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1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10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会儿,靠过来含住我的唇,眉眼弯弯地说:“我这是在消减贫困人口,我要让咱媳妇儿过好日子!”说着又亲了亲,加深着这个吻。他断续地说:“媳妇儿,我想你唔……”

    吴海的妈妈和舅舅舅妈早在老人住院当天就都赶了回来,高血压说来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得细心调养,适当锻炼,保持心情舒畅。老人的两个儿女都忙,几个大人商议决定给老人请个保姆,吴海当然赞成,也表示会经常回家陪老人。

    父亲第二天一早来了医院,李奶奶还没醒,最后等不及又匆匆赶回了工地。

    第二天,老人出院,李叔叔和阿姨因为生意上的事连夜回了Y市,吴妈妈给老人找好保姆以后也走了。我和吴海就待在家里,陪老人,带孩子,恩,当然孩子是指三岁的指欢童小盆友。

    傍晚,把小欢童交给保姆照料,吴海和我陪李奶奶到广场做运动,正好碰到庞明他们几个,吴海说要陪他们几个玩一会儿,姥姥跳完舞就回来。我点头,独自坐在广场的阶梯上看李奶奶他们跳老年迪斯科。

    我身边坐了一对情侣,腻腻乎乎的,我忍不住恶寒,想难道我和吴大少一起时也这样腻歪?应该不会,看他们两人这模样,太寒碜人了点儿,以后坚决不同意吴大少在公共场合的“非礼”举动!嗯,想起那次在街上,亲吻的感觉还不错……羞……

    当我正沉浸在YY中时,一个东西砸在我胳膊上,疼得我咬牙,转头一看,吓我一跳,一只尖跟鞋差点戳到我脸上!要不是闪得快,我非被戳瞎了不可!

    那两个前一刻还腻腻歪歪的年轻情侣,现在竟然吵了起来,简直犹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那个女的对男的好一阵拳打脚踢,我刚才就是这么做的替罪羊。男的紧紧扣住女的手腕,腿上却被结结实实地踢了好几脚。这个滋味我刚尝过,不是一般二般的痛!那女的嘴上也不闲着,噼里啪啦把男的全家上下祖宗八代全问候了遍。在他们周围的人飞快撤离,估计不乏跟我有同样遭遇的无辜群众。

    那男的倒是顾及到面子问题,看到看客多了,把那女的拖着走,那女的十分强悍,被男人拖着她也没闲着,尖尖的鞋尖拼命往男的腿上招呼,从双腿打开的幅度至少可以看出两点:第一,那个女的筋骨十分柔韧;第二,那条超短裙很是坚强!

    两个人拉拉扯扯走了段儿,观赏的群众们也随之移动,始终让两位主角占据中心位置。我对这些八卦段子没兴趣,打算走远些,这时候我被一个大力扳得转过身,手被大力抓举起来,什么东西塞到了我的手里,与此同时一个愤懑难平声音在我头顶响起:“送给你!”

    我抬头,耶?居然是那个和女朋友吵架的青年。我低头看看手里的东西,咦?竟然是枚戒指!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抬头,天,那个人怎么会跑那么快?我再转头,嗯?那个女的也不见了?经询问才知道就在那个男的转身的同时,那个女的拦了辆的士走了。

    我看着手上“从天而降”的戒指馅儿饼不淡定了,我要是把它买咯,合法不?那个人不会后悔了,反过来告我侵占他的私有财产吧?

    小媳妇儿梦话版:

    周瑾:少爷,你给欢童穿的什么东东?

    哼哼的吴大少:你看不出来?

    歪着头看了半饷的周瑾:那个是不是穿反了呀?

    看也没看的吴大少:怎么可能?我能给穿错?

    可怜兮兮的小欢童,扒拉着箍在脖子上的领子:唔唔,小嫂嫂……

    更加肯定吴大少给小孩儿穿反了连衣裙的周瑾:欢童乖,小嫂嫂帮你换过来啊!

    眯着眼笑的吴大少:嗯,小丫头,以后不会穿衣服就找你——小嫂嫂啊!

    嘟着小嘴的小欢童:哥哥坏!小嫂嫂不要理哥哥了……

    吴大少一摸小丫头头顶的黄毛:嘿嘿,小笨蛋,没你哥我,哪儿来的你小嫂嫂呐?

