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90 尾声:小郡主昏迷 ( 5000字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0 尾声:小郡主昏迷 ( 5000字 )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听闻鬼天成的说法,纳兰玲玲又看了碧玉一眼,见她点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既然玉姊姊想离开,那好吧! 可你要答应我,要常回来看我,知道吗?”

    “会的,我有时间会回来看你的,玲玲,你们保重。”碧玉点头,内心也有些不舍,向前一步,给了纳兰玲玲一个姊妹抱。

    一行四人来到大门口,司徒翰替他们备了马车,碧玉站在车边,看着纳兰玲玲与司徒翰两人,尽管不舍,但她还是挂起一抹微笑,这才转身准备上马车。

    “站住───”这时,另一边传来一抹森怒的嗓音,众人一回头,却见司徒冥一脸怒气朝他们快步走来,一双怒眸紧盯马车边的女人。

    碧玉见到司徒冥,脸上藏不住震惊,下一秒,连忙爬上马车,打算进入车内,她不想再见到司徒冥,可为什么偏偏这时候让她遇见他,司徒冥为何会在这时出现?

    碧玉才刚进入马车,下一秒,一道人影快速跃上马车,跟着入内,接着门板被人关了上来。

    “你……”碧玉一脸错愕,看着近在眼前的司徒冥,“你上来做什么,下车,你下车。”

    王府门口,纳兰玲玲与司徒翰对望一眼,视线不约而同地放在车边的鬼天成身上,见他没有任何动作,也没说一句话,他们倒有些讶异。

    鬼天成神色复杂地看着紧闭车门,紫眸闪了闪,最后往一旁走了几步,与马车保持一些距离,不让自己听见马车里的声音。

    司徒冥一把扣住碧玉推来的手,脸上的怒气完全藏不住,“你居然想偷偷离开,如果今天我没有前来,你是不是打算与鬼天成远走高飞。”

    “不关你的事!”碧玉情绪有些激动,奋力甩开他的手,“司徒冥,我已经离开太子府了,我跟你司徒冥永远没有关系,我碧玉想跟谁走也不关你的事,你下车,快点下去。”

    心,砰然乱跳,她好讨厌这样的感觉,好讨厌自己面对司徒冥时,不受控制的心,真的好讨厌这样的自己,好讨厌。

    “玉儿,我们两个好好谈一谈,我不会让你离开的,咱们谈一谈成吗?”司徒冥再度抓起她的手,不顾碧玉激烈反抗,将她搂入怀里,“玉儿,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两人重新开始,好不好?”

    玉儿?!

    碧玉浑身一震,听着他亲密的呼唤,内心再一次抽疼。

    “司徒冥,我跟你已经没什么好说了,上次在太子府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跟你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你放开我。”碧玉哽咽道,想推开他却被他紧抱在怀。

    “玉儿,就算你不肯给我机会,那霏霏呢?”司徒冥低吼道,内心也因为她那句不可能,疼得非常厉害,他紧抓她挣扎的肩膀,低吼道:“难道你忍心看霏霏失去娘亲吗?”

    如果他对碧玉来说,没有什么可以留恋,那司徒霏儿是否可以留住她?

    “霏霏?!”听闻司徒冥的话,碧玉眼泪全落了下来,思念女儿的心,让她难受极了,她摇了摇头,泣道:“司徒冥,霏霏将来还会有娘的,你会找到更好的女人来照顾霏霏。”

    “玉儿,为了霏霏,留下来好吗?”司徒冥擦着她的眼泪,哑声道:“霏霏昨晚问着我,娘什么时候回来?”

    碧玉一愣,泪水越落越凶猛,霏霏,对不起,是娘不好!

