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524.自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24.自救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英姐只是想将这些马炳坤细心呵护的事情讲出来感动莫小北。

    殊不知,在莫小北看来,这实在可怕至极,马炳坤总是会用一往情深的方式来慢慢靠近自己的猎物,其实呢?不过是为他的自私和残忍找个托辞罢了。

    眼见目露鄙夷,英姐才连忙又说:“小姐,你不要想歪了,你要好好想想,他是爱你才会这样一直守护你的!真心为你好。”

    莫小北轻轻摇头,不管英姐之前表现得如何高深莫测,能够读懂人心,现在狐狸尾巴全都露出来了,她不屑再和英姐纠缠,慢慢走到床上,轻轻地闭上眼睛,守护?是守住吧?弄个英姐跟在她身后,让她无法离开。

    被禁锢住的猎物,马炳坤正打算用他深情款款的眼神和无孔不入的细心来慢慢蚕食她的固执,也许他认为,没有不能被他感动的女人,但莫小北却觉得他让人更加恐惧和反感。

    让人反感的是,他总是用绵密的方式让人接受他的一意愿。

    恐怖的是,他竟然可以无声无息地静静在夜里看她数个小时!

    想到这里,莫小北不由得审视了一遍房间,除了一把小锁之外,什么都没有,她为自己过去如履薄冰的日子捏了一把冷汗,若是他一个兽性大发,那还了得。

    自那天之后,没到夜里,莫小北就将房间中所有能搬能抬的东西,全都推到门口压住,夜里也总是不能安睡。只要有一丁点儿的动静,总是会立刻惊醒过来,然后就再难睡去,她就坐在电脑前。默默地浏览着那些关于宋绍钧的新闻。

    依旧繁忙。他上了报纸,除了公事就是公事,私事被他掩盖得很好,半点蛛丝马迹都看不到,不过看他眼神中意气风发。察觉不到丝毫的伤心。一定是很好吧!那个胸部很大的女人,一定能够让他快乐吧!他会在一个没有她的世界里,活得幸福快乐。

    每天天明,眼泪也流尽。笑容也满是。

    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正如同一株植物那般慢慢枯萎,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这是正在慢慢地走向死亡吗?

    死,她不怕,已经死过一次,眼下的处境对于她来说,生不如死,死亡反倒是成了一种解脱,莫小北听到英姐在电话中说:“人是被爱死的。”

    这话是在规劝马炳坤,同时也是说给莫小北听,莫小北只想发笑,这种时候跟马炳坤说这些还有意义吗?难道他会慷慨地说,既然如此就放了她吧!马炳坤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无所知,可是有一点她再清楚不过,说是直觉也好,就算是她死了,马炳坤也会把她的头骨做成法器,或者别的什么,永远带在身边。

    他占有欲太强,控制欲太强,接触得很少,但他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种执迷和步步为营地接近,莫小北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尽管他口口声声地说,知道她不是周韵。

    事实却证明,他就是将她当做了周韵。

    马炳坤有心病,这还得心药来医治,看来只有找到了周韵,自己才有一条活路。

    可是她该如何找到周韵呢?

    马炳坤财雄势大地网罗、马芸芸时时地想念,苏青十年如一日地四处寻找都毫无结果,找了那么多年,却仍旧是毫无踪影,她这一只囚鸟,又该如何找到周韵呢?

    虽然如此,不过还是有个好处,从英姐的只言片语中,偶尔会透露出关于周韵的事情,而且看她的年纪和跟马炳坤说话的方式,应该在马炳坤家帮佣已经很多年,就连马芸芸也是她一手带大的。

    她以往听到的关于周韵的描述,只是在马炳坤的深情思念和马芸芸的怨恨之中辗转拼凑,再有就是苏青的话,让周韵的形象如同一副画慢慢被润色完成,可是却仍旧缺了精髓,感觉不到她的心。

    她到底在想什么?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到底遇到了什么?

    是什么让她心甘情愿地放弃爱情选择家庭之后,却又狠心抛下嗷嗷待哺的女儿人间蒸发了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一定要自救!或许了解周韵的人未必能够找到她,她可以呢?

