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 »  幸福小番外 :你妈咪要生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幸福小番外 :你妈咪要生了

小说:豹情:王爷我要吃掉你作者:瓶子
返回目录

    这天,纳兰玲玲躺在床榻上,内心早已闷得发慌,将手中书籍的最后一页给看完,接着伸了个懒腰,书一放,眯起小眼睛,发现四下无人,赶紧掀开被子,穿起鞋子走下床,四处走动走动。

    “宝宝,我不是说过了,你不许下床!”司徒翰人还没入房,就从一旁的窗口看到纳兰玲玲挺着一颗圆滚滚的肚子,下床活动。

    纳兰玲玲才刚回头,身子已让人腾空抱起,回到**的床榻上。

    “司徒翰,人家想下床走走,整天躺在床上很难受。”纳兰玲玲整张小脸全皱在一起,不满抗议着。

    她是怀胎,又不是残废,司徒翰居然要她整天躺在床榻上,除了茅厕外,完全不许她下床活动,就连吃饭也是在床榻上,他夸张的行为,让纳兰玲玲吃尽了苦头。

    司徒翰拉过椅子,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宝宝,再撑一会儿,等生完后,你想去哪,为夫都陪你好不好?”

    “不好──”纳兰玲玲小嘴嘟起,摇了摇头,一双哀怨的眼眸盯着司徒翰瞧,想让司徒翰通融一下,“翰,你让我出去走走,我已经三天没到花园走走了,很闷耶!”

    看着司徒翰一副无法商量的表情,纳兰玲玲立即挽起司徒翰的手臂,用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嗲声,撒娇道:“翰,夫君,你最好了,带我出去走走,让我晒晒太阳,再说,孕妇本来就该多走动走动,这样才会比较好生。”

    虽然,她知道,生过孩子的人,在生第二胎时,肯定比生第一胎要好生,但为了能让司徒翰妥协,纳兰玲玲说得口沫横飞,仿佛没出去外面走动走动,到时候孩子会生不出来似的。

    “宝宝!”司徒翰无奈一叹,轻抚她圆滚滚的肚子,“你现在已经九个多月了,产婆也说过,搞不好这几天你就会生了,所以再忍耐一点,不差这几天好不好?”

    对于纳兰玲玲的撒娇攻势,司徒翰完全没辄,每次只要纳兰玲玲一撒娇,他只能答应她,带着她出去走走,可这次不同了,前天产婆来看了一下,也说了,宝宝有可能这几天就会生孩子,要他这几天多多留意。

    所以今天,不管纳兰玲玲怎样撒娇,怎样请求,他只能逼自己铁下心肠,不许她出去外面乱晃。

    “翰,别这样啦!人家已经闷坏了,带我出去啦!”纳兰玲玲又加把劲,想说服司徒翰,无奈,司徒翰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肯就是不肯。

    纳兰玲玲闷哼一声,也松开司徒翰,闹脾气的转头不理他。

    “宝宝,别这样!”司徒翰知道纳兰玲玲又发脾气了,他没有动怒,也没有不耐烦,反而体贴地搂入她,温柔的抚摸她的肚子,他们的孩子,轻声道:“为了孩子,再忍忍好不好。”

    御医与产婆都说过,孕妇怀孕期间,容易脾气不稳定,脾气也经常说上来就上来,所以司徒翰早已适应宝宝怀孕期间的坏脾气,面对她的脾气,总是温柔体贴的安抚她。

    “我都已经忍很久了,司徒翰,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走走!”纳兰玲玲此刻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坚持要出去,无法出去就闹脾气,闹到司徒翰答应为止。

    司徒翰依旧没有答应,起身,从桌上拿起另一本新买的书籍,递给纳兰玲玲,“宝宝,这本书是我早上买的,你再继续看,我在这里陪着你,这样你就不会觉得烦闷了。”

    纳兰玲玲气鼓鼓的接过那本书,知道今天自己出不去,也无法看到外面的世界,内心顿时觉得烦闷,眼角扫了司徒翰一眼,发现司徒翰一脸笑容的看着她。

    肚到道自。笑吧笑吧!人家都已经闷坏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看来,我得好好整整你了。

    纳兰玲玲这么一想,内心刚刚的坏心情全换上愉悦,她转了转眼睛,接着………

    “唉哟!”纳兰玲玲哀嚎了一声,弯腰紧捂住自己的肚子,整张小脸看起来非常痛苦的模样,而她突如其来的哀嚎声,让一旁的司徒翰慌了手脚。

    “宝宝,宝宝你怎么了,肚子痛吗?”司徒翰手忙脚乱,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盲目的握住纳兰玲玲的手,频频询问她。

    纳兰玲玲点了点头,哀嚎声连连,越喊越大声,让司徒翰整颗心揪得紧紧,心急如焚的安抚她,“宝宝,你别担心,我这就去请御医跟产婆过来,别紧张,我马上去。”

    说完,慌张的身影立刻冲到门边,打算奔出去请御医以及产婆过来,毕竟妻子要生了,他又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内心除了慌张外,还是慌张。

    当他正要奔出去时,后方床榻上立刻传来某人得意的哈哈大笑,司徒翰身子一僵,错愕的转头看像躺在床榻上,笑个不停的妻子,他一愣,慢步回到床榻边,见纳兰玲玲依旧笑个不停,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肚子痛的病人。

    这一刻,司徒翰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脸色倏地沉了下来,眼眸布满血丝,愤怒瞪着床榻上闯祸的女人,“纳兰玲玲,耍我很好玩是不是!”

