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43 梦中呓语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3 梦中呓语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阿牛离开后,包子也走进了,来到床榻边,“妈咪!”里徒了看。

    “包子,ㄚ头没事吧!”纳兰玲玲有些担忧,毕竟两个孩子才五岁大而已,看到这名男子受伤的模样,肯定吓坏了。

    包子摇了摇头,说道:“妈咪,妹妹已经没事,刚刚也睡下了。”

    说完,一双好奇的眼眸紧盯着床榻上昏迷的男人,越看越熟悉,总感觉这位叔叔好像在哪里见过,小小脑袋瓜不停思考着,终于……

    “妈咪,他是京城那位叔叔耶!”包子总算想起,在京城遇见司徒翰的那些画面。

    没想到才几天不见,叔叔居然会受重伤,更没想到他们会救了那位叔叔。

    “叔叔?包子你认识他啊!”纳兰玲玲讶异,当初在京城好像有听包子说过叔叔,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自然不太记得包子何时认识这位男子了。

    包子立刻说道:“妈咪,这位叔叔就是上次我捡到他玉镯,然后还给他的那位叔叔,妈咪忘了吗?”

    听包子这么一说,纳兰玲玲总算想起来了,原来那天她看到的背影,是这名男人。

    “妈咪,叔叔为什么会伤得这么严重,叔叔会没事吧?”包子那双乌黑的眼眸,布满了担忧与关心,他对叔叔的印象很好,叔叔总给他一种亲切感。

    从小到大,他没有爹爹,而这位叔叔给他一种爹爹的感觉,那种感觉是连阿牛叔叔都无法给的,他也说不上来那种亲切感。

    “包子别担心,叔叔会没事的。”纳兰玲玲道。

    视线落在司徒翰那张苍白的俊颜上,心有些抽疼,发痛。

    这时,门口传来ㄚ头的声音,她泪眼汪汪的站在门边,却迟迟不敢进来,一想到在河边见到血淋淋的叔叔时,她的心,还是很害怕。

    “妈咪,哥哥!”

    纳兰玲玲与包子转头望去,纳兰玲玲连忙拍了拍包子,说道:“包子,你也累了,带妹妹回房睡觉,这里交给妈咪就成了。”

    包子懂事般点着头,离开前又看了一眼司徒翰,这才舍得离开房间,带着ㄚ头回房间睡觉。

    纳兰玲玲坐在床榻边,探了探他的额头,依旧发着高烧,于是又一次换下他额头上的湿布。

    小手轻抚摸上他英俊迷人的脸庞,一股带电般的酥麻感,直直窜进她的心头,让她下意识收回自己的手。

    “陈玲玲,你怎么会见到美男就犯花痴呢?”纳兰玲玲忍不住嘀咕着。

    一颗心,狂跳不已,对这名男人,她有说不上的熟悉感,甚至悸动。

    纳兰玲玲看着他,双颊泛红,双手赶紧拍了拍自己燥热的小脸,这才惊觉自己右脸丑陋的疤痕,一颗悸动的心,瞬间被熄灭了。

    她静静看着司徒翰半响,最后起身来到铜镜前,拿起刚卸下不久的假面具,缓缓戴上。

    明明她可以在大家面前展露真实面貌,可是,这一刻,她却不想让司徒翰见到她丑陋的样貌,她害怕这副可怕的模样会吓到司徒翰。

    虽然知道,第一次会吓到,第二次就会习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留给司徒翰坏印象,她想要他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是正常人的样貌,而不是……丑陋。

    戴上面具后,摸着那平滑的脸颊,总算满意笑了,她又回到床榻边,替浑身冒汗的司徒翰擦身体,每擦一吋,她就觉得好害羞。

    阎王,要是这个美男子,就是你说的帅帅又体贴的老公,那该有多好。

    想到这里,她的脸颊更红了,心跳扑通扑通,越跳越快。

    夜越来越深,纳兰玲玲疲惫地趴在床边休息,这时,床上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梦话。

    “宝宝……”司徒翰没有清醒,嘴里不断呢喃着。

    “宝宝……别离开我……宝宝……”

    纳兰玲玲原本就睡得不安稳,一听见声音,连忙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见他在说梦话,却听不清楚他所说的话,于是俯身,将耳朵朝他嘴边靠去。

    “你说什么?”纳兰玲玲低声问道,就是很好奇司徒翰在呢喃什么。

    司徒翰依旧没醒,嘴巴又呢喃了一次,“宝宝……宝宝……”

    这一次,纳兰玲玲总算听清楚了,她错愕瞪大眼睛,惊呼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

    听着他一声又一声呼唤,她心头上的悸动,越来越深了。

    正当她想起身,坐回到床边时,一只手臂毫不犹豫的环上她的腰,让她一个不稳,整个人俯趴在司徒翰滚烫的胸口上。

    “公……公子……”纳兰玲玲惊慌想起身,可司徒翰像是梦到什么似的,紧抱住她不放,嘴里不断呢喃梦语。

    “宝宝,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宝宝。”

    纳兰玲玲抬头,望着他好看的睡颜,心,随着他的梦话,发酸、发涩,一股难以言喻的心疼,窜遍她的全身,疼了她的每一个细胞。

    她下意识伸手环上他的腰,安抚道:“乖,没事了,我不走,宝宝在这里。”

    明明知道她不认识这个男人,可她总觉得,这个男人给她一种熟悉感,甚至靠在他胸膛上,让她感觉好温暖,好安全。

    而他口中的宝宝,她明知道不是再叫她,可却又见鬼似的,觉得那一声又一声的宝宝,是喊给她听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有了那熟悉的嗓音安抚着,司徒翰不安的情绪也总算稳定了下来。

    ***

    火暗卫与小黑豹在山区寻找了两天,却迟迟不见司徒翰的踪迹,内心也越来越担忧。

    突然,小黑豹来到他身边,“嘶嘶嘶──”

    “小黑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火暗卫担忧道。

    小黑豹点头,立刻带他前往河边,看着地上一滩又一滩的黑血,直到河岸边。

    “小黑豹,你的意思是,主子有可能跌入河里?”火暗卫惊慌道。

    看着地上残留的黑色血渍,可以肯定是司徒翰的,因为那天司徒翰中毒了,可主子要是跌入河里,以水势湍急的样子看来,势必是凶多吉少。

    “嘶嘶嘶──”小黑豹来到岸边,刁回一块镯子,那正是司徒翰一直收藏在怀中的那块镯子,上头沾染了大量血渍,同样是黑色的。qd3g。

    火暗卫心头越来越不安,但他坚信主子会没事,于是带着小黑豹又在附近寻找司徒翰的踪影。

    ***

    早晨,一直昏迷不醒的司徒翰,终于缓缓清醒了过来,沉重的眼皮,缓缓睁了开来………

    ※哇嘎嘎~~今日一万六千字,更新完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