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愿做你的童养媳 »  分节阅读_2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节阅读_25

小说:愿做你的童养媳作者:蓠格
返回目录

    亲无奈地摇摇头,“以前妈妈太傻,什么都不懂;现在懂了许多,却还不如不懂的时候来得好。”她靠过来拥着我,“告诉妈妈,吴海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

    母亲点点头,“见过他家里人吗?”

    “见过。”

    “我记得他爸爸是个很正派的人,他妈妈也是个极好的人,性子像李奶奶,应该会喜欢你的。听说他爷爷奶奶也是干部出身,对你好吗?”

    “嗯,他们都很喜欢我,对我很好,妈妈你不用担心。”

    母亲笑了笑,“妈妈不担心,我的好女儿这么乖巧懂事,谁见了都喜欢。”

    和妈妈提了回家的日期,她虽然不舍,也没有强留。

    第二天,刘凌头上缠着纱布回了家,少爷脾气一点儿没收敛,对他爸更是不待见,看我的眼神也怪异得很。晚上,我刚洗玩澡,他门也没敲就走了进来,我吓了一跳,下意识护住穿着睡衣的胸口。

    刘凌叉着双手,靠在门板上,一脸看我笑话的表情,“你还真逗,遮什么遮,有什么可看的,哥哥见过身材火爆的多了去了。我来就是通知你,明晚家里给你举办欢送party,打扮漂亮点儿啊,别给哥哥丢脸。”然后没等我说话,“嘭”的一声带上门。

    小媳妇儿梦话版:

    吴大少:媳妇儿,你说这么多男配谁最好看?

    周瑾偏头思考中:这个么……嗯……

    开始黑面的吴大少,咬牙切齿中。

    观察到情况的周瑾,赶忙笑眯眯的说:当然是你最好看。

    吴大少勃然大怒,一声狮子吼,石破惊天:我不是男配,我是男主角!!!!

    惊吓过度的周瑾:少……少爷,您是男主,是、是我不小心……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仍然义愤难平的吴大少:哼!我现在需要的不是消气,是消火!!哇嘎嘎……

    (幕后:周瑾童鞋小声提示下情节:嗯,那个啥,少儿不宜……

    吴大少:他们都懂的,别磨磨蹭蹭的,快过来!

    冲观众眨眨眼的周瑾,小媳妇儿态的踩着小碎步拉了窗帘:少爷,奴家这就来……)

    32战乱的Party

    等晚上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哪里是家里为我举办的欢送party,完全是刘少的私人party。刘家的人全被他支走了,只有我和丁博弈留下来,周围的人全是他的狐朋狗友,男的一个比一个龌龊,女的一个比一个放荡。我按住额头,庆幸我早有预见。

    丁博弈一直坐在我旁边,有男的过来,他通常冷冷扫他一眼,遇到实在不识相的干脆拉到一边儿拼酒,就像以前他为我做的一样。以前我太容易感动,以为这样的举动就是爱护,就是珍惜,我知道他的心很冷,可是我还是想靠近他,我想两颗冰冷的心靠在一起总要好过一个孤独霜冻。但事实却是,他给不了我要的温暖,我也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现在重新看到这一幕,有伤感,有难受,但独独没有再感动。

    我也注意到今天来的女生对丁博弈十分殷勤,有几个看我的眼神有些吃味,有一个长相漂亮的女生做到我和丁博弈中间要敬我酒,丁博弈拦了,女孩子脸上的笑容很完美,她说:“博弈,你妹妹真幸运,有你这样的哥哥。”

    丁博弈看了看我说:“她不是我妹妹,是刘凌的妹妹。”

    女孩子脸上的笑终于露出了一丝马脚,“博弈,你知道那天我……”

    “韦敏,我们……”乐声突然变大,我没听清丁博弈说的话,可是韦敏这个名字却让我想起了过去的某些片段。那个时候刘凌曾叫我帮他写情书,要求越长越好,女孩子的名字似乎就叫韦敏。我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这个韦敏,但我似乎终于闻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出国的前两年丁博弈和刘凌的关系会变坏,也不明白最近刘凌突然针对丁博弈的行为,或许这是其中一条的引线。

