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164章 生命的全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64章 生命的全部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而此时,天雪还不知道慕东霆出事,她正在上她的烹饪课,学习另一道菜,西红柿炖牛腩。希望这一次,做的不会像上一次那么糟糕了。

    电话铃声响起,天雪一手拿着炒勺,一手接听着电话,小声的问道,“谨文,什么事?我正在上课呢。旆”

    “我在机场,飞机还有两个小时起飞,来送我吧。”周谨文笑着说道。

    “什么?”天雪微微一愣,“你不是下个月离开吗?”

    “医院那边临时有些事要处理,所以提前回去。”周谨文简单的解释。

    “好吧,我马上过去。”天雪丢下炒勺,和老师请了假,提前离开。

    她先去幼儿园接了言希,然后一起去机场。

    小家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身上绑着安全带,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跑道,飞机疾速驶过跑道,飞向天空。

    “妈妈,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小家伙不解的询问。

    “周叔叔要去美国了,我们送送他。”天雪回答,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扶了下孩子,并嘱咐道,“乖乖的坐好,别摔倒了。窠”

    小家伙重新坐正了身体,笑眯眯的看向天雪,“周叔叔真的要离开了吗?”

    “是的。”

    “妈妈,美国是不是很遥远?”

    “是啊,隔着一片海洋,分别在地球的两端。”天雪回答。

    “太好了,那周叔叔就不会再缠着妈妈了。”小家伙兴高采烈的说道,小家伙不会隐藏情绪,高兴与悲伤,都写在脸上。

    天雪失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坏家伙,周叔叔走了,你就这么高兴啊。”

    小家伙吐了吐舌头,调皮,又可爱。

    “妈妈,你去过美国吗?”

    “嗯,妈妈就是从美国回来的。”天雪温笑着回答。

    “原来,从前我和妈妈之间也隔着一片海洋啊,好遥远,难怪妈妈都不能回到言希身边。妈妈,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对不对?”

    “当然。妈妈永远不会再离开宝贝了。”天雪笑,笑靥里,更多的是苦涩。是啊,这三年,他们之间,居然隔着一片深邃汪洋。

    天雪牵着宝贝的小手,一起走进候机大厅。

    周谨文一身浅灰色的风衣,站在行李箱前。

    见到天雪,笑着展开双臂,“雪,你来啦。”

    他刚要拥抱她,而小家伙却挡在了天雪面前,学着周谨文的样子,同样展开手臂,并奶声奶气的说,“周叔叔再见。”

    “小家伙,我还没走呢,你怎么就说在家啊。”周谨文笑着,伸手想要去捏孩子的小脸,却被小家伙侧头躲开了,漂亮的眉心还蹙在一起,没想很不待见他。

    而周谨文笑着,蹲在他面前,“小家伙,你好像很不喜欢我啊?”

    “不是讨厌你,只是我更喜欢爸爸。”言希宝宝看着周谨文,一本正经的说道。

    周谨文一愣,而天雪微微尴尬,温声的斥责了句,却仍是温声细语的,“言希,不虚胡说。”

    宝宝还以为妈妈生气了呢,耷拉了脑袋,嘟着小嘴巴。

    而周谨文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额头,苦笑着,叹息。然后站起身,对天雪说,“如果我也有这么一个孩子多好,慕东霆,他很幸运,也很幸福。”

    “那就赶快回美国,找个女人,生一个不就行了。”天雪笑着回答,把她的小宝贝搂在怀里。宠溺的亲了亲。

    而孩子躲进她柔软的怀里,小脸还在妈妈的胸口蹭了又蹭。

    “是啊,回美国之后,我就找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生个混血儿宝宝,羡慕死你。”周谨文点了根烟,却被天雪一把夺过来。

    “别让我儿子吸二手烟。”她义正言辞的说道。

    周谨文哼哼了声,随口回了句,“难道慕东霆不吸烟?”

