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先婚后爱 »  562.黑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62.黑影

小说:重生之先婚后爱作者:妖芝蓝
返回目录

    站在门口的曹妈看到宋老太太晕倒了,尖叫着跑进来,哭了起来。

    宋绍莲和宋绍茵也忙着折回来,兄妹三人忙着将宋老太太送到了医院。

    一夜无眠。

    宋老太太并不大碍,只是一时间气急攻心,晕倒了,黄医生帮她做了个全身检查,才说让大家放心,醒来就没事了。

    宋绍钧闭上眼睛,看着窗外。

    这老太太晕倒了,宋绍茵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哭,宋绍莲才把曹妈叫过来问,曹妈这才支支吾吾地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边。

    原本是宋老太太赶走了宋绍茵的男朋友俞斌,但茵茵一直不知道,只以为俞斌有事没有找他,一直他的电话也没有人听,她自己一个人去了俞斌的公寓,看到大白天里喝得烂醉如泥的俞斌,自然就什么都清楚了。

    从俞斌那里回来之后,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两天没有吃东西,只是哭。

    床上的宋老太太显得格外安详,她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肩上,不再高高盘起,她脸上十分干净,不再有浓浓的妆容,姐妹三人站在宋老太太床头,各有心思,都没有说话。

    宋老太太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窗前的三人,笑了一下。

    宋绍茵立刻哭着跑到她身边,俯身哭泣。

    宋绍莲的气也消了一半,悄悄擦眼泪,却仍旧固执地不肯离去。

    不知道怎么的,宋绍钧只是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玉姐,心中酸痛,眼中艰涩。

    宋老太太看了看自己的大女儿,小声说道:“把你妹妹带到你那里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两天!”

    三人从病房中出来。曹妈进去。

    宋绍钧开着车子将宋绍莲和宋绍茵送回家,自己才疲惫地开车回去,已经是凌晨两点,莫家大宅中有一盏灯还亮着,宋绍钧看到那是莫小北的窗口,心中只觉得一阵暖意。可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原本他就没有什么经验。她太漂亮了,也太会骗人了!他简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那盏灯,他靠在车子的椅背上,不知不接竟沉沉睡去。

    莫小北听到车子的声音。从窗户里看到车子开进来,等了很久却还是没有看到宋绍钧上来,这才披上衣服下去看。

    这才发现他在车上睡着了。眉头深锁。

    他还有什么烦恼呢?从屋子里拿出一条毛毯来,放在他的身上,只闻到一股清香。那是属于女孩子的香味,她的神经猛地嘭开,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原来,他是在烦恼这个,他想帮忙做生态城的项目,却在害怕看到她。

    看样子。他已经有了要好的女朋友。

    从他胸前的衣服上,莫小北找到了一条长长的发丝。这让她只觉得万箭穿心,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另外一个温婉的女人,伏在他的胸口轻声哀求着他不要离开。

    心痛得无以复加。

    她的手轻轻地滑过他的脸颊,才苦笑着打开车门,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从车上下来,正打算回房间,却猛地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口闪过。

    她愣了一下。

    慢慢走过去,将大门口的灯打开,又打开大门,探出头往外看,墙边空无一人,只是院中探出来的枝叶让灯影下的光线更加昏暗。

    “小姐,请问你是莫小北吗?”

    莫小北猛地一惊,被这个问题弄得毛骨悚然,这是什么人?

    忙转头过去看,只看到一个十分消瘦的女子站在她的门口,清冷的夜里,她只穿着一件单衣,用力抱紧自己的身体,却仍旧挡不住地瑟瑟发抖。

    莫小北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她。

    这个女子半夜三更跑出来问自己到底是不是莫小北?这让她该如何回答?

    午夜的灯光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昏暗,那女子狭长的影子在这条寂寥的街道上拖得很长。

    看来她不是鬼。

    更可怕。

    莫小北轻笑了一声,小声说:“你有事吗?”

    那个女人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半晌才说:“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问,我只是有些急了,你住在这里,是不是认识莫家的人?”

    莫小北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并不觉得眼熟,忙笑着点点头,说:“我是莫小北的朋友,莫家。”要说已经全家都已经离世,她实在说不出口。

    “我不知道莫家是不是还有亲戚,你若是他们的朋友,能不能告诉我哪里还有莫家的亲戚,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们!”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

    莫小北看了看她,便对她说:“如果有事的话,你就跟我说吧!”

