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  第55章 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5章 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小说: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作者:肖若水
返回目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她看着那碗冒着气的羹汤,就觉得一阵的头疼。而恰好,言希刚下班回来,脱了外套坐在床边,搂过雨霏,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老婆,我想你了,你呢,想我没?些”

    雨霏伸手推了他一下,天天这么肉麻,他说的不烦,她听得都烦了。不过,今天有求于人,雨霏必须态度良好。

    她笑嘻嘻的看着他,扯过他的胳膊,撒娇道,“哥,你帮我个忙行不行?”

    “当然行啊。”言希搂着她,那架势,好像即便为自家老婆上刀山下火海都行。“霏霏,就算你让我为你去死,我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没那么严重。”雨霏说完,指了指床头柜上的羹汤,“你只要帮我把汤喝了就行。”

    言希看着那碗黏糊糊的汤,也不由得蹙起眉头,“老婆,这东西好像是给女人坐月子准备的吧。”

    “不是,男女通喝,真的。”雨霏信誓旦旦的点头,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像小鹿一样既无辜又可怜。

    雨霏把汤碗端到言希面前,讨好的笑,“老公,以后妈炖的汤,你负责帮我喝掉,等我出月子,咱们就去办理复婚手续,怎么样?”

    “嗯,这个条件倒是挺有吸引力的。不过,我都喝了,你喝什么?妈也是为你好,给你补营养。”言希可没那么好糊弄,几句糖衣炮弹,可没把他炸迷糊桕。

    “你到底帮不帮啊?如果不帮的话,复婚的事儿你也别想了。”雨霏不悦的说道,掀开被子躲进床铺里,脸都捂了个严严实实。

    言希真是拿她没办法,只能把碗端起来,拿着勺子喝了一口,“味道还可以啊,也不是很腻,老婆,不信你尝尝。”

    雨霏从床上坐起来,托着腮帮看着他,嘻嘻的又笑了,“既然好喝,老公,你都帮我喝了吧。”

    “都喝了肯定不行,一人一口怎么样?夫妻吗,就该同甘共苦。”言希说话间,已经把汤喂入她口中。

    言希喂她喝汤,很遵守规则,一人一口的。天雪推门走进来,怀里还抱着小丫头,见言希陪着雨霏喝汤,小两口有说有笑,恩爱亲密,天雪的脸上也忍不住有了笑意。

    “那是我炖给雨霏的汤,你都给喝了,霏霏喝什么啊,她不补营养,怎么给小丫头喂奶。”天雪把孩子递给了雨霏,小丫头白白嫩嫩的,一双晶亮的大眼睛,被妈妈抱入怀中,咧着嘴角一直笑着。

    “妈,你都把霏霏喂胖了,太胖了我可不要了啊。”言希玩笑的说道。

    “不要正好,以后霏霏就留在娘家了。”天雪说完,拎着他的耳朵,把他拎了出去。雨霏脸皮薄,容易害羞,她给小丫头喂奶的时候不习惯有旁人看着。

    言希跟着天雪下楼,刚走进客厅,小莫就回来了,身上背着小书包,牵着慕东霆的手,一起走进客厅中。

    “爸爸!”小莫见到言希,松开慕东霆的手,张开双臂,像个小鸟一样扑入言希的怀里。

    “儿子回来啦。”言希高兴的把孩子抱起来,在他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今天在幼儿园乖不乖?”

    “很乖呢,奶奶说我现在是哥哥了,要以身作则,做妹妹的好榜样。”小莫拍着小胸脯,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搂住言希的脖子,又问,“妹妹呢。”

    “妹妹在楼上,妈妈给她喂奶呢。上去的时候轻一点,别吵到妹妹了。”言希把他放下,孩子丢开书包,快步跑上楼。

    他敲开雨霏的房门,先把乌黑的小脑袋探了进去,看到雨霏已经给小丫头喂完奶了,轻手轻脚的把她放进了一旁的婴儿床里。

    “小莫回来啦。”雨霏看到孩子的小脑袋,温笑着对他招了招手。

    小莫推门走进来,笑嘻嘻的扑入母亲柔软的怀抱。“妈妈。”