    刘凌已经明显喝多,翩翩倒倒的走过来,要拉我喝酒。丁博弈站起来挡他,两个人推推拉拉的,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拉扯着打了起来。丁博弈几乎没怎么还手,刘凌却完全像发了疯,周围的人使劲起哄,没一个人敢站出来阻止。我只得跑过去拉刘凌,“别打了,他是你表哥!你的家人!……”刘凌甩开我,对趴在地上的丁博弈继续拳打脚踢,丁博弈护着头,一副打死不还手的样子。我拼命拉着刘凌,冲丁博弈吼道:“丁博弈,你为什么不还手?你还想让他到什么时候?让他把你打死吗?丁博弈!你给我起来!还手!”

    刘凌咧着嘴笑,有种阴森的凉意,“他,他是什么东西?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就他妈的一寄生虫!丁博弈,你妈昨天又问着我奶奶要钱呢?你知道奶奶说什么吗?她说,‘你就知道吸毒,怎么不问问你儿子?博弈怎么会这么可怜摊上你们这种父母,’然后她还说她不会再给你那个瘾君子老妈一分钱,不管她是偷是抢,她都不会管了,她要是抽死了更好,死了才干净啦!哈哈哈……”刘凌学着刘老太太的声调,残忍刻薄。

    看到刘凌的模样,我很生气,火气从胸口冲到头顶,想也没想拉过他的脸,就给了他一耳光。响亮的耳光把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怔住,连打盘的DJ也停下来,匆匆按停了音乐。随着音乐的静止,空气里所有浮动的因子尘埃落定,大家全沉浸在那一巴掌的震撼中,包括刘凌和我。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躺在地上的丁博弈,他迅速站起来把我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刘凌以及他身后那群蠢蠢欲动的朋友。刘凌揉了揉脸,一脸阴森地看着我,然后才落到老母鸡般护着我的丁博弈身上。

    “丁博弈,你现在是想怎样?她打了我,你护她?干嘛?怕我宰了她?”刘凌哼了一声,“不过我现在真他妈想砍人!敢扇我耳光?”

    “她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有什么尽管冲我来。”丁博弈抿着嘴,眼睛沉沉的盛满风暴。

    “呸!就算是刘志伟的种,老子也不会认,妈的,争财产也不够份儿!丁博弈,我告诉你,你今天把她给我交出来,让我扇两耳光这件事咱就算了,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是一个跟丁博弈走得挺近的人走到刘凌跟前,“凌哥,你和博弈也是兄弟,没必要为点儿小事弄成这样。”

    “妈的,小事儿?老子扇你一耳光试试!”刘凌粗鲁的推了那人一把。那个人踉跄着几乎摔倒地上,还好一旁有人扶了下。这是又有几个人看不下去,附和着劝了几句,那个叫韦敏的女孩子站在我们身后却没有说话。

    刘凌冷笑两声,抓了瓶红酒狠狠摔到地上,“他奶奶的,全他妈给老子滚出去!”

    众人看他发飙,都收拾着走人,只有我们三个还站在原地。刘凌冲走了过来,钳住丁博弈的肩,目光凶狠,“博弈,我的好兄弟,你他妈真是我的好兄弟!”然后笑了起来,带着一种受伤的醉意,“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兄弟!”刘凌推开丁博弈歪歪扭扭地出了门。

    看他那样多半会去飙车,我对丁博弈说:“我去看看他。”我不知道丁博弈和韦敏是什么关系,或许是那个女孩子喜欢他,刘凌吃味,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从来都是一知半解,对丁博弈,我再不能说对他了解。我只是记得在知道在丁博弈宣布和富家女结婚的时候,是刘凌陪着我,送我去机场,送我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坏脾气的刘凌第一次温柔地叫我妹妹,我想就是为了这,我也不能让他出事。

    等我到了车库,刘凌果然要去飙车,已经把车门打开了。我跑过去拉住他的手腕,“刘凌,你不是想打回来吗?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身后传来脚步声,刘凌看了眼跟在我身后的人的丁博弈,冷笑一声,“我不打女人。”说着就要上车。

    我抵在车门口推开他,“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绅士?”现在想想刘凌以前似乎是没打过女孩子,但是我把这归结为他打架多半都是为了女孩子的缘故。

    “你现在知道了?”刘凌推我,“让开,你不想让我破例,最好让开!”

