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70章 别告诉我,你非沈天雪不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0章 别告诉我,你非沈天雪不可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另一面,慕东霆开车载着天雪回到别墅。

    他将她抱入卧室,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上了被子,又倒了杯温水喂她吃药,耐心的叮嘱着,“药一天三次,饭后服用。这几天不要喝冷水,更不要吃凉性的食物。我找了佣人来照顾你,这几天,我搬到公寓去住。天雪,既然你需要时间冷静,我可以给你。”

    天雪躺在床上,安静的听着,眸光微微涣散,并不开口。

    慕东霆若不可闻的叹息,手掌轻抚过她细腻柔嫩的面颊,声音温柔而宠溺,“雪儿,别让我等太久,嗯?”

    天雪目光茫然的凝视着他,苍白的薄唇轻动两下,最终并没有发出声音。

    慕东霆找来两个佣人,一个是从小照顾天雪的冯妈,另一个是张新面孔,姓徐,天雪叫她徐嫂,手脚勤快,为人也很细心稔。

    天雪在别墅休息了三天,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觉得如果继续下去,那和养猪也没什么区别了。所以,第四天的时候,她开车回到公司上班。

    刚走出电梯,便看到总裁办的前台坐着一个新人,而并非林若寒。

    “沈特助早。”小姑娘急忙站起身,礼貌的打招呼。

    天雪微笑点头,心中却在冷嘲着。慕东霆这是什么意思,做贼心虚?还是害怕她公报私仇,刁难林若寒?所以这么急着将人调走了。

    不过也好,至少她眼不见心不烦了。

    连续几天旷工,桌面上已经堆积了许多待处理的文件,她在办公桌前坐下,然后埋头开始整理分类。

    特助的工作性质很繁杂,基本等同于慕东霆的副手,所有部分送上来的文件,沈天雪都要先一一过目,然后按照紧急与否将这些资料分类,她能处理的会直接在文件下方签字,然后让秘书把文件下发回去,如果不能处理的,她会在上面写上自己的意见,然后交由慕东霆抉择,至于她的意见是否被采纳,那就是慕总裁的事了。

    “天雪,你真的跑来上班了?”刘芸推门而入,见到她人坐在那里,仍有些不可置信。“还以为你出院之后会和你家慕总裁去度蜜月呢。”

    天雪不以为意的一笑,回道,“没时间,也没心情。”

    刘芸憋了憋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凑到她面前,八卦道,“听说林若寒被调到分公司的工程部了。天雪,家教不错啊,慕总裁这么快就妥协了。”

    沈天雪白她一样,略有些不耐的放下手中的文件,“刘总监,财务部的工作很清闲吗?那要不要我向慕总申请也把你调到分公司去,让你有机会尽情的八卦?”

    刘芸哼哼了声,玩味的又道,“当了老板娘果真不一样啦,说话都有气势多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老板娘,就好好工作,现在我可有权利扣你的工资和奖金。”天雪随口说着,指尖哗啦啦的翻动着文件。

    “遵命,老板娘。”刘芸故意拉长了音调,然后将怀中的文件放在天雪桌面上,语气也认真了几分,“上季度的财务报表,让你家慕总裁尽快批示。”

    天雪大致翻看了一边,用原子笔划出了几处差强人意的地方。然后拿着文件去了总裁办公室。

    三声门响后,总裁办公室内传出一道低沉淡漠的声音,“请进。”

    天雪推门而入,没想到顾子扬也在,他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看似悠闲的喝着咖啡。

    而慕东霆负手站在落地窗前,脊背挺拔,矗立如松,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慕总,财务部上季度的报表,请尽快批复。”天雪踩着高跟鞋来到大班桌前,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了桌面上。

    慕东霆渐渐的回头,幽深的目光端凝着她,片刻后,点头淡应了声,“我知道了。”

    “没什么事我先出去工作了。”她说完,便准备离开,而此时,慕东霆却出声唤住了她。

    “天雪,给我泡杯碧螺春。”

    天雪脚步迟疑了下,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两个人看起来完全不像夫妻。“好的,我马上让秘书给您送过来。”

    慕东霆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却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离开。

    总裁办公室的门重新合起,一旁的顾子扬翘着二郎腿,嘲弄的笑出声,“呦,我今儿还真是大开眼界了啊,原来夫妻之间是这么相处的。”

    “如果你是来说风凉话的,那你现在可以滚了。”慕东霆坐入老板椅中,俢长的指翻动着财务报表。

    顾子扬单手托腮,慵懒的换了个姿态,“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冷战?”

