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84 尾声:再见沉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84 尾声:再见沉香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纳兰玲玲拉了拉司徒翰的手,一脸笑笑询问,“翰,你看看,现在宁宁的样子,就是我以前真正的容貌,你觉得漂不漂亮呢?”

    好不容易见到与二十一世纪一模一样的自己,她很好奇,那副容貌与现在她重生的这副容貌,司徒翰比较喜欢哪一个?

    司徒翰挑了挑眉,看着宁宁的容貌,原来宝宝真面目是长这样,心中有了谱后,他淡淡一说:“我喜欢现在的宝宝。”

    纳兰玲玲一听,下意识皱起眉头,忍不住抗议了起来,“那你的意思是,我原来的容貌很丑,如果不是现在这副容貌,你就不会喜欢我啰!”

    真是的,她的长相有这么差吗?

    上官天澈与宁宁偷偷笑了笑,却还是静静坐在一旁看着两人。

    鬼医原本想继续看好戏,不过发现床榻上的人似乎有动静,于是起身朝床边走去。

    “娘子这话可就错了,为夫只是说,我喜欢宝宝,可没说我喜欢哪一副容貌。”司徒翰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看着她渐渐笑开了,他才认真说着,“不管你长得怎样,我只喜欢那名叫宝宝的人,就算变得很丑,但在我眼里,依旧是倾国倾城。”

    “算你会说话,还好我叫宝宝!”纳兰玲玲灿烂一笑,心中少许不满也一扫而空。

    轻轻摸上自己的脸颊,原本那凹凸不平的伤疤也已经开始淡化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完全恢复了,突然手背上一热,纳兰玲玲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司徒翰的手已经覆上她摸脸的手。

    看着他眼中的关心,纳兰玲玲只觉得心头很暖,不用多说什么,一个眼神,就能让两人的心,黏得更紧,更密了。

    “唔──”这时,原本昏迷的聂媚云也渐渐醒了过来。

    众人闻声,纷纷来到床榻边,上官天澈也拉着宁宁来到床边,看到聂媚云苍白的小脸,上官天澈的手不自觉收紧了些,这也让宁宁感到疑惑。

    “哥哥,你怎么了?”宁宁抬起小脸,疑惑道。

    上官天澈摇了摇头,手也稍微松缓,现在玲儿没事了,那他是否该向宁宁说出聂媚云的身份,说出聂媚云就是他们的亲生母亲。

    而他,是否该原谅聂媚云以前做的错事,是否也该认了她这个母亲呢?

    鬼医在聂媚云身上扎了几个针,接着收回起身,同一时间,聂媚云也完全清醒了,一转头立即与上官天澈对上,接着又看到纳兰玲玲,她一脸错愕的坐起身。

    “澈儿、玲玲,真的是你们吗?”聂媚云有些激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上官天澈与纳兰玲玲居然站在她身边。

    此刻的她,也渐渐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天煞宫护卫们的背叛,以及她昏迷前,碰到一位姑娘,想着想着,视线也跟着往旁移。qrbg。

    “姑娘,是你救了我吗? 还有,你认识澈儿?”聂媚云一脸疑惑,看着宁宁问道。

    如果是这位姑娘救她,那为何她会与上官天澈在一起?

    宁宁温柔一笑,贴心的替聂媚云拉好被子,“你身上的毒才刚解,还是躺下来休息。”

    看到聂媚云,不知道为何,她有一种熟悉感,聂媚云那双眼睛,她好像以前在哪看过?

    “谢谢!”聂媚云又躺了下来,视线继续停留在上官天澈脸上,心,微微一疼。

    她的孩子还是无法原谅她………

    “聂媚云,为何你会中毒,鬼医说了,你身上的毒是天煞宫所使的毒,你自己不是宫主吗? 为何还会中毒?”司徒翰开口问着。

    其他人同样也在等聂媚云的回答,他们想不透,聂媚云到底为何会中毒,难道真如纳兰玲玲所说的,为了掌门之位?!

    聂媚云看着司徒翰,眼眸闪过一丝怒气,她到现在还是无法原谅司徒家的人,可是看到司徒翰身边的纳兰玲玲,那是她的女儿,如果她不原谅司徒翰,那她的女儿恐怕只会更恨她。

    这么一想,聂媚云脸色也缓和了下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上官天澈一眼,最后淡淡开口说道:“因为天煞宫上上下下所有人,全想对付豹族。”

    司徒翰一听,手下意识握紧,上官天澈淡淡看了一眼司徒翰,由于这几年,司徒翰动用豹族的关系全方面寻找纳兰玲玲的下落,以至于他是黑豹的身份早已暴露,江湖上,大多数的门派都知道司徒翰就是黑豹,而上官天澈与鬼医自然也是知道。

    “对付豹族,跟你被下毒有何关系,再说,天煞宫对付豹族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你是天煞宫的掌门人,这一切不全是你指使的吗?”司徒翰语气冷冽,一双怒眸狠狠瞪着她。

    聂媚云无视他脸上的怒气,自嘲一笑,“是啊!一切都是我主使的,如果我能继续坚持原本灭掉你们豹族的机会,相信我人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灭掉豹族?!

