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72章 他,对你好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2章 他,对你好吗?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怎么不吃,你以前最喜欢吃鳕鱼的。”慕东霆不解的询问。

    而未等天雪开口,坐在对面的颜飞突然说道,“她现在不喜欢吃鱼。”

    “呦,到底谁才是她丈夫啊,颜飞,难道你比东霆还了解沈天雪?”潘婉茹不冷不热的插了一句。

    而她添油加醋的一句话,瞬间让气氛降到了冰点。

    慕东霆唇角含着笑,但左侧的眉梢却冷扬起,看着天雪问道,“是吗?”

    “没有啊,挺好吃的。”天雪夹起碗中的鱼肉,强迫着自己咽了下去,又强忍住作呕的感觉,扬起下巴,眉眼弯弯的对着慕东霆笑稔。

    天雪很聪明,剑拔弩张之势如此轻而易举的被她化解。

    只是,坐在对面的颜飞脸色却变得难看,他吩咐佣人倒了杯酸梅汁,然后二话不说,啪的一声放在了天雪面前。

    天雪喝了几口,胃舒服了很多,看向颜飞的目光充满了谢意。

    其实,出国之前她的确很喜欢吃鱼,尤其是鳕鱼,几乎是拿来当饭吃。可当初怀着宝宝的时候,孕吐反应很严重,一闻到鱼腥味就想吐,渐渐的形成了条件反射,之后,她就再也吃不了鱼肉了。而这些,慕东霆自然不知道。

    气氛再次僵持了下来,颜飞和慕东霆皆沉默。天雪夹着菜,吃的小心翼翼。

    而此时,佣人端上了两杯温热的花生露,这是潘婉茹的习惯,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喝花生露,有助于女人的保养。而天雪身为客人,佣人礼数周全的也给她倒了一杯。恭恭敬敬的放在她面前。

    而慕东霆却淡淡的开口道,“拿下去吧,天雪对花生过敏。”

    上次因为过敏住院,慕东霆至今仍心有余悸,只要和花生沾边儿的东西,他是碰也不会让她碰的。

    “沈小姐也对花生过敏吗?我家先生也是。”佣人一边端起花生露,一边多嘴的说道。

    而她话音刚落,只见潘婉茹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摔在了桌面上,厉声嘶喊了句,“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对不起,太太。”那佣人自知说错了话,快速的收拾了东西,快步走进厨房。

    而潘婉茹的脸色变得极难看,目光狠狠的盯着天雪,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天雪想,她现在已经被万箭穿心了。可是,她连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清楚,难道花生过敏也是罪过吗?只许颜伯父过敏,却不许她过敏,这又是什么道理?!

    “我饱了,你们吃吧。”潘婉茹推开身后的椅子,恼火的离开。

    而位置上,颜建辉的神情也有些奇怪,不冷不热的开口道,“我们继续吃饭,别理会她。”他说完,转而看向天雪,目光柔和了几分,“天雪,多吃一点,别见外。”

    “知道了,姨父。”天雪有些牵强的弯起唇角,气氛都僵成这样了,她如果还能吃下去,那她可真够不长心的。

    “天雪,你别多想,姨妈是心情不好,和你无关。”颜飞适时的出声安慰。

    天雪没心没肺的笑,看似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可她又不是傻子,潘婉茹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

    “我上去看看姨妈。”慕东霆说了句,然后也起身离开。

    二楼的主卧室,潘婉茹将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其中不乏古董瓷器之类,颜家的奢华,在b市无人可及。

    慕东霆象征性的轻敲了几下房门,然后推门而入。入目的便是地上的一片狼藉,他下意识的蹙起剑眉。

    “姨妈,谁又惹您不开心了?”慕东霆转而换上一副笑颜,来到潘婉茹身边。

    “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天下女人那么多,你偏偏娶了沈家的女儿,还真是孽缘不浅。”潘婉茹不冷不热的嘲讽着。

    慕东霆温笑,语气中多了几分轻挑与玩味,“天下女人这么多,可能入我眼的也只有天雪一个,可她又偏偏入不了您的法眼。姨妈,如果你真这么讨厌她,那我马上就和她离婚。”

