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183章 冲着言希来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83章 冲着言希来的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走完了过场,之后酒席开席,按道理应该是新郎新娘敬酒的时间,然而,王晴雨却已经到化妆间卸了妆,换上了职业套装,准备出门了旆。

    而潘东明还一直等在化妆间门口,准备和她一起去敬酒。

    “你怎么穿成这样了?”潘东明沉下了脸色,“你打算穿成这样去敬酒?”

    “我没功夫敬酒,公司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我收拾你,潘东明,如果你想继续过你的大少爷生活,最好少管我的事。万一潘氏企业倒了,你哭都来不及。”王晴雨说完,带着助理就准备走。

    而潘东明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王晴雨,你别和我说那些有的没的,公司是重要,但我爷爷比公司重要。外面那么多宾客等着,我不能让他老人家被人看笑话,这场婚礼,不能没有新娘。今天你赶走,咱就直接去民政局把证换了。”

    王晴雨微眯着眼眸盯着他,忽然一笑,甩开了他的手,“挺有气性的,既然这么本事,明天的谈判,你去吧,你给我记住,如果谈不成,就下基层去工作一年,不必坐在办公室里享福了。”

    王晴雨说完,把公文包交给助理,让她先回公司,而王晴雨回到化妆间,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红色礼服。

    潘东明非常绅士的搀扶着她,并替她提着长长的裙摆。两个人向宴会厅走去,在门口处,却见到徐羽珊一身红色长裙,招摇的站在那里,那一身的装扮,比新娘还要妖艳。

    潘东明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看着徐羽珊的时候,多少有些尴尬。

    而王晴雨可谓是人精了,自然察觉到了身旁男人的变化,而这种类似于电视剧的狗血情节,站在面前的女人,八层就是前女友了。

    相对于潘东明的尴尬,徐羽珊倒是大方的走过来,“东明,怎么结婚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就算是分手了,我们也是老朋友吧。窠”

    潘东明非常牵强的笑了笑,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王晴雨。而王晴雨温温的,没什么情绪,只是目光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徐羽珊,“前女友?挺漂亮的啊。如果你们有话聊的话,我先进去了。不过,爷爷和宾客还在等,别耽误太多时间。”

    她笑着头轻靠在他耳侧,悄声的呢喃了句,“别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该断的,趁早。”

    王晴雨说完,提着裙子,走进了宴会厅。

    潘东霆把徐羽珊扯到走廊的角落中,沉着脸色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吗?”

    徐羽珊仰头看着他,却只是淡淡的笑,笑的非常的妖艳绝美。她就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样,非常温柔的伸出手,给他整理着身上的西装。

    “东明,你今天真的很帅。如果,没有发生意外,这个月,应该是我们的婚礼。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你穿着白色西装,在婚礼上的样子,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更英俊。”

    潘东明低头看着她,却伸手把她推开了。“羽珊,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我们也结束了,别再来找我了。”

    “我知道,放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徐羽珊说完,伸臂环在他腰间,紧紧的抱住了他。

    而潘东明却如被电击一般的推开了她,“别这样,这里是公共场合。”

    “我知道,我说过,这是最后一次。”徐羽珊说完,仰起头,眸中还闪动着泪光。“东明,你相信吗,我是真的爱过你。”

    潘东明看着她,没有笑,点了点头,回答,“相信。”

    “嗯。”徐羽珊点头,苦笑着,好像突然就释然了。然后,踩着高跟鞋,走向长廊的尽头。

    离开徐羽珊,潘东明快步回到宴会厅,与王晴雨一起给宾客敬酒。

    慕东霆和天雪这次只是来应个景,和潘婉卿一起坐在不起眼的位置。

    潘婉卿非常喜欢这个小孙子,平时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这次一直抱在怀里。

    “奶奶,我要吃那个蛋糕。”小家伙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向一块慕斯蛋糕。

    “我们言希宝贝喜欢那个啊,奶奶夹给你。”潘婉卿夹了块蛋糕给他。

    小家伙吃完了东西,又扔着要上洗手间。

    “妈妈带你去。”天雪伸手牵起孩子的小手。

    而潘婉卿已经抱着孩子从椅子上起身。“没关系,我带他去吧,你们慢慢吃。”

    因为小家伙上男洗手间,潘婉卿只能等在外面。

    “宝贝一个人真的可以吗?”她问。

    “爸爸说我已经是男子汉。”小家伙说完,跑进了男洗手间。

    潘婉卿在外面等的时候,突然有服务员走过来,端着一杯咖啡,在经过潘婉卿身边的时候,手一滑,一不小心,把咖啡洒在了潘婉卿的身上。“对不起,太太,真的对不起。”

