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200章 这辈子,能与你一路走到尽头,我很幸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00章 这辈子,能与你一路走到尽头,我很幸运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有专职人员把平车推出病房,而此时,被天雪拥在怀中的霏霏突然挣脱开她的怀抱,追着平车的方向快步的奔跑着,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妈妈,妈妈,别丢下霏霏,霏霏不想妈妈死……”

    孩子追着平车跑,但跑得太快了,脚下一滑,突然摔倒在地,一张漂亮的小脸都哭花了。

    天雪急忙跑过去,把孩子从地上抱起来,紧紧的搂在怀里,“霏霏听话,让妈妈安心的走,好不好?”

    “妈妈,我要妈妈!”霏霏的头枕在天雪的肩膀,不停的哭着。

    而颜飞走过来,在她们身边蹲下,震惊的看着天雪怀中的小女孩。

    天雪轻轻的安抚着孩子,对颜飞说,“这是霏霏,刘芸给你生的女儿。”

    “你说什么?”颜飞震惊的看着她,不,更确切的说是看着她怀的孩子。小小的女孩,眨着一双泪蒙蒙的的大眼睛,眉宇间的神色与刘芸有几分相似。看样子大约六七岁的年纪,眼睛哭的红红的,非常的可怜。

    “不是听清了吗,还问什么。刘芸去了,准备给她办一场葬礼,然后让她入土为安吧。”天仙儿说完,把孩子抱起来,向外走去。

    刘芸没有什么亲戚和朋友,所以,葬礼办的非常的简单。颜飞选了一块风景不错的地方,把刘芸葬了。

    入葬的那天,天空飘着微微的细雨,雨丝很冷。墓碑前,放着大束的玫瑰花,妖冶夺目,与刘芸火辣的性格与耀眼的美很相配。

    每个人都穿着一身的黑,手中撑着黑色的大伞,霏霏穿着纯黑色的裙子,乌黑的头发披散着,发间别着一只白色的小花,几肤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

    自从刘芸去世后,孩子一直都很安静,甚至安静的让人担心了。她才年仅七岁而已。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刘芸的离世,对她打击很大。

    而同样,对于颜飞来说,打击也不小。他半跪在刘芸的墓碑前,额头抵在冰冷的墓碑上,久久的无法移动,就像一尊风化了的雕像一样塄。

    “颜飞,逝者已矣,节哀顺变吧。”天雪撑着伞走过去,把手中的黑色大伞遮在他头。而颜飞动也不动,并不回答。

    天雪目光清冷的看着墓碑,唇角轻轻的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这些年,刘芸在国外,受了很多的苦,否则,也不会病倒,她才三十几岁,人生就画上了句。颜飞啊,遇上你,真的是她的劫难。”

    颜飞迟缓的抬头,看着墓碑上刘芸的照片,颤抖的伸出手,指腹轻轻的摩擦过照片上女人的面颊。她在对着他笑,如今这笑靥,倒真真的成为了永恒。再也看不到她明媚的脸,再也感觉不到她的温度,再也,听不到她趾高气昂的谩骂声,颜飞突然觉得,好像生命都苍白了。

    “刘芸,你傻不傻啊,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她不想你为难,并且,她也有她的骄傲,刘芸不想你因为责任而接受她,由始至终,她想要的只是你的爱。”

    “可一辈子那么长,现在不爱,并不代表以后不会爱上,是她太固执了。”颜飞苦涩的一笑,眼眸却是湿的。

    天雪轻叹了一声,很是无奈的摇头,“也许是心累了吧,颜飞,你自己算算,从我们相识,一直到刘芸离开你,小十年了吧,你都没有爱上她。等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我想,她是真的累了。现在,她长眠在这里,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天雪说完,转身来到霏霏的身边,牵住了她冰凉的小手,温声的对她说道,“霏霏,和天雪妈妈回家。”