    心中这样想在,便是整个人都精神起来,饭也能吃不少,活动也多了起来。

    苏春娥对所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依旧是每天都来。

    她却不敢贸贸然开口问英姐,这个女人太聪明,很容易就会洞悉她真正的目的,那完全无益于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于是她慢慢耐下性子来,将半数的时间用来教苏春娥这个并没有多少天赋的学生画画。

    这是好事,同时也是最好的掩饰,让英姐觉得她寄情与画画,便自然不会再生出疑心来,只是这样也有坏处,马炳坤仍旧是一周要过来两次,不再偷偷摸摸,也在这里过夜,就睡在她隔壁的房间。

    好在上次被她责骂过之后,只要马炳坤要来,英姐都会提前说。

    一听到这个,她便直接回房将门牢牢关起来,还要将搬东西将门挡住,不吃饭也不睡觉,只是生怕就算这样,马炳坤也能从遁地进来似的。

    她只听到马炳坤在门外叹着气跟英姐说:“她当我是色中饿鬼一般,我该怎么办?”

    英姐则劝他:“要慢慢来,你既然选择了要慢慢感动她,就要有耐心,她心性高,不似一般的女人,知道你是马炳坤就什么都不需要做,更何况现在她还恨你,每天都看宋绍钧的网页,她还忘不了他,给她一点时间。”

    两人说话着就进了她隔壁的房间,于是再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莫小北发现她患上了严重的过敏症,对马炳坤过敏,听到他的名字觉得不舒服,看到他就想杀了他,现在光是想到他就睡在隔壁的房间,也会觉得痛苦不堪。

    英姐说得不对,她不可能慢慢被马炳坤感动的,她根本不爱他!那么无耻卑鄙的人?值得谁爱呢?时间越长,她越是讨厌他,如同一滩浑水,安静之后慢慢沉淀,那些泥更厚积,并且一目了然。

    难怪周韵要离他而去!她恨恨地想,至少自己开始慢慢理解周韵的第一点,在苏青口中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女子,有着超然脱俗的美丽梦想,看透了他的真面目,哪有不走的道理?

    英姐是个很小心的人,也很安静,如果不仔细去感受,你甚至无法感觉到她的存在,莫小北心中有些着急,最糟糕的是,前些日子一直是这样过的,若是现在她忽然表现得十分健谈,一定会引起她的怀疑,若是不主动一些,她定然是不会说一句话的。

    这样的困局让她左右为难,怎么做都不是。

    她一直在等待机会,好好跟英姐聊一聊。

    一天中午,过来十二点,还没有看到英姐过来叫她吃饭,莫小北有些奇怪,便下楼去看,正好看到有人送外卖过来,满满放了一桌子,英姐举着右手站在那里,用左手正蹩脚地签字,吃的是牛排。

    很少看到上法国菜可以全都一起放在一起,很有中国特色。

    英姐见了她,便笑着说:“我今天在阴沟里翻船了,差不多做了一辈子的饭,今天切火腿也会切了手,得委屈你几天吃吃这些个,我想很快就会好了,倒不是没有办法做事,只是怕手上有伤口,做出来的菜有细菌,你原本就吃得少,要是再吃得不卫生可就糟了!”她自嘲地将自己包了纱布的手晃了晃。

    莫小北笑着摇头:“已经很丰盛了。”

    英姐还为苏春娥也准备了一份,两人都下意识地看了看,不太像是会过来的样子,都已经过来十二点。

    “小姐,你坐一下,我过去看看。”英姐站起来。

    莫小北笑着说:“你的手受伤了,不要到处走,我去吧!”说完她站起来便往苏春娥的家里走,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她在里面又是跳又是笑。

    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声音。

    莫小北走到窗边,看到她正和一对中年夫妇谈笑,样子十分兴奋,手舞足蹈,还不是用手指指这边的房子。

    那是她的父母吧?莫小北笑着回来,英姐就站在门口,笑着说:“她是不是家里来了客人?”

    莫小北冲她点点头:“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或者说,她今天终于不用打扰我们了!”

    回到饭厅,英姐便低头往厨房里钻。

    莫小北看桌上放着两份牛排,便笑着对她说:“英姐,今天你就和我一起吃吧!你伤了手,就别再去做自己的了,而且这里也多出一份来,就那么扔掉了,会有多可惜?”

    英姐还是不依。

    莫小北便将她拉过来,按在椅子上坐好,又打开红酒为她倒了一杯,说:“吃吧!”

    英姐看着她忙碌,笑了,没有动手吃东西,却是喝了一口酒,看着她笑。

    莫小北有些心虚,她对英姐的关心不单单是纯关心,还夹杂着一些目的,这让她感到羞惭,不过她唯有这样才能慢慢地、不动声色地接近她,从她口中听到周韵的事情。

    周韵,你可以救我吗?(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