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189章 你是不是韩剧看多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89章 你是不是韩剧看多了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顾子扬状似无意的耸肩,却分明是故意的,“告诉她也无济于事,只是多了一个女人在这里哭哭啼啼而已,何必呢。”

    天雪点了点头,并未继续纠缠着这个话题。

    上午的时候,顾子扬在医院陪了一会儿,下午还要回公司,毕竟,张雅婷一个人也顾不过来洽。

    天雪午饭也几乎没吃什么,几乎就是一动不动的守在门外。下午的时候,蓝家兄妹又来了一次,天雪开了一张支票给他们,蓝家兄妹推却了几次,最后蓝家哥哥还是收下了。

    “我们救人也不是为了钱,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蓝心嘟着嘴,小声的嘀咕了句。

    而蓝家哥哥还把支票拿着手掌,突然觉得那张大额支票像个烫手山芋一样。他下意识的伸手,扯了扯蓝心的衣角。

    蓝心有些不悦的扭头就走了。

    “小孩子,被惯坏了,慕太太别介意。既然找到了慕先生的家人,我们以后就不来打扰了。”蓝家哥哥笑呵呵的说了句,转身就去追自家妹子了。

    他们的出现就像是天雪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完全不必放在心上。当然,天雪的心也太小了,装下了慕东霆,又装着言希,便再也装不下其他了钤。

    下午的时候,天雪还有一次探视的机会,她穿上了蓝色无菌服,依旧安安静静的坐在病床旁。对于沉睡着的人来说,是幸福的,因为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与悲伤。但对于守护着的人来说,却是不幸的,漫长的等待是一件痛苦而煎熬的事情,并且,希望会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逐渐成为绝望。

    天雪不言不语,只是将侧脸枕在他掌心间,静静的感受着他的温暖。其实,她也很想和他说话,喋喋不休的,一直说个不停,可是,她怕他会嫌弃她烦,就真的不肯醒来了呢。

    天雪轻阖着眼帘,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很多人在这种时候,回去回忆彼此之间的过去,而天雪没有,因为她和慕东霆的曾经,多半都伴随着疼痛,她脑海中想着的,都是他们的未来,他许诺给她的未来,都等着他醒来后,一一实现。

    一颗泪珠无声的滑落她脸颊,滴落在他掌心之间。天雪想到了他的笑,那么温暖而让人沉默,所以,她哭了。

    她感觉到了眼角的湿意,抬起头,轻擦掉眼角的泪痕,而正是此时,她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慕东霆居然睁开了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天雪不可置信的伸手揉了揉眼睛,她以为自己真的出现了幻觉呢。她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眨来眨去的,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实。最终,她干脆把手掌放在慕东霆眼前,晃来晃去的。

    这次,倒是换做慕东霆微微的蹙眉了,那样不耐烦的神态,天雪终于确定,慕东霆真的醒过来了。

    天雪忍不住再次哭了出来,惊喜的跑出去,大声喊着,“医生,医生!”

    一对专家走进监护室,给醒来的慕东霆做检查,这一次,他是真的醒来了,并且,各方面的状况都非常的平稳。

    “不用太担心,如果今天没有突发状况,明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医生对天雪说完,一一走出重症监护室,并吩咐一会儿给慕东霆在拍个片子。

    天雪站在病床前,紧握着慕东霆的手,忍不住落泪。

    而慕东霆剑眉深蹙,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问道,“你是……”

    天雪看着他,顿时就慌了,他居然不认识她了,难道是因为脑缺氧而造成的失意吗?

    “东霆,我是天雪,我是你老婆啊,你怎么会不记得我,怎么可以忘记……”天雪忍不住落泪,然后跑出去,再次把医生和护士都喊了进来。

    医生一听是失忆,神情也严肃了起来。拿着电筒在慕东霆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慕先生,告诉我这是几?”