    “干嘛跑这么快,满头大汗的。”雨霏把他抱到床上,低头亲了下他的小脸蛋。

    “妹妹要睡觉了吗?”小莫扭动着身体跳下床,蹲到婴儿床边,睁大了一双好奇的双眼看着里面的小女娃。而此时,里面的小丫头也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眸看着他。

    雨霏坐在床边,一手搂着小莫,另一只手轻轻的晃动着婴儿床,哄小丫头睡觉。“小妹妹刚刚吃饱,马上就要睡觉了呢。她现在还小,所以睡得比较多一些。”

    “可妹妹总是睡觉,都没有时间和我玩儿了。”小莫嘟着嘴巴,伸出指尖,轻轻的摸了下小丫头的小手。而小丫头却在此时突然伸开手掌,握住了小莫的手指,握的紧紧的。

    小莫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笑着看向身旁的雨霏,雀跃的说道,“妈妈,妹妹抓住我了呢。”

    “嗯。”雨霏温笑着点头,对婴儿床中的小丫头说,“小旋,这是哥哥,记住了吗?”

    小丫头当然听不懂她的话,张开小嘴巴,打了个哈欠,眼睛眯着,渐渐的,连最后一条缝隙都合上了,小丫头很快就睡着了。但握着小莫的手,却一直都没有松开。

    “小妹妹很喜欢你呢。”雨霏伸手

    tang揉了揉小莫的头,笑着对他说道。

    小莫也笑,很得意的样子,越来越像个哥哥了。“我也很喜欢妹妹。”

    “小妹妹睡着了,我们不要吵到她,和妈妈一起下楼吃饭吧。”雨霏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牵着小莫的手,一起到楼下餐厅吃饭。

    因为家里添了丁,变得更加热闹了。每天的晚餐都很丰盛,天雪变着花样的给雨霏和小莫做吃的,连慕东霆和言希父子两个都跟着享口福了。

    “爸妈,再过一周小丫头就该满月了,还需要办满月酒吗?”言希边吃边问。

    “当然要办了,家里添丁那可是喜事。”天雪率先回道。

    慕东霆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酒席还是要摆的,但也别太铺张了,毕竟,你和雨霏没办婚礼,小莫又这么大了,现在小丫头满月大操大办的,到时候说不定被编排出多少个版本了,对雨霏和孩子都不好。”

    慕东霆侧头看向雨霏,继续说道,“霏霏,我的意思是请一些亲朋好友过来,庆祝一下就好,你觉得呢?”

    雨霏温温的笑,她对这些一向都不甚在意。“爸妈,你们做主就好了。”

    “嗯。”慕东霆点头,“那就这么定了吧,天雪,这几天有空你拟定一下宾客名单,看看都要请哪些人,然后好定酒席。”

    “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保证让你们慕家小公主满意。”天雪笑着说道。

    餐桌旁的气氛和乐融融的,而小莫眨着一双懵懂无知的大眼睛,问道,“妈妈,我小的时候是不是也办过满月酒啊?”

    孩子一句无心的话,饭桌上的几个大人脸色都有些变了。雨霏握着的筷子都险些掉在了桌面上,目光中的光亮逐渐泯灭。她低下头,什么都不说,顿时也没了吃饭的心情。

    言希当然看得出雨霏的心思,他紧握住雨霏的手,好似一种无声的安慰。

    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给他夹了一块大鸡腿,“小屁孩懂什么啊,只有女孩子才办满月酒呢,你是男子汉,最重要的是成人礼,等你十八岁的时候,爸给你在市里最好的酒店摆上几百桌,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慕言希的儿子长大了。”

    “好啊。”孩子小,很容易被哄骗,小莫继续埋头吃饭,一副开开心心的模样。

    言希又给雨霏夹了个鸡腿,对她说,“你也多吃一点,过两天出月子了,才有力气和我去复婚啊。”

    “你们还没办手续呢啊?那要抓紧了,别孩子都摆满月酒了,你们还是离异夫妻,让外人知道了,不笑话你们才怪呢。这以后让别人怎么想两个孩子啊。”天雪也有些急了,不停的催促着。

