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42 她救了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2 她救了他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阿音,你怎么来了?”阿牛一见她,顿时觉得头疼。起道一以。

    阿音来到阿牛身边,亲密地挽住他的手臂,投给纳兰玲玲一个得意的眼神,娇滴滴说道:“阿牛哥,我是来跟你商量下个月灯火节的事情。”

    “灯火节?!”

    阿牛一听,这才想起百里镇,三年一度举办的灯火节,他连忙转头望向纳兰玲玲,欣喜说道:“阿玲,下个月灯火节,咱们一起到镇上去参加,顺便带上包子,他肯定很开心的。”

    纳兰玲玲还没开口说话,阿音已经率先开了口,冷冷一笑说道:“阿牛哥,有我陪你过灯火节就够了,你为何还要邀请这个丑女人?”

    阿音的话,让纳兰玲玲眼中闪过一丝受伤,但她还是努力撑起笑容,一如既往,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她可以装作不在乎,但阿牛却无法接受。

    阿牛立刻推开阿音,严厉道:“你别太过分了,我已经跟你说过许多次,不许你嘲笑阿玲,如果你再说她丑,以后别来找我了。”

    阿音一惊,连忙抓住他,撒娇道歉道:“阿牛哥,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不敢了,别跟我生气了好不好。”qd3g。

    纳兰玲玲见阿牛真的生气了,赶忙微笑说道:“阿音她也不是故意的,阿牛哥,别跟她生气了,相信她下次不敢了,再说,我都没生气了,你气什么?”

    “阿玲……”阿牛无奈一叹,转头瞪着一脸无辜的阿音,警告着:“这次阿玲原谅你,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这般无礼,你以后都别来找我了。”

    阿音一听,连忙点头,开心道:“是是是,我知道,下次不会再犯了,阿牛哥,那灯火节那晚,你是不是可以陪我一起到镇上参加活动?”

    一想到有机会可以单独与阿牛哥相处,少女情怀的她,开心不已,恨不得明天就是灯火节。

    “抱歉,灯火节那天,我想陪着包子,所以不能陪你了。”阿牛一口拒绝她。

    要他跟这个头疼的女人相处一整晚,还不如直接了结他的命。

    阿音一听包子两个字,视线恶狠狠瞪向一旁不说话的纳兰玲玲,眼眸充满了警告与愤恨,纳兰玲玲一惊,知道她惹不起这位女人,连忙说道:

    “阿牛哥,那天晚上,包子我自己会带,你就陪阿音一起参加灯火节。”

    “阿玲,我……”阿牛情绪有些波澜,话还没说完,立刻被一旁黏人的女人打断。

    阿音拉了拉他的手臂,娇滴滴说道:“阿牛哥,那晚,你就陪陪我嘛,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好嘛,你就答应人家,陪我一同参加灯火节。”

    她的酥麻嗓音,伴随着佯装嗲声的诡异嗓音,不止让阿牛浑身发颤,就连一旁的纳兰玲玲与几名妇人,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你别再黏着我,跟你说那天我没空。”阿牛推开她,又一次拒绝了。

    阿音不死心,又想缠上他,非得要阿牛答应她的邀请,只是这时,包子气喘吁吁的跑进花园,焦急地来到纳兰玲玲身边。

    “妈咪!妈咪!”

    纳兰玲玲对于儿子焦急的模样,感到疑惑万分,她蹲下身子,擦了擦包子额头上的汗水,关心问道:“包子,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么急,ㄚ头呢?”

    “妈咪,刚刚我跟妹妹到河边去,打算提几桶水回家,结果在河边那里发现有死人,妹妹吓哭了,我将她带回家,然后赶紧来通知你们。”包子焦急说道。

    “死人?!”纳兰玲玲一脸错愕。

    阿牛与纳兰玲玲一行人,前往纳兰玲玲住宅附近的河边跑去,当一行人来到河边,却时见到一名白衣男子,浑身是血的倒卧在河岸边,昏迷不醒。

    纳兰玲玲看着那具白影,脚步下意识朝他走去,才刚走几步,立刻被阿牛拉住。

    “阿玲,那是具尸体,别过去看!”

    纳兰玲玲松开他的手,脚步还是忍不住朝那团白影靠去,最后蹲在他身边,阿牛不放心,给跟了过去,来到河岸边。

    纳兰玲玲伸手将那具“尸体”翻了过来,顿时,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俊脸,呈现在她眼中,一股难以言喻的熟悉感,让她下意识摸上他的脸颊。

    心,微微发疼着。

    “阿玲,别碰,尸体很脏的。”阿牛动手想拉开她的手,却被纳兰玲玲躲开了。

    纳兰玲玲摸着他冰冷的俊脸,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胸口隐约发疼着,手不自觉停在他的鼻间,一股暖呼呼的气息,喷洒在她的手指上。

    纳兰玲玲一惊,激动说道:“阿牛哥,他没死,他还有气息。”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名男子没死,她的心跳,居然会颤抖得非常厉害。

    阿牛一听,连忙探了探他的鼻间,确实还有呼吸,只是很薄弱,他垂眼一瞧,才发现他的手指发黑,立刻明白这名男子中毒了。

    他不敢怠慢,赶紧背起昏迷的司徒翰,冲回纳兰玲玲的住所,并让人请来村落的大夫前来看诊。

    深夜,纳兰玲玲疲惫的守在床榻边,看着清理过后的司徒翰,发现他气色好多了,只是依旧昏迷不醒,大夫帮他解了身上的毒,而他的右小腿,也被河边的石头刮出一道伤,所以需要长期休养一段时间,好让腿伤早日恢复。

    “阿牛哥,天夜已晚,你也该回去了,这里我来照顾就好。”纳兰玲玲看着一脸疲惫的阿牛,赶紧说道。

    “阿玲,他是一名陌生男人,不方便留在这里,不如,我背他回我家去,我家人多,可以轮流照顾他。”阿牛不放心,打算将司徒翰带回自己家里去。

    纳兰玲玲摇了摇头,微笑道:“阿牛哥,你放心,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坏人,再说,他身上有伤,万一你背着他,又把他伤口弄裂了,那不是很麻烦,没事的,你快回去,这里我来照顾就好。”

    阿牛虽然很想留下来,可是看着纳兰玲玲坚决的表情,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转身前,再一次看着司徒翰英俊迷人的脸,心,非常担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