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120章 原来错过,是如此之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0章 原来错过,是如此之痛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慕东霆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精致的小脸上,笑靥都透着邪魅与阴郁,“为什么阻止我?心疼了?舍不得?还爱着我是不是?”

    天雪紧咬着唇片,眸中泪光盈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慕东霆就像一头愤怒的雄狮,天雪还没傻到再去激怒他,而让自己受罪。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根本折腾不起。

    慕东霆的指尖离开她的唇,缓缓的划过她细腻如绸缎般的肌.肤,轻拭去腮边的泪痕。他的动作温柔到极致,而出口的声音,却冷到了极点。

    “沈天雪,你别以为孩子没有,我就会放你离开。下辈子我不管,但这辈子,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当初分明是她先来招惹他的,她说她喜欢他,她说她爱他……可既然招惹了,为什么不肯负责到底。在他对她动心动情后,又要无情的转身妲。

    慕东霆突然想起,曾经无意间在一本漫画书中看到的一句话。

    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窀。

    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

    是你走的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慕东霆后知后觉,原来错过,是如此之痛。

    “什么时候吃的?”慕东霆突然出声问道。

    “恩?”天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睁着一双迷雾般的大眼,迷茫的看着他。

    “我问你药是什么时候吃下去的?”慕东霆声音中多了几分急迫,下一刻,不由分说的把她从床上抱起,快步向屋外而去。

    慕东霆开车疾速驶向医院,天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路都十分的安静,只是车速太快,甚至一连闯过了几个红灯,让天雪觉得微微的头晕。

    而慕东霆双手握着方向盘,十指紧扣,手背上的青色血管凸起,他专注的看着前方车况,神情凝重。

    车子一路驶入妇儿医院的地下车库内,停稳后,慕东霆快步下车,把天雪从车里抱了出去。

    急救室门口,早已有医生和护士等候着,慕东霆把天雪交给了医生,并沉声交代着,“妊娠九周,服用了非司酮和前列腺素,可能需要清宫手术。”

    天雪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顶端的灯亮了起来。慕东霆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双手抵在额头,沉重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潮湿的雾珠在湿润了眼角。他紧握着拳头,极度的疼痛,却极度的压抑着。

    他报复了沈家,而天雪也报复了他,以生命为代价,她亲手杀死了他的孩子。不错,她成功了,她让他痛不欲生。

    慕东霆安静的坐在那里,脑海中一片空白。觉得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都是禁止的。他紧闭着双眼,而眼前却是一片刺目的鲜红,刺得心都跟着疼了,并且,那种疼,无法摆脱。

    午夜的走廊,空空荡荡的,几乎不见踪迹。手机的铃声在暗夜之中,显得尤为突兀。

    “喂……”慕东霆划过了手机接听键。

    “慕总裁,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明天的收购谈判有多重要。”顾子扬的声音从电话那一端传来。

    慕东霆紧握着冰冷的手机,声音更是冷到极点,也沙哑到极点。“你处理吧,我没办法出席。”

    “又发生什么事了?”顾子扬也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异样。

    慕东霆低垂着头,又短暂的沉默,电话中只有轻微的电流声和沉重的呼吸。半响后,他才低哑的回了句,“天雪把孩子拿掉了。”

    他说完后,根本不等顾子扬反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慕东霆紧握着手中的手机,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窗外。今夜,月朗星稀,而对于他来说,未来的人生,将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

    明天的收购谈判,涉及上亿的资金,对慕东霆来说,可谓重之又重。而现在,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他有再多的钱也无人继承。

    长夜漫漫,他孤独的坐在那里,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等待太久。手术室的门很快被推开了,主治医师从里面走出来,摘下了脸上的口罩。

    慕东霆急切的起身迎过去,问道,“医生,我太太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看着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你太太根本没吃药,孩子好好的,准爸爸是不是太紧张了。”

    身后跟着的麻醉师一起笑了起来,“当年我第一次当爸爸的时候也是这样,整天疑神疑鬼,患得患失的。”

    医生的话让慕东霆呆愣在原地,半响后,才反应过来,终于松了一口气。而整个人,几乎要虚脱了一样,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瘫软的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只觉得双腿都有些发软了。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足够慕东霆铭记一生了。

    长廊尽头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顾子扬匆匆而来,因为跑得太急,仍有些气喘吁吁。

    他单手撑着墙壁,微喘着安慰道,“东霆,你也别太难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就是个孩子吗,这个没了,以后还会再有的。”

    慕东霆迟疑的抬头看向他,居然开口问了句,“明天谈判好像是上午九点吧?一会儿把相关资料都发到我邮箱,我再重新做一下整理。”

    “什么?”顾子扬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

    慕东霆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没什么,天雪和孩子都没事,所以,明天的谈判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还要挣钱养儿子呢。”

    “艹!”顾子扬低声咒骂了一句,“慕东霆,你耍我是不是!”