    言希这下子倒是高兴了,“妈,您就这句话说得最对,简直就是真理啊。”他说完,直接伸臂搂过雨霏,嬉笑着说,“老婆,妈都发话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就办理手续啊。”

    “妈妈,办理什么手续啊?”小莫再次好奇的问道。

    雨霏无奈的笑,低头和孩子贴了贴小脸,“人小鬼大的,说过多少次了,大人的事儿不许胡乱打听。”

    “哼,我很快也会长大的。”小莫说完,低头继续扒饭,饭吃多了,就会很快长大了。

    雨霏的笑容越来越温柔了,刚刚的阴霾,很快一扫而空,餐桌旁的气氛也恢复了融洽。

    小丫头有月嫂照顾,小莫晚上和爷爷奶奶一起睡,言希多了很多和雨霏独处的时间。他搂着她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指尖轻轻的勾着她柔软的发丝把玩着。

    “别闹,该睡了,半夜还要起床给小丫头喂奶呢。”雨霏辗转身形,背对过他,闭上了眼睛。

    而言希从身后搂住她,双手却有些不规矩了,弄得雨霏根本无法入睡。“慕言希,你又闹什么啊,我很困的。”

    “老婆,我也很可怜的好不好?每天抱着你,却又不能碰你,现在你完全是属于孩子的了。”言希委屈的说道,那副样子,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一样。

    雨霏转过身体,抬眸看着他,指尖轻轻的抚过他英俊的脸庞,“哥,你不会是连孩子的醋都吃吧。还想多生呢,现在才两个人,就把我们忙得手忙脚乱了,再生的话,我就彻底没时间理你了。”

    “那还是算了吧,我慕言希有儿有女,还有你,这辈子就知足了。”慕言希搂着她,低头在她红润的唇上吻了又吻的。两个人很快就滚在了一起。但他对雨霏也仅限于拥抱亲吻,更深的,他什么都不能做。

    雨霏生完孩子还不到一个月,他们现在只能发乎情,止乎礼。言希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肯定是受不了。

    他的头埋在她发间,深深的吸允着独属于她的味道,无奈的呢喃道,“老婆,还要等多久才行啊?”

    “大概需要半年吧,生孩子很伤元气的,身体总需要时间恢复啊。”雨霏娇笑着,还故意用指尖在她胸口划来划去的。

    言希黑着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指,翻身把她按倒在身下,“刘雨霏,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惹我,

    否则受伤的可是你。”

    雨霏抬眸看着他,双臂缠上他颈项,笑靥如花般娇艳,“哥,我知道,你舍不得伤害我的。”

    言希叹着气,手掌温柔的抚过她的脸庞,眼眸流转之间,却透出淡淡的忧伤。他怀中的这个女人是他最心爱的,可是,带给她最多伤害的人,也是他。

    “霏霏,对不起。”他说,语气从未有过的认真。

    雨霏原本笑着,但笑容却变得有些苦涩,但还好,他们苦尽甘来了。“都过去了不是吗?哥,其实,我觉得我们这样相互的亏欠着也挺不错的,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岁月吧,欠的账,可以慢慢的换。”

    “霏霏想要怎么还?在床上怎么样?”言希笑,笑的越发的邪气了。

    “慕言希,你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非法同居,你真敢对我做什么,我可以告你强歼的。”雨霏嬉笑着说道。

    言希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疼这个小女人,宠这个小女人,却不会无止境的纵容,有时候,还是要拿出点儿一家之主的威严。

    “还要告我啊?行啊,要不要我帮你报警?”他单手按着身下的小女人,另一只手抓过一旁的手机,递给雨霏,“嗯?用不用我帮你拨号?”

    雨霏气的不轻,把手机直接丢开,“慕言希,你还真想把慕家的脸丢尽啊,爸妈不被你气死才怪呢。”

    “是被你气死吧,老婆,要告我的可是你。”言希搂着她,倒在床上,继续笑闹着,“选个好日子我们去趟民政局吧。”

    “好。”雨霏乖乖的点头。

    言希把她搂在臂腕里,额头轻抵着她侧脸,鼻尖在她几肤上轻轻的磨蹭着,“雨霏,其实,那天和你一起从民政局出来,我就后悔了。我不敢把你逼得太紧,所以,我只能逼着自己放手,放你自由。可是,你自由了,我怎么办呢?拿着户口本站在民政局门口的那一刻,我突然就迷茫了,非常的迷茫。我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

    他话音落后,气氛变得有些沉闷。雨霏的头靠在他胸口的位置,唇角却浅浅的扬着。此刻,他们靠的如此之近,她的侧脸贴在他胸膛,这一刻,雨霏能清晰的听到他胸膛内的心跳声,那么平稳而有力。从始至终,他的心,都是她的灵魂想要驻足停留的地方,现在,她终于坐到了,不是吗?

