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2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出笑容来,“没少被这小子折腾吧?”

    别说两叔侄笑起来的样子还挺像,我还没说话便被吴大少抢了先。“吴海峰同志,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吴海竭力维护自己“高大”的形象,“我可是以爱护幼小为己任,从不欺负弱小!”

    吴海峰根本不理会自家侄子,扔笑眯眯地对我说:“这小子就是毛躁得很,你也别怪他,要不是他及时把你送过来,估计也够呛。以后吃东西不能挑食,尽量多吃点,看你这细胳膊除了一层皮还有什么呀。”

    还有血管和骨头,我心里答道。

    “吊完这瓶水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好不容易到城里来一趟,就让小海陪你到处走走,要是走不动就让他背,这可是他自找的,大过年的还你住院,不用客气啊。”

    “叔,你到底是不是我叔?”吴海从吴海峰背后探出头,转头看着我,“周瑾,我估计我就是被老吴家抱养的崽,从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我爹吴海山,这位吴海峰,我连第三个字都省了,直接叫了吴海。全国叫这名儿的不知道十几上百万……哎哟!”

    吴海峰一掌拍在吴海头顶,“你小子想得倒挺多,你以为你的名字有多好听,现在的家长给孩子取名可都挑好名儿,你那种俗名儿就你爸那种缺根经的人才想得出来。”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留吴海面目扭曲怒火中烧,“吴海峰,我要和你单挑!”

    吴海峰医生华丽地转身,优雅地摆摆手,“小姑娘,要是有人打搅你休息就按床头的应急灯。”他身后的小护士捂着嘴笑,跟着出去了。

    吴海回头看了看我,平静了一下,待面目基本恢复正常扑到床上,委屈地问我:“小瑾,我的名字真的很难听吗?”

    以前吴海也曾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很恶劣地说,是啊,跟“法海”样,让人讨厌。小时候喜欢看白娘子,法海作为反派自然成了小孩儿心中的一号恶人的代名词。似乎在前世的那一天里我们说了很多话,记不清了。那一天发生的很多事情,在后来的岁岁年年里都是我想要遗忘的疤痕,慢慢的遗忘,不再真切。只记得从那以后,吴海就很少回李奶奶家住了,连寒暑假也只待几天就走,以至于后来的我们只剩点头的交情。

    即使他只是看我一眼,然后从我身边走过,我也忍不住心里的烦躁,只是讨厌他、讨厌他。其实是一直羡慕他有个完整的家,羡慕他有个疼爱他的外婆,羡慕他身边成群结队的哥们儿……可是他却对我越来越冷淡,看我的眼神里深沉,那种同情的眼神几乎把我逼疯,我不要他可怜我!

    我想,我和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所以我也从不去奢求,那么也就不会产生依赖。

    那个晚上,我被张晓梅绑在井边的梅树上使劲儿的抽,透过屋里明亮的灯,我看到了那个趴在窗口看我挨打的身影。那个时候我哭了,第一次在张晓梅的枝条下哭出了声。

    而现在我要给他另一种答案:“很好听,‘海’很好听。”

    吴海笑了,咧着嘴,露出八颗牙齿,“小瑾说好听就是真的好听,呵呵,我就暂时不逼我老子给我改名儿了。小瑾,你见过海吗?”

    “没有”至少在我十岁以前是没有的。

    “下星期,我带你去看海,好吗?”

    我点头,这是我欠他的诚实。我一直都知道他对我的好,十三岁以前,所有笑我妈妈跟人跑了的人,所有嘲笑我穿的那双不合脚的大码破球鞋的人,所有给我写过情书递过纸条的人,都被他揍过。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如果不是后来的跌跌撞撞,我多希望自己不曾错过他。

    直到多年后,一身军装的人朝我走来,他说:周瑾,好久不见。他说,我很早以前就把这个小院儿买了下来,这里有我们的童年,最不舍得割舍的记忆。那一瞬间,眼泪婆娑,视线里那个模糊的身影让我再不能面对。

    吴海说他已经让李奶奶给我爸和后妈带了口信,传达我没大碍和晚上回家的消息。我没有意见,跟着他在城里瞎逛。吴海把我当老佛爷供着,生怕我被人撞着了,一直护着我插了针管的手背。

