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57 司徒冽寒、司徒蝶儿 ( 5000字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57 司徒冽寒、司徒蝶儿 ( 5000字 )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正当纳兰玲玲打得非常兴致时,时时刻刻注意着纳兰玲玲的司徒翰,眼尖发现其中一名黑衣人悄悄朝纳兰玲玲靠去。

    “宝宝,小心后面──”

    纳兰玲玲迷糊抬眼望他,听到后面,反射性转头,黑衣人手上的剑随即朝她砍了过来,她一惊,连忙朝旁边躲去,余悸犹存,几乎快吓死了,“妈呀,吓死我了。”

    黑衣人扑了空,很快又提剑朝纳兰玲玲攻击过去,司徒翰一边攻击其他人,一边又担心着纳兰玲玲那方的情况,一个不小心,就被眼前的敌人划伤了几刀。

    纳兰玲玲不断的躲开黑衣人的攻击,这时,后方也来了一名黑衣人,两人不断朝纳兰玲玲攻击,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攻击纳兰玲玲,那司徒翰那边势必会受到影响。

    只要能抓住司徒翰,那他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突然,一道刺眼光剑闪了过来,纳兰玲玲根本来不及反应,连躲也来不及躲,眼睁睁看着那把剑朝她身上砍了过来。

    颤抖的身子,被人拥入怀里,没有预期般的疼痛,只有耳边传来的闷哼声,她一惊,抬头才发现司徒翰救了她,视线缓缓往下垂,司徒翰的白色衣袍已经沾染了大量的鲜血。

    看着那不断冒出来的鲜血,纳兰玲玲脑中有几个画面不断闪过,其中有一个画面是司徒翰中剑的画面,正好与此刻的画面很类似……纳兰玲玲失神了,这时,司徒翰将她带离开原地,不顾身上的疼痛,继续与眼前一大批黑衣人厮杀,而胸口上的血,也因激烈运动,越流越多,地上几乎全是司徒翰的血。

    黑衣人见司徒翰依旧固执,不肯乖乖束手就擒,于是也改变了活抓的计划,各个下手越来越重,几乎招招要了司徒翰的命。

    纳兰玲玲也立刻回过神来,见到司徒翰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她几乎心疼死了,但又不敢出声,就怕会让他分心。

    就在司徒翰体力透支之时,一抹身影立刻闪了出来,来到司徒翰身边。

    “主子……”火暗卫一脸焦急,看着司徒翰全身是血,俐落点了几个大穴,随后与小黑豹攻击起周围的黑衣人。

    当初司徒翰下落不明,火暗卫与小黑豹也循着河岸下游,一个个地方寻找司徒翰的踪迹,终于在百里镇上发现属于豹族才看得懂的记号,然后一路寻着记号,找到一户民宅。

    当他们到民宅后,才发现那户人家住的是当初在京城碰到的小男孩,包子的家,后来追问下,才知道主子被人救起,最让他讶异的是,主子居然是让王妃救起,这也太巧了,仿佛冥冥中注定好的。

    后来包子告诉他,主子带着王妃上山,他不放心,于是带着小黑豹一路寻了过来,却也正巧解救了主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火暗卫与小黑豹合力解决完最后一名杀手后,也快步回到司徒翰身边,火暗卫半蹲在他身边,从怀中掏出一颗续命丹,让司徒翰咽下去,接着又帮司徒翰处里身上的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主子,还好你没事,这段时间,你真要把我们吓坏了。”

    火暗卫视线一转,落在纳兰玲玲的脸上,特别是那一大块丑陋的伤疤,眼眸闪过一丝诧异,完全没想到再次见到王妃时,她的脸居然会伤成这样。

    纳兰玲玲根本没发现火暗卫的视线,一双眸子充满了担忧,蹲跪在司徒翰身边,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要急红了眼,“司徒翰,你没事吧!”

