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199 结局倒计时( 5 ): 重返阎王殿 ( 4000字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99 结局倒计时( 5 ): 重返阎王殿 ( 4000字 )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司徒翰脸上的血色,在听闻鬼天成得那句话后,全被抽走,完全无法接受,嘶吼道:“不可能,宝宝不可能死的,你再把一次脉,你再把一次!”

    来到这当。“人都没气了,凭我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将死人给救活。”鬼天成又把了一次纳兰玲玲的脉象,也确定纳兰玲玲已经死了。

    那毒早已攻入她的心脉,原以为纳兰玲玲可以撑到司徒翰返回王府,也原以为,他的药,可以暂时缓解纳兰玲玲体内的毒,却没想到,纳兰玲玲会被掳走,甚至因担忧焦急,使体内的毒直直攻入心脉,让她的情况完全恶化。

    “救活她,本王要你想办法救活她,她不许死,本王不准她死。”司徒翰早已失去理智,听不进鬼天成的话,紧揪住他的衣襟,嘶吼道。

    宝宝一直以来,身体都很好的,为什么会突然中毒,又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他,不,他不会让纳兰玲玲离开他,绝对不会。

    “司徒翰,你清醒一点,人已经死了,我真的没办法救!”鬼天成推开他的手,之道他正处于悲伤情绪,无奈一叹,“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看开一点。”

    他虽然医术高明,但人已经死了,他也无能为力。

    “她没有死,宝宝没有死,你想办法就她,快点想办法!”司徒翰将他拉到床榻边,想让他动手医治纳兰玲玲,他绝不能接受纳兰玲玲已经死了。

    她不会这么狠,不会丢下他与孩子,宝宝不会这么自私……

    看着司徒翰一副痴情的模样,鬼天成无奈一叹,脑中猛然想起一个法子,只是,这个方法他以前没试过,毕竟没有人愿意给他当实验过,所以这个方法,他不能保证有效。

    “我突然想到有一个办法,或许能救她,只是……”鬼天成紫眸闪过一丝犹豫。

    “什么法子? 快说,只要能够救回宝宝,不论什么方法,都试一试!”一听到有办法让纳兰玲玲死而复生,司徒翰脸上挂满了焦急,急忙拉住鬼天成问道。

    只要不让宝宝死,不论什么方法,他都愿意尝试。

    “这个方法很危险,况且也不确定有没有效果,而且,要用这个方法,你必须付出代价。”鬼天成紫眸一抬,与司徒翰焦急的眼眸对上。

    以往很少有人会为了爱情,为了妻子,选择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就不知道司徒翰愿不愿意,尽管有可能失败,但如果司徒翰依旧想尝试,他还是会努力看看。

    “没关系,只要有办法让宝宝活过来,不管什么代价,本王都愿意付出。”司徒翰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回答。

    “不管什么代价都愿意?!”鬼天成紫眸闪过一丝讶异,又提醒道:“倘若,这个办法必须付出你的性命,你也愿意。”

    司徒翰看了一眼床榻上,毫无气息的女人,没有一丝犹豫,点头,“愿意,只要能救回宝宝,就算用我的命,我也愿意。”

    没有宝宝,他的生命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不管怎样,就算要他牺牲自己的命,他也甘之如饴,只要能救回宝宝,他一切都愿意。

    “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咱们试试看,这个方法不一定有效,但我会尽力而为………”鬼天成开始向司徒翰解释。

    司徒翰与鬼天成商量好后,也起身一同退出房外,准备待会要用的东西,这时,房间两道一黑一白的身影,缓缓靠向床榻。

    “纳兰玲玲,时辰到了,随我们一块离开!”黑无常仔细看着手上的生死簿,确定人没错,名字也没错,这才让白无常动了动手中的令牌,勾起纳兰玲玲的灵魂。

    纳兰玲玲见到黑白无常,一脸惊讶,转头看着床榻上的自己,脸上布满了错愕。

    “…………”纳兰玲玲开口就想问话,只是,她开了开口,却说不出声音。

    “纳兰玲玲,你的阳寿已尽,随我们一块回阎王殿,有什么话,去向阎王说。”白无常勾住纳兰玲玲的魂,转身带着她一块飘离寝房。

    纳兰玲玲依依不舍的看着床榻上的自己,在离开寝房时,却撞见迎面而来的司徒翰。

    “…………”她激动万分的喊道,却一个声音也喊不出来,但想想,就算喊出声音,司徒翰也听不到她灵魂的声音。

    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不是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死了,再说,当初阎王不是答应过她,会给她九十八岁的寿命,现在才二十几岁,怎么就死了?