    “嗯。”霏霏听话的头。

    几个人一起下山,离开慕地。而颜飞并没有下山,她大概是要留下多陪刘芸一会儿吧。

    慕东霆手中撑着伞,拉开车门,让天雪抱着霏霏先上车,孩子在天雪的怀中,一直都非常的乖巧安静。

    慕东霆开着车子,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天雪和霏霏。小女孩依旧靠在天雪的怀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雾蒙蒙的,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腰间,一身黑色深冷的长裙,像个小公主一样漂亮可爱,只是很忧郁,对于一个未满七岁的孩子来说,忧郁是根本就不该出现的情绪。

    “霏霏,你饿了没有,叔叔请你吃西餐好不好?”慕东霆温声询问道。

    霏霏抬眸看着他的后脑勺,摇了摇头,用软软而稚嫩的声音说,“霏霏想吃中国菜。霏霏和妈妈都不喜欢吃西餐。”

    “好,那我们去中餐馆。”慕东霆说完,车子调转了个方向,他记得附近有一家中餐馆,彩色很好。

    三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慕东霆拿着菜谱,问霏霏喜欢吃什么,小女孩却淡漠的摇了摇头,“叔叔,对不起,我看不懂中文。什么都好,我不挑食的。”

    越是乖巧的孩子,就越让人心疼。慕东霆伸手轻抚了下她额头,然后叫来了服务员,了一些适合孩子吃的菜。

    霏霏真的一儿也不挑食,拿着筷

    tang子,一直低头吃饭,不声不响的。虽然拿着筷子的姿势有些别扭而已,但吃相非常的美丽优雅。

    慕东霆给霏霏夹菜,温声的说,“刘芸把孩子教养的很好。”

    “嗯,如果言希能有霏霏一半懂事,我就知足了。”天雪有些无奈的牵动唇角,手掌温柔的扶在霏霏的肩膀,对慕东霆说,“我想,她一定是上天赐给我的,从今以后,霏霏就是我们的女儿了,慕东霆,你说好不好?”

    “老婆大人既然决定了,我当然不敢持有反对意见了。何况,霏霏又这么乖。”

    天雪满意的一笑,侧头看着霏霏,这孩子,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霏霏,以后,不能再叫叔叔了,要叫爸爸,知道吗?”

    霏霏抬眸,轻轻的抿着红润的薄唇,听话的头。

    “霏霏真乖。”天雪又了些饭后的甜和布丁,亲手喂给霏霏吃。

    “谢谢天雪妈妈。”霏霏甜甜的说道。

    吃完饭,慕东霆开车带着天雪与霏霏回公寓。

    慕东霆已经提前把房间收拾出来了,并买了很多女孩子喜欢的毛绒玩具和芭比娃娃,布置成了公主房。

    天雪拉着霏霏的小手走进公寓,并介绍着她的新家,“霏霏,以后你就和爸爸妈妈住在这里了,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浴室。二楼呢,是卧室和书房。每个房间里都有**的浴室。妈妈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好不好?”

    “好。”霏霏头,安安静静的模样。

    天雪牵着霏霏的小手来到属于她的房间中,“霏霏,你看,这就是你的房间,对面是哥哥的房间,然后,再隔壁,是妈妈和爸爸住的。你看看,喜欢这里吗?如果有什么缺的,可以和妈妈说,妈妈给你添置。”

    “谢谢妈妈,已经很好了。霏霏重来都没住过这么好的屋子。”霏霏微微低垂着头,怯生生的样子,很惹人心疼。

    天雪几乎能想象得到,刘芸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国外的日子一定不会太好过。倒是委屈霏霏了。

    “霏霏,妈妈先带你去洗澡吧,然后,好好的睡一觉,等睡醒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天雪从柜子里取出一套新的睡裙,然后走进浴室,放好了水,想要给霏霏洗澡。

    “霏霏可以自己洗的。天雪妈妈,你休息吧。”霏霏从她手中接过衣服,居然很礼貌的向她鞠了一躬,然后走进浴室里,关了门。

    天雪在公主床上坐下,听着浴室中传出哗啦啦的水声,无奈的叹了一声。这孩子对她太过礼貌了,她们现在的相处,哪像是母女啊,比陌生人还要陌生,那孩子根本就没把这里当成是家,只当自己是客人而已。

