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1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17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谈”,他对那些谣言,除了前半段深恶痛绝意外,其余的都挺满意,还对后面那段儿八卦的悄然平息感动费解了一阵,真是——讨厌!

    22吾家有女初长成

    十月份,政府出台通知,我之前买的旧房被征用,我成功地赚了一笔,有了更多的资金我的投资致富路走得更顺当了。小日子有滋有味的过,青春的足迹踩过了满野的小花朵。

    嗯,后来,怎么说呢,那个必须要重新经历过的事儿来了……

    那天班上刚做了一次测试,数学老师叫几个同学改卷子,我也去了,改了没多久,就觉得肚子隐隐的痛。刚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是吃坏了东西,后来疼痛一直持续。我去了厕所,骇然发现内裤上染了大片红色,我顿时意识到初潮来了。我查看裤子,裤子上已经沾了一块血,我今天穿的是蓝色的牛仔裤,很明显。趁着现在是自习时间,我赶紧掏出手机救急,那是吴海送我的十三岁生日礼物,我和他一人一个,还是情侣机的模样。平时我不许吴海在上课时间给我发短信什么的,今天倒是我先破例了。我拨通了吴海的电话,让他到厕所这边来。

    “怎么了?”吴海急急地跑过来。

    我有些不自在,“我肚子疼。”

    “肚子疼?怎么了?是吃坏东西了吗?我带你去医务室。”

    我摇头,脸渐渐发烫,“不是,是那个……”

    “那个?什么那个?”吴海一脸茫然,他也上过生理课吧?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月经。”

    吴海的脸唰的红了,咳嗽一声,强装镇定,“那……那个……”半天那个不出来。

    我忍不住捂着肚子笑起来。

    “那个很疼吗?”吴海有些担心。

    “还好。但是我的裤子脏了,得换。”

    吴海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我回去给你拿,你等着。”

    我看到有人朝这边来,赶紧缩了回去。忽然想起,我忘了告诉我需要那个啥,不过让他一个男孩子去买那个,似乎有点太那个了。还是等我换了裤子,去找同学借吧,要是没有在自己去买呗。现在是上课时间,不知道他能不能出去,我纠结,肚子又一阵阵的痛。

    下课铃声响起,我躲在厕所里不敢出去。下节课正好的班主任的课,怎么办?我和吴海都不在。我赶紧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说我肚子痛让吴海陪我去了医务室,徐阿姨很通情达理,暂时算蒙混过关。

    等了半个小时,外面传来吴海的声音,我赶紧出去。

    “都在里面,我还买了那个。”吴海的脸红红的,恢复了许久不见的萌态,真可爱。我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然后拿着东西跑进厕所。我发现吴大少居然有给我买那个耶,拿来的牛仔裤和我身上的颜色相差无几,不留意的话没有人看出我换了裤子。我走出去,吴海靠着墙站着,正冲我笑。强大的羞赧姗姗来迟,这会儿猛烈的冲击着咱的小心脏,吴海过来拉我的手。

    吴海到小卖部给我买了杯温热的奶茶,我们在操场边慢慢地走,吴海拉我在草坪上坐下,“肚子还疼吗?”

    “也不是很疼了。”隐隐的那种感觉很难描述。吴海靠过来贴着我的背,双手在我的肚子上环抱一圈,手掌在我腹部温柔地抚摸,酥软的感觉让我全身颤栗。

    吴海轻轻地吻我的额头,“舒服点了吗?”我应了一声,却像呻吟一般。吴海眼睛黑黑幽幽,带着温柔的亮光,他低头,慢慢地扣开我的唇,仔细地探索着,越来越深入,他的舌头纠缠着我的舌尖,热烈的交缠,似乎有一种火焰燃烧起来,从心底一直燃烧到全身。不知过了多久,我无力地被他抱在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安静的操场上没有声响,只有心跳声怦怦有力。这样紧紧的拥抱,让我忽略了身体的不适,竟有种想睡的感觉。

    吴海咂咂嘴,又低头轻啄我的唇,“我们走吧,要下课了。”

    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刚才的举动有多奔放!天啦,妈妈咪,这个“早节不保”也会造成严重后果滴!我挣扎这要站起来,却被吴海抱紧,他的脸贴着我的脸,“小瑾,长大了呢。”我的脸发烫,他又轻轻笑起来,“真好。”

    吴海的叔叔吴海峰在元旦节的时候结婚,我被邀请在列.吴海领着我大姑大舅叔叔阿姨到处叫,介绍我身份的时候干净利落:我媳妇儿。我怎么觉得别人吴叔叔的婚礼成了我和他的家长见面会?

