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1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19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    吴海顿时没了底气,一时兴起的“订婚”一说就此打住。

    小媳妇儿梦话版:

    钓到一条大金鱼的小破孩儿:哎哟喂,额的神,这鱼忒大了(liao)!

    嘴巴因为被鱼钩勾起而张合不便的金鱼:喂喂喂,不要吃我!……

    到处找说话人的小破孩儿:嘿,谁在说话嘿,谁在说话呢?

    金鱼儿:是我,是我啦!

    继续东张西望的小破孩儿:谁谁谁,谁谁谁谁谁?

    金鱼儿口吐白沫:……

    终于发现刚抓上来的金鱼儿两片嘴唇不正常开合发出声响的小破孩:嘿,这年头,年年怪事儿,昨儿才说拉登挂了,今天咱就钓到一条会说话的金鱼儿。

    金鱼儿:我不是普通的金鱼儿,我告诉你,我是东海龙王的女儿,虽然是私生女,但是咱最得宠。你放了我,我父王一定会感谢你的,你想要什么,他都会答应你的。比如你想成为百万富翁,或者一国国王什么的,我父王都可以满足你!

    小破孩歪头想了想:俺这山旮旯里穷,讨媳妇儿老难了,那我跟你父王要你做的媳妇儿好了。

    金鱼儿转了转根本没法转动的眼珠:那个,这个地方有猫么?我怕猫……

    小破孩嘿嘿一笑:小媳妇儿,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一定不会吃你的。

    24大少的十六岁

    不久,吴海去了训练营。我时常在书店陪父亲,邻居家的刘大妈还是没有放弃给他说媒的事,女方是她的侄女,一个能干的面馆老板,她的店面就在附小对面。我时常能看到那个阿姨,大方开朗的一个人,左邻右舍对她的评价都不错,我有心撮合她和父亲,经常拉着他到那个阿姨的面馆吃面,那个阿姨每次都给我们很足的量,她看父亲的眼神有些灼热又有些小女人的羞怯,我有时候忍不住看着父亲笑,他也知道我的小心思拿筷子敲我的碗,丢下两个字:“吃面!”爸爸的老脸有种没处搁的表情,我笑得更欢了,看来我爸很快就可以找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了。

    吴海比往常提前了一个星期回来,正好赶在他生日前。坐在摇摇晃晃的大巴车上,我郁卒的想:如果知道吴大少庆祝十六岁生日的方式是爬荒山,我想我一定不会轻易的在他的“淫威”下屈服,呜,咱一定不会轻易屈服的!我看看自己好不容易养了那么点儿肉的细腿儿想。

    车越来越接近郊区,低矮的房屋都很难见了,两边的树木和不远处的高山,风景确实极美。深深浅浅的慢慢染上了淡淡的黄色,阳光的色泽。

    据说这边是新开发的旅游区,还没正式对外开放。周围层层叠叠的全是山,完全看不出文明的痕迹,只有条蜿蜒的羊肠小道一直从山脚延伸到大山深处。我伸手挡住阳光看上去,山挺陡的。和我们一起到的几个成年男女已经兴冲冲的往山上冲。吴海顾着我,和我慢慢的往上爬。

    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翻动脚丫了,到了半山腰,小腿肚已经酸软得不行,走越来越慢,每一次抬脚都得费很大的力。吴海拉着我的手,看到前面一方大石块,“在这儿歇会儿,你这身体呀,非得好好锻炼不可,才这么点山路就累成这样,看来以后我得监督你运动才行。”

    我喘着粗气,费力的摇摇头,汗水涔涔落下:“不……不行……不带这样的……”拉人来爬山,还不负责任的嫌弃咱身板儿差,还要强行给咱下达锻炼指标,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别跟我争辩,锻炼的事儿,我说了算。”

    为什么?咱现在还是自由身的呀……

    “你这么弱的身板儿可没法和我一起读军校呢。”吴海拿出一颗巧克力糖,拨了糖纸凑到我嘴边。

    我愣住,和他一起读军校么?这个问题,我没想过呢,他现在才十六岁,考虑这些问题是不是太早了点?

    吴海拿糖块碰了碰我的嘴唇,“啊,张嘴。”

    我下意识的张嘴,糖块进到嘴里,我用舌尖抵到一旁,“那个我当军医也得跟你们似的天天操练身体啊?”