    “我也被人耍了。”慕东霆淡声回答,然后从容的站起身,又道,“你先回去整理资料吧,我去病房陪老婆了。”

    ……

    虽然天雪并没什么大碍,但慕东霆还是坚持让她在医院观察几天。而对于天雪来说,都是禁锢,呆在哪里也没什么区别。

    “药是刘芸拿给你的吧?”慕东霆坐在病床边,低头削着苹果,随口不经意的问道。

    天雪坐在病床上,被子下的双手,紧张的抓住了被单。“慕东霆,药我根本就没吃,你没必要去找刘芸的麻烦。”

    “你既然没吃,为什么不告诉我?耍我很好玩儿是不是?”慕东霆抬起凤眸,邪魅的目光从她苍白的小脸上扫过。

    天雪抿着薄唇,微低着头,嘀咕了句,“我也没说我吃药了,是你自己自以为是,还跑过来怨我。”

    “哦,那还是我的错了?”慕东霆轻哼一声,两指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因为刚刚见识了慕东霆发狂的样子,天雪多少有些畏惧,识趣的选择了沉默。而慕东霆敛眸凝视着她,一手擒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把削好的苹果块递到她唇边。

    “医院没有榨汁机,多吃些水果,对你和宝宝都好。”

    天雪张开嘴巴,把苹果块吃下去后,慕东霆才放开她,并顺势捏了下她嫩嫩的脸颊,“这样才乖吗。雪儿,你想任性,想胡闹,我都纵着你,但是,记住了,别再拿我孩子的命开玩笑,逼急了,我是会杀人的。”

    “那你干脆现在就杀了我。”天雪瞪着他,没好气的回了句。

    而慕东霆邪气的一笑,回道,“我可舍不得你死,我只会要刘芸去陪葬。”

    说曹操曹操就到,慕东霆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人从外敲响,刘芸推门而入,手中拎着一只果篮。

    “没想到慕总也在。”

    慕东霆清冷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然后随意的站起身,“这么晚还来探望天雪,有心了。你们先聊吧,我正好要去一趟医生办公室。”

    慕东霆离开后,刘芸来到病床旁。

    “坐吧。”天雪随手指了下床边的位置。

    刘芸无声的坐下来,看着她,微叹一声,说道,“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给慕东霆生孩子了。”

    天雪苦笑一声,微低了头,手掌下意识的抚.摸着腹部。“我的确挺恨他的,但错的是男人,孩子是无辜的。刘芸,如果有一天你也做了母亲,你就会体会到我现在的心情,这个孩子在我的身体里,他的身上流着我的血,他也是我的孩子,身为母亲,我怎么能狠得下心不要他呢。”

    身为女人,能够孕育着一个生命,感受着他在自己的体内一天天的成长发育,这本身就是一件伟大而神圣的事,而她对慕东霆,无论是爱,是恨,都没有她此刻孕育肚子里的宝宝来的重要。

    刘芸无所谓的耸肩,不冷不热的丢出一句,“既然你想重蹈覆辙,我也管不了你。好吧,希望你肚子里的这个,不会成为第二个阿言。”

    “他不会的。”天雪的神情不由得暗淡了几分,但声音却十分肯定,也不知是说给刘芸听,还是说给她自己。

    刘芸并没有在病房停留太久,她的到来,似乎只是为了确定,天雪的孩子到底还在不在一样。

    “明天还要上班,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恩。”天雪点头,却并没有下床,“我不送你了,慢点开车。”

    刘芸不温不火的点头,然后离开了病房。

    她刚推门而出,就看到空旷的走廊上,慕东霆双臂环胸,身体半靠在窗边。

    刘芸踩着高跟鞋,视若无睹的从他身边经过,而慕东霆却突然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慕总有何指教?”刘芸停下脚步,出声询问。

    慕东霆浅扬唇角,目光却极冷,让人几乎如置冰雪。“刘芸,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拿打胎药给天雪,究竟有什么企图?”

    刘芸冷哼一声,即便是面对着慕东霆,面上竟没有丝毫惧色,“我有什么可解释的,作为朋友,我只是给她一个忠告而已。慕东霆,你觉得你配让天雪给你生孩子吗?”

    “孩子生与不生都是我们夫妻间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多管闲事。天雪肚子里的胎儿已经三个月了,药流根本流不完全,还要做清宫手术,弄不过就会出人命,刘芸,你究竟安得什么心?”慕东霆冷冷的盯着她,手掌下意识的紧握成拳。若不是天雪和孩子安然无恙,他杀了这女人的心都有。

    而慕东霆的话让刘芸明显一愣,她慌张的回道,“我,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从未想过要害天雪。”

    慕东霆哼笑一声,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屑,“刘芸,身为女人,你有嫉妒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你的嫉妒心会危害到天雪的生命,那就会成为一件很可怕的事。打胎药的事,我不管你究竟是无知,还是故意,我只放过你一次,以后,离天雪远一点,否则,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对你和颜飞做什么。”

    慕东霆单手插兜,话说的轻描淡写,却让人不寒而栗。

    刘芸心中慌乱不已,却故作镇定的反唇相讥,“慕总裁的警告似乎找错了对象。我的嫉妒心可没有林初夏可怕,如果慕总裁还打算和天雪重修旧好,我劝你还是离林初夏那个女人远一点儿吧,她才是想要天雪死的人。”