    不会又勾错魂了吧!

    司徒翰朝前方走去,纳兰玲玲也随着黑白无常朝前方飘去,正当纳兰玲玲的魂魄与司徒翰的身体碰在一起的那一刹那,司徒翰感觉莫名的心痛。

    他倏地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身后,却空无一人,宝宝,是你吗? 是你的灵魂吗?

    虽然知道这个想法很荒唐,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可以明显感觉到纳兰玲玲就在他身边。

    “…………”纳兰玲玲渐渐远离司徒翰,内心不断呼喊着,翰,是我,是我!

    尽管她不断呼喊,最终还是随着黑白无常消失在司徒翰面前。

    阎王殿,纳兰玲玲气急败坏的瞪着坐在上方魁梧的阎王,阎王对于她的怒气,倒也没多大的意外,淡淡一说:“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一听到可以说话,纳兰玲玲劈头就开骂,“死阎王,我为什么又回来了,你答应过我,要让我活到九十八岁,还有,我才正要过幸福美满的婚姻,你居然让黑白无常把我勾回来,你到底什么意思?”

    越说越气,这该死的阎王,这辈子是想捉弄她不成,当初在现代,莫名其妙勾错魂已经让她死了一次,之后又将她送到傻子身上,再来是莫名其妙坠崖,然后毁容,好不容易与司徒翰重逢,好日子没过上多久,现在居然又死了。

    这一切,全都要怪上方这位阎王。

    “咳咳……陈玲玲,你先冷静一点,我一个一个解释给你听。”阎王揉了揉耳朵,对于刚刚陈玲玲高分贝的嗓音,有些承受不住。

    “哼!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别告诉我,这一次又是勾错魂,那我定会炸了你这阎王殿。”陈玲玲怒气冲冲瞪着上方的阎王,一点也不畏惧阎王的威严。

    “这一次当然不是勾错魂,你确实已经死了!”阎王耐心说着。

    纳兰玲玲一听,怒气又更深了,吼道:“死了,老娘才二十几岁,你居然让我死了,你这个阎罗王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当初你自己说过,我可以活到九十八岁,现在呢?”

    “咳咳……陈玲玲,你先冷静一点!”阎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试图安抚她的情绪。

    无奈,陈玲玲气得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怒声吼道:“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要告你,告你这个阎罗王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

    一听到要告,阎王脸色微微白了一些,立刻说道:“陈玲玲,此事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多嘴,俗话说,天机不可泄漏,你却泄漏了一大堆,已经触犯天条,所以不得不将你的魂收回来啊!”

    当初纳兰玲玲主动向司徒翰提起重生以及穿越的事情,这已经触犯了重生的天条,所以纳兰玲玲的寿命立刻减了一大半,自然不可能再如当初一样,活到九十八岁。

    “什么,怪我,你这死阎王什么意思,什么叫怪我泄漏天机!”陈玲玲简直气炸了,恨不得拿起一旁的椅子砸向上方的阎罗王。

    “陈玲玲,我现在问你,你当初是不是主动向司徒翰提起你重生的事情?”阎王淡淡一问。

    陈玲玲愣了愣,如实点头,“是啊!我承认我是有主动跟翰提起我穿越以及重生的事情,可是………”话还没说完,阎王已经打断她的话。

    “那就对了,既然你也已经承认你泄漏天机,那这件事情就不能怪我了,你安息吧!”阎王挥了挥手,淡淡喊道:“判官,带陈玲玲到轮回口去,准备投胎。”

    “等等!”陈玲玲见判官走来,立即退了一大步,怒瞪上方阎王,“喂,泄漏天机这档事,也不能全怪我吧!现在换我问你,当初我要重生到纳兰玲玲身上时,你有提醒过我不许泄漏天机一事吗?”

