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94章 即便是谎言,也请你说的高明一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4章 即便是谎言,也请你说的高明一点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你少替他打马虎眼,我看他就是不上心。”沈曼清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天雪无言以对,只能装傻充愣的傻笑着。

    刘芸站在一旁,看着天雪在沈母面前强颜欢笑的样子,都忍不住心疼。而慕东霆那个男人,真够铁石心肠的。

    “阿姨,我们慕总这女婿的确不太称职,您这当丈母娘的挑理也是应该,等回去之后,让天雪对他家规处置。”刘芸嘻哈的说着玩笑话,总算替天雪解了围。

    沈曼清和刘芸也算是相熟,在外人面前,沈曼清不好发作,只是和刘芸客气了几句,礼貌性的问了些刘芸的近况,刘芸一一应着,和天雪一起鞍前马后的拎行李,总算是顺利过关,把沈曼清送回了沈家。

    沈曼清一回来,徐雅琴难免不自在,这次所幸和徐羽珊一起到郊外的温泉度假村去度假,眼不见为净冯。

    由于沈曼清难得回国一次,沈立峰吩咐佣人,准备了十分丰盛的晚餐,只是,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慕东霆仍然没有回来,一家人都等着他一个人开席,眼见着,沈曼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天雪打了很多通电话,这一次虽然没关机,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无奈下,天雪只能硬着头皮对母亲解释,“妈,我们先吃吧,东霆还在忙公司的事,还要晚一些才能回来。”

    沈曼清沉着脸不出声,犀利的目光却一直看着天雪,看的她不由得心虚低下了头。

    “不等了,我们先吃饭。东霆现在正是拼事业的时候,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事,我们当长辈的要多一些理解和支持。”沈立峰言语间明显有偏袒慕东霆的意思,他说完,拿起筷子夹了些菜送入沈曼清的碗中。

    “吃菜,吃菜,再不吃就凉了,曼清啊,今天可都是你喜欢吃的菜。”

    既然沈立峰都这么说了,沈曼清也不好发作,只能拿起筷子吃饭,只是,一直未曾露出笑脸,一顿饭,天雪吃的战战兢兢。

    而入夜后,慕东霆依旧没有回来,也没有回过一通电话,甚至发过一条信息。

    沈立峰有高血压,不能熬夜,早早的回房睡了。而天雪哪里还睡得着,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慕东霆的失望便一分一秒的增加,她甚至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此时此刻,夜深人静的夜晚,慕东霆和林初夏在一起,他们在做什么呢?忘情的拥吻,还是激烈的缠.绵欢.爱?!

    她越是想,心就越是痛着。

    而正是此时,木质楼梯上传来均匀的脚步声,在暗夜之中,格外情绪。天雪下意识的抬头,只见沈曼清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下来。

    “妈,您怎么起来了?”

    “你孤枕难眠,我这个当妈的还能睡得着吗!”沈曼清冷着脸,在天雪身边坐了下来,“雪儿,你和妈妈说实话,东霆他是不是经常像这样彻夜不归?”

    即便她回国了,慕东霆都如此的肆无忌惮,平日里如何,几乎可想而知。

    沈曼清的话,让天雪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无言以对。半响的沉默后,她吃力的扬起唇角,笑嘻嘻的说道,“他忙起来的时候就是没日没夜的,妈,您别想多了,我和东霆哥哥真的很好……”

    “雪儿!”沈曼清不由得加重了语气,打断了天雪的话。她沉重的叹息一声,继续说道,“雪儿,幸福不是能伪装出来的。妈妈只要一眼,就能看出你过的到底好不好。雪儿,你实话告诉我,慕东霆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沈曼清是过来人,对于这种事十分敏.感,男人彻夜不归,除了有别的女人,她想不出其他。

    天雪低头沉默,双手交叠在身前,不安的紧握着。而她的沉默,无异于默认。

    沈曼清无奈的叹,沉默良久后,终于冷冰冰的丢出了一句,“我当初就反对你和慕东霆在一起,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现在才弄成这个样子。如果真过不下去就离婚,别这么委屈着自己,妈妈看了心疼。”

    “妈!”天雪的声音微微哽咽,无助的将头靠在母亲肩膀,却倔强的隐忍着,还是没有让眼泪落下来。“妈,我真的没事,我可以自己处理好。”

    沈曼清越发的无奈,只能轻轻的拥抱住天雪单薄的身体。知女莫若母,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天雪如此的卑微隐忍,只是不想离开慕东霆而已。

    “傻丫头,妈妈知道你舍不得,也知道你心痛。但是你听妈妈一次,任何痛苦都是一时的,这个世界上,谁离开谁都可以活。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难道你要一辈子这么委屈的活吗?”