    纳兰玲玲经他这么一吼,完全吓住了,看着他骇人的可怕模样,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玩笑开过火了,连忙换上一副做错事的小媳妇模样,双手一左一右的捏住小耳朵,请求司徒翰的原谅。

    “夫君,人家不是故意的,别生气了。”

    她承认,她只是闷得发慌,所以想看看司徒翰在面对她要生产时,会有何反应,没想到他的反应会那么大,一想到刚刚司徒翰慌乱的样子,让她又忍不住捂嘴偷笑。

    而她的偷笑让司徒翰更加火大了,他真的很生气,气纳兰玲玲怎么可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这样耍他,真的很有趣吗?

    “纳兰玲玲,你爱玩是不是,那好,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踏出寝房一步,连上茅厕也得待在房间里,你就自己慢慢玩。”司徒翰火大吼道,转身就想离开。

    “司徒翰,你不能关我………”纳兰玲玲一听到连自己出去上茅厕的机会都没有,火气也腾了上来,大声吼道:“你敢关我试试看。”

    司徒翰没有回头,却也没有回她话,而是站在门边,逼自己忍下心中的怒火,这时,床榻上的纳兰玲玲脸色刷白了下来,刚刚吼的太激烈,让她的肚子开始抽痛了起来。

    “司徒翰,你不许关我………”纳兰玲玲紧捂肚子,整个人几乎跪趴在床板上,苍白的小脸完全埋入厚厚的被子里。

    司徒翰咬了咬牙,转身一看,却见到纳兰玲玲似乎又想重蹈覆辙,玩起刚刚耍他的愚蠢游戏,口气全冷了下来,“纳兰玲玲,你又想耍我了是不是?”

    纳兰玲玲一脸痛苦,抬起上身,艰难地平躺下来,呼吸有些喘急,“翰,我……我肚子好痛,肚子好痛。”

    司徒翰心头一紧,立刻回到床边,看着她紧捂肚子,一脸痛苦,内心泛起不安,却也怕自己再度被纳兰玲玲耍弄,于是开口说着,声音也夹又一丝丝紧张,“纳兰玲玲,别再想骗我了,这游戏一点都不好玩,你最好适可而止,不然我真要生气了。”

    纳兰玲玲大口大口呼吸,肚子强烈的痛感,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抓住身下的被子,满头是汗的闭气用力。

    她终于知道,人不可以拿这种要人命的事情来开玩笑,否则就会像放羊的孩子一样,真正遇到危险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但她此刻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想其他,身下不断流出温热的液体,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了,让她死紧的揪住身下的被子。

    看到纳兰玲玲浑身发汗,司徒翰终于警觉不对劲,他连忙握住纳兰玲玲用力的手,焦急道:“宝宝,你是真的?”

    纳兰玲玲紧咬下唇,频频点头,早已说不出话来,司徒翰脸色倏变,连忙掀开纳兰玲玲身下的内裙,这才发现阳水已经破了。

    “宝宝,你阳水破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请产婆过来,撑下去。”司徒翰不怠慢,连忙转身奔了出去,朝某间客房跑去。

    产婆说过,当纳兰玲玲的阳水破了后,母子两人会立即陷入危险,必须赶紧接生,不然,有可能连命都没了。

    一想到纳兰玲玲与肚中的孩子正处于危险,司徒翰的心,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全慌乱了,一刻也无法静下来。

    “爹爹!”司徒冽寒在房内就听到外头司徒翰焦急的暴吼声,连忙出来查看,正好看到司徒翰拉着产婆,迎面而来。

    “包子,你妈咪要生了,先不跟你说了。”

    司徒翰完全没时间理会司徒冽寒,带着产婆急忙回到主卧房,而司徒冽寒听到妈咪要生了,连忙回屋内,带着自己的妹妹兼小妻子的司徒蝶儿奔过去。

    “阿───”

    司徒翰与产婆一来到房外,正想开门进入,里头却传来纳兰玲玲凄厉的惨叫声,让外头的司徒翰的心狠狠一抽,而下一秒………

    “哇哇哇哇!”屋内立刻想起婴儿宏亮的哭声,让司徒翰与产婆全僵在门外。

    司徒翰一脸错愕,不敢相信,产婆还没接生,孩子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产婆一愣,很快就回神过来,立即推门而入,司徒翰同时也回神过来,正想跟着踏入,却让产婆挡了下来。rlzn。

    “王爷,你是个大男人,岂能进入产房,你还是在外头静静等候。”产婆道。

    自古以来,男人是不能进入产房,更不能见到女子生产的过程,况且司徒翰是个王爷,更是不能进入产房,就怕生产之秽物,会秽了司徒翰。

    产婆是如此用心替司徒翰着想,可一心担忧妻子状况的司徒翰,完全听不进去。

    “男人不能进入,那你别把本王当男人不就得了。”司徒翰焦急丢了一句让产婆哭笑不得的话后,人也一溜烟的跑了进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