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染指你是个意外 » 正文 第16章 怎么弄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6章 怎么弄他?!

小说:染指你是个意外作者:红九
返回目录

    言羽用手杵着半边脸很二百五的目视前方发着呆。火云低头看了下表,然后转头对崔敏和王双燕小声嘀咕说:“睡睡这回又破记录了,这死德性已经快维持十分钟了,你们说她是不是睁眼睛睡着了啊?太厉害了,一直没眨眼睛!”

    崔敏鄙视的白了火云一眼说:“睡着个p,没看见俩眼睛里正往外喷水呢吗?睡着了的话,还能知道眼睛酸?”

    王双燕若有所思的说:“我能把睡睡这状态理解为为情所困吗?”

    火崔二人一致点头说:“似乎好像彷佛大概也许应该是的!”

    三个人在言语对面一字排开坐下,然后由火云打头炮,小心翼翼的先开口问正冒着眼泪的言羽说:“东宝儿,想什么呢?”

    言羽呆呆的说:“想葛玲。”

    崔敏赶趟的跟着:“别想了,我给你推荐一位新朋友——双汇火腿肠!”

    王双燕嬉皮笑脸的接着问:“还想葛玲吗?”

    言羽终于眨了下眼睛,眼泪哗哗的在脸上淌:“葛玲是谁啊?”

    火云呼了一口气说:“还行,疯得还不算太严重,经典对话一出,还算能把魂给勾回来。”

    崔敏往前凑着身子问言羽:“睡睡,你跟特关怀我们安全那位肖老师,你们俩怎么回事啊?还有,你能不能保个媒,把我们仨说给正太哥?我们不在乎做他背后见不得光的女人,只要在寂寞的夜里他肯轮班做我们床上的那个男人就行!”

    王双燕和火云跟捣蒜用的小棒锤似的猛点着下巴说:“对对对!”

    言羽白了她们三个一眼,这一眼白完,眼泪更是呼满了一脸。言羽轻蔑的说:“对个臀!赵子心还没断呢,你们仨生完孩子可以产牛的时候再说吧。”

    说完话言羽拿袖子往脸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划拉了两下,目的是为了擦眼泪,不过眼泪是干了,脸上却隐隐的留下了经纬交错的痕迹。

    火云怯生生的说:“睡睡姐,你是不是改换衣服了?”

    言羽低头一看,自己神魂颠倒的,把放在一旁本来要洗的脏衣服竟然稀里糊涂的又给穿身上了。

    言羽长叹一口气说:“唉……我问你们仨,要是有个男的——我没说是谁啊,不是肖翔你们别乱想——要是有个男的,那什么,他那个啥,就是把你给亲了——这被亲的不是我啊,你们别乱想——然后这被亲的女的吧,问亲她这男的,说我是你女朋友不?——你们别整那副暧昧的死相,都说了不是我跟肖翔了,都给我严肃点往下听!——这女的问这男的,我是你女朋友不?这男的却说不是,然后还说他跟这女的不熟!——呵呵呵呵,怪巧的,这男的咋爱跟肖翔说一样的屁话呢哈!——然后这女的就挺生气的,说你不把我当你女朋友,然后还亲我,这叫咋回事呢?完了这女的就说明天去找她一个男同学玩去,——别乱猜,这男同学不是赵子心好不好,严肃点都听我说!——结果这男的就说你敢,然后他这混蛋玩应就又把这女的给亲了!你们说这男的他到底是咋想的呢?”

    火云她们仨全都一脸暧昧的看着言羽,然后火云说:“睡睡,你说这女的要是你的话——当然肯定不是你哈——你心里是咋想的呢?”

    言羽叹了口气说:“唉……还能咋想,咋想也想不明白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崔敏说:“睡睡,你说如果这女的是你的话——当然肯定不是你哈——你对亲你这男的,心里有啥想法没有?”

    言羽又叹了口气说:“唉……心里有想法能咋地,人家就说跟你不熟啊!”

    王双燕说:“睡睡,是这样的,能说出跟肖老师一样的语言的男银,性格跟他肯定也差不多,咱们为了说话方便就拿肖翔肖老师代替这男银做实际举例哈。你看,肖翔把你给亲了,——当然这个你是指那女的,不是说你哈——然后还不给你名份,要解决这个事呢,就一个办法!”

    言羽瞪大了眼睛问:“什么办法!快说快说!”

    王双燕风风凉凉的说:“睡睡,这怎么解决,关你什么事啊?你叫那被亲的女的过来,我亲自告诉她怎么办,像你这种没事人,就别在里边掺合了。”

    言羽憋得脸跟被蒸过了似的,咬牙切齿的说:“你们仨大妖精,就别跟我在这装了!是!我就是这被亲的女的,肖翔就是那该死的亲我的男的!你们说,他到底怎么想的!气死我了!”

