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546.过尽繁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46.过尽繁华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普罗旺斯的阳光明媚,与空气纯净是分不开的,莫小北自诩在爱情上不是个幸运的人,虽然遇到了深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俗事所扰,但在朋友运上却是非常不赖的,她总能遇到雪中送炭的朋友。

    柳培安是,左婵也是。

    没有护照也没有多少钱的莫小北被马芸芸赶出来之后,便想到了左婵。

    左婵的小屋子里,虽然连一张让她睡觉的床都没有,直到今天,她还是睡在沙发上的睡袋里,可是却从未如此安心,并不是左婵小气,而是那屋子只有一个卧室,左婵根本没有打算让人分享自己的生活,但还是十分开心地接纳了她。

    田园之中极其安静的生活,让莫小北心中的痛渐渐平复下来,左婵每天去一趟古堡,那是她的酒店,不过是去上班而已,只要下班时间,她就会回来,有的时候会带些吃的回来,但多数时候,她们两个人都是在吃左婵的拿手意粉。

    莫小北学会了煮这种意粉,就算没有什么天分也做得很好吃,做法和简单,煮面加盐,然后用黄油炒了剁碎了的蒜泥和洋葱丁,再翻炒两下,她从没有想到曾建宝手把手都没能让她学会做这么美味的东西,却是左婵用最简单的方法教会了她。

    她还学会了泡薰衣草茶,漂亮的紫色皇后让她心情轻松。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委屈,没有苦衷,终日在花香中发酵,在阳光下敞开。

    听说。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在这里,薰衣草比金钱来得更有魅力,有无数关于它美丽的传说,莫小北几乎隔几天就能听到一个版本,虽然都是差不多构造和结局。但她喜欢这种生活每一个她都喜欢。因为在那些故事里,爱情通常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她有的时候会想,自己反复地听着当地的村妇用法语讲着那些小故事,不过是一种补偿作用。现实中得不到美好的结局,听到也觉得幸福。

    左婵花田中薰衣草全都卖给了当地的商人,听说他们用这些紫色的小花制作昂贵的精油,成熟时有工人会来收割。然后左婵又雇人栽种,周而复始,如此简单,她已经如此重复了数年。

    生活简单而又美好,难怪有人说,来到了普罗旺斯就不会想再离开,这里有你需要的所有的东西,干燥的天气却能让人心中滋润,这是一种魔力。

    只是,还非常想念宋绍钧。

    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举一动,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立刻浮现在脑海中,如同镌刻在记忆之中,无法抹去。

    一个人坐在小院中,看着面前一望无垠的紫色,喝着馥郁的薰衣草茶,默默地想念他,这种感觉已经足够美好,即便不能常伴他身边也无妨了,她现在甚至很少上网,她只是单纯地想,自己可以守着和他曾经的那些美好日子过一辈子。

    晚上,左婵从古堡回来,刚进门就笑着对她说:“马炳坤又让人来古堡找了你一趟,他也算是不死心的,这几个月以来,我都记不清有人来找过你多少次了!他连这里都想到了,只是做梦都想不到,你会就在距离那个古堡两英里的小房子里。”

    莫小北苦笑,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就觉得心中不自在,只是又笑着说:“今天怎么样?”

    “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但入住率已经很好了,反正我也不需要更多的钱,从那里赚到的钱,只要够维护古堡就行了!”她脱掉外套,从车上将餐厅中拿来的红肠拿出来。

    “对于一座古建筑最好的维护,莫过于还有人住,你已经做到了!”莫小北拿来两只盘子,放在桌上,又进去拿刀叉。

    左婵看着她,笑:“我买了一台电视,你可以打发时间。”

    “其实我已经够麻烦你的了!”莫小北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在左婵这里白吃白住了那么长时间,是应该要找些事情做了,总不能一辈子都靠人家。

    左婵大笑:“你不是在花田里帮忙的吗?我还没有付你薪水呢!对了,你知不知道,有好几个小伙子过来问我,这个美丽的中国姑娘结婚了没有?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呢?”