    “真的?”潘婉茹殷切的看着他,态度十分认真。看样子,她还真是巴不得他和沈天雪离婚。

    “当然!不过,离婚不是小事,姨妈,您总要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吧。”

    潘婉茹目光中的殷切渐渐泯灭,取而代之的是暗淡与深冷。“没有理由,你和她是结是离都是你自己的事,我无权过问。但是,从今以后不许再带她到颜家来,我不想再见到她。”

    “姨妈……”慕东霆还想争辩,却被潘婉茹厉声打断。

    “行了,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姨妈,就记住我说的话。否则,就当我白疼了你一场。”

    潘婉茹的情绪很激动,慕东霆只能应承着说了声,“好。”

    他带天雪来颜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给颜飞一个警告,让颜飞明白,天雪已经是他的妻子了,而兄弟妻不可欺。

    可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姨父对天雪过分的宠溺,还有姨妈对她毫无理由的厌恶,这些就像层层谜团一样,掀开云雾,真相似乎呼之欲出,可他却无法扑捉。

    而与此同时,颜飞和天雪正坐在庭院之中。

    日暮西沉,晚风徐徐,庭院深深,别有一番情致,只是,肩并肩坐在一起的两人,却各怀心事。

    “颜飞,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天雪柔柔淡淡的声音,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颜飞苦笑一声,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他,颜飞的确是很生气,可他气的是自己。整整六年,他都没能让天雪爱上他。而天雪回国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慕东霆就抱得美人归。

    慕东霆的手段高明,心机之深,他自愧不如。

    “他,对你好吗?”颜飞微叹着问道,声音中不免夹杂着苦涩。

    天雪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略微迟疑后,回道,“当然好啊,不然我为什么要嫁给他。”

    颜飞敛眸,深深的凝望着她,目光有几分沉重。再次出口的声音中,暗含着几分讥讽,“天雪,你是想骗我,还是想骗你自己?新婚就开始冷战,这也叫好吗?”

    天雪白/皙的容颜显出几分尴尬之色,心里已经将刘芸那个大嘴巴骂了无数遍。

    而慌神间,颜飞已经握住她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护在掌心间,他的手掌很暖,那温暖好似能流入心田,天雪莫名的惊慌,挣扎着甩开了他的手。

    天雪并不傻,她并非不懂颜飞的心意,她只是一直在刻意的逃避而已。她低垂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听颜飞沙哑的声音再次在头顶响起。

    “天雪,我已经开始后悔了,我不该放任你嫁给慕东霆。”

    “呃!”天雪瞪大了漂亮的明眸,目光却不停的闪躲着,颜飞的直白,让她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面对。

    颜飞微微的苦笑,无奈的伸出手,指尖划过她额头。“至于这么震惊吗?天雪,你还想装糊涂到什么时候?”

    “颜飞,我……”

    “该震惊的人应该是我吧。”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很有震慑的效果。慕东霆高大的身体来到天雪身旁,手臂环在她腰肢,稍稍用力,便将她反锁入怀。

    他英俊的脸庞上挂着一字号的笑容,但天雪还是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危险强大的气息。

    “颜飞,你觉得你刚刚那些话是该对‘表嫂’说的吗?”慕东霆冷冽一笑,目光犀利骇人。并且,刻意的咬重了‘表嫂’二字。

    一时间,又形成了对峙之势。

    颜飞冷然一笑,显然没把慕东霆的警告放在眼里。“我不过是颜家的养子而已,哪里敢和慕少攀亲戚。”说话间,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天雪,执着的追问道,“天雪,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此刻,天雪已经一个头两个大,回答什么?装糊涂的事吗?!