    沈曼清也年轻过,也曾刻骨铭心的爱过一个男人,以为没有他,就等于没有了水和空气,会立刻窒息而亡。当初,她伤痕累累,孤身一人远赴他乡,在大洋的彼岸,独自渡过了一个又一个念头,她才渐渐的明白,时间是可以抚平所有伤痛的。现在,她已经不再爱那个男人了。

    天雪离开母亲的怀抱,唇角浅浅的扬着,笑靥格外的苦涩,“妈,我

    tang想好好的冷静一下。”

    “好吧,妈不逼你。”沈曼清温柔的牵过天雪冰凉的小手,“好了,别想太多。和妈上楼去睡觉,我看今晚慕东霆是不会回来了,你也别等了。”

    天雪乖乖的跟着母亲上楼睡觉,母女两人很久没有睡在一张床尚,躺在母亲身侧,天雪终于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沈曼清坐了一天的飞机,的确是太过疲累,很快便入睡了。而天雪却依旧无法入眠,她的心,太乱了。

    天雪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清冷的月光散落在窗前,有一种淡淡的,凄凉的美,让人莫名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而正是此时,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意外的,居然是慕东霆打来的。

    天雪披衣下床,怕打扰到母亲休息,所以一个人躲到浴室中去接听电话。

    电话被接通了,那一端,传来男人温润好听的声音,只是隐隐的带着一丝疲惫,“接的这么快,是不是还没睡?”

    “慕总裁觉得我还睡得着吗?”天雪的声音很冷漠,不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而电话那端,传来若有似无的淡淡叹息。他的确有太多的无奈。今天林初夏突然昏厥,被推入抢救室中抢救,情况十分危急,她这一次的病情反复,等于前期所有的治疗都宣告失败。傍晚,天雪打电话来的时候,林初夏正在抢救,他的确是无心应对她,所以才没有接听电话。

    刚刚,林初夏才脱离了生命危险,慕东霆迫不及待的就给天雪回电话,稍后简单的交代一下,他便准备回家安抚娇妻了。

    “雪儿,对不起,今天的确出现了一些突发状况,我一时间走不开……”慕东霆耐心的解释着,只是,未等他说完,天雪已经出声打断。

    “慕东霆,我真的想象不出,究竟是什么样的突发状况,比我和我妈妈更重要。别告诉我是新项目,也别说是新工厂筹建,你别忘了,我是你的特助,即便是谎言,也请你说的高明一点!”天雪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电话是挂断了,但天雪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被掏空了一样。她跌坐在浴室光滑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身体萎缩成一团,手掌紧捂着唇,无助而颤抖的哭泣着。

    而沈曼清半夜起来,就看到浴室虚掩的门缝中透出微弱的光。她轻声走过去,看到天雪在浴室中隐忍的哭泣着,泪珠顺着苍白的小脸不停的落下来,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明明已经痛到极致,却仍在她面前强颜欢笑,沈曼清只觉得心脏像被人紧紧的捏着一样疼。她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带着天雪一起出国。

    当初,她和沈立峰离婚的时候,她提出要带天雪一起离开,毕竟,身为母亲,她不能把幼女独自留下。可是,沈立峰说什么都不同意。因为,她当时的状况的确是太糟糕了,她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又怎么能照顾天雪呢。何况,当时徐雅琴拍着胸脯向她保证,一定会对天雪视若己出。她也是经过一番挣扎,深思熟虑后,才决定把天雪留下来,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中正常,对天雪才更好。

    只是,她并没有想到徐雅琴是个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的人。她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慕东霆事件。现在,沈曼清当真是悔不当初,如果她当时把天雪带走,母女二人相依为命,也好过如今的局面。

    天雪在浴室中哭了一阵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用冷水冲洗掉脸上的泪。她一推门,就看到浴室外的沈曼清,脸上一阵尴尬。“妈,您,您怎么醒了?”