    医生伸出了两根食指。

    慕东霆没回答,却非常不耐的蹙起了剑眉,他们当他是弱智吗。“我的智商没有问题。”他冷声回答。

    “那您还记得自己是谁吗?这位女士您认识吗?”医生指向一旁的天雪。

    天雪双眼含泪看着他,而慕东霆也看着她,彼此凝视,他剑眉微蹙,说道,“她是我太太,我当然认得了。”

    他说完,伸出手,握住天雪冰凉而柔软的小手,有些哭笑不得的模样,“沈天雪,你是不是韩剧看多了啊。还什么失忆。我刚刚是想说:你是不是一直没好好休息过,眼睛都红了。”

    “啊?”天雪错愕的看着他,真是,好大的一个乌龙啊。

    她揉了揉眼睛,一双漂亮的眼眸,的确红彤彤的。“东霆,你吓坏我了,你知不知道。”

    “我很好,我不是答应过你,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慕东霆温笑着,但因为昏迷太久的缘故,脸色苍白的几乎没了血色。

    天雪紧抓着他的手,又是哭又是笑的,双腿发软,跌坐在病床前,额头抵在慕东霆手背上,双肩不停的耸动着。

    “慕太太,慕先生刚刚醒过来,我们还要给他做进一步的检查,您还是先出去吧。”

    在护士的搀扶下,天雪被带出了重症监护室,她仍恋恋不舍的回头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慕东霆在重症监护室又观察了一晚,一切正常,很快转入普通病房中,天雪终于可以时时刻刻的陪在他身边了。

    天雪单手托腮看着他,之间事儿轻轻的拨弄几下他额前的碎发。

    “我有那么好看吗?还是慕太太很闲?”慕东霆温雅的笑,带着几分邪气,只是虚弱了些许,毕竟大病初愈,仍需要精心的调养。

    天雪笑嘻嘻的模样,也忘记害羞了。甚至拉住了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能这么一直看着你,突然觉得,很幸福。”

    “傻。”慕东霆温笑着,回了一句。

    “老公,你吃不吃水果?我削个苹果给你好不好?”天雪讨好的问道。

    “恩。”慕东霆点头。

    天雪坐在他床边,低头给削平果,然后把白色的果肉切成一小块,喂到他唇边。

    慕东霆咬了口苹果,笑靥越来越温和,他将双臂枕在脑后,一副悠哉闲适的模样。“难怪人们总说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看来的确如此。”

    “你给我住口。如果这种事再发生一次,我非疯了不可。”天雪把一块苹果肉塞入他口中。

    慕东霆微笑着,吃着苹果,果肉是酸甜的,滋味非常不错。

    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敲响,天雪说了一声,请进后,顾子扬推门走了进来。

    “终于醒了,还以为你打算就这么睡过去呢,我正筹划着给你办一场盛大的葬礼。”顾子扬嬉笑着走进来,在床边坐下。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至少我也得看着你这个祸害先走。”慕东霆反唇相讥。

    “究竟怎么回事?说实话,你能活着回来,的确是个奇迹。”顾子扬虽然翘着二郎腿,但神色却认真了几分。

    慕东霆耸肩,言语间甚是不以为意,却不难让人想出当时的惊险。“车子在经过几次撞击之后,车门已经散掉了,车子坠海后,我当然是选择在第一时间逃生了。”

    “嗯,也是。”顾子扬笑着点了点头,慕东霆游泳和潜水的技能都不错,不第一时间逃生,难道还留在车子里面等死吗。

    “本来打算游到岸上,结果车子突然爆炸了,被冲击波震了一下,之后就失去知觉了。对了,是谁救了我?”慕东霆询问。

    “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怎么着,慕总裁还想以身相许吗?”天雪站在一旁,酸溜溜的插了一句。

    慕东霆失笑,这女人啊,可真是醋坛子。“想什么呢,就算我想以身相许,人家年轻女孩也不愿意当后妈吧,你儿子当初可没少捉弄张雅婷。”

    “可不是,雅婷现在还时常提起那个调皮鬼呢,对了,沈天雪,你还不去把你儿子接过来啊?”顾子扬随口问道。

    “言希怎么了?”慕东霆突然警觉的问道。

    天雪低着头,沉默不语,只是微眯着眼眸,神情突然之间暗淡了许多。

    慕东霆自然察觉到她的异常,剑眉轻锁,看向顾子扬,再次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出事那么多天都没找到你,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挂掉了。你妈就开始和天雪挣财产和抚养权了。”顾子扬如实说道。