    服务员慌慌张张的掏出纸巾,给她擦拭裙子。潘婉卿一脸的恼怒,接过纸巾,自己擦着。可裙子模糊一片,根本没法见人了。

    “你到底长没长眼睛啊,怎么做事的。”潘婉卿说完,转身走进一旁的女洗手间中,站在洗漱台前,不停的冲洗着裙子上的咖啡污渍。

    而此时,长廊上,女人的高跟鞋声响起,一身摇曳的红裙,在洗手间门前停住脚步,她有些阴森的牵动唇角,从皮包中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那个服务员。

    那服务员慌张的把钱收入衣兜里,转身快步离去。

    待服务员离开之后,徐羽珊微眯的眼眸中,透出森冷的光,她一步步走向男洗手间,推门走进去。刚想从手提包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然而,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却好像平底冒出来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并且,目光戒备的看着她。

    “小姐,这是男洗手间,你走错地方了。”男人用深冷的声音说道。

    徐羽珊手中的水果刀很快掉回了手提包中,尴尬的一笑后,只能退出男洗手间。并且,快步的离开。

    她没想到,慕东霆居然找了保镖随时保护着这个小家伙,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在徐羽珊走后,潘婉卿才从女洗手间走出来,而小家伙已经在门外等着她了。

    “奶奶,你怎么四处乱跑了?”小家伙笑嘻嘻的走上来,一把抱住了潘婉卿的大腿。

    潘婉卿抱歉的一笑,“对不起宝贝,奶奶的衣服被一个服务员阿姨不小心弄脏了,我去洗手间清理一下。我们回去吧,以免你爸爸妈妈着急了。”

    潘婉卿牵着孩子的小手,回了宴会现场。

    小家伙扑入天雪的怀里,在她胸口蹭来蹭去的,非常可爱。天雪搂着孩子,忍不住又亲了两口。

    “行了,四处撒娇。”慕东霆伸手揉了揉孩子的额头,给他的小碗里夹了些青菜。

    而此时,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走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下一刻,他的脸色微微的变了。然后,摆了摆手,让男人退下去。

    “怎么了?”天雪询问,她自然也看出了慕东霆的脸色不对。

    “保镖看到徐羽珊走进男洗手间,大概是冲着言希来的。”慕东霆蹙眉说道。

    “什么?”天雪一慌,急忙低头查看着怀中的小宝贝,见孩子并没有受伤,还是一副笑嘻嘻,天真无邪的模样,天雪这才放心。但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宝贝,刚刚去洗手间,见到姨妈了吗?”

    “哪个姨妈?”小家伙眨了眨漂亮的大眼,嘴里还咬着菜,含糊的说,“只有我和奶奶啊,没有什么姨妈。”

    慕东霆伸手握了下天雪的小手,示意她别太担心,“保镖已经把她拦住了,言希没见过她。”

    “那就好。”天雪叹了口气,说,“徐羽珊究竟想干什么啊。”

    “目前不好明确,我再找两个人,守在言希身边。别太担心了,徐羽珊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嗯。”天雪点头,又紧搂了怀中的孩子一些,这小家伙可是她的命,如果孩子有个什么意外,她也甭活了。

    婚礼结束之后,慕东霆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回家,天雪抱着孩子坐在后面的位置上,小家伙和天雪又玩儿又闹的,精力充沛。

    慕东霆专注的开车,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从后视镜中看着天雪,说道,“雪儿,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天雪一边逗孩子,一边漫不经心的询问。

    “老婆,我们目前仍处于离婚状态,现在处于非法同居呢。”慕东霆勾动唇角,带着几分邪气。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你不是把孩子的抚养权和大笔的资产都转移到我名下了吗,慕总裁现在要有危机意识啊,如果你惹我不高兴,我可是随时可以带着宝贝远走高飞啊。”天雪笑嘻嘻的回答,低头在小家伙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慕东霆淡淡的失笑,再次专注的认真开车。

    回到家,天雪依旧像个贤妻良母一样,给小家伙换衣服,洗澡,把他抱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玩玩具。

    此时,慕东霆也洗了澡,穿着松垮的睡衣,发梢还在滴答着水珠。因为冯妈这些天请假,一直都是慕东霆下厨,其实,天雪没什么不好的,就是不会做饭,这点真是致命的缺陷,因为,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但在他和天雪之间,好像调过来了,因为,他每次烧完饭,天雪吃的大快朵颐,然后笑嘻嘻的回上一句,“老公,你真好,连饭都做的这么好吃,我都离不开你了。”

    慕东霆烧好了饭,喊天雪和孩子到餐厅吃饭。

    天雪先带着孩子去洗干净手,然后把她抱在了椅子上,又给小家伙的小碗里面盛了饭和青菜。“宝贝吃饭了,看看爸爸做的饭菜香不香。”

    “爸爸的菜做的比冯妈好吃。”小家伙一边嚼着饭,一边含糊的说。

    天雪一笑,揉了揉孩子的头,“那以后我们都让爸爸烧菜吃,好不好?”