    “你?”那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才说:“好吧!我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既然你愿意帮忙,那我就只有拜托你了!请问,我可以到房子里去说吗?”

    “她是谁?”宋绍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

    那个女人一脸防备地看着宋绍钧,正如宋绍钧一脸防备地看着她。

    莫小北叹了一口气,小声说:“她来找莫家的人。”然后转头看那个女人笑说:“他是我先生,进来说吧!”

    那个女人一进门就开始跺脚,她已经在寒风中站了两三个钟头,却始终不敢去敲门,她看到这个房子中只有那盏灯还亮着,但也听说那个房间的主人早已不在人世,只觉得恐惧,但又别无他法,只能等着,宋绍钧的车子进来了,她这才看到有人从里面出来,过来查看的时候,被莫小北发现了。

    莫小北只听到她饥肠辘辘,便到厨房中,用微波炉将晚上的剩菜都热了一遍,那女人见了,也不客气,狼吞虎咽起来。

    莫小北和宋绍钧看着她吃完,满足地拍拍肚子,才问她原委。

    这女人想了想,说:“我该什么地方说起呢?对了,这个吧!”那个女人将身上的钱包从裤兜里掏出来,递给莫小北,将里面的照片只给他们看:“这是我的男朋友,他是记者。”

    照片里是一个和她一样精瘦的男人,头发很少,稀疏的像是秋天的叶子,笑得很是灿烂。

    莫小北和宋绍钧对视一眼,又看她。

    她回过神来,忙又说:“其实他最大的愿望是当个战地记者,只是一直没有那样的机会,他说,只有在战争中,才能看到人类最真实的面孔。”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梦想要比他的头发好看得多,但这跟莫家有什么关系?

    那个女人也看到了莫小北眼中的疑惑,忙笑了一下:“对不起,我把话题扯远了,是这样的,我的男朋友叫徐庆春,一直都在一家小杂志社工作,说得难听一点儿就是狗仔队,他一直在报道莫家的新闻,也从中发现了不少的事情,本想深挖的,可是前两天杂志社的老板忽然跟员工说,杂志社要选派人员到中东去,对巴以冲突做一个最深入的报道,别人都当这是送命的工作,这也是他一直的梦想,当然自告奋勇地要去,当时我也劝他,这就是一个写八卦的小杂志,怎么可能有那么高的深度,忽然间跟发神经似的要去做关于战争的报道,但他相信,这也许是他一辈子唯一一次能够近距离接触战争的机会,所以铁了心要去。”

    这话让莫小北疑窦丛生,忙着想问她,宋绍钧轻轻地拉起她的手,小声说:“别急,听她把话说完!”

    “一开始还好,每天都能给我打个电话回来,可是自从三天前他说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人跟着他之后,就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女人有些着急地说:“我没有工作,两个人都是靠他的收入来生活,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回去,看到我的房子着火了,想到他前两天跟我说起有人跟着他的事情,也害怕了,都不敢回去,我才想起来,他说如果他有什么事情,就来找莫家的人,就算你们帮不了我的忙,也要让你们知道事情的真相!”

    “你们能帮我把他找回来吗?”那个女人说到这里,轻轻地哭了两声。

    “你就不能联络当地的大使馆吗?将你男朋友的事情告诉他们!”莫小北想了想,对她说。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说:“我已经试过了,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音。”

    “你现在能告诉我们,他想让你来告诉莫家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宋绍钧问她。

    她这才又哭着说:“当时我没放在心上,他给了我一本剪辑簿,里面全是关于莫家的新闻,我放在那里没有仔细看,现在一把火都烧掉了!”

    宋绍钧又皱了一下眉头,才说:“能不能回想一下,跟什么有关?”

    “好像是莫从志的巨额遗产!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女人哭得十分伤心,又说:“我现在好害怕!”

    宋绍钧用了握了一下莫小北的手,才对那个女人说:“不要着急,慢慢想,你父母在哪里?”

    那个女人抬起眼睛,又充满希望地看着宋绍钧,小声说:“我是黑龙江人!”

    “我让人送你回去,你先离开这里再说。”宋绍钧说完便拿着电话出去了。(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