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2章 你看这场景,像不像是演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章 你看这场景,像不像是演戏?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就如同现在,她就用那水漾的明眸看着他,看得他几乎无所遁形。言希下意识的把颜佳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扯了下去。

    她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一副安安静静,柔柔弱弱的模样,唇角淡淡的笑着,率先唤了一声,“哥。”

    “嗯。”言希淡漠的应了一声,犀利的目光却一直盯在她与顾景哲紧握着的手中。

    “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又问。

    “前天。”慕言希回答,又问,“你这些天都没回家?姿”

    “嗯,回国之后我就不住在家里了。”雨霏淡声回答。而她的答案,让慕言希很不悦。不住在家里,难道是和顾景哲同居了?!

    “正好,既然遇见了,一会儿一起回家吧,爸妈都在家里等着呢。”言希清冷的说道,面色不变,眉宇间却写着淡淡的不悦之色桀。

    雨霏低着头,正想着如何拒绝,而顾景哲却突然伸出手臂,搂住了她肩膀,嬉笑着说道,“言希哥,您和嫂子先回去吧,我和雨霏还有节目呢。”

    “呦,看样子,你们这儿好事儿也不远了。不过,还是我们赶在你们前面了,准备包红包吧。”颜佳说完,从手提包中拿出两张喜帖递给他们,“正巧遇见了,就直接给你们吧,也免得我再跑一趟。”

    雨霏低着头,伸出手,接过了颜佳递来的请柬。她一直笑着,笑的很美,却极苦。

    慕言希不知道她此刻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他心里却莫名的不是滋味,冷扫了一眼身旁的颜佳,“你不是还要买海参吗,过去看看吧。”

    他说完,推着购物车转身就走。连招呼都不打。

    颜佳尴尬的一笑,又道,“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他今天又哪儿根筋不对,犯起了大少爷脾气,订婚宴那天,别忘了过来凑个热闹。”

    颜佳说完,快步的向言希的方向跑去。

    她拦住慕言希的手臂,娇笑着说,“干嘛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言希冷淡的甩开她的手,推着购物车径直向前走,到收银台去结账。

    颜佳无奈的笑,对于他的大少爷脾气,早已见怪不怪了。又快步的跟了上去,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当初在国外,就是她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可以说下足了功夫,她乖巧听话,事事顺从着他,大概,慕言希喜欢的就是她的乖顺吧。

    他们买了很多东西回去,大包小包的,后备箱都要装不下了。

    慕言希开车驶入公寓,这么多年过去了,父母一直都不曾搬过家,母亲总说,住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这里才是家。

    同样的话,雨霏也曾经和他说过,她说:哥,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

    下车后,慕言希没有急着上楼,而是从兜里拿出了一根烟,打火机噼啪响了两声后,烟蒂燃,她深深的吸了几口,淡淡的吞吐着烟雾。

    他唇角冷冷的扬着,带着一丝的讥讽。如果雨霏在的话,她一定会直接把烟从他手中抢下来,丢在一旁,然后一本正经的对他说,“慕少爷,吸烟有害健康。”

    而现在,颜家就站在他身旁,却默不吭声的看着他,总是一副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好似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对的一样,然而,她并不懂,他从不需要这种莫名的崇拜。

    等他吸完了一根烟蒂,轻咳了几声后,才对颜佳说,“把东西拿着,上去吧。”

    “嗯。”颜佳头,到后备箱去拿东西,有些重,她拎着非常的吃力。走进电梯的时候,慕言希顺势拎了过来,和她一起进门。

    天雪见到儿子回来,甭提多高兴了,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些年,慕东霆把言希丢在国外,天雪没少和他吵架。

    “嗯,看着比从前结实多了。”慕东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到言希回来,也露出了笑意。

    言希在沙发上坐下来,淡然一笑,“放心,我不在家里住,免得耽误你们二人世界。”

    “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回来不住在家里,住哪儿啊。”天雪笑着,招呼他们坐下。又忙着给他们倒茶。

    “佳佳,晚上想吃什么,阿姨给你露两手。”