    咱得到的信息是,吴爷爷和吴爸爸默认了咱“童养媳”(从孩童时代就养着,长大了当自家媳妇)的身份,要不然在一群亲属子弟面前也不会允许吴大少任性。那些大姑大舅叔叔阿姨倒是给了我不少红包,让我总有种嫁人的错觉。吴海还好死不死的凑到我耳边说:“咱们好好观摩,过不了几年就该我们了。”呼呼……这也太激进了吧?未雨绸缪也不带这样滴。话说别人海峰叔叔就很有思想嘛,坚决贯彻晚婚晚育,嗯,虽然是奉子成婚,三十好几的人了也没啥错嘛。

    话说初二期末,吴海的成绩提高了不少,已经缩短了一个考室的距离,虽然还没有到他想要的高度,但毕竟有进步嘛。吴家一家子都很高兴,要知道以前的吴大少可从来没啥学习的兴趣,甚至吴爸爸还放出过这样的狠话:只要吴小子能坚持读完九年义务教育其他的随他。现在看到竟是出人意料的惊喜了。

    寒假的时候陪吴爷爷和奶奶去海滨度假,我和吴海惬意地在海边谈情说爱,打打闹闹,不想出门儿的时候我就跟吴奶奶学煲汤做菜,祖孙两代人过得温馨融洽。因为惦记父亲,我和吴海还是在过年的时候回了家,包着饺子,看着春晚,生活到哪儿都有滋有味。

    吴海特别会打篮球,他的身高和体能都有优势,一直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在他的带动下,我也会简单的传球控球,投篮却一直准确率不高,尤其是站在两分线上投球就特别费劲,吴海说我力气小,还让我跟他一起练拳,我怕疼,打死都不学,他就决定教我舞剑,说我内体虚,需要补气。我是没看出来这个有多补,倒是以后我和吴爷爷吴奶奶成了剑友,没事儿三人还能凑一块儿练练。

    吴海在初二的时候进的学校篮球队,每天下午他们队里的十多个人都会聚在一起打会儿球,我通常都在教室等他打完回教室,然后一起离开。有一天我正站在教室里看吴海打球,一个人走了进来,我听到脚步声吓了一跳,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同学来教室。那是个矮个子女生,有点胖胖的,长得还不错,眼睛大大的。

    “你有事吗?”我问她。她有些腼腆地看我,“请问,你知道吴海坐哪里吗?”

    我愣了一下,指了指她正挨着的位子,“你站的那儿就是。”其实我想她既然来找,应该已经打听好了的吧。

    “谢谢,”小女生低着头,把一个心形的礼盒小心翼翼地放进吴海桌子底下,然后匆匆扫了我一眼,“我走了。”

    这是什么状况,有人当着我的面塞了一个礼盒给我男人,这个问题严重不?我需不需要拿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良词汇?等等,今天我是无意中撞到了这么一件“桃色”事件,但我有理由相信这不是一起偶发事件,曾经、正在或者即将有人开始对吴大少暗送秋波了?为什么我没有听当事人提过一丁点?哼!居然想瞒我!

    所以当吴大少满头大汗地跑回教室迎接他的是一盆“凉水”,我拿起书包径直往外走,看也不看他,吴大少不知道我怎么了,一直询问,我一直傲气地昂着头,默不作声,一个晚上也没跟他说几句。

    第二天早上课间,吴大少给我发了条短信,说那个盒子他也不知道是谁放的。他继续发短信:媳妇儿,我真是冤枉的,我只稀罕你一个……

    任凭吴大少的短信轰炸,我岿然不动,我得让他学会坦诚,绝对不能背着我跟人勾三搭四!中午放学,吴大少小心翼翼地跟在我身后,回到家,我坐在沙发上,他也跟着过来挨着我坐,我指指旁边的座儿,他乖乖地坐了过去。

    见我依然没有开口的意思,吴海说:“媳妇儿,我错了。”

    “你错什么啦?”我挑着眉,以前看赵毅然做就觉得很有压迫感。

    “我也不知道。那个盒子怎么会在我抽屉里我也不知道,我冤枉啊,媳妇儿。”

    “就只有这么一个盒子?”

