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509.碍事的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09.碍事的人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魏大勇是个大忙人,原则上来讲,他已经不是个律师,坐在他办公室外面的那些才是,他现在不再需要做什么,只是抽着雪茄,看着那些忙忙碌碌的人在帮他赚钱,而他要做的,紧紧是两件事,谋划以及决策。

    这样的高度俯视全城,是一种享受,它不仅仅是一个充满张力的全景,更是一种证明,证明他魏大勇可以白手起家,赤手空拳走到这个高度,更是一种提醒,提醒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首先会进入他的办公室,其次才是后面的,他脱去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将手插在口袋中,目光灼灼地看着窗外,她还没有机会来过一次这里,看向天边的一抹红色云霞,心中忽然腾起一阵想念,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很容易会怀念以前的事情,他忍不住有些伤感。

    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

    这个时候没有重要的客人和事情,秘书是不敢过来敲他的门的,所以他心中有数,立刻收起自己的小悲伤,转头一脸严肃地坐在椅子上。

    来人竟然是马炳坤,就跟在秘书身后,一个人。

    魏大勇吃惊,连忙站起来笑脸相迎,伸出手握住马炳坤的手:“马先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马炳坤轻声笑着,礼貌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回头看看身后的秘书,魏大勇立刻会意,对身后的秘书使了个眼色:“出去吧!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马炳坤将视线投在他那扇漂亮的落地窗前面,赞赏地回头看他:“你这办公室的观景真是一流!”

    魏大勇连忙客套道:“哪里,这是马先生太抬举我了。我这种小地方,哪里入得了您的眼呢?”

    “你太过谦了,你有本事啊,我都比不上。我看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依仗你老人家呢!”马炳坤半开玩笑似的看着魏大勇。语气轻松,但神色却十分严肃,这让魏大勇为之一震,究竟是何时得罪了他?现在他才是善勇律师事务所最重要的米饭金主,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他!

    他郑重其事地看着马炳坤。十分严肃地说:“这话就折煞我了。马先生,你看我这善勇律师事务所上上下下不足百余名员工,可都是仰仗着您的鼻息在过活,您哪能说这种话呢?我这种小才。怎么能在您面前拉出来遛啊!”

    “哼。”马炳坤冷冷一笑。

    事态严重了,这位马先生曾经见过几次,每一次都和眉善目,虽然不似莫从志那样容易接近。可是却也不是个表面上会如此对人的人,尤其是上次将自己所购买的莫小北的画全都送给了他之后,他更是喜笑颜开,说话也和蔼可亲,今天忽然这样冷哼一声,魏大勇的世界都颤了三下。

    然后,他什么都不敢说,只是拼命地想着最近自己安排到马氏国际做事的人,是不是有什么疏漏,前前后后来来回回想了很多次,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想出一个所以然,所以他便陪着笑脸小声说:“马先生,看您今天早上心情不太好,是不是有什么人得罪您了!你只管跟我说,我马上就炒了他!”

    态度十分明确,得罪了马炳坤,就是挡了他的财路,这种人是绝对留不得的!

    果然,马炳坤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十分开心,大笑起来:“老魏啊!”

    听到这个称呼,就知道他的气已经消了大半,魏大勇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小声说:“要不我们出去喝杯咖啡再慢慢聊吧?”

    “不必了。”马炳坤坐在他的转椅上,轻轻地转了一圈,神态自若,笑容可掬地说:“老魏,有你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啊!我想什么人你都会炒,唯独这个人你是绝对舍不得炒的!”

    魏大勇听了,连忙拍拍胸脯:“没有的事!哪里会有这样的人!得罪了马先生,就是得罪了我!这善勇我说了算!你说!”