    火云她们仨嘻嘻嘻嘻的不是好笑,觉得天下间对男女之情最迟钝的大闺女为情所困的样子,实在是太有看头了!

    王双燕握住言羽的一只手,满脸认真神态诚恳的对她说:“睡睡,怎么对待我们肖老师这种吃完不擦嘴的行为呢?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三个字!”王双燕递了个眼色给崔敏和火云,然后三个人一起声音嘹亮的说:“上了他!”

    言羽一口气没喘明白,差点就把自己给咳嗽成阎王爷的子民。

    ……

    火云说:“睡睡,我觉得,我们肖老师他这是把虚伪的冷酷摆在脸上,把沸腾的闷骚藏在心底,所以,你必须得逼他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逼得他闷骚变明骚。而我认为,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破了他的身!占了他的心!品尝他的!蹂躏他的精神!”

    崔敏说:“睡睡,我认为,我们肖老师他是死鸭子嘴硬,对付他这样的男银,你就得来霸王硬上弓,当你一旦把他狂风暴雨的,他从此就会变得除了想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走,而再无其他任何所求!”

    王双燕说:“睡睡,他这口不对心的做法,关键原因就在于,他还没有把他的身体交给你。男人,永远忘不了对他施银的第一个女人!所以睡睡,你大胆的去吧,去上了他!当你把他吃干抹净之后,当你淡定的扣着带子准备洒脱离去的时候,你会在不经意的轻轻一瞥后发现              q  q q  ,我们失了童真的肖老师,正在扯着被单子伤心的哭泣着,而你,这时只要银笑着对他说:‘美男,别哭,今后我言大不会亏待你的,你只要在床上好好的表现,将来言大一定会赏你个名分!’我敢说,肖老师一定会立刻抛下被单然后匍匐在你脚丫子旁边乞求你说:‘言大!你一定要对小翔翔负责呀!既然我的小小翔翔都已经被你给吸了,那我小翔翔今生今世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生不如死的时候跪着抱你大腿!’”

    火云和崔敏在旁边帮腔说:“对对对!睡睡!拿出你言大的分量,去吧,去狠狠的上了他!”

    言羽目瞪口呆的问王双燕:“上了他倒是行,但是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什么是‘我的小小翔翔被你给吸了’?还有,我要上了他,总共分几步?”

    色女三怪哀嚎一声,齐齐抽搐!

    火云恨不能吐血的问着:“言傻子,你说,你从你那《李淫河谈性》,你那探索人类秘密的金钥匙里头,你都学会什么了你!”

    言羽说:“啊,那不是看看就看睡着了吗,别看我都看了半年了,其实我还停在目录第二页呢。”

    色女三怪高声齐唱:“言羽!你去死吧!”然后倒地抽搐,抽搐,抽搐……

    ……

    色女三怪给言羽编写了一套乌烟瘴气的关于“上了他”的自学教程。

    第一步:锁门关窗,确定门外无人听房,确定屋里没人举着DV偷藏;

    第二步:将美男二话不说扒光,扒光,扒光!

    第三步:压倒在床!

    第四步:……

    第五步:扣好带子准备潇洒的离开卧房。

    言羽拿到自学教程之后问:“省略号代表着什么?”

    三只女妖说:“代表了压倒在床之后和扣好带子准备潇洒的离开卧房之间的活动。”

    言羽抓心挠肝的问:“那是什么活动?”

    三只女妖说:“那是一种肢体间的连接活动。”

    言羽躁狂的问:“怎么连接!”

    三只女妖说:“看教程。”

    言羽含着热泪,眼看就要跪下的时候,火云似乎不忍心再绕她了,拍着言羽的肩膀对她说:“睡睡,不用管太多,这个关于‘上了他’的行动,你只要负责做这些就行。连接这一项,交给俺们肖老师去做,即可。”

    言羽咬牙切齿的说:“你们是不是当我傻呢!我这跟投怀送抱有区别吗!这事指不定实际上是谁上谁呢!”

    崔敏“咦”了一声说:“睡睡,不错啊,今天脑子能独立思考了。不过你说的那个是针对传统的烈女与缠狼,针对你和我们貌美如花的肖老师,正好是反过来的,不能以世俗的眼光去对待。就肖老师这闷骚的主,姐姐,您只有将他无情的上了,才能逆转形式让他向你要名要分要得到你的无限温存!”

    言羽咬着牙说:“好!既然这样,我今天就把他给上了去!我让他跟我不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