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144章 也许只能保一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4章 也许只能保一个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雪儿,你要相信妈妈,妈妈不是那种女人。”

    而天雪看着她,眼中弥漫着泪雾,声音颤抖的询问,“你告诉我,姨夫真的是我亲生父亲吗?”

    她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颜建辉的模样,他总是慈爱的对她笑,无条件的对她好,如今,天雪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与疼。

    沈曼清有片刻的沉默,随后还是艰难的点头,因为,血脉亲缘,她根本无法抵赖。“是。”

    “怎么,怎么会这样……”天雪无助的摇头,冰凉的泪珠顺着脸颊不停的滑落下来才。

    慕东霆曾对她说,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才导致潘婉茹的婚姻破裂,她从楼梯上滚下来,孩子没有了,又拿掉了子宫,对于女人来说,这一辈子都毁了。而毁掉潘婉茹的那个人,就是她的母亲。

    这每一幕,都带着残忍与血泪,让天雪如何能够接受啊摹。

    沈曼清一直对她说,她是被迫当了第三者,她对她说,她是爱情的结晶。然而,事实却是——她沈天雪的出生,都带着无法洗刷掉的罪恶。

    天雪甩开了沈曼清的手,痛苦的转身,一步步,踉跄的向医院内走去。

    “雪儿,雪儿!”沈曼清担忧的跟了过去,生怕她有个意外。

    而潘婉茹还想阻止,还想说什么,却被潘婉卿一把用力的扯住。“闹够了没有!天雪是孕妇,你这么刺激她,是想害她和你当年一样流产吗?婉茹,我告诉你,如果天雪和我的孙子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潘婉茹愣在原地没有动,总算是恢复了几分理智,继而开始担心起来,担心沈天雪会不会真的出事。终究,她还是善良的,她不想害的天雪和她当年一样。

    潘婉卿沉重的叹息了一声,又说道,“你只会怨怪沈曼清钩引男人,可一个巴掌拍不响,颜建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如果真有本事,就回去和颜建辉离婚。”

    她说完,丢下潘婉茹,转身向病房内走去。

    而此时,病房中,天雪正在和沈曼清争吵。

    “雪儿,你是我的女儿,你宁愿信那个女人的话,也不相信妈妈?”

    “因为,你已经不值得我信任了。”天雪哽咽着,双手无力的撑在墙壁,“妈,你说过,你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家庭的。那现在,你怎么解释?你和姨妈从小就认识,你难道会不知道姨夫是她的丈夫吗?”

    “我和建辉是在国外认识的,我当时真的是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我爱他爱的已经无法自拔了,就像你爱慕东霆一样,难道说放弃就可以放弃吗!”沈曼清也是一肚子的委屈。

    “你后来知道了,就不应该继续破坏别人的家庭,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很不道德?”天雪泪眼迷茫,语气不屑,却有极为苦涩。

    沈曼清的情绪也有些失控,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我怎么不道德了?我又没逼他离婚,是他自己说愿意为我离婚的。我也没想到潘婉茹会出意外,她是死是活都好,却偏偏流了孩子,又失去了生育能力,建辉因为愧疚,和我断绝了一切,照顾她下半辈子。而我,因为愧疚,独自一个人生下你,独自一人远走他乡,我也赔上了一辈子,难道这样还不够吗?我的确是做了令人不齿的第三者,可谁又能体谅我的痛苦与无奈。”

    “妈,错了就是错了,不是以爱为名,就可以肆意的伤害别人。”天雪闭上了双眼,又睁开,眸光都显得那么的无力,而浅扬的唇角,透着说不尽的嘲讽。“您说体谅?那按您的意思,林初夏伤害我,冤枉我,甚至要拖着我一起死,我是不是也应该体谅她是因为太爱我丈夫?”

