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197章 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7章 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起初,天雪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慕东霆所说的白头偕老遥遥无期。而如今,看着言希一天天的长大,早起照镜子的时候,天雪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老了洽。

    好像只是转眼间的事,言希已经十岁了,开学就上小学五年级。

    “言希,把早饭吃了再走。”天雪从厨房中端出了温热的牛奶和面包,而言希背着书包,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只丢给她一句。

    “今天周一有升旗仪式,我是升旗手,要提前去学校彩排,时间来不及,不吃了。”

    天雪放下了面包和牛奶,来到落地窗前,只见楼下通外小区外弯弯曲曲的板油马路上,言希骑着单车,飞快的前行。

    因为不想搞特殊话,言希上小学之后,没再被豪车接送过。何况,学校距离他们居住的公寓不远,起初是天雪每天带着言希步行上学,从今年开始,言希学会了骑车后,就自己骑车上学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天雪突然意识到,她的孩子长大了。

    “老婆,看什么呢?”慕东霆从楼上走下来,温声询问道。

    “当然是看你儿子了,不吃早饭就跑了,知道今天要早到校,也不会早起一会儿,不吃早饭怎么行呢。”天雪略带无奈的说道。

    慕东霆淡然一笑,在餐桌旁坐了下来,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嗯,这点赖床的毛病像你。”

    “慕东霆,你什么意思啊,一大早的找架吵是不是?儿子的缺点都像我,优点都随你!”天雪没好气的说道,走到餐桌旁,一把夺过了慕东霆手里的牛奶钤。

    慕东霆抬头看着她,状似认真的说道,“老婆,你最近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啊。要不我明天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慕东霆,你还能不能盼着我点儿好啊。”天雪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连他面前的那盘面包也夺了下来,是不打算让他继续吃早餐了。

    “我大好的青春和人生,就围着你和言希转了,你们两个还轮流着气我,没一个让我省心的。”天雪一边抱怨着,一边往嘴里塞面包。

    慕东霆低头看了眼腕表,然后对天雪说,“老婆,如果我再不吃早餐的话,时间就来不及了。”

    天雪白他一眼后,把面包递给他,又重新到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慕东霆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并询问道,“老婆,晚上准备吃什么?”

    “我下午打电话问问言希吧。”天雪随口回道。

    慕东霆耸肩,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答案,现在天雪生活的重心是言希,一般情况下,都是言希想吃什么,她就做什么,而慕东霆只能跟着吃,绝对没有说不的权利。

    两年前,冯妈回家养老,而言希又不习惯家里再住进陌生人,所以,现在的家务基本都是天雪一个人做,厨艺也在慢慢的进步,现在的天雪,还真的可以称之为贤妻良母。

    吃过早饭后,天雪给慕东霆拿来了外套,站在他面前,非常认真的给他系上了领带。慕东霆穿上外套,低头在娇妻的脸颊上轻落下一吻,同样的告别仪式,似乎数年如一日,却被完美的融入了彼此的生活。

    慕东霆上班之后,天雪出门去买菜,言希已经不是小家伙了,十岁的男孩,半大不大的年纪,介于懵懂与半成熟之间,但言希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常常让慕东霆与天雪非常的头疼。

    天雪按照言希的要求,买了他想吃的菜,开车回到公寓,按照平日一样,走进电梯,拿出钥匙开门,只是,她没想到,今天,来了一位久违的客人。

    她正拿着钥匙开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低哑的声音,唤了一声,“天雪”

    天雪下意识的回头,当对方的模样映入眼眸时,她这个人都惊呆了,随后,是激动,她激动的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来者,“刘芸,真的是你?”

    刘芸笑着,回抱着她,眼眸微微的湿润了。她们已经整整七年没有见过面,然而,重新抱在一起的感觉,仍然是那么的熟悉,原来,有些感情是不会随着时间而冲淡的。

    然而,七年的时间,天雪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她抱着刘芸的时候,却感觉到她非常非常的瘦,瘦的几乎只剩下了骨架。

    天雪把刘芸请进公寓,把买好的菜丢进了厨房里。

    刘芸坐在沙发上,看着天雪拎着菜篮子的样子,淡淡的失笑,“原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沈大小姐,也有成为贤妻良母的一天,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你就别笑话我了。”天雪端了两杯果汁从厨房走出来。“什么时候回国的?”