    “嗯。”慕东霆不冷不热的应着。

    “你不是已经把林若寒调走了吗,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沈大小姐也真难伺候。”顾子扬没好气的丢出一句,在他眼中,一夜未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至于不依不饶的吗,真够矫情的。

    慕东霆翻看着手中财务报表,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很显然,他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慕东霆翻动书册的动作微顿了下,然后淡声问了句,“多少?”

    “目前我们只收购了沈氏4%的股份。沈立峰砸进潘氏地产的资金高达八个亿,我们已经全部冻结。现在他急需资金流转,居然才吐出这么点儿股份。”顾子扬明显有些气急败坏。

    慕东霆啪的一声合起手中报表,丢在了桌面上。唇角冷扬起一抹讥笑,“看来我们小看了沈立峰,这条路行不通,另想办法吧。”

    “潘氏地产的八亿,你打算怎么处理?”顾子扬又问。

    慕东霆蹙眉沉思片刻,说道,“退回去,连本带利。”

    钱他不缺,不能因为区区八亿而失去了沈立峰对他的信任。

    “那不是便宜了沈老头。”顾子扬嘀咕了句,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他是典型的貔貅,只吃不吐。

    “按我说的做。”慕东霆声音微沉,听似轻描淡写,却偏生有种王者之威,不容任何人反驳。

    顾子扬懒散的起身,“好吧,我马上去办。”

    老大一句话,他这小跟班只有跑腿的份儿。

    ……

    上班的第一天格外忙碌,天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已经是日暮西沉。

    玄关处,冯妈恭敬的将拖鞋摆在她脚下,“小姐回来啦。”

    “嗯。”天雪淡应着,顺手将手提包递给她,一边拢起长发,一边向屋内走去。

    而冯妈紧跟在身后,试探的询问道,“小姐,姑爷这几天都没回来,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天雪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侧头看着她,清澈的眸光幽深了几分,提醒道,“冯妈,你在沈家做了几十年,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冯妈连连点头,又道,“小姐,我也是担心你。这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可姑爷一连几天不回家,分开久了,感情渐渐的便容易生分了。”

    “他出差了,过几天会回来的。”天雪随口应付了句,便走进餐厅。

    此时,餐厅内,徐嫂早已将饭菜摆上了桌,远远的便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天雪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在餐桌旁坐下,拿起碗筷就开始吃饭,“徐嫂,你的厨艺真好,连五星级酒店的大厨都比不上你。”

    徐嫂脸上堆着笑,随口回道,“太太过奖了,以前先生和初夏小姐也喜欢吃我烧的菜。”

    天雪握着筷子的手突然一僵,顿时什么胃口都没有了。她抬眸,错愕的看着她,问道,“你认识林初夏?”

    徐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在现任太太面前提先生的前任女友,她这不是作/死吗。

    “先生刚回国的时候,就是我照顾他和初夏小姐的。”徐嫂战战兢兢的回道,生怕天雪发怒。

    而天雪只是平静的放下了碗筷,唇角浅浅的扬起,多了几分嘲讽。兜兜转转这些年,他身边的女人都已经换了,而保姆却还是原来的那一个,听起来何其讽刺。

    “太太,我还煮了人参鸡汤,您要不要尝一尝?”徐嫂温声询问,她自知犯了错,声音中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天雪从盒中抽/出一片纸巾,轻拭了下唇角,然后起身。“不用了,我吃饱了,你和冯妈吃吧。”

    天雪回房之后,徐嫂与冯妈两人在厨房中收拾碗筷,冯妈不免埋怨道,“你这张嘴怎么一点儿把门的都没有,在小姐面前还提姑爷以前的女朋友,小姐自然不会高兴了。”

    “一时说走了嘴。那太太不会辞退我吧?”徐嫂不免担忧的问道。

    “那倒不会,小姐不是那种人。只是你以后说话注意一点。”

    徐嫂连连点头,却还是忍不住嘀咕了几句,“不过我还是挺想念初夏小姐的,太太年岁太小,又娇气,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什么都不会做。以前初夏小姐在的时候,家务几乎都是她一手打理,每天先生穿什么衣服,什么鞋子,连吃什么饭菜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两个人感情可好了。”

    冯妈又瞪了她一眼,警告道,“现在这个家里没有初夏小姐,你以后也别提了。”

    傍晚还是风和日丽的天气,午夜突然狂风大作,风由半敞的窗棂灌入屋内,掀动窗帘,呜呜的声响犹如鬼魅的哭嚎。

    刺目的闪电划破天空,接踵而来的是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

    天雪从睡梦中惊醒,虽然屋内所有的灯全部点亮,但她仍然觉得害怕。

    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萎缩在床角。如瀑的发丝披散着,她怀中紧紧的抱着被子,涣散的明眸中,泪光盈盈而动。