    吴海点头,“虽然比我们轻松许多,但肯定不是你现在这个身体扛得住的。我回去再问问。”

    “你就是为了考察我的身体素质能不能上军校才这么折腾我的?”我怒了。

    “不是,不是。”吴海赶忙摆手,“哪能呢?我也是为了有一个难忘的十六岁生日才来这儿的,有创意吧?”

    我哼了一声,把嘴里的糖块咬得砰砰响,难忘肯定难忘,估计这么折腾一次骨头都能散架。

    “喝水。”看我吞下糖块,吴海拧开矿泉水瓶放到我嘴边,我仰着天张开嘴就着他的手咕噜咕噜喝了两口。伺候好了我,吴海就着我贴过的瓶口咕咕的喝了几口。

    我愣了一下,这个,是间接接吻吧?看着吴大少眉开眼笑的模样,我刚凉爽下来的脸皮儿又灼灼的发烫。在这样静谧的山野间,心爱的人暧昧的看着你,喝着你喝过的水,还有那么一滴沿着他的下巴落下,第一次发现吴大少也可以演绎妖孽和魅惑。我吞了一大口口水,有点心猿意马了。这个时候好死不死的,吴大少凑过来,在我冒着细汗的鼻尖浅浅的啄了下。我的心顿时乱跳起来,重生以来,哦,不,面对吴大少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砰砰乱不能自已的感觉。一直以为我对他的感情是细水长流般的感动和亲近,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吴大少发现了我的异样,摸摸我的脸:“小瑾,你的脸怎么这么烫?”

    我不敢看吴海的眼睛,垂下头,努力埋低埋低,“那个……没、没事……”

    吴大少突然大叫一声:“小瑾,你的脉搏怎么这么快?”吴大少是真急了,额头上青筋都暴出来了,他连忙一手托着我的后背,另一只手伸过来揉我的胸口。

    我一把抓住他乱动的手,“我没事!那个……那个我真没事……别,别乱动……”

    吴大少停下来,“真没事?那你怎么心跳这么快?”

    吴大少视线下滑,我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我胸口的位置,那个……那个啥……吴大少的手正贴在那里!刚刚平息下来的心跳又咚咚的跳起来,似乎要冲破胸房,我觉得这下我是真要得心脏病了。

    吴海轻咳一声,不知道是我敏感还是怎么着,只觉得那松手的动作异常缓慢。然后他低低的笑起来,靠在他胸前的我听他起伏的胸腔间发出轻快的震动。我抬头瞪他,他笑得更欢畅了,一层层树木遮盖的山林间那些爽朗的笑声飞快的传遍四野,悠悠的回荡在青山茂林间,染上青葱的的颜色,停驻在这般青葱的年华。

    所有的负重全在吴海背上,满满一大包,连厚衣服都带了的。他牵着我上路,一段段的往上爬,路上全是我的粗喘声,和偶尔路过陡坡时的惊呼声。我紧紧攥住吴海的手,就像他握的那样紧,紧紧相扣,以谁也离不开谁的姿态一路向上。我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但我紧紧的跟随他的脚步,相信他的力量,相信他不离不弃的承诺。

    下午两点左右,我终于在一片艳阳中看到了山顶的模样,吴海回头对我灿烂一笑,明晃晃的眼睛,明晃晃的汗珠,少年的脸庞在那片明媚的阳光下异常生动。

    “我们快到了。”

    我点点头,努力克制急促的呼吸,汗水落入我的眼睛,我眨了一下,朝着视线中模糊的吴大少大大的笑了下:“真好!”

    吴海顿了下,擦干净汗湿的手掌,继续紧紧的抓住我的手。

    等到了山顶,我才终于放松下来,靠在大石块上闭着眼睛休息。吴海站在我旁边,拧了湿毛巾给我擦脸上、脖子上的汗。我有种剧烈运动后的眩晕感,嘴唇发凉,我知道这时候我的脸色肯定不好。吴海在我微凉的唇上轻啄了下,把我被风吹乱的发丝拢到耳后,细致的给我擦着后颈的汗。

    我眼睛睁了条缝,他的脸上也淌满汗水,一滴凝结在下巴上。看到我睁眼,吴大少露出笑脸,“好些了吗?”

