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093 恶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3 恶梦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纳兰玲玲赌气推开司徒翰,却又被他抱了回去,她鼓起怒气的小脸,怒声道:“司徒翰,你放开我!别碰我。”

    司徒翰将她的小脑袋压在胸膛上,高挺的鼻尖,轻轻摩搓她的头顶,哑声道:“娘子,别生气了,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解释。”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阳刚味,渐渐让纳兰玲玲停下挣扎,她乖乖地靠在他胸膛上,声音却有些冷淡与疏离,“你还想解释什么?我原本以为你很单纯,可没想到你都是在骗我,我讨厌你!”

    司徒翰一听,又将她的小脑袋紧压在胸膛上,认真说道:“我没有骗你,宝宝,母妃说的全不是事实,我可以解释,只要你相信我,我全都可以解释给你听。”

    他心疼宝宝受委屈,心疼她生气,心疼她因为误会而伤心。

    “那你解释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够怎么解释惠妃娘娘说的话,你跟沉香之间的关系,难道不是真的吗?”纳兰玲玲低吼道。

    她确实想听他解释,要他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但是,她又好怕,怕司徒翰又会说谎骗她,两人才成亲没几天,居然多了个沉香,还是惠妃中意的媳妇,这让她怎能不生气。

    再说,惠妃娘娘不可能随便捏造故事骗她,司徒翰与沉香之间,绝对有过那些回忆。

    “母妃说的那些事,确实是有……”司徒翰解释道。

    纳兰玲玲一听,脸色瞬间刷白,怒气又涌了上来,狠狠推开他,“你看,连你自己都说有了,你还想解释什么?”

    可恶,太可恶,司徒翰果然与沉香有过一段情。

    “宝宝──”司徒翰又将她娇小的身子搂回怀里,语气有些激动,低吼道:“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

    纳兰玲玲经他一吼,早上受到的委屈与难过,全化成泪水落了下来,她赶紧擦掉眼泪,紧咬下唇,不想让司徒翰见到她软弱的一面。

    他吼她,司徒翰居然敢吼她,她的傻呼呼相公居然会吼她,心好疼,好痛!

    一瞧见她的泪水,司徒翰立即懊恼不已,轻拍她颤抖着背,口气也缓和了许多,解释道:“十三岁那年,沉香在山区走丢了,我只是去找她,由于天色已晚,当时她脚上有伤,所以我才会陪她在山上待一晚。”

    纳兰玲玲听闻,不语。

    “至于母妃说的,萤火虫,那是因为,当时我才刚学会抓萤火虫,所以那年,我几乎每晚上都会放萤火虫,只是恰巧沉香出现,而母妃刚好见到沉香与我放萤火虫的画面,她才会误会。”想子都以。

    纳兰玲玲吸了吸鼻子,抬头看她,那双红通通的眼睛,有疑惑,却也有迷茫。

    她不知道该相信他的话吗?司徒翰跟沉香之间真的没什么吗?

    “你不相信我?”司徒翰轻抚她的脸颊,问道。

    纳兰玲玲听闻,眼眸一垂,淡淡说着,“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惠妃娘娘的话,以及沉香的反应,都让她认为,司徒翰与沉香之间不单纯。

    下一秒,司徒翰又将她的小脑袋紧压在心口处,哑声道:“宝宝,你听听我的心跳声。”

    纳兰玲玲乖乖的听着,蹦蹦蹦,一声又一声强而有力,那稳健的心跳声,似乎是在告诉她,他没说谎,他是真心的。

    “你听见了吗?”高挺的鼻尖,摩搓她的发丝,认真说道:“我的心跳声,是不会骗人的,尤其是你,宝宝,它永远不会骗你。”

    蹦蹦蹦——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依旧一声又一声地传进纳兰玲玲耳朵里,慢慢流进她的心底。

    “相信我了吗?”司徒翰一问,好听的嗓音,让她心中仅存的一丝疑惑,溃堤了。

    纳兰玲玲点了点头,静静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司徒翰,你永远都不可能骗我,对不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骗我!”

    听闻,抚摸她背部的大手,明显一颤,但纳兰玲玲却没发现,她紧抱着他,没得到司徒翰的答话,她又赶紧问道:“答应我,这辈子都不许骗我!”

    “好,我答应你,这辈子,永远不会骗你。”这句话,司徒翰回的很心虚,也很沉重。

    除了他装傻以及豹族的事情之外,他绝不欺瞒宝宝任何事情,绝不。

    至于,他的真实身分,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会选个适当的时机,向她坦白一切。

    纳兰玲玲一听,脸上随即释放笑容,静静靠在他怀中,司徒翰的怀抱很温暖,也很安全,而这个怀抱,永远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谁也不许抢。

    ***

    深夜,床榻上,纳兰玲玲睡得极为不安稳,饱满的额头上,早已布满细细如雨般的汗水,沾湿了她的发丝,也沾湿了她头下的绵枕。

    黑夜,弯曲的小山路,妇人手上抱了一个年约四、五岁的小女孩,另一手牵了一名小男孩,年纪看起来约莫八、九岁大。

    妇人发现后头追赶的火光,吓得加快脚步,朝前方逃去。

    画面一转,小女孩与小男孩不知何时,已藏在床底下,两双害怕的眼眸,不停地打转在外头几十双黑靴上,却没敢发出一丝声音。

    碰——plfh。

    妇人满身是血,倒了下来,那双美眸充满了恨意,瞠得老大,视线缓缓与床底下的两名孩子对上眼,有担忧,有有心疼,更有浓浓的不舍。

    小女孩见到血淋淋的一幕,吓得想大声尖叫,却被一旁的小男孩捂住小嘴,不让她出声,小男孩惊恐的眼眸死盯着妇人,两人对望了一会儿,妇人微微一笑,血红得美眸,缓缓闭了起来。

    模糊的画面、模糊的梦境,突然,四周一片火红,小男孩与小女孩陷入一片火海,男孩拉起嚎啕大哭的小女孩,转身往门外跑去,这时,上方一根梁柱,重重落下。

    “啊──”

    纳兰玲玲从梦中惊醒了过来,面色苍白,薄薄的里衣贴在背后,湿凉湿凉的,她身手一摸,这才发现背后已湿了一大片,不是热汗,而是冷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