    “啊,只有盒子。”

    “真的?”我眉挑得更高了。

    吴海愣住,想了想才说:“我只看到里面有这盒子,暂时没发现别的东西。”

    “看来我也得对你的东西进行一次大扫荡才行啊?”我半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大少,这个眼神我昨晚对着镜子练了很久,看他还能抗得住我的火眼金睛!

    吴海似乎明白了那么点儿,笑了笑,“媳妇儿,我那时候不是怕你被人骗吗?你可不能翻旧账啊,要是你想扫荡我的东西,随时欢迎,顺便帮我清理下,我的书很久没摆平整了。”

    “目前为止,有多少女的给你表白心迹啊?”我幽幽地问。

    吴海的顿时从太监成了大臣,嘿嘿地笑:“媳妇儿,你这是在吃醋吗?”

    我清淡地瞥了他一眼,“别转移话题,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吴海赶紧正襟危坐,“报告媳妇儿,多少人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数过,也不关心,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只爱你一个!在我眼中其他都是草,只有你是花;其他都是白开水,只有你是冰红茶;其他都是丑小鸭,只有你是白天鹅,我是癞蛤蟆,好不容易吃上天鹅肉,我怎么会理会丑小鸭?媳妇儿……”

    “好了,闭嘴,我怎么不知道吴大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

    “报告媳妇儿,这是为了哄媳妇儿开心,咱潜心学习的成果!”吴海还是一副昂首挺胸,英勇就义的模样,我噗哧一声笑出来,再也装不下去。吴海成热打铁凑了过来,“媳妇儿,你要相信我,我这辈子只爱你!”

    我侧头看他,“你什么时候收到女生给的东西的?”

    “啊,这个……”吴海挠挠头,“我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什么呀?”

    吴海弯着眼睛笑,“我只记得媳妇儿送我的东西,比如媳妇儿第一次主动拉我手的时候,比如媳妇第一次主动亲我的时候……”说着嘴唇一点点靠近,最后贴在了一处。

    小媳妇儿梦话版:

    吻得正酣的小少爷,一只手手慢慢上移,一只手渐渐向下。手掌撑在某个地方,轻轻揉捏,声音性感:“小瑾,这里有变大吗?”

    脸红耳赤的小丫鬟:启……启禀少爷……好像……好像那个啥……有……有变大呢……

    满意的小少爷,舔舔脖子:嗯,果然有成效!再接再厉,嘿!(说着,再捏捏)

    23桃花男

    市里举办中学生运动会,一中的篮球队取得了最后一场比赛资格,比赛那天我和吴爷爷奶奶,还有我爸一起去看比赛,我们进去的时候,篮球场上已经是一片火热,两边十几个高大的男生在那里热身,两边的拉拉队尖叫着把整个体育馆的气氛渲染得热力十足,到处都可以听到有人喊着球员的名字,比赛还没开始就已经很热烈了。

    我看到有几个女孩子举着牌子跳着叫着,牌子上写着“吴海加油!”,还贴着大大的照片,我都没看过吴大少拍过这样的照片,他扣篮的姿势十分完美,优美的弧度,飞扬的发丝,辉洒的汗珠,俊朗的面容光芒四射,如同西方神话里英勇的少年斗士,让人挪不开眼。

    拉拉队一阵高喊,队员们开始入场,吴海进场的时候,我们这边的欢呼声高昂起来,他的体型在初中组里不是最魁梧的,却是最修长健美和英俊的,他站在那里,有种军人的特质,让人无法忽略,谁也掩盖不了他的光芒。

    我们周围的人在拉拉队的带领下高喊着口号:“必胜,必胜,一中必胜!……”

    我看到吴海明亮的视线落在我身上,露出大大的笑脸,我也笑起来,冲他比了胜利的手势。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看台上的观众都激动起来,拼命呐喊。我的眼睛始终落在那个不停奔跑的人身上,他犹如猎豹般矫捷迅猛,穿梭在对手和队友之间,组织着一次次的防守和攻击。磅礴的气息,激烈的争抢,默契的配合,惊艳的扣篮,这是我在吴大少身上看到的,他的每一次奔跑和跃起,都将力量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激烈和高超时刻上演的比赛中,欢呼声几乎震翻了屋顶。上半场吴海他们一直压着对方在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