    “他不会在孩子面前吸烟。”天雪回答,又说,“你也少抽点儿烟吧,注意身体,还有,回去之后,常联系,我会一直都把你当成朋友的。”

    “我可不想当你朋友,我想当你男人,既然没当成,咱就别联系了,万一我哪天又想不通了,回来和慕东霆抢你了怎么办。”周谨文状似轻松的耸肩,然后指了下一旁的咖啡厅,“进去喝杯咖啡吧。”

    “好啊。”天雪牵着孩子的手,一起走进咖啡厅,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小家伙拿着小叉子吃蛋糕,嘴角边都是白色的奶油。天雪拿着纸巾,温柔的给孩子擦拭唇角,“你看看你,真淘气,吃的满嘴都是。”

    小家伙笑嘻嘻的,扭动着小脑袋,不仅不让天雪给她擦嘴角,还搂住天雪的脖子,吧唧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把奶油蹭在了天雪的脸颊上。

    “小坏蛋。”天雪捏了捏他的小鼻尖。

    孩子咯咯的笑着,头枕在天雪胸口,蹭来蹭去的,连她衣服上都蹭满了奶油。

    “小家伙,别炫耀了。”周谨文抿了口咖啡,淡淡的牵动唇角。随后,又看向对面的天雪,“说实话,真的很羡慕。”

    天雪笑的更温柔了,手臂搂着小言希宝宝,手掌揉着他柔软的短发。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挂在收银台上方的液晶电视播报着本地新闻。坐在一旁的小家伙突然指着电视对天雪说,“妈妈,爸爸在电视里面。”

    “是吗?”天雪温笑着,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慕东霆在b市的曝光度一向很高。她顺着孩子所指的目光看去,而下一刻,瞬间变了脸色,手中端着的咖啡杯倾斜着吊在桌面上,棕色的咖啡液溅了一身,这下子,她的衣服是彻底花了。

    天雪呆呆的看着电视画面,正是慕东霆双手带着手铐,被警察带出恒宇集团大楼,押送入警车之内,而办公大楼门口,都是闻讯赶来的记者,场面乱作一团。

    “妈妈,爸爸怎么被警察叔叔带走了?”三岁的宝宝,还是懵懵懂懂的,只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茫然的询问。

    天雪胡乱的用纸巾擦了擦胸前的咖啡渍,然后对宝宝说,“警察叔叔有些事需要爸爸帮忙。妈妈现在也要过去帮忙,你乖乖的,和周叔叔留在这里,一会儿,让周叔叔送你回家,知道了吗?”

    “哦。”言希乖乖的点头。

    “谨文,麻烦你了,先帮我照顾他一下,我现在必须赶回去,带着他不方便。”天雪对周谨文说道。

    周谨文自然看得出天雪的紧张与急切,看来,他今天是飞不了了,改当屁孩的奶爸了。“孩子交给我,你快去吧。”

    “嗯。”天雪拎着包起身,快速的在宝贝脸颊亲了一口后,慌慌张张的向外走。

    “雪,小心开车,别太担心了,事情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周谨文宽慰道。

    天雪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天雪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原本以为,慕东霆是生意上遇见了问题,但显然,事情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但她知道,此刻不是着急的时候,着急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甚至,她可能根本帮不到他什么。这个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陪伴。

    天雪开车来到恒宇集团,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唯一能给她解答的,目前只有顾子扬。

    敲开副总办公室,顾子扬坐在大班桌前,正在低头忙碌着,神情从未有过的严谨与凝重,这让天雪的心不由得一紧。

    “顾子扬。”她来到大班桌前,双手撑着桌沿,迫切的问道,“现在慕东霆被带走了,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顾子扬见到她,微微一愣,“东霆不是让你们母子出国度假吗?怎么没走?”