    “前天刚回来。”刘芸笑着回答。

    “这次回来,是暂住,还是……”天雪试探的问道。

    “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走了。”刘芸淡淡的牵动唇角,只是有几分苦楚,她这次回来,是希望能够落叶归根,她想死在自己生长的这片土地上。

    天雪笑着点头,手中端着温热的茶中,“那就好。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背井离乡,都是怎么过的啊?”

    “我还好,四处打工,也有一些积蓄。过的还不错。”刘芸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然而,一个独身女人,还带着个孩子,在国外漂泊七年之久,其中心酸几乎不言而喻。

    “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回恒宇集团怎样,那里可是我们一起奋斗过的地方。”天雪漫不经心的说道,唇角边一直含着笑。

    “慕太太就饶了我吧,你还想让我继续给你打工啊。”刘芸说笑着,却委婉的拒绝。她已经没有那个心力继续工作了。

    “对了,孩子呢?应该七岁了吧?”天雪又问道。

    “嗯。”刘芸笑着点了点头,苍白而干瘦的脸上带着一片温润之色,“她在酒店里。”

    “一个人吗?刘芸,你这心也真够大的,居然把一个七岁的孩子独自丢在酒店。”天雪担忧的说到,拿起外套,就准备和刘芸一起去找孩子,却被刘芸拦住。

    “别担心,霏霏很乖,不会乱跑的。在国外的时候,我去上班,她白天就自己待在家里面,还会住泡面。”刘芸笑着回答。

    “怎么没把孩子一起带过来呢,我还没见过她呢。叫霏霏吗?”天雪问道,她很好奇刘芸和颜飞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刘芸手中握着温热的茶盏,微低着头,淡淡的笑,“叫刘雨霏,她出生在细雨纷飞的早晨,就起了这个名字,这些年,还好有霏霏陪着我,觉得日子也没那么孤单难熬了。”

    “是啊,一个小小的孩子,看着很麻烦,却可以安慰心灵,我也是在有了言希之后才体会到这一点。”天雪温温柔柔的说道。

    两个人相视一笑,沉默了半响后,天雪又问,“你回国的事,颜飞,他知道吗?”

    刘芸摇了摇头,回道,“目前还不知道,等过一阵子,有机会的话,我会去找他的。他和陈莹应该也有孩子了吧。”

    “嗯,六岁了,是个小女孩,我也只见过两次,和她妈妈很像。”天雪只简单的回了句。

    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分开了整整七年的时间,似乎攒了太多太多的话,说都说不完。

    而不知不觉间,已经傍晚,言希都回来了,天雪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做饭。

    “这是言希吧,长这么大了,记得我刚刚离开的时候,还是小不点呢。”刘芸站起身,目光温和的看着面前半大的少年。

    而言希对于刘芸早已经没有记忆了,虽然目光谦逊礼貌,却非常的陌生。

    “言希,这是刘芸阿姨。”天雪出声说道。

    “阿姨好。”言希礼貌的称呼着,然后拎着书包就上楼了。

    “还没做饭呢,等东霆下班后,我们出去吃吧。”天雪说着,伸手握住了刘芸的手,打趣道,“国外的饭菜究竟是多难吃啊,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刘芸淡然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慕东霆准时到家,见到刘芸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刘芸,什么时候回国的?”