    片刻的迟疑与为难后,她才淡淡的开口,“颜飞,不可否认,我的婚姻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婚姻是一门学问,总要慢慢去摸索、经营。我相信东霆,我也相信自己。颜飞,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我并没有后悔。”

    至少目前,她没有后悔嫁给慕东霆。

    天雪说完,转身离去。

    慕东霆唇角邪魅的扬起,有几分得意。随后追随上她的脚步。

    再看颜飞,他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目光中是不尽的受伤与疼痛,手掌紧握成拳,高大的身体在晚风中轻微的颤抖,如同一尊落寞孤寂的雕像。

    慕东霆开车载着天雪离开了颜家。

    车内缓缓的流淌着优美的钢琴曲,慕东霆单手握着方向盘,看起来心情不错,偶尔跟随着曲调轻哼几声。

    而天雪坐在他身边,一直沉默着,目光迷茫的看向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

    回到别墅后,慕东霆直接将她抱入卧室中,纠/缠了她整整一个晚上,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宣誓着主权。

    一夜索/求无度,直接导致天雪浑身乏/力,身体像要散架一样的酸疼着,第二天根本爬不起床。

    而不同于天雪的倦怠,慕东霆却是神采奕奕,按时起床,吃早餐,西装革领的准备上班。

    “今天上午没什么事,你好好在家休息吧。”慕东霆坐在床边,低头轻吻着她额头。

    天雪伸出柔软的手臂,懒懒的缠上他颈项,温软的声音嗔怪,又撒娇,“慕东霆,都怪你。”

    “怪我什么?”慕东霆暧寐一笑,唇轻贴在她耳畔,呢喃间,吞吐着温热的气息,“分明是你体力不好,雪儿,看来我们以后要多锻炼才行。”

    “走开,不想理你。”天雪红着脸推开他,背转过身,一张小脸都埋入被褥之中。

    慕东霆淡淡失笑,然后起身离开。

    他开车刚离开别墅,狭小的空间内,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淡扫了眼来电显示,意料之外,居然是徐羽珊打来的。

    “有事?”他的声音有些冷淡。

    电话那端,徐羽珊娇笑一声,反问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羽珊,别浪费我的时间。”慕东霆声音中透出不耐。他向来不喜欢纠/缠不休的女人。

    徐羽珊很识趣,没有继续绕弯子,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在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中等你,有很重要的事,放心,绝不会浪费慕总裁宝贵的时间。”

    星巴克咖啡厅中,慕东霆走进的时候,徐羽珊早已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候多时,她今天穿了条红色超短裙,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很吸引人眼球。

    但徐羽珊这种***奔/放的美女,显然不是慕东霆喜欢的型。因为他坐在她面前,神情极淡漠。

    “说吧,找我什么事?”他直接询问,并低头看了眼腕表,半个时候后,他还有一场例会。

    “急什么,先喝杯咖啡。”徐羽珊笑靥娇媚,为他点了杯蓝山,不放糖,也不放奶精。这是慕东霆的习惯。

    而他却连碰都没碰,唇角的笑带着淡淡的不屑,“徐羽珊,如果你找我来不会只是为了喝咖啡吧?”

    “当然不是,一杯咖啡怎么能打动慕总裁呢。”徐羽珊笑的有些谄/媚,从爱马仕包包中拿出了一叠文件递到他面前,“我想,你会对这个更感兴趣。”

    慕东霆不解的从文件袋中取出文件,大致的翻看过后,绝美的笑靥在唇角边溢开,只是,笑的有些冷而已。徐羽珊拿给他的居然是一份沈氏集团股份持有者名单。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东霆,我知道你一直在收购沈氏集团的股份。”徐羽珊说道,而她话音刚落,慕东霆的目光遽然间变得深冷。

    而她却不以为意的继续说,“不仅我知道,我爸爸他也知道。所以,你想从我爸,或者沈天雪手中拿到股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这些……”徐羽珊从文件中抽出其中一张,指着上面的数据,“他们都是沈氏控股的小股东,这些股份虽然零散,但加起来也超过了20%,何况,他们都是生意人,图的就是利益。只要你肯砸钱,他们一定愿意出让股份。”

    徐羽珊说完,目光渴望的看着他,期待着他回以一个温暖的眼神。

    而慕东霆凤眸微敛,笑看着她,俊颜波澜不惊,徐羽珊完全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气氛一时间陷入沉寂,而这样的沉寂让徐羽珊有些不安,越是看不懂他的心思,越是慌乱无措,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凌迟处死。