    慕东霆听罢,剑眉越蹙越深,透出几分冷幽,片刻后,轻哼一声,“倒是她能做出来的事儿。”

    他说完,把手伸向天雪,天雪会意,柔软的手掌置于他掌心间,被他紧握住。

    “委屈你了。”他说,看着她的目光是温柔如水的,甚至带着几分歉疚。

    天雪淡漠的摇头,手掌从他掌心间抽离,低声说了句,“你饿了吗?我去买些吃的给你。”

    “好。”慕东霆点头,又补了句,“买些粥就行,菜也清淡些。”

    “嗯,我去买给你,你稍等,我很快就回来。”天雪说完,拎起手提包往外走,只是,尚未走出病房,就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人也晕晕乎乎的,眼前不停的发黑。

    最近在医院照顾慕东霆,一直就没吃好睡好过,全凭着一股毅力支撑着。而现在慕东霆醒来,心里绷着的那根弦断了,意志力一散,人也就撑不住了。

    她停住脚步,手撑着墙壁,轻轻的晃了晃头,试图挥去眼前的漆黑。她强撑着向前迈了两步,刚伸手推开病房的门,人就一头栽倒在地。

    而慕东霆与顾子扬正在谈公司的事,天雪突然就倒下,连慕东霆都惊了,他什么都顾不得,直接拔掉插在手背上的输液管,快速下床,可他自己还是个病人呢,双腿发虚,自己差点儿没摔倒了。

    他的手撑着墙壁,却顾不得自己,只顾着天雪,“雪儿,雪儿!子扬,快去叫医生。”

    “好。”顾子扬手脚利落的把沈天雪抱到了病床上,然后出去喊医生。

    好在,天雪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营养不良,心力交瘁,挂了输液,就躺在病房里休息。

    这次倒是倒过来了,天雪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慕东霆坐在床边,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一副担忧的神色。

    “你们这两口子真是挺有趣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这会儿都成病友了。不过说来也是,自从你出事之后,沈天雪几乎就是不吃不睡的,那架势,就好像要追随你而去。找到你之后,天雪又不眠不休的照顾你,典型的二十四孝老婆。”顾子扬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你出去买点儿东西吧,热粥,菜清淡一些。天雪如果醒来的话,正好可以吃。”慕东霆淡声吩咐道。

    “好。”顾子扬点头应着,很识趣的离开,给他们夫妻独处的时间。

    病房内,慕东霆牵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学着她的模样,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侧脸。“雪儿,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我会补偿你的。”

    他温笑着看她安静的睡颜,虽然憔悴,却还是那样的宁静美好。

    慕东霆低下头,心疼的在她侧脸亲了又亲,鼻尖轻轻的蹭着天雪的侧脸,亲昵又不猥.亵,在午后的暖阳下,静谧的时光都变得那么美好。

    “雪儿,雪儿。”他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而下一刻,天雪就真的醒了过来。卷曲的长睫轻颤着,眸中雾蒙蒙的,落进了窗外的阳光,格外的璀璨。

    “真美。”慕东霆轻笑着,情不自禁的吻上她的眼睛。

    天雪漂亮的眼眸一眨一眨的,声音柔柔弱弱,如同呢哝软语般,“我睡了很久吗?”

    “没有。”慕东霆摇头,“你太累了,应该好好的休息一阵子。”

    “我没事儿,就是这些天没睡好而已。”天雪浅浅的一笑,握住了他的手,问道,“东霆,等你出院了,我们就去接言希好不好?我想他了。”

    “我很快就能出院了,倒是你,看样子还要在这里住几天。”慕东霆失笑回道。

    “没有,我很好。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天雪一激动,挣扎着就要坐起来,然而,刚坐起身,头脑一阵眩晕,又一头栽在病床上。

    慕东霆急忙抱住她,心疼的说道,“乖,别任性,等你身体好一些,我们再去接言希,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