    等霏霏洗完澡,从房间里面出来,天雪把她抱在床上,哄她入睡。

    霏霏很乖,很快就睡着了。天雪细心的给孩子盖好了被子,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间。

    然而,在房门合起的一刹那,病床上的小女孩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小手紧抓着身上的被子,她把小脸埋在枕头里,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哽咽的哭泣。

    “妈妈,妈妈,霏霏好想你。”

    夜渐深,霏霏却根本无法入睡,以前刘芸还在的时候,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守在妈妈的身边,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可现在,妈妈死了,她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她只能依照妈妈的嘱托,要勇敢、坚强的活下去。

    霏霏掀开被子下床,赤着脚下床,来到落地窗前,仰头看着窗外天空,今天的天气很好,群星璀璨夺目。霏霏小小的身体蜷缩在窗前,一直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妈妈说,她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一直看着她。而她,也要一直看着妈妈。

    霏霏在落地窗前整整坐了一夜,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乖乖的躺回自己的床上。

    等天雪早晨来喊她起床吃饭的时候,霏霏又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从公主床上坐起来,伸手揉了揉眼睛,很礼貌的对天雪说,“天雪妈妈早。”

    “早安,霏霏。”天雪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了一口,却发现孩子的眼睛红红的,看来是哭过了的。

    七岁的孩子,突然失去了母亲,一时之间,只怕还无法适应。天雪轻叹了一声,心里只期盼着时间可以慢慢填补霏霏心上的伤痕。

    “先去洗脸吧,然后下楼去吃早餐。”

    “嗯。”霏霏换掉了身上的睡衣,自己去浴室中洗漱。

    因为霏霏喜欢吃中餐,所以天雪煮了瘦肉粥,还有几样清淡的小菜。

    慕东霆早已坐在了餐桌旁,等着她们下来吃饭。

    因为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见到言希,天雪忍不住询问道,“言希呢?不会一整晚没回来吧?”

    “还以为你有了女儿就不打算要儿子了呢,现在才发现你儿子一整晚没回来啊。”慕东霆笑着回道。

    天雪把粥递给霏霏,然后板着脸说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慕东霆,

    你也不好好管管,这才多大,就敢彻夜不归了。”

    “言希是男孩子,你别管的太紧了。再说,就算他彻夜不归,也不会吃亏吧。你还是把咱们宝贝女儿照顾好吧,今天是不是就该送她去上学了?”

    “嗯,今天霏霏第一天上学,我开车送她去,不急。”天雪笑着,看向身旁霏霏的目光极温柔。

    霏霏第一天上学,与新同学相处的还算融洽。不,更确切的说她根本不与人相处,当然也就无法出现摩擦。

    霏霏总是很安静的样子,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上课的时候就专心听课,下课的时候,也不出去玩儿,仍坐在位置上,低头翻着书看,有调皮的小男孩过来逗弄她,主动和她说话,她也不理,人家扯她的小辫子,她就像一只小豹子一样,张牙舞爪的还击。本质上,她还是和刘芸很像的,她不欺负别人,但也容不得别人来欺负她。

    霏霏的中文不是很好,上课的时候,老师叫她站起来朗诵课文,小女孩的声音稚嫩甜美,只是读的有些磕磕绊绊,到最后,都中英参半了,弄得其他的小朋友哄笑声一片。霏霏有些羞怯的低下了头,乖乖的坐回原位。

    一整天下来,勉强算是相安无事,放学之后,天雪开车到学校接她,帮她拎过书包,并关切的询问道,“霏霏,今天在学校和老师还有同学相处的如何?霏霏适应这里吗?”

    “嗯,挺好的。”霏霏乖乖巧巧的头。

    和天雪一起坐进了车子里面。只是,天雪并没有急着开车,而是一直等在校门外。

    霏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也不多问一句,只是低着头,把玩着手指尖,手背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是和同伴最顽劣的男孩争执时不小心弄伤的。

    天雪把车窗放下来,一直看着窗外,直到看到言希和一群半大的孩子骑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出来。

    “言希。”她喊了一声,推门下车,对着言希的方向摆了摆手。

    言希看到自家的车停在门口,也是微微的诧异,摆手让同伴先走,自己丢下车子,来到天雪身边。“妈,你怎么来了?”