    司徒翰心头隐约觉得不对劲,声音也越来越冷,“说清楚,灭掉豹族,什么意思?”

    “聂媚云,你是不是有想做什么坏事,你别忘了,你已经亏欠我跟玲儿够多了!”上官天澈同样一脸怒气,以为聂媚云又做出一些伤害司徒翰以及纳兰玲玲的事情。

    如果她真的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那他与玲儿这辈子绝不可能原谅她。

    “澈儿,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说!”看着上官天澈动了怒气,聂媚云也淡定不了,急忙解释源委,“事情是这样…………”

    听着聂媚云将所有事情——出来,司徒翰的脸色越来越铁青,手紧握成拳,喀喀作响,直到纳兰玲玲的手覆上他,他才缓缓松开拳头。

    “你的意思是,豹族里又有你们天煞宫的人。”司徒翰怒声道。

    这阵子没听白豹与银豹提过,看来,他们应该是还没发现,况且刚刚聂媚云说了,天煞宫的人已经知道豹族的新位置,一旦这个消息放出去,那豹族将会面临很大的危险。

    聂媚云点头,看着上官天澈一脸怒气,她也藏不住脸上的愧疚。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不会再找司徒家的人报仇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也绝不会对豹族下手,只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看着司徒翰与纳兰玲玲及鬼医离开房间后,聂媚云很想跟上官天澈说话,只可惜,上官天澈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澈儿,你还再怪我吗?”聂媚云一脸悲哀,既心疼,却也无奈。

    宁宁拿起桌上刚炖好的药,回到床榻边,将药递给聂媚云,亲切说着:“你身体还很虚,这是刚刚鬼医开的药,已经炖好了,你先喝下它。”

    聂媚云被宁宁脸上的笑容给吸引住了,心头没来由一暖,坐起身,接过那碗药,咕噜噜的一下喝光它。

    “姑娘,谢谢你,你人真好,心地真善良。”聂媚云将空碗交给她,如果她的女儿也能像她一样,给她温暖,那她这辈子的心愿也就了了。么族聂司。

    “你别叫我姑娘,我叫宁宁,以后你直接叫我宁宁就好了。”宁宁笑说着,将空碗放回到桌上,接着拧湿一块布,回到床榻边,贴心的帮聂媚云擦脸。

    “宁宁……宁宁……”聂媚云呢喃着,眼睛一酸。

    她的女儿也有个宁,上官宁,只是现在成了纳兰玲玲,也已经不是她的女儿了。

    宁宁不明白她为何悲伤,却也没多问,温柔的帮她擦了脸,也陪聂媚云聊了几句,门外,上官天澈站在门边,将里头的景象全收进眼底。

    看到宁宁不排斥聂媚云,甚至贴心的照顾她,心头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紧抿的唇,微微扯出一抹弧度,最后转身离开。

    ***

    回王府的路上,司徒翰有急事半路先行离开,而纳兰玲玲与鬼医一回到王府,包子立刻气冲冲的朝他们奔来,鬼医不多问,转身去找碧玉,纳兰玲玲则是蹲到包子面前。

    “包子,谁惹你生气了,瞧你气成这样,小蝴蝶人呢?”

    司徒冽寒一想到大厅那个女人高傲的模样,内心也越来越火,怒声道:“妈咪,大厅有个女人,说是爹爹的旧情人,而且她还很嚣张,居然敢吼我跟蝶儿。”

    旧情人?!

    纳兰玲玲一听,皱紧眉头,疑惑道:“什么旧情人?”

    司徒冽寒还没开口,前方的女人已经款款走来,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一脸笑容,“纳兰玲玲,你不会是把我给忘了吧!”

    “妈咪,就是她,你不知道她刚刚有多可恶,居然动手打心儿姊姊。”司徒冽寒怒瞪走来的沉香,再想到刚刚沉香为了一杯热茶的事,居然动手打婢女。

    沉香不以为意,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来到纳兰玲玲面前,看到纳兰玲玲的右脸颊布满了伤疤,她的笑容更大了。

    “纳兰玲玲,没想到才几年不见,你居然变得这么丑,真够可怜。”

    “你说什么?!”司徒冽寒气不过,打算伸手推开沉香时,却被纳兰玲玲挡下,他抬起小脸,一脸不满,“妈咪,你挡我做什么,你没看到她那副嚣张模样,真气人!”

    ※ 晚点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今天只能更3千字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