    “前两天。”刘芸淡然的回道。

    天雪走过去,很自然的接过慕东霆手中的包,然后笑着对他说,“我和刘芸一直在聊天,把时间都忘了,今晚我们出去吃吧。”

    “好啊。都听夫人的。”慕东霆温笑着,手臂轻环了下天雪的肩膀。

    “其实,只要不是西餐,吃什么都好。刘芸这些年在国外,应该早就吃腻了吧。”天雪笑看着身边的男人。

    刘芸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人恩爱,觉得很欣慰。

    慕东霆开车带她们去了一家酒楼,酒楼内的大师傅做的一手地道的当地菜,刘芸很久没吃过家乡菜了,眼睛都有些微微的湿润了。

    “喜欢就多吃一点儿,现在回来了,我一定争取早日把你喂胖。刘芸,我觉得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好。”天雪说着,又给刘芸的碗里夹了些菜。

    而刘芸握着筷子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笑的有些僵硬。

    一顿饭下来,慕东霆和言希父子几乎都没什么话,倒是天雪的话难得的多了起来,闺蜜相见,她心情难得的大好。

    饭后,天雪又点了几个特色的菜,让厨房打包了。

    “霏霏还没吃饭呢吧,这几个菜都是家乡的特色菜,带回去给孩子尝尝,她应该吃惯了西餐吧,也不知道会不会喜欢。”天雪把打包好的食盒递给刘芸。

    “谢谢,霏霏会喜欢的。”刘芸接过食盒,又看向了坐在对面的慕东霆,态度恳切的说道,“有件事情可能还要请慕总裁帮个忙,霏霏也该上学了,可是,她没有户口,学校是不会收的。”

    “明天我让下面的人和学校打声招呼,就让霏霏去言希所在的学校读书吧,还有个照应。”慕东霆并没有推拒。

    刘芸一笑,很是感激的模样。“那我先会酒店了,霏霏还等着我呢。”

    “刘芸,你不会打算一直住在酒店吧,也不方便啊,还是来我家吧,地方也够用。总比住在外面方便。”天雪拉着她干枯的手说道。

    刘芸淡笑摇头,“我不想打扰你们夫妻的生活,放心吧,我不会在酒店住的太久,过几天我就会去找房子了,既然回来了,总要开始新的生活。”

    “嗯,好吧。”天雪点头,也没强求。

    刘芸拎着那袋子食盒,独自一人乘坐出租车回到酒店,她拿着房卡开了门,一个扎着羊角辫的漂亮的小姑娘立即跑了上来,伸手抱住了她的腰,“妈妈,你终于回来了,霏霏很担心你。”

    刘芸笑着,低头揉了揉孩子的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霏霏,你看,妈妈带了很多好吃的给你,这些都是这里的菜,妈妈就是吃这些长大的。”

    霏霏接过食盒,放在了一旁的桌面上。然后端了一杯温水来到刘芸身边,她摊开的小掌心间,是两个白色的小药片。

    “妈妈,你该吃药了。”

    “谢谢霏霏。”刘芸把药片吞入口中,又拿过被子,喝了几口水,冲淡了口中苦涩的药味,然后,在孩子的搀扶下,跌坐在沙发上。她双手按着胃部,大概是因为刚刚吃过油腻辛辣的食物,胃一阵接着一阵的绞痛着。连带着,呼吸都痛了。

    “妈妈,你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胃又疼了。”霏霏伸出一双小手,托着刘芸的脸颊。

    刘芸浅浅的牵动唇角,连笑靥都格外的苍白。她疼的不停的大口喘息,却温笑着,安慰孩子,“没有,妈妈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霏霏坐在刘芸的身边,一双小手紧握着母亲干枯冰冷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母亲就会离开她一样。从小到大,母女两个一直相依为命,孩子当然不想失去妈妈。

    “霏霏饿了吧,快去吃饭吧。”刘芸捏了下孩子的小脸,温笑着说道。

    “嗯。”小女孩点头,肚子早已经咕噜咕噜的叫唤了。她打开食盒,扑鼻而来的是饭菜香喷喷的味道,霏霏从小就不挑食,大口的吃了起来。只是,从小在国外长大,还不太会用筷子,拿着筷子的动作有些生涩别扭。

    刘芸靠在沙发上,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小模样,唇角淡淡的溢出了笑容,而实现却渐渐的模糊了。她偷偷的擦掉了眼泪,重新让视线清晰,她要一直看着她的女儿,哪怕再多看一眼也好啊。