    “呃………”阎王显然没料到陈玲玲会这么一问,仔细一想,好像没有,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声嘀咕着:“这……好像没有。”rh9t。

    “那就对了,既然你没有提醒我,不许泄漏天机,那就不能怪我了,因为我又不知道泄漏天机会触犯天条,所以说到底,这一切,全是你错!”陈玲玲理直气壮道。

    总而言之,她是不会再去投胎了,她一定要回纳兰玲玲身上去,也一定回到司徒翰身边,还有她的两个孩子,以及肚中的胎儿,她不要离开他们。

    “陈玲玲,不管怎么说,纳兰玲玲的身体已经死了,你是不可能回去的,你还是乖乖去投胎吧!这一次,我帮你安排回到现代去,你可以重新返回现代,去吧!”阎王一眼就看穿陈玲玲心中的想法,于是绝情的断了她心中的念头,挥了挥手,意示判官带走陈玲玲。

    “我不要投胎,我要回去,我要回到古代去!”

    陈玲玲抵死不从,双手紧握门板,坚持不离开阎王殿,她粗鲁的形象,让上方的阎王顿时满头黑线,这女人,怎么到古代生活了那么多年,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呢?

    “阎王,我要回去,不然,我要告你,告你两次勾错魂,不只勾错陈玲玲的魂,甚至还勾错纳兰玲玲的魂,你不让我回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要摘了你的乌纱帽。”陈玲玲死命抓着门板,坚持不松手,深怕一个松手,判官就会将她拖去投胎。

    阎王一听,脸色又白了几分,一脸心虚地看着周围其它小魂魄,咳了咳几声,“陈玲玲,你就乖乖去投胎吧!我保证,这次一样给你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多金、人也长得帅,再送你一份长寿的礼物,包你活到一百二十岁,这样可以吗?”

    他想,这么诱人条件,陈玲玲应该会答应吧!

    只可惜………

    “不要,我不要,反正我一定要回去,阎王,你再不送我回去,我一定会去告你!”陈玲玲完全没受到利益的诱惑,坚持自己原来的想法。

    她跟司徒翰之间的感情,不管用什么东西、什么条件、什么利益,都无法拆散他们两人的。

    所以,她一定要回到古代去,一定要与司徒翰继续当夫妻。

    “陈玲玲,你别再闹了,就算你告到上头去,顶多我这个官位不保,但你也同样无法回到古代去,所以你识相点,别再挣扎了,乖乖去投胎,下辈子当个幸福的女人。”阎王无奈一叹,又挥了挥手,又多了一名判官,一左一右的架起纳兰玲玲,打算拖她去投胎。

    “我不要投胎,我要申冤,我要抗议,我要提告………呜呜………我不要投胎……放开我,我要申冤……呜呜……天理何在啊!”陈玲玲吵死人的哭喊声,回荡在整个阎王殿,让阎王头疼不已,终于那吵杂的声音渐渐远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下一位!”阎王又翻开生死簿,准备审核下一位,突然,轰隆隆几声,只见高挂在阎王殿上方的轮回盘快速转动了几圈。

    阎王脸色大变,倏地起身,死盯着轮回盘,“这……这怎么回事?”

    轮回盘不停地转了几圈,最后缓缓停了下来,阎王殿四周也恢复以往的平静,正当阎王纳闷时,刚刚架起陈玲玲的两位判官立即奔了回来。

    “长官、长官……不好了,陈玲玲不见了!”判官一脸焦急,刚刚正准备让陈玲玲从轮回道下去投胎时,陈玲玲居然在一眨眼的时间里,魂魄消失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阎王脸色大变,从判官手上夺下生死簿,打开一看,几乎快晕了过去,只见纳兰玲玲的寿命从原本的二十五岁,跳升至六十八岁。

    ※ 早上先更四千字,剩下的晚上下班回来再码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