    “这条围巾怎么样?”吴海拿着一条红色针织围巾问我。

    我看了下,男孩子围红色的话,恐怕不怎么好看吧,而且他也不是什么奶油小生型。刚想说,那条围巾就围在了我脖子上,吴海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旁边的售货员满脸是笑,“小姑娘带这条围巾可好看了。”

    我努力从围满脖子的红色里露出下巴,我不觉得以我现在的“黑妹”模样有多适合这么艳丽的颜色。

    吴海啧啧两声,扒掉红围巾,“试试这一条。”说着又给我围了上来。

    我很想说,你为什么非要选那么亮的色儿?还那么厚,分明不考虑我这条细脖子的承载空间。再说了,你试围巾,不能把旧围巾取下来你再试?

    吴大少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动手拿下我的旧围巾,“冷不冷?”

    你在试围巾,我冷一下又能怎样。我还是没胆说,毕竟大少爷给咱买条围巾当新年礼物,咱也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几乎把这家店的围巾都试了遍,吴大少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就买这条吧。”

    我看了下脖子上的围巾,是条雪白色的粗线围巾,很厚,不长,挂在脖子上正好一圈。吴海把我拉到镜子前,“看看怎么样。”

    我心说,你早让我照下镜子不久完了嘛,非要他看好了才轮到我最后看一眼。不过还真的挺好看,当然不是说我,是围巾。

    终于出了店门,吴海又拉着我进了家名牌鞋店。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寒酸的破旧运动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双,因为它合脚,不是大码鞋,走在安静的教室里不会哐当作响,不会有同学偷偷的嘲笑,上体育课也不会被人踩掉或是一用力就飞出了老远。只不过我最好的鞋和这里最普通的一双鞋比起来,也只能被称作丑小鸭。

    “我们要去海边,会很冷,我可不想你冻着。”吴海试图安抚我。老实说,他的话说跟没说一个样,如果是当年的我,肯定会赏他个耳光,然后愤愤地跑回镇上。可是现在我确信,身边这个人对我是真心的,他用他所有的尊严来爱我,而我为什么不可以为了他舍弃部分高傲的自尊?事实上,我正在这样做。

    “我知道,不过我只穿便宜的鞋。”我说了只是部分舍弃。

    “好。”吴海松了口气,一脸兴奋对店员说:“把你们这里最便宜的鞋拿出来!”

    我晕,通常这有买最贵的人才会这么理直气壮吧?然后我顶着一张关公脸选了一双合脚的鞋,赶紧拉着他走人。吴大少还一脸笑呵呵的模样,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没心没肺,或者说没脸没皮……

    吴海还要拉着我继续逛,我猜想他是想给我买全套,可是我们现在顶多算得上青梅竹马,还没到那种可以安心花他钱的程度。我赶紧装虚弱,吴大少果然乖乖地扶着“老佛爷”出了商场。

    吴海的爸爸派了车来接我们,快到老吴家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见家长的感觉,不要怪我,我虽然是小孩儿的身躯,可再怎么着也有个成熟的心智是不?以前我只是远远地见过吴家的几个长辈,更别提到他们家来,这……真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

    “别怕,我爷爷奶奶都很慈祥,跟我姥姥一个样。”吴海拍着我的头,十二岁的少爷已经有了早熟的倾向。

    前排的年轻司机笑起来,“吴海,你给小王叔叔说说,这个小妹妹是你什么人呀?”

    吴海咧着嘴,侧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这是干什么?又开始没心没肺的笑……我很尴尬……尤其是那位自称小王叔叔的司机同志笑得更爽朗了之后。

    小媳妇儿梦话版块:

    吴大少:小瑾,你说我改什么名儿好?吴海龙?吴海虎?还是吴海豹?嗯,小瑾,你跟我说说你喜欢哪个?

    周瑾心想,果然是属动物的:我觉得吴海挺好的。

    吴大少:不行不行,吴海,吴海,一点儿都不霸气,哪有龙啊虎的有气魄!

    吴爸爸隆重登场:你这臭小子,竟敢嫌弃老子取的名儿!

    吴大少挤眉弄眼一通:老爹,要不我们换换怎样?

    吴爸爸一掌拍在吴海脑门儿:不孝子,少做白日梦!

    吴爷爷从书房里走出来:哼!我当年给你取吴海的时候你怎么就敢背着我改了?

