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90章 天雪问: 慕东霆,你爱我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0章 天雪问: 慕东霆,你爱我吗?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呵,慕东霆觉得他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才不要。”天雪直截了当的拒绝,并背转过身。

    “那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睡觉。”慕东霆的手臂从身后缠上来,再次将她搂在怀里,两个人相拥而眠,一.夜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小夫妻两个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餐,然后一起上班,他回来了,天雪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孤单了。

    只是到了公司以后,两个人还是各忙各的。离开这么长时间,慕东霆有开不完的文件,开不完的会。而天雪手里正有一个项目需要拉投资,这真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而更让人头疼的是负责这个项目的公关经理临时请了病假,眼看着项目就要启动,迫在眉睫,如果启动资金不到位,就前功尽弃。

    可临时抓个人过来,又对项目又不熟悉,只有天雪对这个项目还算了解,关键时刻,她只能挺身而出瘙。

    投资方的老板是个五十开外的中年男人,和男人谈生意,最好的场所就是夜总会,酒自然是少不了的,天雪一边陪酒,一边想着,这段时间的药又白喝了。

    投资方的老板在婚礼上见过她一面,慕总的太太,自然要给三分薄面,对她算是恭敬。只是,这老板是个妻管严,没喝酒杯,就被老婆一个电话给叫回去了。项目上的事,交给了随行的负责任。

    天雪并不是第一次出来谈投资,觥筹交错间,项目也谈的差不多了。天色不早了,她陪着对方的几个人一起走出包厢。

    随行的公关秘书到前台去结账,他们等候在大厅中。对方的项目经理喝的不少,借着酒劲,就缠上了天雪,整个身体的重量几乎都靠在天雪身上,并且,手掌不安分的在天雪腰间摸了几下。而一旁的几个人似乎对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都没有过来阻拦的意思,反而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天雪脸色冷了几分,伸手推开了男人,并很严肃的说道,“刘经理,请你放尊重一点。”

    而对方就像没听见一样,身体摇摇晃晃的,又靠了过来。这下,天雪彻底火了,陪着他们喝了几杯酒,就真把她当成小姐了。原本想给他留几分薄面,毕竟两家公司马上要一起合作,但他现在这种行为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天雪一把推开他,并抬脚在男人的双.腿间狠狠的踢了一下,男人疼的嚎叫了一声,酒也醒了,但四周那么多双眼睛瞧着,他脸上实在挂不住,“md,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别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看上你是给你脸,项目资金不想要了是不是!”

    男人骂骂咧咧着,抬手还想打人,只是,手臂未等落下,已经中途被人截住,对方的力道很大,顺势把他推了出去,男人踉跄了几步,险些栽倒,又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只是,当看清来人时,脸色立即又变了。

    他不认识沈天雪,却是认得慕东霆的,商场之上,恒宇集团总裁慕东霆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

    “慕总啊,这小姐不懂规矩,我正打算教训教训她。”

    慕东霆看着他,凤眸冷的骇人,同时伸出手臂,顺势把天雪搂入怀中,“谁告诉你她是小姐的?她是我太太。”

    男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根本不知该如何收场。倒是同行的人还算精明,几个人上来搀扶住他,并对着慕东霆与沈天雪陪笑脸,“实在抱歉,我们刘经理喝多了,才无意间冒犯了慕太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他一般计较。”

    慕东霆哼了声,目光冷扫过几人,“回去告诉你们老总,这个案子,恒宇不会和贵公司合作了。”

    他说完,牵着沈天雪的手,进了隔壁的一间包房中。

    几个人追过来,却被揽在了包房外。

    “刘经理,现在怎么办?”随行的一人担忧的问道。他们虽然是投资方,但两家公司确实互惠互利的关系,只是他们底下人杖着手中有点儿实权作威作福而已,现在项目泡汤了,回去不被炒鱿鱼才怪。

    此时,慕东霆牵着天雪的手走进包房,包房内,一桌人早已等候多时了,空出的主位自然是留给慕东霆的。

    “诸位久等了,东霆先干为敬。”慕东霆唇边笑意温和,很恭谦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向在座众人介绍道,“不介意多一个人吧,这是我太太沈天雪。”