    “想上趟洗手间,结果你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我只能等着了。”沈曼清回道。

    “哦。”天雪低垂着头,在母亲面前,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沈曼清无奈的叹了一声,又说,“哭够了吗?哭够了就回去睡觉,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嗯。”天雪点了点头,刚走进卧室,未等躺在床尚,房门就被人从外敲响,在寂静的深夜,咚咚的敲门声尤显突兀。

    沈曼清开了门,只见慕东霆笔挺的站在门外,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风尘仆仆的模样,但说起话来,语气平静,有条不紊,不显丝毫狼狈,这个男人,无论何时看来,都如同钻石一般耀眼,难怪天雪会陷得这么深。

    “妈,天雪在您房间吗?”慕东霆目光平静,语气温和,很是恭敬的模样。

    “天雪睡了,你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沈曼清清冷的说道,今天这么一闹,她也没打算给慕东霆好脸色。

    而慕东霆却很是沉得住气,态度依旧是恭敬的,语气不急不缓。“妈,您今儿刚下飞机,天雪睡在这里,会影响您休息,我把她抱回房间。”

    他说完,也不等沈曼清阻止,直接走进房间。卧房内,天雪背对着他躺在床尚,慕东霆二话不说,连人带被子一起抱走,沈曼清即便想阻止,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慕东霆的话说的头头是道,生意场上摸爬滚打的人,当真不容小觑。

    慕东霆抱着天雪回到他们

    自己的房间,房门刚合起,天雪就挣脱开他怀抱。离开了沈曼清的视线,戏也没有继续演下去的必要了。

    “就知道你没睡。”慕东霆失笑,身体再次缠了上来,双臂环在她柔软的腰肢,把她反锁入胸膛。

    “放手,慕东霆,你够了没!”天雪恼怒的低吼了一声。

    “没够。”慕东霆唇角上扬,眉宇间染了一层浅浅的笑意。挂断电话,他几乎是飞车赶回来的,电话中,天雪的话让他心惊,他根本一刻也等不了,迫不及待的要拥她入怀,只有此时此刻,他怀中的柔软与温度才是真实的。

    “可是我受够了,慕东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也不想继续听你欺骗我!”天雪在他怀中奋力的挣扎,情绪有些失控。

    而慕东霆紧紧的抱着她,自然不会放手。他无奈的轻叹,语气中带着苦涩,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真不该把你安排在身边当特助,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他的话让天雪渐渐安静下来,她抬眸看着他,弯起的唇角尽是讥讽,“慕东霆,你终于承认你是在骗我了?”

    他伸出手掌,想要抚.摸天雪苍白的小脸,却被天雪侧头躲开,微蹙的眉心,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之色。

    而慕东霆的手僵在半空,片刻后,才失落的放下。“天雪,我的确是欺骗了你,我也不想再做任何无意义的解释。我只需要你知道,我欺骗你,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对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影响,并且,我可以妥善的处理好,我只是,需要你给我一点时间。”

    “多久?”天雪扬着下巴,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那一双墨眸,深沉如海,她无法在其中找到答案。

    只听他温声回答道,“少则一个月,多则数月。”

    天雪微侧头,移开了目光,“如果我等不了呢?”

    慕东霆邪魅一笑,不顾天雪反对,再次拥她入怀,唇贴在她耳畔,回道,“你会的,十年都等了,难道还差这个把月的吗!”

    天雪抬眸瞪着他,面颊微红,却无言以对。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她暗恋了他整整十年,慕东霆,他一直都在跟她装傻充愣。

    “好了,别气了。”慕东霆笑着,低头在她冰凉的唇片上轻啄了一下,他的唇是热的,与她相碰时,就像冰与火的相遇。

    他把她抱到床尚,俢长漂亮的指尖暧魅的划过她颈间的几肤。“我先去洗个澡,乖乖在床尚等我,嗯?”