    气氛很沉默,沉默的让人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言希受不了这样的压抑,淡淡的询问,“怎么都不说话了呢?霏霏,我不喜欢你沉默的时候,那会让我产生恐慌。”

    从小到大,雨霏都是很沉静的女子,她的话总是很多少,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其实,她安静沉思的时候,真的很美。但言希并不喜欢沉默的她,因为那一份从她身上散发的落寞与清冷,让人不容易与她亲近。

    “慕少爷也会恐慌吗?还不知道何去何从了?”雨霏的指尖轻轻的,一下接着一下点在慕言希的心口。“我看慕少爷目标很明确啊,你不是一步一步的在走向我,最终,还是走回到我身边了。”

    “可是走回到你身边,真的很辛苦呢。”言希失笑,脸颊在她几肤上轻轻的磨蹭着,很是无奈,甚至带着一丝叹息。也许雨霏永远不知道,为了走到她的身边,他必须放弃自己的自尊与骄傲,放下高姿态,才能守护在她的身边。而为了雨霏,他宁愿放下一切。

    其实,父亲说的对,他们真的不合适,但因为爱她,他愿意无止境的退让,愿意去包容她的一切,也许会很累,但这样的付出是有回报的,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雨霏扬起下巴,在他刚毅的薄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对不起,言希,我知道,其实,我们能够在一起,并不容易。妈说两个人想要一辈子走下去,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的不仅仅是爱,还要包容,我会学着磨平棱角。其实,一辈子并不长,我们要好好的过。”

    “嗯。”言希点头,两指轻捏着她的下巴,邪魅一笑,“老婆,那你以后可要乖乖的。”

    雨霏笑着将头贴在他温热的胸膛,有些疲惫的合起眼帘。

    言希轻搂着她,手掌一下下的轻拍着她的背,“乖乖的睡吧,一切都结束了。”

    雨霏刚刚入睡不久,隔壁房间就传来了孩子隐隐的哭声,大概是出于母亲的本能,雨霏听到孩子的哭声,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披了衣服下床。

    言希跟着也醒来了,拉住了她的手,“你别下床了,晚上气温低,当心感冒。我去把小丫头抱过来。”

    言希掀开身上的被子,趿拉着拖鞋走出去,把孩子从隔壁房间抱过来。小丫头刚刚还扯着嗓子哭嚎,一被父亲抱入怀中,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脸上还挂着泪珠,肉呼呼的小手讨好的扯动着父亲的衣角。

    “闺女饿了吧,让你妈喂你了。”言希把孩子递给雨霏,自己则重新躺在床上。

    知道雨霏会害羞,所以,他一直都是背着身体,并不看雨霏给孩子喂奶。

    雨霏掀开胸前的衣襟,小丫头趴

    在她胸口,小嘴巴一动一动,吸允着属于她的食物。吃饱喝足,还赖在母亲柔软的胸膛,小脑袋在她酥.胸上蹭来蹭去的。

    雨霏温笑着,指尖轻轻的抚.摸着小丫头嫩嫩的脸颊,“不许闹,吃饱了就乖乖睡觉,别打扰爸爸休息,爸爸明天还要上班呢。”

    小丫头好像能听懂母亲的话一样,小手握着母亲的一根手指,乖乖的闭上了就睡着了。雨霏本打算把小丫头送回隔壁婴儿房,交给月嫂照顾,言希却阻止了。

    “别送回去了,今晚让她和我们睡吧。”

    “那你今晚可要老实一点了,别睡熟了压到她。”雨霏动作轻柔的把孩子放在中央,小家伙睡得熟,小嘴巴下意识的眨动着,熟睡的小模样,可爱极了。言希忍不住亲了下孩子的小脸蛋。