    “好啊。”小家伙举起双手赞成。

    慕东霆却苦笑,对天雪说,“我负责烧菜,那老婆,你负责赚钱好不好?我可以把公司交给你。”

    “你不怕我赔光了,让你和儿子睡马路啊。”天雪笑着,夹了一块排骨给他。

    吃过饭,天雪在厨房洗碗,慕东霆陪孩子画画,写作业,又给他讲了几个故事,很早就把孩子哄睡了。

    天雪从厨房出来,擦干净手,发现慕东霆正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报纸,他漫不经心的时候,天雪是能看出来的,因为,他认真想要做一件事,神情会非常的专注认真,而此刻,他的目光并不专注,眼角的余光不时的看向她,手中的报纸,只成了一种装饰而已。

    天雪走过去,从茶几下面翻出护手霜。细致的擦抹着手背的几肤,因为洗碗是最伤手的。

    “言希呢?”她问。

    “睡觉了。”慕东霆放下手中的报纸,温笑着回答。而唇角,带着一丝丝邪魅。

    “这么早?”天雪在他身边坐下来,脸颊微微的泛红。

    因为,慕东霆一旦提前把孩子哄睡了,就意味着他想空出时间和她亲密。

    果然,他的手臂已经环上了天雪的肩膀,唇贴在她耳侧,轻轻的,暧.昧的轻吐了一口气。“老婆,言希睡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我们的事儿啊?”

    “我们有什么事儿。”天雪侧开头,故意不起理他,而一张俏丽的脸蛋,已经红透了。

    只从有了言希,从两人世界,变成了三口之家,很多事都不似曾经那么方便了,当然,亲热就更不方便,为此,慕东霆常常不满的抱怨。

    “老婆,在这里说不方便,万一小家伙醒了怎么办。”慕东霆刚毅的薄唇有意无意的在她侧脸上蹭来蹭去的。并伸出手臂,一个公主抱,直接把她抱上了楼。

    孩子睡在主卧,客房倒是成了他们每次的战场。

    慕东霆直接把她丢进大床上,反锁在身下,但也仅此而已。他邪魅的笑着,看来是打算以这样的姿态和她聊天。

    天雪觉得非常的别扭,而慕总裁似乎觉得非常不错,聊天的时候,还能偶尔偷个香吻。

    “老婆。”他非常温柔的唤着她的,低头想要去亲吻想念已久的红唇,而天雪却伸出手掌,捂住了他的嘴巴。

    “慕总裁,叫错了吧,我现在还是你的前妻,我们属于非法同居。你说,警察会不会抓我们啊?”天雪娇笑着说。

    “那么多婚外情,包二耐的不抓,凭什么抓我啊。”慕东霆笑着,和她一起滚倒在大床上。他口中一直不停的低唤着,“老婆,老婆,老婆……”

    “老婆,我们明天就去复婚吧。”慕东霆一边拥吻着她,一边可怜兮兮的说道。

    天雪的头枕在他臂腕里,笑的温柔而灿烂,而唇角却勾起一抹调皮的笑,“为什么啊?”她问。

    “因为,我需要一个名分,永远的守在你身边,守在孩子身边。因为,我想堂堂正正的叫你老婆,而不是前妻。因为,我爱你,再也承受不住失去。”慕东霆侧头看着她,彼此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

    天雪在她漆黑深邃的眼眸之中,看到了一种深沉,认真和专注。当然,更多的是爱恋,浓的都要化不开的爱。

    天雪几乎沉醉在他的眼神中了,扬起下巴,轻轻的吻着他唇角,“复婚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慕总裁,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好像就少了一个步骤,现在是不是应该补上了?”

    “什么?”慕东霆略带不解的询问。

    “当然是求婚了。”天雪握起粉拳,轻捶在他肩膀。

    而慕东霆却及时的握住了她的粉拳,放在唇边,轻轻的亲吻着,然后,这个吻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演变成了翻芸覆雨。

    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天雪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头轻枕在他胸口上。轻轻的哼着歌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