    “昨晚去哪儿了?一整夜都没回家。”天雪沉着脸色问道。

    “在同学家玩儿,太晚了,就住下了。放心吧,是男同学。妈,您是不是更年期了啊,整天疑神疑鬼了。”

    天雪瞪了他一眼,说道,“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慕言希,仅此一次,再有下次,你就永远别回家了。才十岁,就学会夜不归宿了。”

    “行了,知道了。”言希有些没好气的说道。看了眼车子,笑嘻嘻的说道,“妈,你是特意来接我的?”

    “想的倒是美,顺路捎你回去而已。”天雪说完,进入驾驶室的位置。

    言希只当他老妈是不好意思承认,结果拉开车门,才看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呢,身上穿着校服,扎着两条麻花辫,一直低着头,也看不清容貌。呵,看来她老妈还真不是接他的,真是顺路而已。

    “言希,我介绍一下,这是雨霏,以后她就是你的妹妹了。”天雪说道。

    言希把沉重的书包随手丢在一旁,唇角上扬,那一抹邪魅的笑,与慕东霆简直如出一辙。“呦?我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生出这么个妹妹啊,难道是老爸在外面的私生女?”

    言希的话刚说完,只见副驾驶位置上的霏霏脸色已经苍白的很难看了,虽然是孩子,她已经很懂事了,对于‘私生女’三个字,也格外的敏感。

    “言希!你胡说八道什么。”天雪冷声训斥了句,没再理会他,发动了引擎。

    车子一路驶入他们居住的小区内,停在了地下停车场。一路上,车内都出奇的安静,连言希都感觉到了他老妈的怒气,心里更是好奇,这个坐在副驾驶的小丫头究竟是什么人。而霏霏一直就是话不多,这会儿就更不说话了。

    车子停稳之后,天雪推开车门,牵着霏霏的小手下车,“霏霏,和妈妈回家。”

    霏霏被天雪牵着小手,顺从的和她一起坐进电梯,理都没有理会跟在后面的言希,而他这会儿也老实了,独自一人跟在后面。

    慕东霆还没有下班,天雪一走进家门,就忙着进厨房做饭。

    “妈妈,我帮你吧。”霏霏弯起衣袖,跟在天雪的身后,像个小尾巴一样。

    才七岁的孩子,霏霏长得又比较娇小,才到天雪的腰上,却板着一张小脸,很认真的对她说,要帮她做饭,弄得天雪有些哭笑不得的。“霏霏真乖,妈妈不用你帮忙,你先回屋去休息吧,妈妈做好了饭再叫你。”

    “嗯。”霏霏头,乖乖的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言希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到小女孩从自己身边经过,两个人都没说话,非常的陌生。当然,他们本来就是陌生人。

    因为霏霏一直低垂着头,所以,言希从始至终都没看清霏霏脸。心想着,是不是长得太丑了,不敢见人啊。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悠哉的看电视,言希

    打娘胎出来就是为了遭人嫉妒的,含着金汤勺出生,又遗传了他老子的优良基因,平时不看书,一考试就是全校第一。

    六钟的时候,慕东霆准时下班回家,如果有应酬,就会提前给家里打电话,但这种情况下,天雪多半会不高兴,然后几天不理会他,倒不是天雪无理取闹,而是慕东霆的胃不好,天雪非常不满他喝酒。

    落地古董钟响过六声之后,玄关处有了响动,慕东霆推门而入,手中拎着一袋子水果。

    “爸。”坐在沙发上的言希好奇的盯着慕东霆拎着的那袋子进口水果,嘻嘻一笑,“爸,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买东西哄你老婆开心了。”

    “是买给霏霏的。”慕东霆说完,吩咐言希去洗水果。

    言希耸了耸肩,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天雪把饭菜摆上了桌,对言希说道,“言希,去喊妹妹下楼吃饭。”

    言希站在原地没动,颇为不解的问道,“爸,妈,你们到底从哪儿弄来这么一个妹妹啊?”