    “自从你离开太子府,离开霏霏身边后,她整天都在问我,何时把你带回去,她很想你,很想娘亲的抱抱,很想娘亲哄着她入睡,玉儿,看在孩子的份上,回到我们身边好不好?”司徒冥见她泪水越落越多,心也跟着收紧。r4ex。

    孩子是需要亲娘的,就算碧玉不喜欢他,但他仍然希望,碧玉能够看在孩子的份上,回到他们身边,回到他们的生命里。

    “司徒冥,你不要再说了,你明明知道我很想念霏霏,为什么还要用霏霏来逼我,司徒冥,求你不要再说了,求求你。”碧玉情绪激动,起身打开车马,下了马车。

    她需要冷静,她就知道,只要单独与司徒冥相处,她就会很难受,她的心总是控制不住的发疼,为了孩子,为了司徒冥,司徒冥说得如此简单,可是她……她做不到,也回不去了。

    碧玉下马车,司徒冥没有阻止,随后也跟着下车,碧玉一得到自由,连忙跑到鬼天成身边,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没用,她总是在逃避,总是不敢面对司徒冥,她承认,她懦弱,面对司徒冥的一切,她一直都很懦弱。

    “碧玉,怎么哭了?”鬼天成心疼的帮她擦掉泪水,碧玉摇了摇头,想忍下夺眶而出的眼泪,但不管怎么忍,就是忍不住,泪水依旧不停地落下。

    她没有阻止鬼天城帮她擦眼泪,两人亲密的举动,让前方的司徒冥看得有些刺眼,但他并没有发怒,只是冷着一张脸,一步一步朝碧玉靠来。

    “司徒冥,我求你快点走,我不会再跟你回去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你走,我拜托你走好不好?”碧玉见司徒冥走来,强忍心中失控的疼痛,转身躲到鬼天成身后,不想见到司徒冥,不想让自己的心因为司徒冥的关系,变得更乱。

    “玉儿───”司徒冥并没有停下脚步,依旧朝她走去,在路过鬼天成身边时,被人挡了下来,眼眸一转,闪过一丝寒意,瞪着碍事的鬼天成,“滚开。”

    这个鬼天成真是越看越碍眼,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母后从来没去找过鬼天成,就算他的双腿依旧残废,他也不要鬼天成出现在碧玉面前。

    但,这个世上并没有如果,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鬼天成出现,碧玉离开,以及以前浑帐的他,也伤害了碧玉,这一切已经发生了,也来不及后悔了。

    “该滚的是你,我跟碧玉已经决定成亲了,她也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敢再靠近一步试试看。”鬼天成面对他的寒意,并没有一丝畏惧,态度坚决的挡下司徒冥,不让他靠近碧玉。

    成亲?! 他的女人?!

    鬼天成的话,让碧玉与司徒冥错愕不已,就连王府门口的纳兰玲玲与司徒翰也有些讶异。

    “翰,玉姐姐真要嫁给鬼医?!”纳兰玲玲一脸疑惑,垫起脚尖,靠在司徒翰耳边小小声问着,“玉姐姐真的跟鬼医发生关系了吗? 不然他怎么会说玉姊姊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她记得,碧玉与鬼天成入住王府时,两人并没有同房过,鬼天成对玉姐姐一向有礼貌,不像是个随便就将女人给ooxx才对,想想,好像只有皇室子弟会如此,视线充满了打量,看了看司徒翰,又瞧了瞧司徒冥,这两个兄弟肯定是承袭了皇帝的好色性子,才会对看上眼的女人,不多说什么,直接拉上床解决。

    一想到自己与司徒翰床上的亲热,让她小脸忍不住红了起来,司徒翰并不知道纳兰玲玲脑袋瓜里的乱七八糟想法,轻搂住她,温柔说着,“他们三个人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管,走,咱们进去吧!让他们自己解决。”

    虽然他很讨厌司徒冥,毕竟当初司徒冥对宝宝做得一些事情让他无法原谅他,可现在,看得出来司徒冥已经爱上碧玉了,内心虽然对他还有气,可他还是希望司徒冥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能够有办法留下碧玉,毕竟碧玉的心,似乎还有司徒冥。