    我几不可见的点头,身上没有多少力气,但是我知道他看到了。我伸手指把他下巴的汗珠接住,带着他体温的暖意通过之间传递到身体的每个角落。吴海的眼睛暗了暗,握住我停在半空中的手指,轻柔的舔了舔,像一片羽毛刷过。

    我想说他不爱卫生,我的手指先前扒过山岩,抓过野草,还握过他汗湿的手;我想说,他的吻很痒,他嘴唇的温度过于灼热,他的眼神有点儿过火。但最后,我什么也没说,静静的看着他清洗了毛巾,温柔的擦拭那只被他吻过的手。

    我想少年时的吴大少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爱惨了我,我想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我都注定会被这个人感动,一步步走进他细密的陷阱。前世是时间不够,今生的我不会再让彼此错过。这就是爱,能爱的人好好的相爱,幸福的,美好的——相爱。

    拾掇完我,吴海拿过开了盖儿的矿泉水水瓶一股脑的从头顶淋下,就跟拍洗发水广告似的,可惜了吴大少刚剪短的头发,不过被清水冲洗过的少年脸庞带着青涩年华特有的风华,仍然有惹人尖叫的潜质。

    擦掉一身汗湿的吴海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睛看我,招招手:“过来睡会儿,一会再走。”

    我基本上平静下来,走到他旁边坐下。吴大少选的位置极佳,几株茂盛的参天大树遮住了刺目的阳光,偶有光束从孔缝中穿行而来,打在空气中,看里面尘土清扬。我的手边正好有一束光点,我把手伸过去,透过明亮的光束细数掌心的纹路。

    突然吴海扑了过来,一把把我拉过去,按倒在草地上,他侧躺着,一只手横在我腰间,粗声粗气的说:“赶紧睡会儿,待会儿没力气下山了我可不管。”

    我笑了下,我可不相信。不过在剧烈运动后,躺在柔软的草地上,鼻息间是满青草的味道,身旁是恋人的温度,身上有暖暖的阳光照射,没有比这更舒服的所在。慢慢放松下来的我,竟然很快睡着了,什么梦也没做,直到吴海唤我起来。

    我睁开迷蒙的眼睛,有人背对着艳阳站着,看不清面目,他向我伸出一只手,我笑了下,我知道那是一只稳健有力的手,能带给我安全和信念的手。我伸手抓住了那只手,被他有力的一拉。我站在和他平行的位置,看清楚他的面庞,他的眉眼,和他的笑容。

    吴海递给我一瓶水,我仰头喝了一口还给他,他也喝了一口,然后在我湿漉漉的唇上印下一吻。

    “休息好了吗?我们要下山咯。”

    我点点头。

    吴海一直牵着我的手往山下走,走过最陡峭的部分,他停下来,指指自己的肩说:“上来,我好久没体验背媳妇儿的过你的,让咱在重温一次。”

    我愣了下,在我印象中,吴大少似乎没有背过我吧?上次被球砸得流鼻血的时候他是用抱的吧?有背过么?为什么我不知道?

    吴大少哼了一声:“四年前不知道是谁晕到我怀里,那啥不是我把你背到医院你能有救么?”

    话说那个,我快没救的事故是谁造成的?晕死过去的人,会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么?哼!

    “上来吧!”

    哼!上就上!压不扁你!哼!

    山上的时候,吴大少背得很稳,紧紧的靠在他背上,有种幸福而满足,似乎这样一辈子便求得了圆满。我轻轻含住他的耳垂说:“生日快乐,吴海。”

    吴大少突然恶作剧般的托着我的小PP把我往上颠,然后突然拔腿就跑。虽然知道吴大少走得很稳,但那种在山上只看见平滑坡道的刺激还是吓得我够呛,紧闭了眼睛,下意识的抱紧了他的脖子。

    吴大少浑厚的笑声响在群山环抱之间,清晰的落在我耳边,连的呼吸似乎都带着愉悦,咬了咬他的肩膀上的硬肉,嘴角却悄悄上扬。

    小媳妇儿梦话版:

    被小破孩吓到的金鱼儿:啊……你……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猫兽”?

    小破孩跳出来:啊,我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猫兽”,金鱼儿妹妹!

    在破筒里扑腾几下的金鱼儿:猫兽哥哥,你不要吃我,我会乖乖的!

    眉开眼笑的小破孩,捧起金鱼儿滑溜溜的小身板儿,摸了个通透:嗯,乖,金鱼儿妹妹!来,跟哥哥啵儿一个。

    嘴角挂着血丝儿的金鱼儿撅着小嘴:啵——

    满心欢喜的小破孩,砸吧着嘴:嗯,真香,比鱼肉还香哒!来,再过来跟哥哥啵儿几个,解解馋。

    金鱼儿不淡定了,狠命扑腾了两下,小破孩险些抓不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