    周瑾:不带这么欺负小孩儿的!

    吴大少凑过去,一阵挤眉弄眼:那……媳妇儿,让我欺负下呗?

    13被“馅儿饼”砸中

    吴海在李奶奶跳完舞以后也没回来,我把戒指拿给奶奶看,讲了事情的经过。我的意思是还是得等等物主,说不定他一会儿想通了会回来拿。李奶奶也说这东西不能要,看样子是别人的求婚戒指。

    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刚活动的老人家不能在风里待久了,况且吴海应该差不多过来了,所以我劝说李奶奶和几位大妈一起回去,一个人在广场上等着。

    我看着那枚戒指想,看质地至少至少是上千的价,可叹天降横财也不是乐呵的事儿。比如我现在肚子等在越来越冷清的广场,不知为何。我开始猜想,那位大哥不会是买醉去了吧?那样的话等他清醒过来想到戒指的问题,估计会有点儿晚了。可是吴海呢?怎么还没回来?是已经回家了,还是出了什么事?唯一确信的是他不会跟人买醉,但是一想到想到后者,我不安起来,站起来从广场的一边踱到另一边。广场上的灯没有全开,这边有些昏黄,移动的目标总是最醒目的,如果他来的话也能一眼看到我。

    已经过了十一点了,我更加忧虑,吴海就算回了家,看到我没去也会过来找我的,这个时候他都没来,难道真的出事了?想到庞明他们几个中有几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我更加焦虑。可叹这个时候手机还是高档货,平民百姓用不起。

    忽然我看到三个黑影从广场的另一头走过来,我仔细辨认,希望里面有吴海。等他们走到灯影里,希望破灭了,同时一种本能的危机感,让我意识到自己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待在广场上是多么危险的行为。我攥紧手指,这个时候我必须保持镇定。

    我开始思量,如果那三个人居心叵测,看到我神情自若也会有些防备不会轻易发难,而如果我跑的话,估计也跑不了多远,反而会激起那些人的犯罪因子。我把腰挺得笔直,手抄到口袋里,用余光关注那三人。他们一边走一边朝我这边看,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五米,他们还在靠近。我的心怦怦的跳,镇定的观察着那三个人。

    “喂,小妹妹,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其中一个人上前搭讪。

    “晚上会有坏人哦。”另一个人笑呵呵的附和。

    三个人看似友好,但是却被自己的眼神出卖。我淡淡的说:“等我哥,他们马上就来了,谢谢你提醒。”

    三个人对视一眼,开口说话的两个人率先走了过来,“你哥怎么这么不负责任,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这样吧,我们带你去找你哥怎么样?”

    “不用,他跟我说好了一会儿就回来,估计马上就到了。”我作势四处张望,暗暗和那两人拉开距离。

    “小妹妹,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两人又靠了过来。

    我不悦地瞪他们,直白的警告,“我说了我哥马上就来,不用你们关心。”我真的猜想着吴海正在赶来的路上,他会在下一刻出现,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我现在更担心他出了事。

    一只手突然爬上我的肩,我挣开,“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我哥是警察,识相地马上滚!”

    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我现在几乎是他们三个团团围住,我开始祈祷,吴海快点来。“你们想钱的话,我没有,不过我这里有枚钻戒,是我哥的结婚戒指。”我把戒指拿了出来。都是这枚戒指惹的祸,我今晚要是横尸街头,做鬼都不放过那个“戒指”哥!现在卖了这戒指也不足以补偿我,咱可是重生的命,很精贵的,不知道这次死了以后还能不能再重生一回,我还没好好爱咱男人……

    站在我面前的猥亵男把戒指拿到手里,对着路灯看了半天,又放到嘴里咬了咬,然后递给他旁边的同伴。那人拿着戒指,笑眯眯地看我,“小妹妹,你拿个两块钱的小玩意儿糊弄哥哥呢?”