    长久的沉默后,慕东霆终于出声打破,“羽珊,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

    “什么?”徐羽珊看着他,眸中一片茫然。

    “如果沈氏是大名江山,而你,就是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慕东霆的声音很平淡,而一字一句,就像砸在徐羽珊的心上,让她不自觉的微颤着。

    徐羽珊又何尝不明白,如果被她老子知道她出卖沈氏,不扒了她的皮才怪。可是,为了东霆,她什么都愿意做,她不惜背叛任何人。

    “东霆,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徐羽珊的情绪有些激动,伸手紧握住慕东霆手掌,却被他冷漠的推开。

    “对不起,羽珊,我不能接受。我慕东霆向来无功不受禄。”他说完,从皮夹中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面上,算作付咖啡的钱,而后,便起身准备离开。

    “我很忙,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离开了。”慕东霆说罢,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

    而徐羽珊却突然激动的从位置上站起来,对着他的背影嘶喊道,“东霆,无论你接不接受,我送出去的东西,是不会收回来的,包括我的心。”

    她的厉声嘶喊,在优雅安静的咖啡厅中显得格外突兀,毫无意外的引来众人的目光。而慕东霆只是稍稍的停顿了下脚步,甚至没有回头,轻描淡写的丢下了一句,“那是你的事,随你。”

    他不温不火的态度,彻底的刺激了徐羽珊,而人在受了刺激的情况下,往往会做出一些失控的事。走出咖啡厅后,徐羽珊直接用快递将资料寄到了恒宇集团。她要让他明白,她徐羽珊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

    可是,快递刚刚寄出去,她就开始懊恼、后悔了。

    原本,她是要凭借这个筹码让慕东霆与沈天雪离婚,让他娶她的。而慕东霆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她交出了东西,并且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这就是所谓的欲擒故纵吗?呵,和他玩儿,她简直太嫩了。

    而与此同时,恒宇集团总裁办公室中。

    慕东霆慵散的靠坐在老板椅中,而顾子扬坐在他对面,一脸的愁容。

    “我说东霆,你脑子没进水吧?徐羽珊把股东名单给你,你就应该欣然接受。是她自己愿意给的,我们又没逼她。这个时候,你还矫情什么。”

    慕东霆邪魅一笑,手中打火机噼啪响过,点燃了指尖的烟蒂,他淡淡的吞吐着烟雾,深眸微眯,“我了解徐羽珊这个人,她把股东名单给我,一定会提出相应的要求。”

    “那你就继续施展美男计啊,无非就是约个会,亲个嘴,上个床,你满/足她不就得了,反正也不吃亏。”顾子扬嘻哈的调笑着。

    慕东霆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将两指间刚吸了两口的烟蒂掐灭在水晶烟灰缸中,“你还真当我是男技了!我嫌她脏。”

    “矫情!慕东霆,你就继续矫情吧。我看你没有这20%的股份,用什么收购沈氏集团。”顾子扬挫败的将身体靠近沙发。

    慕东霆凤眸深敛着,高深莫测的一笑,“放心吧,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他话音刚落,总裁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敲响,秘书蒋钦推门而入,毕恭毕敬的将一份快递放在了慕东霆桌面上。

    “慕总,您的快递。”

    “知道了。”慕东霆动手将快递拆开,里面正是那份沈氏集团的股东名单。他温温的一笑,尚好,一切都掌控中。

    慕东霆将资料直接丢给一旁的顾子扬,并嘱咐道,“先查一下这份名单的真伪,然后再动手,别掉进了别人的圈套。”

    “放心吧,我知道。”顾子扬随口回了句,正低头翻看着那份资料。

    “做的隐蔽些,别惊动了沈立峰,沈老头那只老狐狸狡猾着呢。”慕东霆又提醒。

    “我做事你还不放心。”顾子扬喜出望外的笑着,这次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离开慕东霆办公室,顾子扬拎着那份文件站在电梯口等电梯。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沈天雪踩着高跟鞋从里面走出来,手上拎着包,明显是刚刚才来上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