    “宝宝,别担心,一点小伤而已。”司徒翰紧握纳兰玲玲的手,明明自己受伤很严重,但为了不让纳兰玲玲担心,他故意装得一脸轻松的表情,说完又转头望向火暗卫,愧疚道:“火,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主子,别这么说,见到你平安无事,我也放心了。”火暗卫微笑道。

    “嘶嘶嘶──”小黑豹跳了过来,缩在主人身边,不断磨蹭,是高兴,也是撒娇。qqgk。

    纳兰玲玲看着小黑豹,想也没想,脱口而道:“小黑,过来。”

    小黑豹闻声,看了纳兰玲玲一眼,听着那一声小黑,这才发现主人身边的女人是纳兰玲玲,它有些惊讶,毕竟已经六年不曾听到小黑这两个字了,如今女主人出现在他面前,它立刻起身,扑了过去,不断舔了舔纳兰玲玲笑咯咯的脸。

    “宝宝,你……你知道小黑豹?”司徒翰非常讶异,纳兰玲玲居然记得小黑豹的名字。

    纳兰玲玲一边摸着小黑豹,一边点头,“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知道它叫小黑。”随后,要抱起小黑豹,不停摇晃着,随口问道:“小黑,兔兔呢?”

    “嘶嘶嘶──”小黑豹不断在她胸口处摩赠,似乎是在告诉她,你家小白兔正在家里乖乖等着我回去。

    纳兰玲玲当然听不懂小黑豹的话,也看不懂它的动作,脑海中,以前与小黑豹以及小白兔的记忆,也非常清楚的在她脑海中。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想起这两只动物。

    司徒翰冷眸一瞪,狠狠瞪着她胸口处那只碍眼的动物,心中觉得闷闷的,为什么纳兰玲玲第一眼认得小黑豹,却不认得他呢?

    郁闷,心头酸溜溜的。

    “闷──”气急攻心的司徒翰,顿时感觉胸口重重,如火烧般的难受,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纳兰玲玲一惊,连忙放下小黑豹,焦急检查司徒翰的伤。

    “司徒翰,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们赶紧回去看大夫,让大夫检查一下你的伤口,万一内伤很严重,那可不好了。”

    司徒翰点头,任由纳兰玲玲搀扶起来,将手搭在她小小的肩膀上,身体的重力也几乎全压在她身上,看着她焦急担忧的表情,刚刚的郁闷,全没了。

    小黑豹也想上前关心,突然,某男的冷眸一瞪,它吓得乖乖跟在屁股后方,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主人怎么突然跟它生气了,完全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这日,百里镇上热闹非凡,天色越暗,人潮越多,今年是三年一度的灯火节活动,纳兰玲玲与司徒翰也带着包子与ㄚ头一块到百里镇参加灯火活动。

    小ㄚ头一脸好奇的四处张望,最后视线落在其中一个摊贩上,那是专门卖棉花糖的商贩,看着摊贩前围了一大堆人,每个人手上都拿了一朵犹如白云般的棉花糖,她忍不住舔了舔小嘴,也很想要一朵。

    可是她乖乖的,安安静静不敢开口向纳兰玲玲要,而是眼巴巴的看着其他小孩大人们一口又一口的吃着棉花糖。

    “ㄚ头,你看………”小小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ㄚ头反射性回头,却见到一张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具,她吓得大声尖叫,直接跑道纳兰玲玲身边。

    “阿──妈咪,有鬼啊!”

    纳兰玲玲看着那张面具,还没说话,只见戴面具的人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ㄚ头胆子真小,这样就被吓到了。”包子拿下恐怖面具,俊俏的小脸,布满了得意的笑容,那模样看起来真是──欠扁!