    “没心情。”天雪背转过身,不去理他。

    而慕东霆也不恼,温热的唇沿着她耳侧的轮廓暧魅的磨蹭着,嘀咕道,“做完就有心情了。”

    他到浴室中洗澡,等他洗完回到床边,天雪已经睡熟了。淡静的容颜仍有些苍白,卷曲的睫毛上还挂着颤动的泪珠。

    慕东霆掀开被子尚床,在她身侧躺了下来,动作温柔的把她拥在怀中,低头吻掉她眼帘残存的泪痕。

    这样煎熬了一整日,又折腾了大半夜,天雪早已经疲惫不堪,如今卸下心防,很快便入睡了。如此倒是苦了慕东霆,温香软玉在怀,却碰都碰不得,只能又到浴室中冲了个凉水澡,才勉强熄灭了浴火,安然入睡。

    而第二日清晨,半梦半醒间,天雪无意识的在他怀中磨蹭,而早晨的时候,男人的浴望本来就比平时强烈,怀中又是温香软玉在怀,她像个小猫一样的在他怀中蹭来蹭去,口中发出浅浅的嘤嘤咛咛,慕东霆还忍得住才怪。

    “老婆,宝贝儿,这可是你先引.诱我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住她发出虚弱嘤咛声的小嘴巴,贪婪的品尝着甜美的滋味。

    天雪被他吻得险些窒息,意识也逐渐清醒了,在他怀中无助的挣扎着。昨天刚吵过架,她可不想今天就和他滚.床单。按照慕总裁的惯例,滚过床单之后,他们就算是讲和了,可是,她心上的伤痕,并非用身体就可以抚.慰。

    只是,火已经点燃了,想让慕东霆放手根本就不可能。男人的技巧高超纯熟,天雪很快就在他身下步步沦陷,只落得个被他吃.干抹净的下场。

    激.情与缠.绵之后,天雪裹着被子,辗转身形,只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背影。而慕东霆却丝毫不以为意,手臂从后缠上来,让她的背贴在他温热的胸膛。

    “还生气呢?我不是已经认错了吗。乖,不气了,气坏了我还得心疼。”慕东霆温柔轻哄着,薄唇轻轻的磨蹭着她侧脸的几肤,温柔的,暧魅的,让人无法拒绝的亲昵。

    他又与她腻味了一会儿,才披衣下床,利落的套上了衬衫。“宝贝儿,乖,今天不赖床了,我们陪妈到处逛逛。”

    “你今天不去上班吗?”天雪裹着被子从床尚坐起来。

    慕东霆俯身靠过来,在她唇上又偷了一个香吻,“昨天是谁质问我究竟什么事比你和妈重要来的?我想了想,的确没有。所以,今天的行程全部推掉了,专心陪着你们。”

    天雪冲冲的洗了个澡,然后和慕东霆一起下楼。餐厅内,沈立峰和沈曼清正在吃早餐。

    “还以为你们要多睡一会儿,没让佣人去叫你们。”沈立峰笑着招呼两人坐下。

    而一旁的沈曼清依旧没什么好脸色。天雪在母亲的身边坐下来,隐在桌下的小手不着痕迹的扯了下母亲衣摆,一副讨好的模样。

    看来慕东霆哄人的伎俩倒是不错,一.夜之间,好似天雪所有的疼痛与委屈都烟消云散了一样。

    沈曼清心中无奈轻叹,她家的丫头就是太容易被蒙骗,早晚有她吃亏的时候。

    吃过早饭,沈曼清提出要去韩家做客,慕东霆和天雪自然要陪同。

    慕东霆充当司机,鞍前马后着,沈曼清上下车都是他亲自拉开车门。可这位丈母娘仍然没给他半分好脸色。谁让他惹了人家女儿伤心呢,这也算是小小的惩罚了。

    慕东霆上次答应送韩家的小家伙限量版变形金刚,特意托人从国外空运过来,这次也一并带来了,小家伙捧着礼盒,甭提多开心了,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

    韩栋梁还在市里开会没回来,韩夫人亲自出来迎接,礼数极为周全,“表姐,您可真是稀客呢。”

    “是啊,一晃很多年都没来了,记得小的时候,我和栋梁就喜欢在院子里荡秋千,你看看现在,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我也老了。”沈曼清笑着说道,一路与韩夫人话家常。

    他们一行人走进别墅,正巧,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从楼上走下来,衣着朴素,但容貌却很清秀,十分讨人喜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