    位置上,原本早已安排好了女伴,天雪的出现有些尴尬,但众人都是生意场上混下来的,面上均不动声色,热情的招呼天雪坐下。

    酒桌之上,觥筹交错,送往迎来。慕东霆礼貌的与众人敬酒,谈笑风生,既不让人觉得冷漠,又保持着应有的疏离。

    而天雪,就被他华丽丽的凉在了一旁,一直耷拉着头,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指尖。她知道他在生气,也怪她倒霉,出来谈个生意还遇上了色.狼,遇上色.狼也就算了,还被亲老公抓包,今儿真是出门忘了看黄历。哎,看这架势,回去之后,慕东霆准和她没完。

    天雪漂亮的眉心一直紧蹙着,也不敢说话,偶尔抬起头,用哀怨的目光看着他,可怜吧唧,一副讨好的模样,而慕东霆只是冷冷的扫她一眼,依旧不予理会,只顾着和几个男人谈生意上的事儿,偶尔也讨论些政治民生,他不太发表观点,但随意的说上一句,却往往都是画龙点睛。

    他酒喝得不少,天雪向服务员要了一壶温茶水,倒了一杯,乖乖的递给他,眉眼弯弯,一脸讨好的笑,“老公,喝点儿水吧,解酒暖胃。”

    慕东霆幽深的眸光淡淡的落在她身上,片刻的凝滞,而后,沉默着握住她的手,顺势把杯子递到唇边,抿了一口。

    两人的互动在外人看来着实暧魅,众人不由得跟着起哄。“慕总和慕太太真是恩爱夫妻啊,我们一起敬两位一杯,慕太太可要赏脸啊。”

    说话间,众人已经纷纷举起了酒杯,天雪刚要伸手端起面前的酒,却被慕东霆先一步抓住了手。只见,他温润而笑,唇边含着浅浅的邪魅,“她不喝酒,我替她喝。”

    慕东霆十分爽快的连干了两杯,众人也没再为难,只是打趣道,“慕太太不喝酒,是想给慕总生孩子吧。”

    慕东霆神色不变,只含笑不语,算作默认。

    倒是天雪低下头,脸颊微微涨红。慕东霆说谎不眨眼睛,她刚应酬回来,一身的酒气,可是心虚的很。

    酒过三巡,宴席终于散了。

    天雪跟随着慕东霆离开,他的步子很大,一路穿过大厅向外走,天雪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追随上她的脚步。

    走出夜总会大门,冷风夹杂着些许的寒意扑面而来,秋天的北方,昼夜温差极大,天雪身上只穿了件抹胸的长裙,白析的双肩与手臂都裸.露在外,冻得瑟瑟发抖。她一双小手胆怯的抓着他一片衣角,微扬着下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柔软的娇躯几乎都贴在他身上,借以摄取他身上的温暖。

    慕东霆敛眸看着她,深邃的凤眸中闪过疼惜之色,他即便恼火她,终究还是不忍,脱下身上的外套裹住她,连人带衣服,一并拥入怀抱中。

    “就知道你舍不得。”天雪嘻嘻一笑,得逞的吐了下舌头,然后把一张小脸都埋入他温暖的胸膛中。

    慕东霆眸色幽深了几分,俊脸的轮廓在月色下月份清冷,他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笑,薄唇贴在她耳廓,深沉而低哑的吐出一句,“别得意,回去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此时,司机已经把车开了过来,并把车钥匙递给慕东霆,他二话不说,直接把天雪塞进车里,一脚油门,车子如箭一般疾驶而去。

    回到别墅,慕东霆几乎是拖着她进入卧室,砰地一声,房门重重的合起,慕东霆直接把天雪按在了僵硬的门板上,微眯的凤眸,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鬼魅,他薄唇轻动,漫不经心的语调夹杂着冷冽的寒气,让天雪不受控制的哆嗦着。

    “我慕东霆什么时候沦落到要我的女人去拉生意了?嗯?”他伸出俢长的两指,捏起她的下巴。

    天雪有些艰难的挤出一抹笑,“老公,我知道错了,负责这个项目的公关经理临时请假,我只能亲自出马,谁知道会遇见那种人渣。”

