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30 丈夫与小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0 丈夫与小姑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沐静娴,你别逼我对你动手,否则你会后悔的。”上官天澈怒瞪她,身子一转,关心询问纳兰玲玲,“有没有哪里受伤?”

    纳兰玲玲摇了摇头,心头,隐约抽疼。

    “上官天澈,你太可恶了,你居然敢在我面前与这个贱人这般亲密。”沐静娴完全忍受不了上官天澈对纳兰玲玲温柔,那种温柔,是她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打从她第一眼见到上官天澈时,就喜欢上他,可自己也知道,上官天澈根本没喜欢过她,当初会娶她,也是因为她无意间听见上官天澈与太后的对话,才知道,原来上官天澈还有一个妹妹。

    只是,太后以及上官天澈不想让外界人知道,他有妹妹的事实,只好以娶她进门为条件,要她隐瞒这个秘密一辈子。

    对于上官天澈有个妹妹,沐静娴倒不以为意,只是,当她发现上官天澈与纳兰玲玲走得很近,也对纳兰玲玲不错,这样的举动,难免让她有些吃醋,于是她找上官天澈质问,才知道,纳兰玲玲是他的亲妹妹。

    得知他们有血缘关系,沐静娴自然是认为纳兰玲玲对她不会构成威胁,毕竟哥哥对妹妹再怎么好,也只是基于亲情之间的好,所以她没多想。

    直到,无意间听见纳兰玲玲的告白,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一气之下,向纳兰玲玲说出事实,想藉此断了纳兰玲玲不该有的念头,但也因为这样,上官天澈从那一天开始,对她只有恨,连基本夫妻间的关心,他也不再给她。

    见她,就像是见到仇人一样,只有恨与厌恶。q7hv。

    见上官天澈不搭里她,怒眸一转,恶狠狠瞪着纳兰玲玲,吼道:“纳兰玲玲,你可真厉害,都已经成亲了,还来勾引我丈夫。”

    纳兰玲玲柳眉一皱,不太明白沐静娴的话,但听到她说的话,不知为何,心,隐约有一股怒气。

    “沐静娴──”上官天澈怒吼一声,正想说什么时,一名下人匆忙奔了过来。

    “大人!大人!太后娘娘来了。”

    上官天澈脸上布满讶异,接着浓眉一皱,拉起纳兰玲玲的手,焦急说道:“玲儿,太后那里哥哥来应付,你先进屋内躲一躲。”

    太后前来,肯定是想接纳兰玲玲回宫,虽然他答应过,会尊重纳兰玲玲的选择,可现在听闻太后到来,他还是不舍得纳兰玲玲回宫,深怕自己妹妹回去,又会受苦了。

    纳兰玲玲正想开口说话时,一旁的沐静娴已经抓住她的胳膊,不让上官天澈带她离开。

    “上官天澈,你又想带这个贱人到哪去?如今太后来了,那正好,咱们今天把事情全讲开来,我倒要看看,纳兰玲玲刺杀我的那一剑,太后会怎么解释?”

    上官天澈见沐静娴死抓着纳兰玲玲的手,恼怒吼道:“沐静娴,放手!”

    “不放,今天谁也别想走!”沐静娴怒吼回去,将纳兰玲玲抓得更紧。

    纳兰玲玲被两人一左一右抓得死紧,顿时感觉手好疼,两人的力道都很大,但上官天澈没弄疼她,疼的是沐静娴那一边,她是故意的,表面上死抓她的胳膊,可是,她的手指,是狠狠捏着她的肉。

    “沐静娴,你找死啊!”上官天澈大手扣住她的手腕,使劲一扭,不顾她喊疼,大力将她的手给挪开,直接推开她。

    看着她狼狈跌坐在地上,上官天澈没多看她一眼,紧拉着纳兰玲玲准备回房。

    “澈儿,哀家人都来了,你还想躲吗?”太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沐静娴见到太后前来,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来到太后身边,气愤抱怨道;“太后娘娘,纳兰玲玲那个贱人已经嫁给锦王了,居然还来勾引我丈夫,请太后做主。”

    上官天澈一听,脸色沉到极致,连一旁纳兰玲玲看了都有些害怕。

    “静娴,玲ㄚ头是澈儿的妹妹,你是澈儿的妻子,怎么可以这样批评自己的小姑呢?”太后声音有些冷沉。

    沐静娴一听,完全不能接受太后的指责,脸色也冷了下来,嘲讽一笑,“小姑?!那也要他们之间真是兄妹关系,但他们没有……”

    “静娴,不许胡说八道!”太后叱喝一声,眼眸扫了周围下人一圈。

    沐静娴自然知道太后的顾忌,但她也不想管了,既然上官天澈都可以不顾夫妻之情,那她何必替他们保住面子,再说,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上官天澈与纳兰玲玲就必须承担众人的嘲笑与鄙夷。

    “我胡说八道,两兄妹当年做出不要脸的事情,纳兰玲玲衣衫不整的勾引我丈夫,你要我如何忍耐,再说,太后你问问自己,当年我撞见纳兰玲玲衣衫不整的窝在我丈夫怀里,我能不生气吗?”沐静娴越说越大声,仿佛是故意说给周围所有下人们听。