    两人彼此相爱,就应该好好在一起,况且,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司徒霏儿,孩子是需要亲爹与亲娘,只要少任何一个人,对孩子来说,都是莫大的伤害。

    “可是,玉姐姐有办法解决吗?”纳兰玲玲一脸担忧,看着碧玉逃避的模样,似乎明白她不想面对司徒冥的心情。

    玉姊姊明明对司徒冥有感觉,为什么不回到他身边,虽然回去对鬼天成很不公平,但是,碧玉心中真正爱的人应该是司徒冥,否则她也不会像此刻这样,一脸伤心。

    而她相信,要是碧玉真的选择回到司徒冥身边,以鬼天成的性格来说,一定会真心祝福她的,只是………这一切,还是要等碧玉心中的心结打开才行。

    “宝宝,走吧!咱们先进去。”司徒翰拉着纳兰玲玲回到府内。

    “玉儿……”司徒冥一脸不敢置信,内心也因为鬼天成那句他的女人,感到无比心痛与无比震撼,“鬼天成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跟他真的………”

    他不相信,也无法接受,碧玉不是一直喜欢他,他不相信碧玉的性格会如此,能够在离开他不久后,就与别的男人搞在一块,他不相信,碧玉不是这种女人,绝对不可能。

    碧玉转头看着鬼天成,也明白鬼天成是在帮她,不想让司徒冥继续纠缠她,这么一想,碧玉忍下心中的痛,转回身,一脸冷淡的看着司徒冥,冷冷说道:

    “司徒冥,鬼哥哥说的………”

    话还没说完,太子府的管家已经匆匆忙忙的奔来,打断了碧玉后头想说的话。

    与不玲哥。“太子爷,不好了,小郡主刚刚从树上摔了下来,现在太医全在抢救,太子爷赶紧回府看看小郡主。”管家喘吁吁说道。

    “你说什么?!”司徒冥一脸错愕,下一秒,脸上铁青了下来,怒声吼道:“小郡主为什么会爬树,你们这群人是怎么照顾的!”

    “霏霏………”碧玉听闻管家的话,双腿一软,整个人差点晕了过去,还好鬼天成眼明手快的搀扶她,才不让她跌倒在地。

    “小郡主现在情况如何?!”司徒冥已经顾不上碧玉刚刚要说的话,一心担心女儿的状况,转身朝太子府返去。

    “回太子爷,小郡主目前还在昏迷,太医们正在救,听说,情况不太乐观。”管家一边走着,一边禀报司徒霏儿的状况。

    管家的话,一字不漏的传入满脸担心的碧玉耳里,碧玉赶紧松开鬼天成,想也没想,追上司徒冥,激动道:“司徒冥,我要见女儿,我要见霏霏,我要看霏霏……”

    司徒冥一愣,看着碧玉急红了眼,知道她也担心女儿,最后点头,拉起她的手朝太子府走去,马车旁,鬼天成一脸无奈,紫眸一转,落在空荡荡的马车上。

    “碧玉,其实你不该让自己这么痛苦的,你放不下的人事物,有太多太多了。”鬼天成的紫眸游移到走远的碧玉与司徒冥身上,最后无奈一叹,转身进入王府。

    他想带碧玉离开,但是───得在她同意下,他才有办法带走,司徒霏儿发生了意外,他想,他要带走碧玉,更是不可能了。

    破庙里,司徒冽寒提着一袋刚买的包子,然后拿了一颗给一旁的司徒蝶儿,“先吃点东西,今晚就先睡这里吧!”

    “哥哥,你还在生妈咪的气吗?”司徒蝶儿拿起包子,小小咬了一口,看着司徒冽寒不说话,她有些害怕,赶紧说道:“哥哥,你当蝶儿没问。”

    她想,司徒冽寒内心的气,应该没那么快消,毕竟妈咪这次伤了哥哥的心,不过,他们离家出走一整天了,不知道爹爹与妈咪现在怎样,想必很担心她与哥哥吧!