    未等她说完,慕东霆两指间的力道不由得重了几分,天雪吃痛,识趣的选择闭嘴,却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不知道又是哪句话触碰了他的阴晴未定的情绪。

    “还狡辩!穿成这样谈生意,你知不知道,在男人眼中,你浑身上下都写着三个字:随便上。”

    慕东霆脸色阴沉,显然动了怒。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都想的什么,穿着低胸装去夜总会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染了一身的风尘味儿,怎么看怎么碍眼,而那一身黑色的低胸晚礼服,又极好的勾勒出女人曼妙的曲线,她的一颦一笑,哪怕不经意的一个抬眸,都带着万种风情。让人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

    该.死,他已经有了不该有的反应。

    而天雪自然不知道面前的男人已经精.虫上脑,正打算把她生吞活剥。她还不怕死的反驳道,“公关部的女孩都是这样打扮的,现代女性,美丽已经成为她们赖以生存的手段了。”

    “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但我慕东霆的女人,就不能在别的男人面前卖弄风搔,如果再有下一次,我饶不了你。”

    天雪眨着一双水漾的明眸,下次?那这次就这么算了?!天雪一颗心总算放进了肚子里,只是,未等她松一口气,慕东霆的吻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他吻得强势而霸道,铺天盖地的吻,几乎吻得天雪喘不过气,吻得她意识都开始模糊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慕东霆按在了床尚,沉重的身躯倾覆而下,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着。

    天雪呼吸微微凌乱,几乎是无意识的伸出双臂,柔软的缠上他颈项。长睫毛轻轻的闪动,一双漂亮的眼眸,雾蒙蒙的看着他,带着几分胆怯与期许,幽幽的问道,“东霆,你爱我吗?”

    慕东霆看着她,凤眸忽而幽深,漆黑的照不进一丝光亮。而唇边却扬起一抹轻挑的笑靥,“乖宝贝,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

    这一.夜,慕东霆要她要的凶猛而狂热,用尽各种手段折磨着她,让她软弱,屈服,最终在他身下妥协。

    天雪觉得自己似乎深陷在一片浩瀚的汪洋之中,而慕东霆就是唯一的浮木,她只能紧紧的依附着他,才能得以生存。只是,耳鬓厮.磨,身体的缠.绵结合却无法温暖到心,她的心只残存着淡淡的温度,等待着他来救赎。可是,他的体温却一直隔绝在胸膛之外。

    他折磨了她整整一个晚上,直到她在他身下昏厥,天雪仍没有听到她想要的答案。

    她靠在他臂腕中熟睡,额头是激烈欢艾后留下的薄汗,长睫在白析的几肤上落下一片暗影,缱绻的模样,像极了乖顺的猫咪,极是惹人怜爱。

    慕东霆下意识的低下头,宠溺的吻了下她唇角,“固执的小东西,那句话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慕东霆这样一番折腾,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天雪第二天起不来床。她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午后了。

    天雪看了眼落地古董钟,下午一点整,今天也不用去上班了。她拿过床头的手机,拨通了总裁办秘书部的电话,问了下今天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如果有的话发邮件给她。想必是慕东霆交代过什么,秘书经理连说没有,还嘱咐她好好休息,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怎么听都透着一股子古怪暧魅,天雪脸红着,挂断了电话。

    她穿衣下床,简单的洗漱后,走出卧室。

    见她醒来,徐嫂动作利落的做好了午餐。“太太醒啦,先生早上离开的时候吩咐我们不要打扰太太休息。”

    “嗯。”天雪淡声应了,拿起筷子,安静的吃饭。却听徐嫂继续说道,“先生还说,让太太准备一下,晚上是沈老先生的是生日,他傍晚的时候会回来接您。”

    天雪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而后,唇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父亲的生日,她这个女儿的险些忘记了,还要慕东霆那个当女婿的来提醒。

    傍晚的时候,慕东霆很守时的回到家,一身笔挺的纯黑色西装,看样子应该刚应酬回来。

    天雪已经换好了衣服,只等着他回来。一路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车子缓缓驶入庄园,在别墅门前的空地上停下来,慕东霆率先下车,并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送给沈立峰的礼物。作为沈家的女婿,慕东霆做的可谓是面面俱到。