    “天雪,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我是你妈妈。”沈曼清气的浑身颤抖,她怎么生了这么个胳膊肘向外拐的女儿啊。

    天雪已经连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无力的坐在病床上,语气渐渐的柔和了几分,“如果你不是我妈,我根本不会再理你了。妈,别再见他了,我也不会再见他,等我的孩子出生之后,我们马上去美国,再也不要回来了。”

    此刻,天雪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都充满了罪孽,潘婉茹的孩子没有了,而这个本不该有的存在却平安的出生。天雪不想再去伤害那个无辜的女人了。

    原本,沈曼清也是如此打算的,只是,今天被潘婉茹这么一闹,又得不到天雪的谅解,和她争吵两句后,直接摔门离开了,临走之前还冷冷的丢下一句,“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沈曼清离开病房,也并没有走远,只是到医院下面的花园里透透气,而等她回来的时候,潘婉卿却一脸焦急的告诉她,天雪不见了。

    “我就去了一趟医生办公室,回来的时候,天雪就不见了,她还怀着身孕,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曼清,你究竟和她说了什么?”潘婉卿的语气难免带着几分责备。

    “先找找吧,应该不会走的太远。”

    两个人把医院都找遍了,也没发现天雪的影子,到监控室一查,才发现

    tang天雪半个小时之前,在医院门口乘坐出租车离开了,具体去了哪儿,没人知道。而她的手机就遗忘在病房中。

    沈曼清顿时就慌了,脸色惨白,哭着说,“都是我不好,不该和她吵架,现在可怎么办。”

    潘婉卿显得镇定许多,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慕东霆的电话,“东霆,天雪不见了,你快过来找人。”

    慕东霆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沈氏集团开高管会议,一听到天雪失踪了,他脸色一沉,根本顾不得其他,丢下一屋子高管,就离开了。

    慕东霆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车子开的飞快,在医院楼下没等不及电梯到达,直接从安全通道跑上来的。

    他先从沈曼清与潘婉卿的口中大致了解了情况,之后,到监控室查看了监控视频。大致的了解了天雪离开的方向。然而,b市那么大,想要赵一个人,就如同大海捞针。

    所有能叫上的人,都已经派出去找人了,慕东霆自然也没闲着,他开着车,行驶过b市的大街小巷,却依旧没有发现天雪的踪影。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漏失,慕东霆越发的惶恐不安。

    干净修长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显示出他极度的焦虑与担忧。天雪从小就喜欢和他玩儿捉迷藏,让他四处的去找她,而每一次,他都能够成功。而这一次,他也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慕东霆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紧握成拳,用力的捶打着额头,他一定要尽快想出天雪大概会去的地方。

    他们曾经读书的学校,一起逛过的公园,一起去过的电影院,阿言的墓地,关押沈立峰的监狱,他统统找过了,可是,都没有天雪的踪迹,那么,她还可能去哪儿呢?

    慕东霆思来想去,最终,把车子开到了海边。

    此时,日暮西沉,染红了半边天空,海面上荡漾着一片波光粼粼,几乎每到了极致,然而,这份绝美之中,却偏偏的染了一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哀愁,让慕东霆的心中莫名的涌出一股不安。

    他快步走进海边的船屋之中,果然,在船屋内看到了那一抹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只见,天雪靠坐在角落中,阖着眼帘,好像在浅眠。

    慕东霆来到她身边,伸臂将她半拥入怀,才发现她的身体都是冰凉的,呼吸微弱,人已经昏厥过去了。而更糟糕的是,她身下的衣裤一片潮湿,慕东霆沾染了湿漉水液的手掌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他知道,天雪的羊水破了,而胎儿才刚刚33周。

    慕东霆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快速的掏出手机,拨打了>

    “天雪,天雪,你醒一醒好不好?你不要吓我!”慕东霆抱着她,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身体,试图唤醒天雪的意识。

    在他一次又一次声嘶力竭的呼喊之后,天雪终于睁开了眼帘,她轻轻的眨动睫毛,虽然一直看着他,但目光却是涣散的,声音微弱,意识也并不清楚。

    “东霆哥哥,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含糊的询问。

    “我来找你啊,你看,这一次,又让我找到了。”慕东霆紧紧的抱着她,眼圈儿微微的发红,这一刻,他真的很怕,从未有过的害怕,害怕失去这个孩子,更害怕失去天雪。

    天雪乖顺的靠在她怀里,目光透过窗口,看向外面一望无际的天空和大海,声音低低的,嘤咛着,“屋子里太闷,我想出来透透气,可是,这里好冷,东霆哥哥,好冷,好疼……”