    “伯母,什么都好,我不挑食的。”颜佳笑着回道,一副好媳妇的样子。

    “那好,我一会儿就去买菜。”她说完,似乎又想起什么,拿起了一旁的电话,“霏霏这孩子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都几天没回来过了。”

    她刚拨了号码,言希就伸出手臂,直接按了挂机键。“别打了,她最近忙着呢。”

    “忙什么?都不着家了。”天雪温怒的说道,这养儿子和养女儿啊,就是不一样。养儿子只要看好他一个就行了,而养女儿却恨不得要把这天下所有的男人都看住了。

    坐在一旁的颜佳却淡淡的笑,抢白道,“雨霏最近忙着恋爱呢,我们刚刚还在超市里见到她和景哲在一起。”

    “霏霏和景哲?这孩子怎么从来也没和我提过啊。”天雪略微

    tang诧异的说道。

    而慕少爷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不好,他冷冷的瞪了颜佳一眼,“你现在的话越来越多了。”

    他说完,站起身,只冷淡的丢下一句,“你又不是她亲妈,她凭什么每件事儿都和你说。”

    “言希,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天雪冷着脸,对着他的背影吼了句。

    而他就好像没听到一样,径直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进了房门。

    “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看他出国几年,也没学明白。”慕东霆冷着脸,啪的一声把手中的报纸丢在一旁。

    颜佳坐在沙发上,对他们尴尬的笑了笑,“伯父,伯母,你们别生气。言希平时不这样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脾气这么大。”

    “你不用替他说话,我自己的儿子什么脾气,我清楚。”慕东霆说道。

    “这大少爷脾气,到现在也没改。佳佳,等你们以后结了婚,可要好好的管管他。”天雪说完,便岔开了这个话题,“对了,订婚典礼的事儿你还有什么要求,我去了几个庄园看了一下,觉得维纳斯庄园不错,改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好啊。”颜佳笑呵呵的回答。

    而慕东霆没兴趣听他们说那些琐碎的事儿,直接上楼去了。本来,他对这门亲事就不是太热衷,天下女孩那么多,怎么非要和姓颜的扯上关系呢。

    慕东霆来到言希的房间门口,象征性的轻敲了两下门,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房间内,言希静默的矗立在落地窗前,手中端着一只高脚杯,也不知道究竟在想着什么。

    慕东霆走过去,在他身边停住了脚步,“怎么了,脾气那么差?”

    “没什么,就是有些烦。”言希不冷不热的回道,轻抿了口高脚杯中的酒。

    慕东霆侧头看着他,目光深邃犀利,“你对颜家那丫头就这么不冷不热的,你确定真的要结婚吗?言希,如果不爱,就别祸害人家。”

    言希冷淡的牵动唇角,“爸,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还真够肉麻的。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能够找到一个你爱的人,而这个人又恰好爱你,能与你共度一生。爸,如果我说,我爱上一个技女,你能同意我娶她吗?”

    慕东霆微眯着凤眸看着儿子,一时之间,竟有些猜不透他话中真假了。“言希,如果你真的懂什么是爱,那随便你,我和你妈都不会插手你的事。”

    慕东霆说完,伸出指尖,轻了下慕言希胸口的位置,“言希,你是我儿子,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有时候,人过的太优越,反而感受不出温暖了。无论你做任何的事,都要先问问自己的心。”

    言希淡然的勾起唇角,墨眸中透出些许的冷魅与不屑,他沉没着,继续饮酒,并不回答。

    慕东霆说完了该说的,就离开了言希的房间,而楼下的客厅里,两个女人还在研究着订婚典礼的方案。

    吃过晚饭后,慕言希送颜佳回家,天雪洗完澡正坐在化妆镜前擦护肤品,慕东霆站在她身后,拿着毛巾给她擦头发,并状似无意的说,“雪儿,你真的打算让他们结婚?”