    慕东霆说话间,拉着她的手,略带着邪气的勾动下唇角,“正好我们可以借此过几天二人世界,这次,换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他的手掌轻托起慕东霆的脸颊,鼻尖轻轻的贴上她的,四片薄唇贴合在一起。天雪如被电击一般,向后退去,脸颊羞得通红,终于有了血色,红彤彤的,娇娇弱弱,分外的惹人怜爱。

    “你做什么啊,这里是病房。”天雪伸出手掌轻推着他胸膛。

    而慕东霆虽然虚弱着,但天雪依旧推不动他分毫。反而被他扯住了手臂,拥入胸膛中。“好,我不急,反正你也逃不掉,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天雪娇笑着,躲在他怀中,感受着他胸膛真实的温度,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她再也不要和他分开了。

    “东霆,饭菜买回来……”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顾子扬高大的身体出现在门外,见了屋内的情形,不由得一笑。

    “呦,抱歉啊,打扰两位了,我把东西放这儿,马上就走。”顾子扬把一袋子食盒放在一旁,嬉笑着离开了。

    天雪耳根子都要红透了,推开慕东霆,重新倒回床上,弱弱的问着,“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休息两天就可以了。”他回答。

    “那你呢?”天雪又问。

    “一样。”慕东霆说。

    “太好了,等出院之后,就可以见到言希了,我都想他了。”天雪笑着说道。

    慕东霆英俊的脸庞靠的很近,温润的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过她,吞吐的气息吹拂在她脸颊的肌肤上,痒痒麻麻的感觉。“我也想言希,但是,我更想你。”

    话音落后,慕东霆脱了鞋子躺在床上,将她抱在怀里,“睡吧。”

    天雪扬着下巴看他,却调皮的笑,“不睡,慕东霆,我饿了,你喂我吃饭。”

    “遵命,老婆大人。”慕东霆才刚躺下,却再次起身,一一打开食盒,一口粥,一口菜的喂着她,非常的有耐心,几乎忘记了其实他自己也是个病人。

    天雪吃了几口后,就不吃了,翻身躺回床上,背对着他说道,“我吃饱了,剩下的你吃了吧,记得都吃光,别浪费粮食。”

    慕东霆淡淡的笑,坐在床边,姿态优雅的喝着粥,一边吃,一边和她聊天,两个人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又讲到了蓝心的事情上。

    “我给了他们钱,算是感谢他们对你的救命之恩。”天雪有些生硬的说道。

    慕东霆宠溺的笑着,语带玩味,“慕太太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庸俗了,还学会用钱打发人了。”

    “钱能解决的事,都不算事。慕总裁最不缺的,不就是钱吗。”天雪没好气的回了句,自己都没留意,语气中的酸味,“难道以身相许就不庸俗了?”

    “怎么说来说去,又转回到这个问题了,好了好了,算不没说,你现在的醋劲儿真是越来越大了。”慕东霆无奈失笑,手中的食盒已经见底,他随手放在一旁,又用纸巾擦了擦手,然后侧身躺在天雪身边躺了下来,静静的与她相拥而眠。

    午后开始睡,一直睡到深夜,两个人都毫无睡意了,只能躺在床上聊天。

    “东霆,在落水的时候,你都在想什么?”天雪抬眸看着他,询问道。

    慕东霆的手掌轻抚过她莹玉般的脸庞,温笑着回道,“刚落入水中的时候,处于求生的本能,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活着。当汽车爆炸的时候,昏厥之前,有那么一瞬间,脑海是空白的,然后慢慢的有了色彩,有了人物,那是你,我好像看到你对我笑,轻唤着我的名字,还在对我招手,我闭上了眼睛,把手伸向你,之后,身体下沉,一点点沉入海底,在后来的事,就都不记得了。”

    天雪伸出双臂,紧紧的环在慕东霆腰间,身体与他紧密的贴合着,如果可以,她愿与他做一对相互缠绕的藤蔓,同生同死,永不分离。

    “东霆,那时候,你是不是很怕?”她问道,清亮的明眸中有泪光微微的晃动着。

    ——————————

    嘻嘻,没有狗血的失忆情节,亲们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看文,还有那个蓝心,完全一个打酱油的,已经被英明神武的慕太太摆平了,哈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