    刘芸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了。

    而慕东霆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因为,他从未打算过和林初夏继续纠缠下去。从前或许还有顾及,但现在他和天雪有了孩子,身为准爸爸,他的责任更重了,一切都要以孩子为重。

    至于林初夏,如果她愿意离开,他会送她去美国,如果她不愿意离开,他会给她一笔钱,足够她的治病和花销,如此,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他不打算继续管下去了。

    慕东霆在医院陪了天雪一个晚上,她躺在病床上,安然入睡。而慕东霆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用笔记本电脑查看着顾子扬发来的文件,对明天的收购谈判进行进一步的了解。

    天雪睡了整整一夜,而慕东霆就坐在沙发上,看了一整夜的文件,几乎没有合眼。

    清晨,他合起电脑,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刚想起身去拉开窗帘,就看到天雪已经醒来了,她仍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只是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醒了?昨晚睡得好吗?不知道我有没有吵到你。”慕东霆来到病床旁,俯下身,在她侧脸快速的落下一吻。

    天雪微微蹙了下眉,下意识的伸手抹了下脸颊,似乎想要抹掉他留在脸上的痕迹。她看到他眼中密布的淡淡血色,询问道,“你一直没睡吗?”

    慕东霆温笑,“今天上午有个收购案,又看了些相关的资料。雪儿是在关心我吗?”

    “你想的太多了。”天雪冷淡的丢出一句,转过身,冷冰冰的背对着他。

    慕东霆漆黑的墨眸一闪而过受伤的神色,但俊颜温和,唇角仍挂着浅浅的笑靥。他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间差不多该离开了。

    “我暂时要先离开一下,让护工照顾着你,等谈判结束后,我马上回来陪你和宝宝。”慕东霆温声说道。

    天雪依旧背对着他,声音也是不冷不热的,“慕总就这么闲吗?公司不会要倒闭了吧。”

    “"放心吧,养你和儿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慕东霆邪魅的牵动了下唇角,俯身轻抱住她,俊脸埋在她肩窝,贪婪的吸允着独属于她的味道。

    只有她留在他身边,只要能这样抱着她,慕东霆就知足了。

    顾子扬把车直接开到了医院的楼下,眼看着谈判的时间迫在眉睫,慕东霆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在他走后,天雪在护工的陪同下在楼下花园中散步。

    “怀孕的时候多活动一些,对大人和宝宝都有好处,特别是自然生的孕妇,生孩子的时候会好生一些。”护工耐心的说道。

    天雪一笑,似乎很感兴趣,又问,“自然生对孩子更好,还是剖宫产更好一些?”

    “各有利弊,但剖宫产对孕妇的伤害很大,后期也不好恢复。”护工很认真的回答。

    天雪在园中的长椅上坐下来,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小腹,早起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肚子似乎凸出了一点,小东西已经一天天的开始长大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少吃一些,孩子轻一点,生的时候也容易些。”

    “那怎么行,如果孩子营养不良,会导致发育不健全的,有很多婴儿都是因为这样,出生后没多久就死掉了。”护工随口说了句。

    但天雪的脸色随即难看了下来,双手紧紧的交叠在身前,甚至冷的身体都在颤抖着。她的阿言,就是这样离开她的,所以,这一个,她一定不能让他再有事了。

    “我,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天雪拢了下身上厚重的羽绒服,起身像医院内走去。

    在经过长廊的时候,隔壁病房的孕妇羊水破了,马上要生产,医生和护士正快速的推着她进产房。天雪好奇的跟了过去,看到产房门口,家属焦急的等待着,准爸爸更是坐立不安,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即担心,又期待着。

    天雪还以为会等很久,结果产妇很快就被推了出来,刚出生的小小婴儿包裹着,躺在她身旁。天雪在那些人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新生命的降临,带来的永远是希望。

    天雪下意识的低头,手掌轻抚着腹部,她希望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也会在期待中降临,不要再像阿言一样,那是一个不被期待与祝福的生命,所以,早早的便夭折了。

    “这个孕妇可真够幸运的,这么快就生了,没遭罪。很多孕妇是折腾了两三天,孩子才生下来呢。”护工在一旁说道。

    “只要宝宝能平安健康,身为母亲遭受再多的痛苦,都是心甘情愿的。”天雪微叹的说道。

    护士立刻嘱咐道,“想要孩子健康,孕妇就不能挑食,像你这样又不喜欢吃水果,又不吃肉,真是让人头疼。”

    天雪失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吃还不行吗,今天就吃。”

    “这可是你说的啊。”护工脸上露出了些得逞的笑,然后继续说,”孕妇的心情也非常的重要,你可别怪我多嘴,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慕先生很疼爱你和孩子,可你对他一直冷冰冰对。夫妻之间,有什么是过不去得呢,何况你们还有孩子。”

    天雪唇角的笑靥一点点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苦涩。精致的容颜也黯淡了下来。她微微的轻叹着,若不可闻的摇头。

    别的夫妻之间,无论怎样的争吵和误会都可以过去。而她和慕东霆,却永远也迈不过沟壑走到彼此身边。因为,当慕东霆迈错第一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无法回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