    “老实说,我认为你的车技很烂,所以对你的酒后驾驶技术更没信心,现在你只能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能去。”

    “你以为自己是谁?别给脸不要脸!滚开!”

    丁博弈走了上来,“刘凌,你喝醉了。”

    刘凌转身,眼睛里喷出火来:“你他妈给我闭嘴!识相的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刘凌充满怒气的声音在车库剧烈震动,他一把把我推到在地,然后上了车发动引擎。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冲到蓄势待发的车前盯着他的眼睛。我说过我很惜命,所以更痛恨那些不珍惜生命的人。耳边是丁博弈叫我走开的声音,视线里是刘凌凶狠的目光,我站在那儿,站得笔直。我想,如果我残废了,吴大少会不会介意。

    丁博弈上前一步要过来拉我,我叫住他,“别过来!”眼睛看向车里的刘凌。我对自己感化人心的力量表示怀疑,但是我不得不阻止他,之前他带我去的那个地方我曾看到过一个红色警示牌,上面写着那里是车祸高发区,我没法说服自己的心,放任这样的危险。

    我们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外面传来汽车声,两束强光射了进来。刘志伟和母亲下车,看到我们三个。“这是怎么回事?”刘志伟看一眼我们三个的情形,目光锁定车里的刘凌,敲了车窗,示意他下车。母亲有些受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我挡在车前赶紧来拉我。我跟母亲解释了原因,脚却没有动。刘凌还是没有下车,丁博弈也站了过来挡在车前。

    刘志伟久劝不开门,几乎发飙,甚至威胁说叫人来砸车。母亲劝着刘志伟,大家都在等刘凌妥协。最后还是老太太回来,刘凌才下了车,有老太太护着,刘志伟倒没机会实施暴力。

    母亲拉着我走在最后,怪我太任性,刘凌的性子火爆,又喝了酒,要真发起疯来说不定那车真会从我身上开过去。我语气肯定地说:“不会的,刘凌不会这么做的。”母亲很诧异我对刘凌的信任,也没再说什么。我抬头看到丁博弈站在不远处,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进屋。

    小媳妇儿梦话版:

    小女儿姿态的周瑾:吴海,要是我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你嫌弃我不?

    握住周瑾小手的吴大少,真诚的说:只要腿还在,咱复健,总有一天可以站起来的,我相信你,小瑾!

    周瑾:那要是我截肢了呢?

    吴大少:这么惨?被撞一下就得截肢?

    周瑾:我说“假如”,假如是这样你会怎么做?

    吴大少:那咱们买假肢,现在科技发达,我相信仍然可以让你站起来走路的!媳妇儿!

    没有得到想要的话,逐渐感到无语的周瑾:那要是我是高位截肢呢?

    瞪大眼睛做痴呆状的吴大少:啊?这么狠?那……那……媳妇儿,你放心,我铁定不嫌弃你,给你请最好保姆,实在不行,咱多生几个,总有那么一个孝顺的,老了也不怕没人照顾……

    内伤的周瑾:吴海!我都那样你居然指望保姆来照顾我,还让我给你多生?!

    还没进入状态的吴大少:啊。我在部队肯定走不开,有小孩儿陪着你也不容易抑郁嘛。

    伤到喷血的周瑾:你……你……

    吴大少:小瑾啊,我们还是不要考虑什么假如的问题了,想着你这两条小白腿儿没了,我很伤心的……

    周瑾:……神啊,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