    天雪没好气的又瞪了他一眼,把他扯进餐厅,生怕他的声音太大,会被楼上的霏霏听到。那孩子,敏感着呢。

    “霏霏是你刘阿姨的女儿,刘阿姨过世了,从今以后,霏霏就住在我们家里,是这个家里的一员,你要把她当成亲生妹妹一样,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好吧。”言希不甚上心的说道,他不会照顾女人,但他一向也没有欺负女人的习惯。所以,对于家里突然多出的这个妹妹,他只能保证与她相安无事。

    言希走上楼,象征性的敲了几下房门,在自己家还这么拘谨,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出奇的别扭。“喂,小不儿,妈喊你下楼吃饭。”

    几声的门响后,房门被人从内推开,小女孩已经换掉了校服裙子,穿着米白色的公主裙,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垂在腰间,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因为言希的个子比她高出许多,她只能扬着小脸看她,此时,言希总算是看清了霏霏的容貌,一张白皙的小脸上,嵌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可爱的像个洋娃娃。

    “哥哥好。”霏霏怯声声的唤了一句,或许是有些不太习惯,说完之后就低下了头。站在言希面前,安安静静的模样。

    言希也是一愣,还是第一次有人叫他哥哥,声音又甜又脆,那感觉就像是吃苹果一样。

    愣了半响后,言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下头,再次重复道,“嗯,下楼吃饭。”

    他说完,率先转身离开。霏霏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走进餐厅,天雪无意间抬眸看到,温温的一笑,打趣着对慕东霆说,“东霆,你看他们像不像我们小的时候,霏霏跟在言希后面,像个小尾巴一样。”

    慕东霆侧头看了一眼后,一本正经的对天雪说,“你最好别把孩子往那方面引到,如果你想收养霏霏,那她就只是我们的女儿,言希的妹妹,别把事情弄复杂了。”

    “为什么不能弄复杂了?霏霏多可爱啊。”天雪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霏霏这孩子特别的和她眼缘。

    慕东霆低头夹菜,沉默着,没回答。

    他给颜飞养孩子已经够憋屈了,他可不想和姓颜的做亲家,乱套。

    一家四口坐在餐桌旁,非常的和谐。但天雪似乎把事情想得有些简单了,她完全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颜飞。

    刚吃过晚饭,颜飞就来了,刘芸死后,不过两天的时间,他看起来似乎憔悴了许多。

    两个孩子都在楼上房间里写作业,天雪给颜飞倒了杯温茶,虽然心里大抵有数,但还是明知故问道,“怎么想起到我这儿来做客了,公司不忙吗?”

    “这些天一直请假,公司的事儿,有爸处理着。”颜飞回答,声音十分沙哑。看来,刘芸的死对他打击很大,但目前来说,这个男人是不值得同情的,他也算是自作自受。

    天雪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来,慕东霆就在她的身边,却一直不曾开口,因为,这些事本就与他无关,他只需等待天雪做决定,然后无条件的支持她的决定。

    颜飞似乎非常的疲惫,也没有心力与天雪绕弯子,便直截了当的开口,“天雪,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客气的话我也就不说了。这几天照顾霏霏辛苦你了,我这次来,是打算接她回家的。”

    听完颜飞的话,天雪扬起唇角,略微嘲弄的笑了笑,“回家?回哪个家啊?你和陈莹的家吗?”

    颜飞剑眉微蹙,透出几分深沉与愁绪,却非常聪明的绕开了陈莹,“霏霏是我女儿,从今以后,我的家就是她的家。”

    天雪叹了一声,无论目光还是语气,都非常的无奈,“颜飞,可你家里并不是只有霏霏一个女儿,还有陈莹,和颜佳,陈莹那个性子,你最清楚不过,你觉得她能容得下霏霏吗?”