    “霏霏,咱们闺女这么小,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很快,很快就会长大了。可我一点也不希望她长大,等她和小莫都长大了,就会离开我们了。”雨霏漂亮的眉心微锁,很是不情愿的样子。

    言希笑,伸出指尖轻点了下雨霏的额头,“世上哪儿有你这么自私的母亲。没有父母能陪子女一辈子,也没有子女会永远陪在父母身边,雏鸟羽毛丰满了,都是要飞走的,雨霏,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永远。”

    “竟会捡好听的说,哥,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的嘴巴这么甜啊。”雨霏笑着,躺在了小丫头的身边,合起眼帘。

    一夜好眠,清晨,阳光暖暖的从薄薄的窗帘进入屋内,小丫头醒的最早,扯着嗓子就哭嚎了起来。

    言希睁开眼帘,伸出手掌,轻拍了几下孩子,“小家伙,你叫爸爸妈妈起床的方式可真特别。”

    “应该是饿了,我给她喂奶,你去洗漱吧,该上班了。”雨霏揉了揉眼睛,把孩子抱在怀中轻哄着,正准备给小丫头喂奶,小莫就溜进来了。

    他直接扑入言希怀中,在他侧脸亲了一口,“爸爸早安。”

    “儿子。”言希把小莫抱起来,捏了捏他的小鼻尖,“宝贝今天醒的这么早,乖,爸爸带你去洗漱。”

    “我还没看小妹妹呢。”小莫嘟着嘴巴说道。

    “小妹妹饿了,等她吃饱了,我们再过来看她。”言希说完,把小莫抱了出去。

    雨霏给小丫头喂完了奶,下楼的时候,言希和小莫已经吃完了早餐。言希换上了西装,正在系领带,准备出门。

    “要去上班了吗?”雨霏走过来,温笑着伸出手,给他把领带系好。

    “谢谢老婆。”言希毫无预兆的低下头,在她侧脸亲了一口。

    雨霏脸颊一红,下意识的看了下餐厅门口,天雪和慕东霆还在吃饭呢,有长辈在,他也这么肆无忌惮的。

    “讨厌,爸妈和孩子都在呢。”雨霏握着粉拳,轻捶了下他胸膛。

    “咱们夫妻恩爱,爸妈见了也是高兴,有什么好怕的。”言希说完,拎起一旁的公文包,准备出门了。

    雨霏把他送到门口,并对他说,“慢点开车,路上小心。”

    “嗯。”言希低头又吻了下她额头,这才出门。

    他发动车子引擎,车子刚驶出小区,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言希接听了电话,之后,脸色变得阴沉了几分。

    他熄了引擎,把车子停在了一旁,沉默许久后,才调转了车头,并没有去公司,车子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言希下车,向医院内走去。

    他在一间病房前停住脚步,病房门口,由两名女巡警守在外面。而病房内住着的病人,是崔敏敏。她因为绑架罪,被判无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辈子呆在监狱里,永远不见天日,那种感觉生不如死,她倒不如死了干净。

    崔敏敏趁着狱警不注意,用工具割脉自杀,好在狱警发现的及时,才捡回了一条命。出了这种事,按照惯例,是要通知家属的,可崔敏敏没有亲人,她唯一能想到的只有慕言希。

    病房内一片纯白,崔敏敏就躺在病床上,身上穿着病服,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纤尘不染的模样,的确很美。

    言希在她病床边坐下来,目光清冷的看着她。而崔敏敏已经醒过来了,四目相对,她唇角浅浅的扬起,声音沙哑的说道,“言希,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言希冷嘲的一笑,姿态优雅的看着她,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吗?因为我是想看你现在的惨状。你当初绑架我女儿,差点儿还得我家破人亡,若不是我家老头子怕惹麻烦,才将你交给法律制裁,否则,我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崔敏敏仰头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自嘲的笑,“现在,我最后悔的,并不是当初没有答应你,而是没有把你和刘雨霏生的孽种丢进海里。我看到她那张长的和刘雨霏一模一样的脸,就恨不得撕碎了她。”