    她怕极了这样的天气,因为,就是在这样不安而狂乱的夜,阿言永远的离开了她,将她的心也一并带走了。那样的曾经,她甚至不敢去回响,因为,那会让她全线崩溃。

    刺目的白光闪过,又是一道电闪雷鸣,偌大的房间内,空旷的让人窒息,好像空气都是凝固的一样。

    窗帘在风的作用下呼啦的晃动着,在白色的墙壁上投下晃动的影响,暗夜之中,像凶猛的恶灵,好似随时能吞噬生命。

    天雪紧闭着双眼,蜷缩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口中不停的呢喃着慕东霆的名字。

    而此时,慕东霆与顾子扬正坐在奢靡的酒吧中,霓虹耀眼,觥筹交错。

    顾子扬左拥右抱,好不快/活。而慕东霆独自坐在一旁,指尖夹着一根烟蒂,沉默的吸烟,一双凤眸幽深,也不知究竟在想什么。

    顾子扬邪笑着,伸手拿起桌上的酒瓶,缓缓注入透明高脚杯中,然后将酒杯递给身旁美丽性/感的女人,“蓉蓉,还不敬慕总一杯,你这次能拿到女一号的角色,可是慕总力捧的。”

    恒宇集团最近刚刚投资了一部电影,而李蓉蓉是剧中的女一号。现在的女星,陪酒,陪老板,博上/位,早已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李蓉蓉在这个大染缸中摸爬滚打多年,当然深谙此道。

    她白嫩的小手端起桌上的酒杯,来到慕东霆身边,柔若无骨的身体几乎都贴在了慕东霆身上,出口的声音更是听得男人骨头都酥了。

    “慕总,蓉蓉敬您一杯。”

    而慕东霆依旧轻轻冷冷的,他慵懒的靠坐在真皮沙发上,连姿态都没有改变过,淡淡的吞吐着烟雾,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这让李蓉蓉十分挫败,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目光求救似的看向一旁的顾子扬。

    只见,顾子扬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唇角挑起一抹轻挑的讥笑,“东霆,别告诉我,你非沈天雪不可。”

    很显然,顾子扬是在挑衅,而男人往往都是经不起激的。

    慕东霆冷魅的扬起唇角,两指用力掐灭了指尖的烟蒂,然后抬眸看向李蓉蓉,凤眸中渐渐浮起邪魅之色。他接过她手中的高脚杯,仰头一饮而尽,下一刻,大掌紧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一扯,便将她反锁在身/下,放/肆的亲吻。

    李蓉蓉无力的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是娇/喘连连。

    而顾子扬靠坐在对面的真皮沙发上,唇边含笑,小口的抿着红酒,怀中搂着美人,与美人肆/意调笑,就好像没看到对面两人在做什么似的。

    慕东霆喝的不少,醉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被抬到酒吧楼上的vip套房中。

    顾子扬静静的看着他,剑眉冷蹙。他知道慕东霆因为和天雪冷战而心情不好,身为好友,他并不希望慕东霆为一个女人越陷越深。当初的林初夏一个是血淋淋的例子,现在,绝不能再多一个沈天雪来添乱。

    “蓉蓉,今晚好好服侍慕总,下一部戏的女主角还会是你。”顾子扬笑的邪魅,然后搂着一个美女便离开了房间。

    李蓉蓉自然明白顾子扬口中的‘服侍’是什么意思,这种事情她不是第一次遇上,只要她还在这个圈子里,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她轻车熟路的褪去身上的衣服,然后来到慕东霆身边,“慕总,我先扶您到浴室洗澡。”

    她说完,慕东霆毫无反应,只是因为宿醉而剑眉紧蹙,那忧郁的神情,简直帅到让女人无法抵挡,能和这样一个英俊多金的男人共度良/宵,她也不算亏了。

    见他没有反应,李蓉蓉大胆的伸出手,一颗颗解开他胸前的纽扣,健硕的胸膛在眼见逐渐展现。只是,当她解到最后一颗的时候,慕东霆突然醒了。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涣散的目光渐渐的凝聚,然后,毫无预兆的,一把将她推开。

    “啊!”李蓉蓉惊叫一声,踉跄的摔在木质地板上,娇/躯微微的轻颤着。她扬着下巴,可怜兮兮的看着慕东霆,眸中带着不解与错愕,“慕总?”

    此时,慕东霆酒已经醒了大半,他伸出两指,按了下发疼的额头,然后利落的扣上胸口散开的衬衫。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