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染指你是个意外 » 正文 第32章 言羽发烧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32章 言羽发烧了

小说:染指你是个意外作者:红九
返回目录

    言羽病了。

    言大攻在第一天上班回到家之后,于傍晚睡觉前光荣发烧了。

    肖翔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爬到床上去正要好好疼疼他的宝宝时,发现              q  q q  他的小心肝脸蛋红得吓人。

    肖翔把言羽拉进怀里用自己的额头对了对小言言的额头,然后一脸雄的轻声叫唤他已经基本陷入迷离状态的小宝贝。

    “宝宝,先醒醒,等下再睡,你发烧了!怎么会发烧呢?身上难受吗?冷不冷?头疼不疼?我看你刚才吃饭的时候就有点打蔫。一会儿功夫怎么就烧成这样了?”

    言羽把眼睛掀开一条缝轻声哼唧着说:“小翔翔,我难受!我晕!想睡觉还睡不着!有点冷还有点热!我想回家!我想我爸想我妈!”

    言羽说到最后已经开始娇气的带着哭音了。这娃其实也不至于就难受成她表现的那样,小言言同学就是依仗着有人愿意惯着她,她才矫情的又哼唧又撒娇的。俗话说的好啊,有娇不撒白撒,不撒都是大傻瓜。

    果然肖老师一听见言羽娇娇气气叫唤说难受的时候,整副小心肝立刻雄得都直往一块抽抽。

    肖翔把言羽护在怀里满脸焦急的问她:“宝宝你白天都干嘛了,怎么会发烧呢?”

    言羽把自己的脑袋挤在肖翔怀里可怜兮兮的说:“今天上班,经理大哥带来个小男孩,两个秘书大姐告诉我,说那是经理大哥有自闭倾向的独子。哼,自闭啥呀,我看他欢实得就跟个疯猴子似的!还独子呢,根本就是犊子!然后经理大哥麻烦       q我帮忙给他带一天小孩。我看反正我第一天上班也没什么工作要做,本来我还惦记着让火云帮我把小巾巾给我带来呢……啊那个小巾巾吧,就是我跟她一起在网上团购的卫生巾,嘎嘎……反正吧,后来就是我也没什么事,就答应帮他看小孩了。结果这个p孩子非要跟我玩水枪。玩就玩呗,有啥了不起的。结果他还非要玩高压的。然后我跟他折腾了一上午之后,浑身就全都湿嗒嗒的了。哼!那败家孩子,他也没拣着便宜,我把他喷得比我还湿呢!小样儿,你是男的,我还是大人呢!跟我斗,让你其乐无穷!小翔翔,我可厉害了,你别看我身上全湿了,可我一下午就用体温把衣服全都烘干了,你晚上接我的时候,是不是根本都没看出来我衣服在身上都洗过一次了!”

    肖翔听完言羽的话,想吐血!满脑袋上啊,挂的全是代表着活不下去的囧囧的线条,各种颜色,纠结万千!

    这种天真烂漫的极品傻媳妇,上哪找去!火星上都得脱销了!上班时间跟上司的小崽子打水枪,衣服湿了还不知道回家换,还美滋滋的跟人显摆自己的肉身有烘干机功效,还为别人不曾看出她衣服上有过大片水渍而沾沾自喜。她也不看看现在时什么季节,这么折腾完还能不发烧吗。

    尤物啊!纯尤物啊!给别人的小崽子在水花四射中带去欢乐与,自己却在回家之后默默无闻的躲在被窝里发烧难受,然后惹得天底下最无辜、最有爱心的少年爷们为他的败家媳妇雄得恨不得能替她发烧替她难受才好!

    言羽发现              q  q q  自己说完话之后,她家小翔翔一直没出声。言羽把小脑袋悄悄从肖老师怀里抬起来一些,让自己的两只眼睛露出来,然后让它们向肖翔的脸部偷偷瞄过去。这一瞄不要紧,小言言发现              q  q q  他家小翔翔正满脸不高兴的盯着自己看呢。

    言羽让肖翔盯得一劲心虚,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小小声的对肖翔溜须说:“小翔翔,你生气的时候也真好看!”

    肖翔一听言羽又是可怜巴巴又是讨好兮兮的小动静,天大的怒火也立刻全都消弭殆尽了。一物降一物啊,这傻姑娘天生就是用来克他的。

    肖翔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对言羽说:“宝宝,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将来你还要做妈妈呢,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我们的小宝宝!”

    言羽吸吸鼻子软哝哝的说:“我今天这不就是在学着带孩子呢吗。带孩子可真累呀!以后我们生好看的小姑娘吧,不要臭小蛋子!太淘气了!”

    肖翔彻底无语了。

    行,女儿就女儿吧,正好跟他媳妇放一块当姐俩一起养!