    刘芸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看着霏霏长大成人,结婚生子。这是全天下所有母亲的心愿,看似简单,只可惜,刘芸等不到那一天了。

    “好吃吗?”刘芸温声问道,只是声音有气无力的,还带着淡淡的沙哑。

    “嗯,好吃。”霏霏握着筷子,看着刘芸笑。

    等吃完了饭,霏霏很乖巧的把食盒处理掉,桌子也擦得非常的干净,这是从小就养成的好习惯,为了养家糊口,在国外的时候,刘芸每天至少做三份工作,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小霏霏,霏霏自从董事开始,就学会了照顾自己。

    孩子收拾完东西,自己到浴室去洗澡,因为刘芸的身体不好,不能陪她,只能坐在房间里等,大床上放着孩子刚刚看过的书,是中文的图画故事。霏霏的中文并不是特别的好,很多的时候,不太会用中文表达,就会夹杂出一些英语,回国之后,与人交流的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霏霏洗完了澡,穿着睡裙从浴室中走出来,长发垂在腰间,还在不停的滴着水珠。

    孩子来到刘芸身边,刘芸接过她手中的毛巾,耐心的给她擦着头发。“霏霏今天一直在看中文书吗?”

    “嗯,今天服务员阿姨来做打扫,和她交流的时候不太顺利,所以找了两本书看。妈妈,霏霏是不是很笨。”霏霏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皱着小眉头问道。

    刘芸笑着摇头,“霏霏才刚回国,慢慢就会习惯了。”

    “嗯。”孩子乖乖的点头,又问,“妈妈今天去哪儿了?去了那么久,霏霏都担心了。”

    “妈妈去见了一个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一起吃了饭,所以回来晚了,抱歉,宝贝。”刘芸略带歉意的低头亲了下女儿的额头。

    而霏霏漂亮的眉心却一直不曾舒展,“妈妈,你是不是吃了油腻的东西胃才会痛的?医生说你不能吃那些。”

    “因为见到朋友太高兴,所以忘记了。妈妈保证,下不为例。”刘芸伸出手掌,信誓旦旦向孩子保证着。

    目前,刘芸的身体状况只能吃流食,但菜是天雪点的,也是天雪夹给她的,刘芸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刘芸刚刚回国,一时间,还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天雪自己的病情,她也不希望天雪太早的知道,只会对一个人为她伤心,为她哭而已,刘芸不希望这样。

    给霏霏擦干头发后,刘芸搂着她一起睡觉,孩子很快在怀中睡着了,而刘芸却了无睡意。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月色,回到了这么生长的土地,她才恍然间发现,原来,真的月是故乡明。

    真希望,她的霏霏能在这么土地上平安健康的成长。

    而与此同时,另一面,公寓中。

    天雪洗了澡,坐在床边,正在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

    “言希睡了吗?”慕东霆一边翻看着报纸,一边淡声问道。

    “没呢,最近不知道怎么又迷上建筑了,正在屋子里看建筑书呢,说了一不听,随他吧。”天雪回答,语气很是无奈,她那个儿子,历来就是不听管束,现在连慕东霆都管不了他了。

    慕东霆淡然的点了下头,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突然转换了话题,“雪儿,你有没有觉得,刘芸这次回来有些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了?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啊,就是人太瘦了一些,想必在国外没少吃苦头。”天雪叹息着说道。

    其实,刘芸本不必受这些苦的,只要她把怀孕的事告诉颜飞,颜飞不会不负责。只是,她太爱颜飞了吧,所以,不想让他有一点的为难。

    “我也说不好,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按理说,刘芸离开,就是不想让颜飞知道孩子的事,如果她存心想隐瞒,就应该一辈子都呆在国外。可颜飞现在已经有了家庭,有妻有子,刘芸反而回来了,她究竟想做什么?”慕东霆蹙眉深思,却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无论刘芸想做什么,她都不可能去破坏颜飞的家庭,如果她想那么做,当年就做了,根本不必等到现在,也许,她只是想家了吧。”天雪淡淡的回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