    “霏霏是我亲生的,如果她容不下霏霏,我也不会容得下她。这无须你担心。”颜飞说的非常坚决。

    天雪蹙眉,心想,如此理

    论下去,肯定也没什么结果。但她是肯定不会让霏霏跟着颜飞走的。颜飞终究不了解女人,陈莹表面上可以应承霏霏留在颜家,但颜飞总不能无时无刻盯着孩子吧,陈莹万一苛责霏霏,而霏霏又是个懂事安静的孩子,少不得要受很多的委屈。

    “刘芸临终前,把霏霏交给我,我希望你能尊重她的遗愿。”

    颜飞的双手撑着额头,低沉了一阵,再次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沉稳。“我知道她一直怨恨我,甚至不肯把孩子留给我。我已经对不起刘芸,如果,我再什么都不为霏霏做,这辈子,我都无法原谅我自己。天雪,我希望,你可以站在我的角度,替我想一想。”

    “如果你当初能够站在刘芸的角度,多替她着想,也不会弄成今天的局面了。”天雪冷漠的丢出一句,直接踩在了颜飞的痛处。

    他苦笑一声,却仍不肯退让半分,“天雪,如果你一定这样,那我们只能法庭上见了,你别忘了,霏霏不是孤儿,她还不需要被收养。”

    双方都不肯妥协,一时间,僵持不下。此时,慕东霆才出声道,“颜飞,你有你的坚持,天雪也有她的决定,既然无法达成一致,那就问问孩子的意思吧,如果霏霏愿意和你走,我们夫妻也没有理由阻拦。”

    天雪上楼把霏霏领了下来,小女孩牵着天雪的手,站在客厅里,安安静静,乖乖顺顺的,不张扬,也不怯懦。

    颜飞起身来到霏霏身边,沙哑的问道,“霏霏,你知道我是谁吗?”

    霏霏睁着晶亮的眼眸看着他,缓缓的了头。而下一刻,颜飞已经把她拥进了怀里,并温声的安慰着,“霏霏,没有妈妈了,你还有爸爸,以后,爸爸会照顾你的,和爸爸回家好不好?”

    霏霏依旧看着他,只是,未等孩子回答,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天雪去开门,门外,居然站着一身珠光宝气的陈莹,她也不管主人家欢不欢迎,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

    慕东霆冷眼盯着她,他可没那么好的脾气,纵容这女人在她家撒泼。“颜太太现在的行为可是私闯民宅,如果再不出去,那我只好请保安或者警察过来了。”

    陈莹哼笑一声,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理直气壮的回道,“慕总不必赶人,我只说几句话而已,说完就走。”

    七寸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来到颜飞和霏霏的面前,低头盯着小女孩看,目光讽刺又不屑,“嗯,长的的确挺像你的。”

    颜飞眼角的余光冷扫了她一眼,声音也有儿冷,“你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把这个私生女领回家了?”

    “我不是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接受不了她,随时可以离开。离婚协议我已经让律师拟好了。”颜飞清冷的说道。

    陈莹一笑,连笑声中都带着不屑与嘲弄。“颜飞,你把事情想得可真简单,你别忘了,我们是商业联姻,你以为我们离婚,就仅仅是办个手续那么简单吗?十几亿的离婚官司,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打不起。何况,如果我们离婚了,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佳佳。她是你女儿,佳佳也是,至于要哪个,你自己选。”

    陈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句句都踩在颜飞的要害。她说完,又看向霏霏,目光居高临下,伸出纤细的指尖,轻捏了下霏霏的脸颊,“小妹妹,我呢,不想给你当后妈,你呢,最好也别给我找麻烦,知道吗?”

    “陈莹,别太过分了,她还是孩子。”颜飞冷眼瞪着她,伸手指向门外,“你给我出去。”

    陈莹哼笑着,耸了耸肩,然后,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的姿势都是那么的趾高气昂。

    陈莹离开后,颜飞再次认真的询问霏霏,愿不愿意和她回家,只要霏霏原来跟着他,他可以不计任何代价与后果,也一定要和女儿在一起。因为,他亏欠刘芸的,亏欠霏霏的太多了。

    霏霏眨了眨眼睛,却淡淡的摇了摇头,“妈妈说,不让我和爸爸相认,她说你已经有自己的家庭了,不能因为我而破坏。霏霏要听妈妈的话,妈妈让我以后跟着天雪妈妈,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

    霏霏说完,伸出一双手臂,紧搂住天雪的腰,孩子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她不会和他走。

    颜飞看着她,苦涩的笑,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才是最可怜的那个,刘芸已经离开了,她死了便一了百了,而活着的人,却永生都要背起十字架。

    天雪半搂着孩子,叹息着对他说,“颜飞,别太固执了。其实,你心里应该明白,霏霏跟着我,比跟在你身边更好。即便陈莹可以接受霏霏,但你能保证她可以善待霏霏吗?还有佳佳,你要怎么解释和她解释,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姐姐?”