    “包子,下次不许吓妹妹,你看你将妹妹吓成什么样子了。”纳兰玲玲瞪给包子一眼,蹲下身子,安抚着ㄚ头恐惧的神情,“别怕了,哥哥跟你开玩笑的。”

    “谁叫ㄚ头刚刚一直在看那里,才会被我吓到的。”包子一脸无所谓,手指指向棉花糖摊贩,他已经吃过很多次棉花糖了,自然认为棉花糖不稀奇,也不明白ㄚ头怎么会一直盯着棉花糖看。

    纳兰玲玲顺着包子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才发现是摊卖棉花糖的摊贩,立刻明白ㄚ头的心思。

    司徒翰同样也明白ㄚ头想吃棉花糖,没说什么,直接朝摊贩走去,买回一朵粉红色的棉花糖,然后蹲到ㄚ头面前,笑笑的说道:“来,给你。”

    小ㄚ头有些受宠若惊,显然没料到爹爹会买棉花糖给她,。

    以前的生活很苦,想吃个棉花糖根本不可能,她从小就很羡慕其他小孩,有疼爱的爹娘可以买零食给他们,而她却总是有一餐没一餐的,时常饿个三、四天都很正常,哪还有钱可以买棉花糖来吃。

    “爹爹,谢谢。”ㄚ头取过棉花糖,撕下一小朵,塞入小嘴,犹如云朵般的棉花糖,立刻融化了开来,甜甜的,很好吃。

    纳兰玲玲温柔的帮她擦嘴角的糖渍,笑说道:“ㄚ头,以后想要什么东西,要勇敢开口跟妈咪说,你不说,妈咪怎么会知道你想要什么呢?”

    小ㄚ头乖巧点了点头,但脸上还是有一丝担忧,怯怯说道:“可是,ㄚ头要是开口要,妈咪会不会讨厌ㄚ头?”

    她害怕她开了口,妈咪跟爹爹会认为她是个麻烦的小孩子,然后跟之前的爹娘一样,讨厌她,不喜欢她,甚至会将她卖掉。

    “ㄚ头,别想这么多,记住,你跟包子哥哥一样,都是妈咪的孩子,包子哥哥有的,你也可以有,知道吗?”纳兰玲玲又何尝不知ㄚ头内心的想法。

    从小就被人卖来卖去,内心肯定很焦虑不安,一想到ㄚ头以前的生活,顿时感到心疼。

    “ㄚ头,你妈咪说的没错,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孩子,就跟包子一样,是我们亲生女儿,所以,下次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开口,爹爹一定会买给你。”司徒翰道。

    小ㄚ头一脸欣喜,重重点头,内心深处那层害怕与焦虑,也因为纳兰玲玲与司徒翰的话而渐渐消失,她,是他们的女儿,亲生女儿,这是ㄚ头最后告诉自己的。

    一家四口又逛起街,东买西买,最后每个人手上提了一盏小天灯,来到空旷的草坪上。

    “妈咪,这个天灯要写什么?”包子疑惑道。

    “当然是写上你们的愿望,只要你们写上愿望,老天爷一定会帮你们实现。”纳兰玲玲笑着解释。

    小ㄚ头一听,连忙拿起地上的笔墨,开始歪歪斜斜的写了一个愿望。

    纳兰玲玲看着ㄚ头写的愿望,立刻笑了,“ㄚ头,你的愿望太简单了,一定可以实现。”

    小ㄚ头一听,小脸挂起灿烂的笑容,笑咯咯的看着天灯上的几个大字──我要当妈咪的女儿。

    司徒翰视线落在包子纠结的小脸上,见他没动笔写字,疑惑问道:“包子,你怎么不写呢?”

    “妈咪,爹爹,我可不可以写,我要改名字,包子真的很难听耶!”包子皱成一张苦瓜脸,改名字可是目前最大的愿望,可惜,每次要改名,妈咪总是不让他改。

    包子包子的叫,别人还以为他是颗可以吃的包子了。

    “包子,名字很好听,何必改呢?”纳兰玲玲挑眉,似乎不觉得包子哪里难听了。

    司徒翰忍不住笑了,包子这个名字,确实是该改了,不然以后别人问起他家小孩叫什么,他总不能跟人家介绍,他叫,司徒包子吧!

    “妈咪,我不管了,我要写这个愿望。”包子拿气笔墨,写了一行整齐好看的字。

    我不要叫包子。】

    两个小家伙迫不及带的将天灯放了上去,这时,司徒翰突然说道,“包子,你以后的名字就叫,司徒冽寒,喜不喜欢?”