    ‘孽种’两字从崔敏敏口中说出,格外的刺耳。言希剑眉冷锁,目光如箭般冷

    冽,恨不得把她万箭穿心。

    但他并没有动怒,和这种狠毒的女人,连生气都会降低品味。她现在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他需要做的,就是看着她挣扎,就像看戏一样。

    想至此,言希温冷一笑,说道,“医生说你的伤口割得很深,看来并不是作秀,的确是抱了垂死之心的。”

    他说完,崔敏敏终于有了反应,情绪变得有些失控,尖锐的嘶喊道,“慕言希,你知道监狱是什么地方吗?那里和地狱没什么区别,没有自由,看不到阳光,也看不到希望。而我要在那里呆上一辈子!不,我不要,那里的每一秒都是煎熬,是折磨,我一秒钟都不想在那个地狱待下去了,如果这样,我宁愿死。”

    崔敏敏不停的嘶吼着,而言希却出奇的平静,唇角一直是冷冷的笑,“是啊,死并不难,而活着才难呢。我的确不清楚监狱是什么地方,但可想而知,里面的日子一定不好过。你过惯了奢华的生活,监狱里那种拘束的日子,怎么可能受得住呢,崔敏敏,好好的活着,我会经常去监狱里看你的,看你生不如死,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言希永远也忘不了,他的小丫头被绑架的那几日,他过的如同人间地狱一样,每天担忧着孩子的安危,整日整夜合不上眼睛,食不知味,那才叫生不如死呢。

    那段时间,他和雨霏几乎都要崩溃了,如果小丫头不在了,他和雨霏之间也无法再修复,他的家会散,他的人生也会因为这个短暂出现过的孩子而彻底的毁掉。他真的想都不敢去想那个可怕的结果。

    后来,孩子虽然回到他身边了,可他把小丫头抱在怀里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为父亲,他疼的心都要碎了,那时,他就发誓,再见到崔敏敏这个女人,他偏要撕碎她。

    后来,崔敏敏被捕,他想通过关系除掉她,是他老子不想惹事,最终公事公办,把崔敏敏判了个无期。当时,言希不服气,慕东霆就说了句:人死了不难,活着才难呢。

    崔敏敏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手腕上绑着冰冷的手铐,而手铐的另一端锁在铁床上。随着他的挣动,手铐与床栏碰撞,不停的发出脆响声,尤为刺耳。

    言希剑眉微锁,冷眼旁观的看着她挣扎,像看戏一样。连他自己都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对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如此的狠心。然而,崔敏敏做的最错的事,就是绑架了他女儿,她简直是在自寻死路。而他对她最后一丝情分,也被她耗尽了。

    现在,言希对她连恨都没有了,她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看着她苦苦的挣扎,就好像看着一场与己无关的闹剧。

    “言希,你杀了我,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回到监狱。”崔敏敏失控的不停嘶喊着,把门口的两名狱警都喊过来了。

    “慕先生,您还是不要刺激病人了,她现在的情绪有些失控。”狱警喊来了医生和护士,几名护士强行把她按在病床上,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药物注射之后,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但仍在微弱的挣动着身体,目光一直盯着他,“言希,言希,我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回监狱,我求求你……”

    言希来到病床旁,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唇角勾起冷冷的笑,“你还真是高看了我,你求我没用,等你的伤好了,一样还是要回到监狱。法律是公证的,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你绑架我女儿,差点害她丧命,又勒索了我五千万美金,让你在监狱过一辈子,已经算便宜你了。好好在里面改造,表现得好,说不定等你牙齿掉光,头发花白的时候,可以被释放呢。”

    “不,我不要!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崔敏敏被注射了镇定剂,此刻就像案板上的鱼肉,任人窄割。她连嘶喊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微弱而无力。