    为了不让司徒冽寒不高兴,司徒蝶儿乖乖坐在一旁的火堆中,静静吃着手上的包子。

    “蝶儿……”司徒冽寒也拿起一颗包子,看着手上的包子,让他想到妈咪,因为他的名字叫包子,是妈咪取的,可是,妈咪动手打他,让他心中觉得好气也好委屈。

    司徒冽寒一边盯着包子,一边淡淡问着,“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无理取闹,是不是觉得哥哥很幼稚?”

    他承认,他带着蝶儿离家出走,确实是想气纳兰玲玲,可是一想到妈咪伤心欲绝的表情,他的心,有些难受,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直以来,妈咪都很疼他,而从他有记忆开始,他与妈咪在百里村落也都是相依为命,彼此不曾离开过对方,如今,他为了气妈咪,幼稚的离家出走,妈咪一定又哭得唏哩哗啦了。

    唉───一想到妈咪哭泣的难看模样,司徒冽寒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哥哥,你想回去?”司徒蝶儿似乎抓到重点,连忙停下吃包子的动作,转头看司徒冽寒,眼眸里充满了闪耀的光芒,似乎非常期待司徒冽寒说出她想要的答案。

    “你想回去?”司徒冽寒没有回答她,反而将问题丢回给司徒蝶儿。

    司徒蝶儿一愣,好看的柳眉微微皱起,一脸烦恼地咬了咬下唇,她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内心真正的想法,她确实想回去,可是又怕说出来后,哥哥会赶她走。

    虽然想回王府,可是,她不想离开哥哥,她想陪着哥哥,不管哥哥到哪里,她只想陪着他。

    “别皱眉,你已经够难看了,再皱起眉头,容易变老,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司徒冽寒不喜欢从蝶儿脸上看到烦恼,他抬手轻抚蝶儿的眉头,在面对司徒蝶儿时,脸上没有六岁孩子该有的稚气,完全像极了大哥哥照顾小妹妹的神情。

    “蝶儿才不要嫁给别人,蝶儿要一直留在哥哥身边。”司徒蝶儿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回答,话一出口,才惊觉有些不对,害羞的咬着包子,不敢看司徒冽寒。

    她,刚刚在表白吗?

    司徒冽寒淡淡一笑,内心染上一层喜悦,却也没说什么,两个人肩并肩,坐在破庙的门槛上,望着上方的圆月,奇妙的情愫,这一夜,悄悄爬上两人的心头。

    夜晚,正当司徒冽寒与司徒蝶儿睡得正熟时,破庙外头一道黑影闪了过来,并没有踏入庙里,而是站在外头的井口旁,没多久,一抹纤细身影,从外头缓步走了进来,四处望了望,确认没人跟来,这才放心的来到黑衣人身边。

    “东西呢?”黑衣男子转身,看着面前的女人,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眼眸闪过一丝讶异,“你的肚子………”

    “孩子死了!”沉香淡淡一说,眼眸闪过一丝痛楚与怒气。

    黑衣人一愣,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继续追问,“死了就死了,那证明你跟孩子没缘,我要的东西呢? 拿到手了没?”

    沉香一听,脸上压不下怒气,怒瞪那名黑衣男子,吼道:“你还真冷血,孩子是你的,你居然无关紧要。”

    破庙内,司徒蝶儿隐约察觉外头有人在说话,她才刚醒,却发现身边没人,连忙起身环顾四周,这才看到司徒冽寒缩在窗边,似乎是在偷窥外面两人的谈话,她好奇的走过去,也蹲到司徒冽寒身边。

    嘘───司徒冽寒给了她一个手势,两人静悄悄的看着外头的两个人。

    “我的,你的丈夫又不是我,怎么能确定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我的?”黑衣男子冷笑一声,对于沉香的责骂,没有太大的表情。

    ※ 晚点还有一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