    糊弄你大爷!“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站在我身后的那人一直没说话,可是我一直能感觉他的目光,我攥着拳头。猥亵男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往后退,却越来越靠近后面那个人,等我意识到这点时,我的双手被后面的人锁住,我尖叫一声,“放开——”猥亵男反应很快,立刻来捂我的嘴。

    在挣扎间,一个响嗝突兀的在这片静寂的角落里响起来。三个混混怔住,齐齐往声源看去,我也往那边瞟,惊喜地发现就是那个塞给我戒指的人,我记得他的穿的蓝白色横条T恤。趁捂我嘴的人放松之际,我立刻大叫:“哥!快来啊,他们拿了你的戒指!”希望那个提着酒瓶,走蛇线的“哥”还能听懂人话。

    不过我那声“哥”还真是把那三个人怔住,但却没有落荒而逃的“觉悟”。我一脸期盼地看着“我哥”,那位果真朝这边看过来,又打了个响亮的酒嗝,歪歪扭扭的走了几步,如果不是他的目光太过迷蒙的话,我想效果会更好,或许我们大家都能得救。

    我奋力与歹徒做斗争,终于成功咬到那只捂我嘴的脏手能重新开口,赶忙再接再厉大吼一声:“哥,戒指啊,你的戒指!戒——指——唔……”

    那位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看了看这边,嘀咕了几句,估计不会有人听清,包括他自己,但是惊喜的是他真的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捂我嘴的猥亵男冲他旁边的的人使眼色,那人朝“我哥”走了过去,轻轻一推,“我哥”就光荣地栽倒在地。我顿时傻眼,这也太不济了吧,咱最后的希望也倒塌了……

    吴海,你快来……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哥”手里的酒瓶咕噜噜在地上滚动的同时,他噌的站起来,一记勾拳结结实实地打在那人脸上,那人怪叫一声跌到地上。这样的变故是我始料未及的,但确实惊喜万分!抓我的两人看到同伴被揍,立刻甩开我,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揍人。

    我不管不顾地往右边跑,我记得那里有部IP电话,等我气息不稳地拨了110,仔细想了想还是跑了回去,虽然我很惜命,但是也不能无视别人的生命,虽然今天的意外大部分就是那位小哥造成的,不过哥都叫了,也不能不管人死活。

    我匆忙地跑了过去,看到的一幕把我惊呆了,一个混混抓起地上的酒瓶砸了下去,小哥愣了一下,突然大把大把的鲜血从他头上淌下来,瞬间模糊了半张脸。我腿直发抖,嗓子发哑,那三个人似乎也愣住了,直直地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人缓缓地倒了下去。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微颤颤的走了两步,几乎是从胸腔里挤出声响:“救——命——啊!!”

    三个混混一时也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叫喊声,才互相拉扯着仓惶逃跑。我头脑一片空白,看着倒在地上满脸是血的人,似乎见到前世的记忆里父亲被砸得血肉模糊的脸,看到那个被吴海抱在怀里浑身是血的自己,浓浓的血腥味,蚀骨的疼痛……

    我跪在地上,用尽仅有的力气捂在小哥头顶,一只手握住他的微凉的手。我张了张口一时说不出话来,那个人的睫毛动了动,没有染血的眼睛慢慢睁开了一条缝,我的心惊呼着:他没死,没死!

    身上的力气这才回来了些,我抓紧他的手:“大哥,大哥,你醒醒,不要睡,不要睡,医生马上就来,你会没事的,你坚持住……不要睡,不要睡……不要闭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或许是前世的刺骨的疼痛让我知道无法释怀,那些重叠的光影让我的胸腔撕心裂肺般的疼。

    那个人动了动手指,睁着半只眼睛看着我,他虚弱的笑了,“不会死人的,我就是想睡会儿……”

    “不可以!不可以!你不可以睡!”我使劲掐他的胳膊,“不可以睡!你给我睁着眼……睁着!……”

    “小瑾——小瑾——”

    我突然听到吴海的声音,我抬头,泪眼朦胧的视线里一个人影正跑了过来,是吴海,是吴海的脚步声!我低头对那个人说:“你听到了吗?吴海来了,吴海来了!有救了,你有救了!你不要睡,医生……医生一定会救你的!……”我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我只记得要让他活着,我想活着……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父亲血肉模糊地躺在殡仪馆,我一点一点地给他擦脸,可是我却看不清他的模样,恍惚中,我回到了镇上,那里的一切全都变了样,到处是林立的高楼,我迷失了方向,连家也找不到了。我一遍遍地流连在全然陌生的环境里,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记忆中的家,简单的小院儿,低矮的一排平房。我循着记忆中的模样,在院门下方找到了一串钥匙,我打开门,里面的一切都是初时的模样,就连古井旁的老梅树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