    ……

    肖翔给言羽吃了退烧药之后,抱着她躺在床上一起睡觉。半夜的时候,肖翔让言羽浑身的滚烫给蒸醒了。

    肖翔拿出温度计给言羽测了□温,发现              q  q q  比刚才睡觉前还高。肖翔有点慌了。他觉得让他这小心肝宝贝有病还真不如让他有病呢。

    肖翔叫醒言羽,问她难受不难受;言羽已经连回话的精神都没有了,蔫得跟被大冰雹砸过的小嫩茄子似的。肖翔一看平时跟打鸡血长大似的猴子精蔫吧成这样,心都要疼碎了,赶紧起身给言羽穿好衣服,自己也用最快的速度换好外套,然后抱起言羽打算去医院挂吊瓶。

    到了医院,值班大夫告诉肖翔说,亏得言羽今晚就来了,等到明天早上,一准转成肺炎。肖翔长吁一口气,后怕不已。

    言羽挂着吊瓶的时候,肖翔舍不得放开她,一直把小言言给抱在自个怀里。他一会儿给言羽理理头发刘海,一会儿雄得摸摸小言言的滚烫脸蛋,一会儿宠宠的亲亲言羽热乎乎的小额头。小言言让肖老师给疼得一直傻兮兮叼笑着。俩人的腻歪劲把旁边的人看得直咂舌。

    言羽近边也是在挂着吊瓶的一位大姐。大姐含笑的问肖翔说:“小伙子,你们俩这是刚热恋吧?这腻乎的,让人都快倒牙了!”

    言羽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把喷着热气的红脑袋一劲的往肖翔怀里躲。肖翔礼貌的笑着回答大姐说:“我们俩都快好七年了,这我媳妇,小时候就不怎么让人省心,长大了还是这么惹人操心!”肖翔一边说一边爱怜的用手抚摸着言羽的脑袋瓜。大姐让肖翔的话直接送入半痴傻状态。她用中年人的保守恋爱观就没敢往俩孩子牙还没长齐就早恋的问题上去想。她就觉得这宇宙可真神奇,都已经结婚快七年了的两口子,长得可真够天山童姥和天山童姥爷的!

    言羽正猫在肖翔怀里享受肖老师温存大手的绵绵呢,忽然听见一个小男孩闹着情绪的嗷嗷叫唤着不让护士给他打针。

    言羽一听见这小孩的狼哇叫唤之后,就跟听见鬼叫唤了似的一下从肖翔怀里抬起头来,顺着小男孩的声音望过去!

    果然是他!上午跟她打水枪的那个败家小混蛋!小混蛋旁边还跟着一脸无计可施的他爹孟津同志。

    言羽看见这一幕之后,很缺心眼的嘿嘿一笑,无比开心以及兴奋的对肖翔说:“小翔翔快看快看!我就说那败家小混蛋也没得着便宜吧,看,就是那小孩!他这不是也来这扎针来了吗,哈哈哈!”

    肖翔此刻的心情,怎堪用文字来表达啊!太百味陈杂了!这么与众不同的傻媳妇,咋就让他赶上了呢!

    言羽这时候也不觉得自己难受了,对着那边正在跟护士玩对抗挣扎拒绝扎针的小男孩大叫一声:“孟豆豆!这么大了还怕打针,真丢人啊!”

    满屋子人立刻全看向哭叫不已的小男孩。而孟豆豆小朋友在听见言羽的呼唤之后,暂时忘记了挣扎,满屋子的扭着脑袋瓜寻找着声音来源。最后终于发现              q  q q  言羽之后,孟豆豆小朋友对着她大叫一声:“你不是说晚上带我去吃肯德基吗!骗人精!”而在这个过程中,护士小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针插进了孟豆豆小朋友小手爪子上的毛细血管里。扎完针之后,护士向言羽投来无比崇敬的一瞥。这是她恩人啊!没有言羽那声叫唤,她指不定得什么时候能给眼前磨人的败家小p孩扎针成功呢!

    而言羽听到小豆豆饱含幽怨的质疑之后,开始傻眼了。她怎么不记得自己答应过呢?

    肖翔不动声色的看了几眼孟豆豆小朋友,然后低声问怀里的言羽:“他几岁?”

    言羽讷讷回答说:“五六岁吧。咋啦?”

    肖翔酸溜溜的说:“我怎么觉得他看你那眼神,像二十五六岁呢!”

    言羽嘿嘿叼笑着说:“小翔翔你真好看!”

    而此时小豆豆在另一边正嗷嗷的跟他爸叫唤说:“你把我抱言羽旁边去!她上午掐了我一下,我要还回来!”

    满屋子的人,打着吊瓶的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要休克了;没打吊瓶陪护的也都扶着墙认真琢磨着:要不,我也打一针吧,太刺激了,受不了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