    包子一听,先是沉沉思考一下,接着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那模样与司徒翰非常相像。

    “嗯,还是爹爹取的名字好听,司徒冽寒,司徒冽寒,妈咪,我有新名字了,以后不许叫我包子,要叫我冽寒。”

    纳兰玲玲耸了耸肩,随口答了一声,“好,以后就叫你小含苞。”

    “妈咪,什么小含苞,是冽寒,你怎么总是喜欢喊包不包的,小含苞很难听耶!”包子大声抗议,司徒翰则是笑得合不拢嘴。

    小含苞,怎么听怎么娘,仿佛女子似的,含苞待放。

    纳兰玲玲无视他的抗议声,他是她的儿子,当然有权力喊他包子还是小含苞啦!

    小ㄚ头咯咯笑着,也指了指自己,一脸期待问道:“爹爹,那ㄚ头呢?”

    司徒翰想了想,最后笑笑说道:“ㄚ头的名字就叫,司徒蝶儿。”

    “咦,这个不错,小蝴蝶小蝴蝶,真好听。”纳兰玲玲赞赏道。

    “耶!ㄚ头也有名字了,哥哥,ㄚ头叫司徒蝶儿。”ㄚ头笑得非常开心。

    纳兰玲玲见两个孩子高兴的模样,这一家四口的画面,让她觉得好幸福,也让她想起二十一世纪的家人,她的爸爸妈妈,不知到过得怎样?

    想着想着,她立刻提笔,趁他们三人不注意时,悄悄写了个愿望,正当她写完后,签上自己的大名,司徒翰突然靠了过来,好奇的看着她天灯上的内容。

    “阿!司徒翰,你不能看。”纳兰玲玲赶紧躲了开来,但司徒翰早已看清楚上头的内容,一脸错愕的看着纳兰玲玲。

    “宝宝,你什么时后改名为陈玲玲?还有,上头写的二十一世纪,是什么东西?”

    纳兰玲玲一脸尴尬,傻笑了几声,先将天灯放了上去,内容无非就是替二十一世纪的父母祷告,祈求平安等等。

    “司徒翰,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可是……我怕你会吓到。”纳兰玲玲琢磨该不该告诉他真实的身分,该不该跟他说,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人。

    只是,司徒翰会相信吗?

    又会不会将她当成疯子,或是当成妖怪呢?

    “什么事?”司徒翰一脸疑惑。

    纳兰玲玲先是转头,要包子带着ㄚ头到前方玩,接着才看着司徒翰,犹豫了一会儿,缓缓说出真相。

    她该对司徒翰坦白,该告诉他,有关她的一切。

    “司徒翰,我老实跟你说,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于二十一世纪,也就是未来。”

    司徒翰一脸不解,完全听不懂纳兰玲玲的话,二十一世纪,未来……

    “宝宝,什么意思,我听不太懂?”

    “简单来说,我是未来人,就是你们这里几千年后的未来人,我们那里叫二十一世纪,是个花花世界,有高楼大厦,有飞机,有汽车,有电脑,有很多很多东西是古代这里没有的,我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你相不相信?”纳兰玲玲认真道。

    看着他一脸错愕的表情,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连她自己也觉得这种事情很不可思议,但就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她身上。

    “几千年后,未来人? 死过一次,宝宝,你到底在说什么?”

    司徒翰依旧不太懂,但对她的话,感到非常讶异,脑海中不自主想起,纳兰玲玲开的餐厅,那独特的风格,至今仍然令他无法明白,纳兰玲玲的灵感来自于哪哩,怎么会开出那样的餐厅。

    “其实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也见过阎王,是鬼差他们勾错魂,让我无缘无故死了,阎王让我还魂,我也就莫名其妙穿到这个世界来。”

    司徒翰越听越糊涂,见过阎王,勾错魂,还魂,到底什么意思?

    “唉呀!反正,我不是你口中的纳兰玲玲,我真正的名字叫陈玲玲,是个未来人,懂吗?”纳兰玲玲知道他听不懂,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越解释似乎越模糊,索性也不解释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