    天雪的反应明显的不太正常,何况,她本身就有病史。慕东霆稍稍的放开她几分,伸出手掌,在她眼前轻轻的晃动着,而天雪只是条件反射的眨了几下眼睛,墨色的瞳仁并不跟随着他的手掌移动。

    此刻,天雪的意识都是不清楚的,她完全的被困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慕东霆屏住了呼吸,只觉得胸腔内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他再次拥紧了天雪的身体,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着她,并不停的安慰着,好像在安慰天雪,而更多的却是在安慰着自己。

    “不怕,雪儿不怕,不会有事的,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天雪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膛中蹭来蹭去,“东霆哥哥,我冷,我想回家。”

    “恩,我带你回家,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慕东霆的声音都开始哽咽,手掌托起她苍白冰冷的小脸,温柔的亲吻。

    天雪却不安分的侧开头,挣动了几下,语调中带着几分撒娇,“我走不动,东霆哥哥,你背我回家好不好?”

    她小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喜欢撒娇,喜欢赖着他,喜欢让他背。如果,那时候,他任由着她赖,直接把他背回家里,背回心里,他们也不会经历这么多的痛苦与折磨。

    慕东霆低下头,额头贴合着她的,疼痛的闭上了双眼。

    而天雪的双臂却顺势缠上了他颈项,软绵绵的唤着,“东霆哥哥,东霆哥哥。”

    “雪儿乖,你现在怀着我们的宝宝,我背着你,会压到他的。”慕东霆温声的轻

    哄着,目光却一直盯着她身下。

    天雪下面的衣裤几乎都湿透了,身下是一小滩潮湿的水迹。好在,目前来说并没有出血。

    在让人煎熬的等待中,外面终于传来了救护车的嗡鸣声。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匆匆的走进来。

    天雪被抬上了救护车,医生进行了一番简单的检查,病人的体温很低,血压一直在下降,并且,羊水早破的时间不短了,孕妇和胎儿都面临着危险。

    “医生,我太太怎么样?”慕东霆坐在一旁,声音低哑,紧张的询问。

    医生蹙着眉头,回道,“孩子还没到孕周,肯定是早产了,你们也太不小心了,都这么大的月份,怎么还到处乱跑。”

    天雪躺在救护车内,脸上罩着氧气罩,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又喊疼。慕东霆紧抓着她的手,此刻,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额头上都是冷汗,她每喊一声疼,他的心就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一样,比她还要紧张不安。

    救护车很快到达了医院,天雪第一时间被推进了手术室。

    在手术室的门口,她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声音是微弱的,但目光却不再涣散,漆黑的瞳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慕东霆。

    因为疼痛,她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泪水与汗水模糊了一片。“慕东霆,如果手术中出现意外,你是保我,还是保孩子?”

    她的眼神是清晰的,一字一句都是清晰的,天雪此刻的意识非常的清晰,甚至是冷静的询问。也许是过激的疼痛,唤醒了她的意识。

    而慕东霆却做不到她那般的冷静,整个人看起来慌乱不安,在天雪面前,他都不像他了。

    “别胡思乱想,不会有事的,你和我们的宝宝,都会好好的,乖,别怕,进去之后很快就会把他生出来了,我在这里等你。”

    天雪长睫轻轻的眨动几下,看着他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晃动的目光,反而透出几分沧桑与无奈。然而,她对他说,“保孩子吧,慕东霆,我承受不住第二次失去。”

    天雪说完,就被医生和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两扇门扉紧闭起,手术室顶端的灯亮了起来。而一位医生拿着手术确认单,对慕东霆说,“产妇胎位异常,马上进行剖腹产手术,家属先签下字吧。”