    天雪的话让颜飞沉默了,最终,他不得不选择离开。

    在陈莹与颜飞相继离开之后,公寓内终于恢复了平静。天雪蹲身在霏霏的身边,问道,“霏霏害怕了吗?”

    霏霏抬眸看着天雪,摇了摇头,“不怕,霏霏什么都不怕。”

    以前,她最怕的事是妈妈离开自己,那时候是真的很怕,怕的每晚都不敢睡觉,怕一睁开眼睛,妈妈就在她的世界中消失了。而现在,妈妈真的消失了,她已经慢慢的学会了接受现实,便没有任何事,再值得她害怕。

    “霏霏真乖,天雪妈妈带你上楼休息好不好?”天雪牵着霏霏的小手,和她一起走上楼。

    公主房内,桌子上散落着几本书和一个绘画本,本子散开着,画面上,粗略的线条勾勒出女人脸部的轮廓。霏霏的画工并不好,虽然画的很不像,但天雪还是第一眼就知道,她画的就是刘芸。

    因为,言希年幼的时候,也喜欢在画册上画妈妈,用了很浓重的色彩,就像他的内心一样,是五光十色的。而霏霏的画完全是铅笔勾勒,灰暗一片看,看起来,那么的凄凉。

    天雪走过去,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的合起了画本,然后哄霏霏睡觉。

    待孩子睡下之后,她才回到了主卧,慕东霆还在浴室中洗澡,里面传出清晰的水流声。

    天雪坐在床边,目光有几分涣散,陷入了沉思中,竟然连慕东霆来到她身边都没有察觉。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慕东霆在她身边坐下来,十分自然的伸手搂住了娇妻不盈一握的腰肢。

    天雪回过神来,抬眸看着他,感慨的轻叹了一声。“刘芸的死,让我感慨颇多。如果,颜飞知道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当初,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开刘芸的手。现在人都不在了,才后知后觉的想要忏悔,想要珍惜,又有什么意义呢。”

    慕东霆淡然一笑,拥她在怀,下巴轻抵在她头,“可惜啊,这世上类似颜飞的人太多,总是固执的去坚持不该坚持的,又轻易的放弃了不该放弃的。”

    “还好,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天雪仰头看他,浅浅的,柔美的一笑。

    “嗯。”慕东霆头,在她唇片上轻啄了一下,“还好,我们没有放弃彼此。在我没有看清自己的时候,有你一直坚持着,而在你疲惫不堪的时候,是我不曾固执的没有放开手。天雪,你觉得幸福吗?”

    “当然。”天雪认真的头,唇角的笑靥就是装的太满,溢出的幸福。如今,他们有儿有女,人生也算是圆满了。

    “只要你幸福就好。天雪,这辈子,能与你一路走到尽头,我很幸运。”

    ————

    正文到这里算是完结了,还有什么没交代清楚的,或者觉得意犹未尽的,亲们继续看番外吧。番外的男主角是我们的言希童鞋,至于女猪脚,嘻嘻,你们知道的~~

    番外简介:慕言希慕少爷盛大的订婚典礼现场,突然冒出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请注意,不是相似,而是一模一样,简直是个缩小版的小言希,让他想赖都来不掉。

    这个孩子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人生所有预订的轨迹,然而,孩子的妈妈,却成了未解之谜……

    准确地说,这是一个白雪公主冒充灰姑娘倒追忧郁王子的故事。

    慕言希说:那一年,落花微雨,我遇见你。

    孩子妈说:遇见你,姑奶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