    崔敏敏的手被手铐铐着,连挣扎都变得无力,药力的作用很快发作,她现在只有大脑能够运作了。泪水顺着眼角不停的滚落,痛苦而绝望。

    她小的时候,也曾有过幸福的生活,那时候,父亲生意做得不错,她的日子过得也好。她穿最漂亮的裙子,玩同龄人都买不起的洋娃娃,然而,十岁那年,父亲生意失败,被人骗光了钱财,没多久就病逝了。母亲带着她,活的很苦。本来,她想要像个普通女孩一样长大,也不会多出这些风波的,可是,她不甘心,因为曾经有过天堂一样的生活,突然间从天堂跌入地狱,那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好在,她天生长了一张美丽的脸,从十八岁开始,追她的男人就一大把,她只和有钱的男人交往,从他们身上得到物质的满足。而她付出的,当然就是自己的身体了。最初的时候,她也曾痛过哭过,怨恨上天的不公,但渐渐的,也就麻木了。其实,想通了也没什么,那些男人给她钱,她把身体卖给他们,很公平的交易。

    事到如今,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她只是想过的好一点而已,这又有什么错呢。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她哭着呢喃。

    “这世上不甘心的人太多,不

    甘心的事也太多,但人争不过命。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你的尹情郎可比你幸运多了,因为是他亲手把孩子装进箱子,还得孩子险些丧命,所以判处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还有两年就解脱了。而你,却要在监狱里呆一辈子。”言希说完,转身向病房外走去。戏看完了,他也没兴趣看崔敏敏哀怨的样子。

    言希走出病房,开车回公司,上午的会议取消了,但下午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应酬,绝不能耽搁。

    车速并不是很快,前方路段上肇事,还有些堵车。言希烦躁的等着信号,随后点燃了一根烟,烦闷的吸了起来。其实,男人很多时候多初恋念念不忘,不过是不肯承认自己失败的爱情与经历而已。

    但此时此刻,慕言希不得不承认,他曾经错的有多么的离谱。

    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言希乘坐电梯来到办公楼顶层,刚走进总裁办,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助理迎面走过来,脸色阴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发生什么事了?”言希问道。

    “慕总,太太来了。”

    “哦?霏霏怎么来了?”言希微愣之后,唇角浅浅的扬起了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而助理的脸色更难看了,急忙补充道,“太太拎着食盒,应该是给您送爱心午餐来的。可我一时说漏了嘴,把您去医院看崔小姐的事给说出去了。”

    言希突然停住脚步,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这种事都能说走嘴,他这个助理今天到底有没有带脑子来上班。而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首要的是想要如何向雨霏解释。

    “她知道后什么反应?”

    助理摇了摇头,回道,“太太什么都没说,一直坐在办公室等着您。”

    ————

    今儿是大年三十,首先祝亲们新春快乐,万事大吉。水水耐你们。

    亲们晚上都要看春晚,所以水水偷个懒,断更一天,亲们就不要等了哦。

    下面继续推荐水水新文,初一开始更新了哦,亲们要继续支持啊。

    水水新文《任性总裁,爱你情非得已》链接:/a/1008165/(亲们复制一下到浏览器就可以搜到了。)

    简介:秦易森的人生背负着一个不堪的秘密,这个秘密让他一直活在无止境的炼狱之中。

    而林梦的出现,就像是光,点亮了他黑暗的人生。

    在c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是秦二少的心肝,他宠她上天,疼她入骨。

    林梦以为,这就是爱了。

    然而,当那个女人意外流产,诬陷她的时候,她哭着对他说,“易森,我没有推她,你要相信我。”

    而他无情挥下的一巴掌,打碎了她所有的梦。

    那一刻,她懂了,他爱的,从来不是她。

    爱情碎了,梦醒了,她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为别的男人披上了嫁衣。

    而她的新婚之夜,他却突然闯进洞房。

    那一晚,他亲手撕碎了她身上的婚纱,撕毁了她的幸福。

    “秦易森,你这个混蛋。”啪的一声脆响,她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他英俊的侧脸。

    而他俊颜含笑,不躲不闪。却在她再次扬起手臂时,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唇边露出温柔邪气的笑容,“这一巴掌是刚刚那一次的,如果你再打,那我就再做一次。打多少次,就做多少次,怎么样?”

    林梦说:飞鸟和鱼怎么能够相爱呢?你翱翔天空,而我沉潜海底,一直以来,都是我高攀不起。

    而秦易森说:一个人,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与你相遇……林梦,你就是我所有的不顾一切。

    暖虐,深情,绝对精彩哦。嘻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