    “还准备礼物了!老公,你可真是二十四孝女婿。”天雪玩笑着说道。

    “行了,别贫嘴了,进去吧。”慕东霆一手拎着给沈立峰的礼物,腾出另一只手臂揽在她柔软的腰肢,两人亲密的走进别墅内。

    徐雅琴热络的迎了上来,吩咐着佣人拿拖鞋,又催促着冲咖啡,表面功夫做的十足。

    而沈立峰和徐羽珊坐在客厅,正有说有笑,见慕东霆与沈天雪进来,徐羽珊的态度不冷不热,连招呼也不打一个,起身就往楼上走。对此,天雪早已见怪不怪,她一向不招徐羽珊的待见。

    “这孩子,越来越没规矩,你们别介意啊,东霆,过来坐。”沈立峰笑着招呼,看着慕东霆的时候,目光那叫一个慈祥。

    慕东霆把礼物递上,沈立峰含笑接下来,并说道,“又让你破费了,就是一个普通的生日,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就好。”

    “您是长辈,东霆只是尽了应尽的孝心而已。”

    慕东霆又陪着沈立峰下了几盘棋,两人输赢各半,皆大欢喜。而天雪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看着婆媳剧。

    直到晚饭的时候,徐羽珊才从楼上下来,居然化了精致的妆,并换了一套姓感奢华的低胸装晚礼裙,好看是好看,但今天毕竟是家宴,她这么一副行头,坐在餐桌旁非常的夸张,就像演戏是的。

    天雪嘲弄的牵动下唇角,真不知道今儿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席间,慕东霆和沈立峰谈笑风生,却仍不忘给天雪的碗中夹菜,他夹了块排骨,耐心的剃掉中间的骨头后,才把肉放入天雪碗中,“今儿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多吃一点,你最近好像又瘦了,爸爸可要怪罪我没把你养好。”

    “我减肥呢。”天雪握着筷子,娇嗔的笑。

    而沈立峰沉下脸色,严肃的说道,“你又不胖,减什么肥,别把身体折腾坏了,我还等着抱外孙呢。雪儿,你现在是人家的媳妇了,可不能再任性,东霆年纪也不小了,你们赶快生个孩子,趁着你徐阿姨身体还好,也能帮你们带一带。”

    “哦。”天雪低了头,闷声应着,眸色却不自觉的暗淡了几分。她是想生,可总要生的出来才行吧。再说,就算是生了孩子,她也不敢交给徐雅琴,那不等于羊入虎口吗。

    天雪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一不小心把手边的汤勺碰掉在地。她弯腰去捡,而后,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桌布下,坐在对面的徐羽珊不知何时踢掉了脚上的鞋子,白嫩的裸足正踩在慕东霆棕色的棉质拖鞋上,并轻轻的磨蹭着,十足的引诱。

    而再看慕东霆,正不动声色的与沈立峰谈笑,只是眉宇间隐隐透着不耐之色。这样的场合之下,慕东霆的确是不好发作,毕竟,在长辈面前,他还要给徐羽珊留三分薄面,否则,日后相见必然尴尬。

    天雪只觉得血气上涌,拳头下意识的握紧。从小到大,徐羽珊就喜欢和她抢东西,并且乐此不疲。只要是属于她的,无论徐羽珊喜不喜欢都要插.上一脚,现在更过分,居然要来抢她老公,她到底懂不懂点儿礼义廉耻。难道小.三基因也遗传!

    天雪强行压住怒火,一脚踢飞了徐羽珊的鞋子,然后直起身,侧头看向身旁的慕东霆,娇笑如花的说道,“老公,你帮我到楼上卧室拿包湿巾好不好?”

    慕东霆是何其精明的人,目光淡扫了她一眼,转瞬便明白了。他淡淡的应了声,然后推开身后的椅子,优雅的起身。

    “吃饭的时候折腾什么。”沈立峰沉下脸说了句。

    “不就是一包湿巾吗,让佣人拿就行了,东霆,快坐下吃饭。”徐雅琴堆了一脸笑,圆场道。

    “不行,老公,我就让你给我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