    “这个时候,我不可能离开他。”天雪说。

    而顾子扬却不冷不热的回了句,“你留下,只会添乱。”

    “不会,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只想知道真相,还有,告诉我,会多严重,东霆他会坐牢吗?”天雪看似平静,但双手早已紧握。

    顾子扬耸肩,“也许吧,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可能要给她送盒饭了。”

    他说完,让秘书倒了两杯咖啡进来,一边喝咖啡,一边向她解释事情的经过。

    “沈天雪,你知道东霆为什么答应和张雅婷订婚吗?”

    天雪茫然的摇头,她当然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这外界看来所谓的商业联姻,但实际上,以慕东霆今时今日的财富与地位,根本不再需要女人给他锦上添花。

    “因为潘氏与张家合作,张雅婷盯上了慕东霆,只有两家联姻,才能保证合作正常运行。潘老爷子手中抓着东霆当初帮你爸洗钱的证据,逼着东霆就范。”

    天雪听罢,震惊的瞪大了眼眸,她是聪明人,之后的事,不必顾子扬多说,她便可以猜个大概。

    如今,东霆不顾潘老爷子的胁迫,硬是与张雅婷解除婚约,激怒了老爷子,所以,老爷子把证据交出去,警察找上了门。

    顾子扬点了根烟,吞出淡淡的烟雾,哼笑一声,接着说道,“沈天雪,你说你算不算是祸水啊,东霆都忍了三年了,就因为你突然回国,他怕你误会,怕你受伤害,不顾一切也要解除婚约,现在,直接把自己给送进去了。”

    “他,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天雪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微微的发颤。

    “男人还不都是这个德行,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就想充英雄。他不想让你觉得他无能,当然,更不想让你担心。”顾子扬轻弹了下指尖的烟灰,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总带着淡淡的嘲弄。

    天雪也懒得计较他的冷嘲热讽,当务之急,是事情究竟如何解决。

    “东霆不可能坐以待毙,他有没有想出解决的对策?”天雪笃定的说,她跟在慕东霆身边的时日不短,她了解那个男人,他从不会打无把握的仗。

    顾子扬点头,也不隐瞒她。“的确有对策,但东霆并没有完全的把握,这一次,如果不能一击即中,那他就真的要在里面蹲几年了。就是如此,他才想让你和言希出国,”

    天雪的双手紧紧的交叠在身前,即便表面上强作镇定,内心仍是不安与惶恐的。她感觉到掌心间湿漉一片,冷汗不停往外冒,而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却非常的冷静而镇定,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让自己慌乱。

    “我相信东霆,他知道我和孩子在等他,他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天雪说完,起身离开。

    在门口处,又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对顾子扬说,“辛苦你了,拜托。”

    顾子扬点头,现在,他真的感觉压力山大啊。

    天雪离开恒宇集团办公大楼,直接开车去了暂时关押慕东霆的看守所。

    空荡而略显阴暗的房间里,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桌,这画面,竟然是如此的熟悉,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双手带着手铐的人,换成了慕东霆。

    “真不听话,不是让你带言希出国住一段时间吗。”慕东霆温笑着开口,对目前的处境似乎丝毫不放在心上。

    “就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我怎么敢离开,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天雪敛眸,目光落在他腕间闪光的手铐上。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慕东霆会被囚禁在这里,她的东霆,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就像是翱翔的雄鹰,怎么可以困入牢笼。

    而慕东霆却不甚在意的笑着,略有几分自嘲,“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当初你被关在里面,现在,换我来体验,这才算是我们同甘共苦过了。”

    “你还有心情说风凉话。”天雪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却伸出手,握住他的。“东霆,你告诉我,你一定会没事儿的,对不对?”

    慕东霆本想安慰她,但虚假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一旦他真的输了,那么,天雪只会更失望。

    “雪儿,我不想骗你,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雪儿,当初爸爸洗钱,我的确参与其中,当初爸独自承担了一切,没有把我拖下水,我只是侥幸逃脱而已。现在,如果我真的无法脱罪,也是罪有应得。”

    “不要,我不要你坐牢。”天雪眼眸微湿,抓着他手的力道又紧了些。“当初你只是被仇恨蒙蔽了而已,爸爸承担一切,他已经原谅你了,他同样不希望你出事。如果,你再出事,那谁来照顾爸,照顾我和言希?”