    “医生,我太太和孩子会有危险吗?”慕东霆问,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沉稳冷静,却也不过是故作镇定罢了。

    然而,医生却对他说,“情况不太好,我们会尽力的,但大人和孩子,也许只能保一个。”

    彼时,门外站了许多的人,沈曼清,潘婉卿,甚至顾子扬,颜飞,刘芸都来了,原本众人是一起在找天雪,现在天雪被送进医院,又一起来了医院。

    慕东霆拿着手术同意书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着,却不加迟疑的在末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保大人,麻烦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太太。”

    “我们会尽力。”医生点头,然后又对慕东霆说道,“病人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容易引发大出血,如果子宫不能自动收缩,最坏的状况,可能是要切除,你要有心理准备。”

    慕东霆只觉得眼前一黑,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了。稍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拿掉了子宫,还算是女人吗,更别说生孩子了。

    他单手撑着额头,半响才缓过来,声音沙哑着,对医生说,“我只要我太太好好的,别的我不在乎,我都不在乎。”

    手术室的门再次合起,慕东霆踉跄了两步,差点儿没栽倒,好在顾子扬就在他身后,急忙伸手扶了一把。

    “东霆,没事儿吧?”他担忧的询问。

    慕东霆摇了摇头,未等缓过劲儿来,颜飞一个拳头就挥了过来,慕东霆这会儿神智都有些不清了,哪儿还躲的开,硬生生的吃了一拳头,险些再次摔倒,而随后,颜飞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

    “慕东霆,你算什么男人,天雪有今天都是被你害的,都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和她在一起!”

    “颜飞,你tmd发什么疯,沈天雪早产关东霆什么事儿,又不是东霆害她早产的。”顾子扬也不含糊,一拳头就回了过去。

    两个大男人,立即扭打在一起,一旁的潘婉卿与刘芸拦都拦不住。手术室外,顿时乱作了一团,几个值班护士来阻止,却没有丝毫作用。

    而此时,却听慕东霆低吼一声,“够了!闹够了没,这里是医院,天雪还躺在手术室里呢!”

    慕东霆的力道很大,冲上去,一人一拳,终于把顾子扬和颜飞两人分开了。

    “你tmd有病吧,好赖不分的,我是帮你。”顾子扬抹了下唇角的血,平白挨了一拳,恼火的嘶吼着。

    慕东霆扯着他的衣领,双眼血红,手臂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子扬,如果你是我兄弟,就帮我去做一件事。”

    顾子扬瞪着他,等着他的下文。却只见,慕东霆沉重的闭了闭眼,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声

    音沙哑的厉害,“马上联系b市的各个医院,还有孤儿院,找一个刚刚出生的男婴抱过来。”

    “东霆,你要干什么啊!”潘婉卿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隐约间,她已经猜到了慕东霆想做什么。

    “如果,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没留住,以后,抱来的孩子,就是我和天雪亲生的,在场的人,如果谁在天雪面前多嘴一句,就是和我慕东霆过不去。”慕东霆深冷而沉重的目光,从在场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顾子扬的身上。

    顾子扬点头,说了声,“好。”

    而潘婉卿却是不答应的,她慌乱的扯着慕东霆胸口的衣衫,“东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宁愿养别人的孩子,一辈子都不要自己的孩子了吗?”

    “我只要天雪,我只要她不再受到伤害,有没有亲生的我不在乎。”慕东霆伸臂推开了潘婉卿,独自一人靠在了窗口旁,胡乱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开始拼命的吸烟,一根接着一根,他的脸上一片湿漉,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

    手术室外的嘈杂声渐渐的消失,而手术室内更是死一般的沉默,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的人越发的不安,潘婉卿低头抹着泪,而沈曼清脸色惨白,连哭都哭不出来了,简直追悔莫及,她明知天雪有病,根本不该和她争吵。

    再难熬的时间,终究还是一分一秒的挨过去了,手术室门顶的灯无声的熄灭,随后,主刀医生和助手从手术室内走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