    下人们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对于这件事情,确实让他们非常意外,但是,主子间的事情,他们还是不要八卦比较好,毕竟在场的还有太后,那是他们惹不起的。

    这么想,周围所有下人,全都远离他们的视线,谁也不敢好奇留在原地偷听。

    纳兰玲玲听闻沐静娴的话,小脸瞬间惨白了下来,脑中一幕幕模糊画面闪过。

    “沐静娴!你住口。”上官天澈眼尖发现纳兰玲玲的异样,怒声吼道。

    太后同样也想责骂,却听沐静娴又吼道:

    “话说完,我自然会住口。太后,我问你,当年那晚,纳兰玲玲刺杀我,我重伤昏迷了两年,而你与上官天澈却对外宣称只是刺客,甚至要所有人不追究此事,你这般包庇纳兰玲玲,那我呢?我的公道你该如何还给我?!”

    纳兰玲玲一听,小脸又白了几分,与上官天澈衣衫不整,难道以前的纳兰玲玲真的那么爱上官天澈,甚至不顾伦理,也要与自己的亲哥哥在一起。

    还有刚刚沐静娴说的刺杀?以前的纳兰玲玲刺杀过沐静娴,太可怕了!

    “静娴,如果那晚你能理智一点,不拿剑伤害玲ㄚ头,她也不会有机会拿剑刺杀你,这件事情,你有错在先,怎么能全将错推给玲ㄚ头呢?”太后道。

    “哈哈哈──”沐静娴一听,嘲讽大笑,冷冷接着说,“理智?那天晚上你要我如何理智,撞见丈夫与小姑在房内亲密的样子,我还有理智可言吗?”

    “静娴……”太后无奈一叹。

    沐静娴又是一吼,情绪有些失控,“总之,一切的错全在纳兰玲玲身上,如果她当初不下贱到脱衣服勾引我丈夫,我又怎么会失去理智,一切的一切,全是纳兰玲玲的错!”

    腥红的怒眸与纳兰玲玲错愕的眸子对上。

    啪──狠戾一巴掌,狠狠甩在沐静娴脸上。

    太后脸色凝重,语带责备的说道:“澈儿,有话好说,怎能动手!”

    纳兰玲玲只觉得脑袋晕嗡嗡,属于以前纳兰玲玲的心,不断发疼着,很难受。

    勾引?!

    不可能,以前的纳兰玲玲与上官天澈,不可能发生亲密关系,这副身子的初夜,是给了司徒翰,那天她中了春药,司徒翰帮她解毒,隔天醒来时,床榻上确实有落红,那就证明,以前纳兰玲玲的身子是清白的。

    “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上官天澈激动怒吼,完全没了平时温柔。

    他狠狠瞪着跌坐在地上的沐静娴,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大力丢甩在她身上,森冷道:“沐静娴,从现在开始,你与我上官天澈,毫无瓜葛。”

    沐静娴拿起那张纸,却被上头“休书”两个字给震傻了,不敢置信上官天澈会如此无情的休掉她,眼眶一热,泪水款款落下,她立刻起身,死命抓着上官天澈的手臂。

    “天澈,我不要跟你离缘,你不能休了我,不能!”沐静娴激动哭喊道,疯狂地将手上的休书给撕烂,完全不接受那封休书。

    上官天澈冷眸一垂,看着地上破碎的纸张,他没有恼怒,而是冷冷说道:“你可以撕掉这一张休书,但我告诉你,休书我是给定了,你撕一张,我可以再写一百张,不管你撕多少,你沐静娴,从此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他早就忍受不了沐静娴的无理取闹,他并不爱她,两人的婚姻,从头到尾只有痛苦,没有快乐,他无法再撑下去了,这种生活,他厌烦了。

    “天澈,不要,我不要,你不能休了我!”沐静娴激动吼道。

    见上官天澈冷漠不语,她只觉得,丈夫会对她无情,全是因为纳兰玲玲的关系,这么想,她的怨恨又更深了,松开上官天澈的手,愤怒朝纳兰玲玲扑去。

    “纳兰玲玲,你这个贱人,为什么,你为什么三番两次来破坏我跟天澈,当年你主动勾引天澈,害我昏迷了两年的帐我还没跟你算,你现在又让天澈休了我,你这个贱女人。”

    得兰沐也。沐静娴激动疯狂拉扯纳兰玲玲的发丝,不顾她喊痛,大力拉扯,拍打,完全将气出在她身上。

    “沐静娴,你够了!”上官天澈一个用力将她推开,并将头发被扯得凌乱的纳兰玲玲搂进怀里。

    “上官天澈!纳兰玲玲!你们这对狗男女,会不得好死……”沐静娴嘶吼一声,情绪失控,转身跑远了。

    太后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的背影,“澈儿,静娴跑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别管她!那疯女人,这辈子跟我不再有任何关系。”上官天澈怒吼道,稍微松开怀中的人,关心检查道:“玲儿,你有没有受伤?”

    纳兰玲玲摇了摇头,正想说话,突然瞟见他身后不远处,从树下走出来,一步一步朝她们走来的男子,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几乎是铁青着一张脸,腥红的眸子,死死瞪着她。

    “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