    慕东霆沉重的叹息,他又何尝希望如此,如今,他却只能做最坏的打算。“我会尽量让自己没事,雪儿,别太担心了,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言希。”

    “嗯。”天雪点头,又问,“你洗钱的证据,怎么会落在外公手中的?”

    “徐羽珊。”慕东霆说出三个字。冷漠如冰。

    天雪一愣,她完全没想到,会是徐羽珊所为,当初,她爱慕东霆,爱的死去活来,到最后,却也是她反咬了慕东霆一口。这大概就是因爱生恨吧。

    “雪儿,你说,我算不算是自作自受?”慕东霆自嘲的笑,唇角邪气的扬着。虽然笑着,却是极苦涩的,“当初我不该招惹徐羽珊,也不该惹林初夏,这大概都是报应吧。”

    “现在说这些干嘛,又没有后悔药给你吃。”天雪嘀咕了句,没在多说什么,她已经试着去忘记那些曾经给她带来伤痛的人和事,所以,她不太愿意去提及这些了。

    天雪每一分微妙的变化,都没有逃离慕东霆的眼睛,他很快便转移了话题,“现在呆在里面,感觉其实也挺好的,心特别静,有很多的时间却想曾经没有时间想通的事情。”

    “慕总裁倒是挺悠闲的。”天雪知道慕东霆在安慰她,有些吃力的回给他一抹笑。

    “雪儿,你那时被关在里面,都在想什么?”慕东霆又问。

    “那时我什么都不敢想,一直在害怕,怕自己保不住肚子里的宝宝,也怕你不肯相信我。”天雪喃喃说道,呵,如今想来,那还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雪儿,对不起。”慕东霆声音微痛,即便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慕东霆还是会感觉到痛。他独自被关押在昏暗的房间中,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当时天雪的感受。她该是多么的无助脆弱啊,而她所有的无妄之灾,都来自于他。

    “过去那么久的事,还提它干嘛。东霆,你一定要平安的离开这里,如果你就这样丢下我和言希,那你才是真的对不起我。”

    慕东霆微笑着,却没再说什么。

    探视的时间有些,天雪觉得,这就像是灰姑娘的童话,到了午夜十二点,她必须离开。

    这种被迫驱赶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走出看守所正门,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瓢泼大雨,这是今年入夏以来最大的一场雨,白昼恍若黑夜一般,天雪最怕的就是黑暗,她双臂环胸,不受控制的颤抖几下。

    天雪点头,虽然车子离得不算太远,但这么大的雨,这么黑的天,她根本不敢独自开车。

    她重新回到看守所的大厅,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其实呆在这里也挺好的,至少,这是距离慕东霆最近的地方。

    她向门卫借了几份报纸,百无聊赖的翻看着。对于这个史上最年轻的b市首富慕东霆洗钱案,各大报社都有大幅的报道,各种版本的猜测,但也仅限于猜测而已,在警方没有定案之前,没有人能够预知结果。

    天雪正在认真的翻看着报纸,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在空旷的大厅中,犹显突兀。

    天雪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周谨文打来的,电话刚刚接通,未等她说话,那段就传来孩子清晰的哭声,随后是周谨文的抱怨声。

    “沈天雪,你在哪里?赶快过来一趟,你儿子哭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哄都没用,真是个小祖宗。”

    天雪一晃,这才想起,言希宝贝是害怕打雷的,这会儿她和慕东霆都不在孩子身边,小家伙一定是害怕了。

    “你等等,我马上赶回去。”

    虽然从门卫借了伞,但雨实在是太大了,天雪进入车内的时候,除了头,身体几乎都湿透了。她也顾不得其他,发动引擎,车子入箭一般的驶入雨幕中。

    在沈天雪的人生中,不仅有慕东霆那个大男人,还有言希那个小男人,这两个人,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