    吴爸爸赶紧讨好的笑:爸,当年那个“山”字可不是我添上去的。

    吴爷爷冷哼一声,斜着眼珠问:那你倒是跟我说说是谁添的啊?

    不停擦汗的吴爸爸:这个……多少年的事儿了,我也差不多想不起来了……

    恍然大悟的吴大少:吴海山!没你这么当爹的!我坚决不叫吴海!

    吴爸爸和吴爷爷此时异口同声:干嘛不叫吴海?这名儿哪儿不好了?……

    周瑾:……

    3进老吴家的门儿

    车开进了宽敞的铁门,吴奶奶出了屋,招呼我们过去,“这就是小瑾吧?”吴奶奶摸摸我的头,像吴大少说的那样很慈祥,从她笔直的脊背就可以看出是很有修养的女性,即使年华老去风韵犹在。

    “嗯。奶奶过年好。”

    吴奶奶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进了屋,“外面冻着吧?小海你看你,小瑾刚好点,你就拉着她往外跑,感冒加重怎么办?”

    吴海笑嘻嘻地挽着吴奶奶的手,“奶奶,我这可是受海峰同志委托,带小瑾出去玩儿的,要是感冒不好可得由海峰同志一力承担。”

    “你这猴精!”吴奶奶笑了起来,“要是被你叔听见,可仔细你的皮。”

    “奶奶,我可不怕他,单挑什么的随他来!”

    “就你这水平能打过你叔?”坐在沙发上的吴爷爷放下手中的报纸,鼻梁上挂了副老花镜,眼睛斜斜的瞟了过来。

    吴海跳到老爷子身边的沙发上坐下,“爷爷,潘哥说了,我现在的水平已经超越了我爸当年,您知道这说明什么?说明咱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吴海峰同志那么点儿小伎俩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吴老爷子哼了一声,“你小子少来,心浮气躁,想独当一面还得磨个四五年。”老人说着冲我招手,“是小瑾吧?过来坐。老婆子,你不是说熬了姜汤吗?让他们先喝了。”

    吴奶奶招呼我坐下,转身朝厨房走去,隐约听到她在厨房和保姆吩咐了几句。吴海端着果盘跑过来,挨着我坐下,“吃水果。这个火龙果味道不错。”

    “我没洗手。”虽然在家里讲究的不多,但是在这里,我还是不希望被人看轻,尤其是在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后。

    “啊,”吴海恍然大悟的样子,拉着我站起来,“我带你去。”

    吴老爷子的目光从老花镜中透了出来,有意无意的扫了眼吴海牵我的手。我有些窘迫,虽然我们还是小孩子,但有些时候还是不能装傻充愣,即便是当年的我,也不会让喜欢的人在家长面前明目张胆的牵起手。我挣了挣,可惜估计错了吴海小盆友的力气,手没挣开,反而被抓得更紧了。好吧,既然反抗无效,咱只能“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爷爷奶奶是不是都特慈祥呀?”

    我想了想,隐约意识到这可能是某人精心策划的结果,当然说“策划”有点过,不过我可以想象这个傻瓜一定打了电话到家里,反复说明咱胆小怕生,让他一贯严肃的爷爷收起马脸扮“慈祥”。怪不得我先前就觉得吴爷爷的笑脸怎么有点……别扭,还有先前那个眼神不怎么……良善。

    “是啊,我没想到你爷爷也这么亲切。”适当地慰劳一下老人家吧,有这么磨人的孙子,做爷爷的也不容易。

    “呵呵,可不是,别看我爷爷平时拉着一张脸,实际上对我们这些小辈可亲了,都是受我奶奶熏陶的,哈哈哈……”

    得,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吴奶奶也不容易,疼孙子,还要时不时的提点老伴儿,迎合下孙子的要求。

    “小瑾啊,你看现在都这会儿了,要不你在我家住一晚,我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给你看呢,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回去,怎么样?”

    我摇摇头,“我爸会担心。”

    吴海垂眼,“那,好吧。”突然想到什么,抬起头来,两眼放光,“我可以在姥姥家多住两天,呵呵,等到春节后咱们就跟我爷爷奶奶一块去三亚。”

    我忍不住上扬嘴角,明亮的灯光下,那双明亮的眼睛让我觉得重新活过不是没有意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