    “只是先订婚而已。”天雪回道。

    “订婚的意思,就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两个人就必须结婚了。你觉得言希和颜佳合适吗?”慕东霆又道,语气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怎么了?这婚事可是你儿子提出来的,言希的年纪不小了,佳佳这孩子也挺好的,乖顺听话,端庄可人,很适合当妻子。”天雪笑着回答。

    而慕东霆却冷哼了一声,“大概你儿子选择她,也是因为‘合适’两个字吧。可婚姻是合适就可以的吗?两个人结合,至少要彼此相爱。颜佳那孩子没什么不好,但言希对她未必就是爱。”

    天雪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问道,“东霆,我怎么觉得你是对佳佳有偏见呢,你说言希不爱她,可这婚事可是他自己同意的,又不是别人逼迫的,你那个儿子,是会委屈自己的人吗?别因为佳佳是颜飞的女儿,你就不待见她。”

    天雪说完,站起身,向床上走去。

    慕东霆无奈的蹙眉,看来和妻子是讲不通了。他不待见姓颜的?可雨霏也是颜飞的女儿,他不是也养了她那么多年吗。

    这边,慕家正如火如荼的准备着婚事,各大报刊杂志的头版头条都是慕家与颜氏联姻的报道。

    而另一面,雨霏也忙的不可开交。

    她是学音乐的,有自己的工作室,专门为一些当红的艺人创作歌曲。在行内,也算是小有名气。

    当初刚刚回国的时候,雨霏用刘芸当初留给她的钱创建了这间小小的工作室,刚开始,也是举步维艰的,没有人认同,没有人找她写歌,她每天到各大经济公司与kyv公司去洽谈,在酒吧门口发传单,那时候,真的是挺艰辛的。

    后来,颜飞和慕东霆夫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便暗中施于援手。雨霏心知肚明,却只能接受,因为,在即将饿肚子的时候,什么骄傲与自尊

    都是奢侈的东西。

    她给当时的情歌天后写了一首主打歌,并且,一炮而红。从此,在业内,才有人认可了刘雨霏的名字。陆续的有人来找她写歌,价格越来越高,反而更炙手可热了。

    这些年,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买了房子、车子,出入高档场所,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而内心,反而更空虚寂寞。如今,唯一能让她上心的事,就是小莫。

    雨霏创作的时候,都把自己关在工作室中,没有人会打扰。

    曲子写到一半,雨霏觉得头有些晕,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冒反反复复的,严重影响工作进度。

    她走出工作室,办公间,助理凌七七正在处理客户资料。

    “雨霏姐,你脸色不太好,感冒还没好吗?”凌七七担忧的问,侧头看了眼雨霏的办公桌,果然,感冒药她又忘了吃,难怪病情一直不见好转。

    凌七七把药递给雨霏,看着她吃完了药,才说道,“雨霏姐,你不舒服的话先回去休息吧。”

    “不用了,我一会儿还要去一趟星河kyv公司,把曲子的小样送去。”

    “哦,那你自己当心一些,反正那个什么小天后的是够难缠的。”凌七七嘀咕着又道。

    雨霏只是淡淡的一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出门了。这年头,想挣人家的钱,受一些刁难也是正常的。

    “对了,今天几号?”雨霏突然又问。

    “八号啊,怎么了?”凌七七回答。

    雨霏低敛的美眸,微微的迷茫了些许。八号,是慕言希和颜佳订婚的日子。“七七,你帮我去维纳斯庄园一趟吧。”

    她说一旁的抽屉中取出了一个厚厚的红包。

    凌七七接过,好奇的问道,“谁结婚啊?你随这么大的礼?”