    马炳坤这就笑了笑,扫过他桌上的文件,又看看他的电脑,俨然一副来参观的样子,然后才说:“听说你儿子在柏静的事务所是把好手。”

    “这倒是,他去年才刚刚从国外学成归来,年轻人有想法,不想依靠我的关系,说要自己闯闯,哎!柏小姐那里的工作就是他自己找的,现在专司对外事务,马先生您有那么多的生意,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多多关照,算起来,他们也是在给马先生打工。”马炳坤主动提起了魏乐贤,让魏大勇精神大振,他让魏乐贤去柏静的事务所,为的也就是这个,能够吸引老板的注意才是关键,不然的话,你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只是累死而已。

    “听说你只有一个儿子,平日里器重得不得了!”马炳坤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魏大勇。

    魏大勇正激动着,一时间没有注意看,便也笑着说:“人啊,不都是一身儿女债吗?”抬起头看,正好对上马炳坤十分不悦的神色,他的神经这才紧绷起来,天啊,不会那么巧吧,得罪了马炳坤的人,难道是魏乐贤?

    这怎么可能,那个孩子平日里连应酬都很少去,就算去了也很少说话,怎么会得罪了马炳坤这种大人物呢?他不敢再多说一句,只是看着马炳坤。

    看他严肃了起来,马炳坤又涌出一丝笑意:“老魏,我听说,你这个儿子本事还真是通天,与你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魏大勇心头一惊,连忙陪着笑说:“小犬是有些小聪明,可是却不是什么大本事,又是刚刚才步入社会,有些事情他的眼光不够远,看事情不够透彻,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请您多多原谅,我这里就帮他给您赔不是了!”

    “哦,那倒是没有那个必要。”马炳坤从他桌上拿起一把裁纸刀,似笑非笑地说:“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一声,自己的兵马自己要带好,你的儿子现在正在妨碍我的朋友做事,这可就不太好了,老魏你也知道,在中国你是律师,精通各种法律,可是,出了国境那可就由不得你了!好好的一个年轻人,如果为了一点点小事就葬送了前途甚至是性命,你说多不值?”

    魏大勇看着他不停开合的嘴,每一个字仿佛都在他心里狠狠地打上一下,话虽不多,但说完之后,他已经是一身冷汗,这事情实在棘手,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魏乐贤到底做了什么?

    “好了。”马炳坤笑嘻嘻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作为朋友和合作伙伴,法律上的事情我什么都不懂,我能做的就是这个,在适当的时候给你提个醒,免得你到时候追悔莫及。这世上最好的事情就是事后虽然没有后悔药,但事前是有预防针的,只不过,这针打下去,有没有用那就只能看你脑袋好不好用了!”

    魏大勇将马炳坤送走,急匆匆地将助手叫进来,大声喝道:“这两天乐贤这个小子在干什么?”

    对方愣了一下,小声说:“应该是在忙事务所的案子吧,前天我还看到他在公司楼下吃午餐,打了个招呼,我们都忙,就没有细聊。”

    “不对!他应该不在国内!”马炳坤的话还在耳边缭绕,魏大勇心烦意乱。

    “我给他打个电话。”助理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

    “等等,让我想一想。”魏大勇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说:“先不要给他打电话,查清楚他现在在哪里,去做什么再作打算。”

    助理收起电话,马上出去了。

    魏大勇心神不能,这个儿子怎么就一点儿都没有遗传到自己!不用他有多精明,至少是不是应该做事之前先想想后果,他到底做了什么,让马炳坤说出那么可怕的话,什么叫为了一点小事就断送了前途甚至性命,越想越是着急。

    半个小时之后,助理急匆匆地走进来,对他说:“师傅,果然被你猜中了,乐贤现在在泰国。”

    “泰国?他跑到哪里做什么去了?”魏大勇从椅子上跳起来,有个好好的工作他不做,到底在干什么?

    “我们查到他买了昨天早上十点钟的机票到芭提雅,至于他去做什么了这就只有问他才知道了!走之前他什么都没有跟别人说过,就连公司的人也以为他公干。”助理笑了一下:“您不要太担心,也许是工作太忙,到芭提雅轻松一下罢了。”

    “他要真是个会招妓嫖娼的人我倒是放心了!只怕他脑袋不清楚,净做些自毁的事情!”魏大勇叹了一口气,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表,刚好九点。

    轻声对身后的助理说:“立刻给我预订医院的vip病房,我要住院!”

    “师傅,您哪里不舒服。”助理连忙凑上来。

    他冲他摆摆手:“去吧!把房间给我定下来,马上送我过去,再给魏乐贤打个电话,就说我要做心脏搭桥手术,非做不可,今天下午就开刀,让他回来签字。”(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