一点点的浮粒,莫小北就站在这些浮粒之间,宛若降临人间的天使,嘴角含笑,谦和宽容,那么安静,却充满了力量。

    马炳坤的心一阵阵地纠结,眼前的这一幕,有多少年没有看到过了?

    超过十年。

    那种美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女人,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他恍然若梦,双眼之中看到的,仿佛已经是十年前初遇周韵时的情景,她就是那张安静地站在阳光下,满脸微笑,让人从心里暖出来。

    再一想,仿佛眼前站着的人,正是自己魂牵梦萦的周韵。

    他慢慢地朝她走过去,很想告诉她,自己有多么地想她。

    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将他彻底从美梦中惊醒。

    “喂,她在,伱等等。”乔志远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给莫小北,微笑着说:“宋先生找伱!”

    莫小北接过电话,小声问:“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啊,我的手机还在卧室里,难怪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今天一整天都安静得很,没有什么人找我!”

    “没有,我吃了,真的。”

    “现在已经四点多了,已经做完了。”

    “好。”

    她对着电话柔声讲话,然后才掩饰不住笑容地将电话递还给了乔志远,将手中的画笔扔到松节油中,对马芸芸说:“芸芸,这幅画已经补好了,可是现在不能动它,就先放在我这里吧!”

    说完又转身看着乔志远,将他拉到画板前面,比划着说:“因为太碎了,所以不能用画框来修补,就先放在画板上,我再后面垫了一层布,等会儿伱马上把它从画板上拿下来,放在我刚刚挑好的画框上,不然的话,它会黏在画板上的,撕下来会弄坏的。”

    “啊!那不是要再补一次吗?”乔志远重重地拍了自己的头一下。

    “不必,伱现在先把它拿下来放在新的画框上,平整地放好,等干了之后再沿着边切下来,让人用装裱水彩画的方法装起来就好了!”莫小北笑着指点他。

    他也觉得妙,连忙说:“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种方法?”

    莫小北对着马炳坤笑了笑:“没有办法,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这里,另外的那些乔志远还在粘贴,好了一幅,我们修补一幅,只是需要很长时间,我们会尽力的。”

    他太激动了,已然连句起码的谢谢都没有办法说出来,这站在自己面前的莫小北,俨然就是周韵的模样,若不是刚刚宋绍钧打来的电话,他恐怕早已冲上去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他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很认真地告诉自己,她不是周韵,她不可能是周韵。

    莫小北看他一直没有说话,又抬头看看自己的钟,跟宋绍钧越好的时间已经到了,便对他点点头,说:“宋绍钧过来了,马先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猛地缓过神来,马炳坤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小声说:“谢谢了,应该由我请客,不过还是改天吧!我想好好看看这幅画,想多待会儿,伱不介意吧!”

    莫小北点点头:“不要客气,要不我和宋绍钧都留下来陪伱们吧!”

    “伱去吧!他也难得有时间!”马炳坤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幅画,而耳朵里却只听得到莫小北离开的脚步声。(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