    完全明白左婵说这些话的意思,这些日子,她劝自己放开心胸也不是一两次了,便笑着摇头说:“请你转告他们,我心里有人了。”

    “你这是何苦呢?”左婵无奈地摇摇头:“有点时候我还真是想不通,我们两个人的性格差那么多,竟然也可以做朋友!你死心眼儿,我定不下来,什么时候咱俩掰开了,活水调一调,说不定就都能变成正常人!”

    莫小北浅笑不止。

    看到她笑,左婵又叹气:“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自己都跟我说,不会再回到宋绍钧身边,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还要念念不忘呢?不如就彻底忘了他吧!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有点时候简单才是最好的。他太复杂了,不适合你。”

    莫小北仍旧只是笑,她并不是不想回答,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措辞才能够让一个认为每个男人都有一定使用期限的女人明白,有些爱,就因为爱得太痛了,太苦了,也太浓郁了,所以一辈子都无法抹去。

    两人有一句无一句地闲聊,临近傍晚时分,果然看到镇上电器店的老板过来送货。

    电视装好了,左婵坐在沙发上,不住地按动着遥控器上的按钮。

    莫小北正在厨房中洗碗,只听到左婵说:“前几天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来古堡,正好是从你家那里来的,谁知道前脚刚进来,不到半个小时就央求我用私人飞机送他回去!人啊,如果无法抛下那些狗屁叨叨的事情,就算来了这里也是白搭。”

    将盘子放入碗柜中,抱着坐禅的短耳猫迪迪从厨房中出来,那小家伙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十分舒适地眯着眼睛躺在她怀中,在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一边抚弄迪迪,一边听着左婵说话。

    “没有几个人可以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你做到了。”莫小北轻声回答她。

    她点头说:“那是因为我过尽繁华,最终回归平静的时候才会如此心甘情愿,你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经历过人间繁华的人,就算一直过得平淡,却也没有办法真正懂得平淡的好,如果不是爱过那么多次,又怎么会心如止水一般呢?就像你,就是中了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毒害,整个人卡在巫山那里了,下不来了!白白耽误了自己的大好青春!我说呢!你这个年纪,正是享受爱情的最佳时节!好好想想,迷人的普罗旺斯,等待爱情的薰衣草田,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女子,再在这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是多美的事情!”

    莫小北一直在看着迪迪,这个家伙爱吃懒动,成天都蜷缩在左婵的摇椅上,如果不知道的人,还真当是一只大的抱枕放在那里呢!忍不住漾出笑意来,对于左婵费尽心机地劝解,反倒置若罔闻,心中虽然有些抱歉,住在这里还不太搭理人家,无奈只是与她价值观,爱情观都不同,无法沟通,与其顶嘴,不如沉默的好。

    看她玩猫,左婵摇摇头,接着看自己的电视,又说:“我知道他很好,很完美,可是他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没有听说过吗?时间有两种,一种是过去,一种是未来,而人是踩在过去和未来之间,融入当下的那个瞬间,你打算永远活在过去?只依靠你那些可怜的记忆来温暖自己?这太傻也太笨了!”

    听着她的话,莫小北笑嘻嘻地伸手去抓迪迪的肚皮,它觉得舒服,整个身体都翻过来,手脚摊开一副享受的样子。

    莫小北笑着抚弄着它柔软的肚皮,小声回答:“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吧!”

    “时间就是生命。”这个左婵,一步都不会退。莫小北只能浅笑,她不敢再说,自己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宋绍钧的样子,而是时间越久,那画面愈发清晰,说了,只怕又要被埋怨几分,便笑着从柜子中拿出一个玩具,逗着迪迪玩。

    这猫咪的爪子平日里收着,拿在手中软软肉肉的,可是一玩起来,就会立刻弹出尖利的指甲来,迪迪凶巴巴地看着拿玩具,用爪子勾住就不放,配上它傻乎乎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可爱。

    “你也得想想结果啊!就像我那个朋友,他看中了的西郊一块地,听说是马上就要开始拍卖,什么都准备好了,只说是来休个假,谁想到递标书的时间是四天,四天?听着好好,结果是周五一天,周六周日两天,周一一天,他来了飞奔回去,路上又耽搁了一会儿,结果还不是白白赶回去了!”左婵叹了一口气。

    莫小北只听到西郊几个字,就立刻呆住了,手僵在了原地,迪迪的爪子一下子便抓在了她的手背上,立刻便是几条血痕。(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