    雨霏的神情依旧淡淡的,波澜不惊,却并未回答。

    凌七七把红包放入手提包中,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对雨霏说,“雨霏姐,上午孤儿院那边又打来电话,说那对姓邓的夫妻想要领养小莫,一直在和孤儿院交涉。”

    雨霏听完,不由得蹙眉,“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那对夫妻不行。”

    “可我觉得邓氏夫妻挺好的啊,两个人都是教师,虽然家境普通了一些,但都是文化人,对小莫的成长也好。”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和院长打声招呼,让她想办法拒绝。”雨霏的声音冷了几分,有些强势。她调查过,那个姓邓的人有酗酒的习惯,上一次小莫被领养,养父每次喝酒心情不好就拿孩子出气,她绝不能允许这种事再发生了。

    “你要求这么严格,小莫什么时候才能被领养啊,孩子年纪越大,被领养越困难。难道要一辈子待在孤儿院吗。”凌七七小声的低估了句。她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孤儿院的孩子,雨霏和他非亲非故的,献爱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雨霏依旧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拎着包走出去,然而,没过多久,又返回来了。

    “雨霏姐,还有什么事儿吗?”凌七七问。

    “嗯,小莫刚给我打了电话,说要买一双新鞋子,一会儿你先带他去买一双吧,然后再去参加婚礼。”雨霏说完,从包中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她。

    凌七七觉得自己与其说是助理,倒不如说是保姆,工作上的事,生活上的事,都要管。不过,雨霏对她不错,待遇比普通的助理要高出许多,年底还有分红。

    凌七七先去孤儿院接小莫,小莫嘴巴甜,特别的会哄人,从八岁到八十岁,无论男女,都被这孩子哄的服服帖帖。

    他见了凌七七,一口一个姐姐,甜甜的唤着,七七每次都被哄的自掏腰包给他买零食。

    “七七姐姐,我想要一双带对号的鞋子,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我们要去五楼运动区。”凌七七牵着他软乎乎的小手,坐上了观光电梯。

    凌七七带着小莫在耐克专区挑选运动鞋,儿童款的样式不是很多,小莫试了两款,都不太合适。小脸都有些垮下来了。

    “宝贝,要不我们换一家店试试,前面是阿迪达斯,彪马,姐姐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好吧。”小莫头,却对服务员说,“阿姨,帮我把那双包起来。”

    “那双太大了,你穿不了。”凌七七提醒。

    “可是我会长大的,等长大一就能穿了。”小莫笑嘻嘻的说道。

    凌七七耸肩,她实在想不出,一个小小的屁孩为什么对耐克这个品牌如此的情有独钟。

    她当然不知道,雨霏送给小莫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就是耐克牌子的运动鞋。

    买完了合适的鞋子,凌七七就打算送小莫回孤儿院了,而孩子显然不太愿意。

    “姐姐,我还想去吃麦当劳。”小莫扯着她衣袖,撒娇的说道。

    凌七七俯身,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可是姐姐还有别的事情啊,姐姐还要去

    参加一场婚礼呢?”

    听到婚礼,小莫眼前一亮,问道,“那不能带小莫一起去吗?小莫还没参加过婚礼呢。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穿着婚纱的新娘子。”

    “这……”凌七七略微的犹豫片刻,心想,婚礼上那么多的人,她就算多带个孩子,也不会有人多加留意吧。再说,婚礼还不就是人多热闹,肯定不止她一个人带孩子,也不会太显眼才是。

    “好吧。”她头答应,又道,“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定要听我的话,不可以乱跑,千万不能给我惹事,知道吗?”

    “知道。”小莫乖乖的头,伸出小指头和凌七七拉钩钩。

    然后一大一小,相携着走进直达电梯。

    维纳斯庄园举办草坪婚礼非常的专业,场景布置得如梦幻一般,连细节处都无一可挑剔。颜佳下嫁慕言希,这么婚事在陈莹看来非常的体面,她一身的珠光宝气,站在一群的富太太之间,言语间难免炫耀。毕竟,慕家富甲一方。

    订婚是大事,b市数得上号的几乎都来了,这订婚典礼可谓是空前的盛大。

    然而,天台之上,慕言希一袭白色西装,优雅尊贵,只是气质太过清冷。他静静的吸着烟,深邃的目光看着下面盛大的婚礼现场,就像是看着一场与己无关的笑话而已。

    顾景哲走上来,在他身旁停住脚步,“言希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言希并未回答,而是淡看着天台下,声音冷清的对身后的顾景哲说,“景哲,你看这场景,像不像是演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